返回

网恋到对家后我翻车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25)
    江远帆偷偷地观察谢当归的动作, 然后照着他的方法尝试,果然轻松不少。比拇指还粗的柴一刀就断了, 不像之前还得砍好几下,如果没砍到一个位置,还得多来几下。

    他先前表现得太过亲近, 已经引起了谢当归的疑心, 这会儿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保持距离,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和谢当归的关系还是负值,如果他的身份暴露, 以他的性格还是先改变对方对自己的看法,关系比较好之后再坦白比较稳妥。

    这边江远帆借着挥刀的过程偷偷观察着谢当归, 那边的谢当归也不时用余光往江远帆身上扫。

    多想无用, 越想越烦, 谢当归还是决定先试探一番:还没来得及恭喜你,这次发的专辑销量突破了记录。

    江远帆一愣,没想到谢当归居然会主动跟他聊天, 嘴角忍不住就往上提:谢谢!都是团队的功劳,努力了这么久,交了一副还算满意的答卷,粉丝们能喜欢就好。

    听着这话,谢当归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八字相冲吧,江远帆这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让他十分不爽。

    什么叫团队的功劳?还有谁不知道这张专辑的歌都是他自己写的吗?

    什么叫还算满意的答卷?这都破纪录了他还不满意,什么才能让他满意?

    应付记者提问的时候这么说就算了,在这里还这么说,他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

    如果这人真的是他的谢当归不敢再想下去,万一是他想错了呢?只是过去被他刻意忽视的细节,这会儿又排着队一个个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想无视都办不到,如鲠在喉。

    这段时间应该很累吧?来的时候看你直接在车上睡着了。

    还好,也不是特别累,都习惯了。

    江远帆心里美滋滋的,如吃了蜜一样甜,这可是他男朋友第一次在现实里关心他。

    可惜谢当归却不这么想。

    这江远帆,简直浑身上下全都是槽点。

    习惯了?

    这人是觉得他没经历过这种强度的工作,还是想跟他炫耀他接的活儿多?看不起谁呢?

    我之前忙的时候就特别怀念在家里瘫着一动不动的时光,你怎么想的,这么忙还要来录制这种类型的节目?谢当归顺着刚才的话题自然地往下问。

    可就是这一句话,把刚感受到一丝温暖的江远帆从男朋友关心的余味中拉了回来。

    他对男朋友接下来的安排的信息全是从他那里得到的,虽然他说的时候可能没注意,但保不准事后再想起来。

    而且就这个问题来看,他怕是已经产生怀疑了。在他俩关系变好之前,还得打消他这样的念头。

    其实这节目录制上一期的时候我就想参加,那会儿天还不热,说是要去海边体验渔人的生活。像我这样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就特别想要亲自感受一次。不过那个时候我正在录制《歌手》,排不开档期,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次虽然赶了点,总算还是腾出时间过来了。

    谢当归在脑子里把江远帆的话反复过了两遍,并没能发现什么问题来。无论是逻辑还是什么都接近完美,没有任何破绽。

    这试探也是谢当归临时起意,对方成功应对后,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场面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殊不知江远帆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这一关应该是过了。

    在从谢当归口中知道这个节目之前,他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综艺。这段时间他都不知道忙成什么样了,哪还有时间去了解之前几期的情况?

    这节目上一季在海边录制还是在车上时听那几位老师说的,就直接拿来用了。

    这柴砍得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但砍是一方面,背回去才是重头戏。

    谢当归在边上找了两根树藤,把细长的柴捆了起来。粗大的枯树就当场劈开,砍成几截,塞进他们带来的背篓里。

    我来背这个吧。

    江远帆想去拿谢当归捆好的那些柴,光是用眼睛看就知道那一捆比他这背篓重得多。谢当归本来就瘦,这会儿站在那捆柴边上,看着人还没柴粗。

    不用,我来就行。

    谢当归把柴背了起来,江远帆抓空,脚没落稳,差点滑倒在地,被谢当归抓住手腕扶了一下,但他站稳后就马上挣开了。

    不好意思。

    江远帆的眼睛藏在了留海下,看不出情绪。

    从表面上来看,他似乎是不喜欢这样的身体触碰。但谢当归扶他的时候分明在他手掌上看到了几个大水泡,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滋味。

    是了,中午胡乱砍了一通还带了这么多柴回去,下午又收了几个小时的水稻,这会儿还逞能来跟他一块儿砍柴,这细皮嫩肉的手不起泡才见鬼。

    没事。

    谢当归动了动肩上的藤蔓,把衣服折起来,再将藤蔓拉到衣服折起的部分上,这样粗糙的藤蔓就不会一直磨着他的肩。要是就这么背回去,就算不磨破皮,也会像江远帆一样起一排子泡。

    此外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他是瘦了点,但常年练舞,身上的力气是不小的,只是长身体的步伐还没停下,让他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下山时,谢当归的脚步顿了一下,道:我看这边多枞树,虽然没下雨,明天上山的时候倒是可以来找找看有没有枞树菌。

    枞树菌?

    对于江远帆来说,无论是枞树还是枞树菌,都是陌生的,听都没听说过。

    反正是好东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夏日的天黑得慢,他们五点多出门,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天还亮堂着,回到院子的时候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我们回来了!

    哟,我们的大功臣砍回来这么多柴呢?任老师还在炒菜,你们先休息一下,过会儿就能吃了。

    王启昌从厨房里钻了出来,任冬还在里边炒菜,两位女士一个在用烂菜叶子喂鹅和鸡,另一个在收拾水池边的狼藉。

    他们收回来的稻子已经全部脱完粒,被晒在了院子里。

    我去上个厕所。谢当归朝屋后的厕所走去。

    院子是租来的,但厕所是节目组在录制之前花钱新建的。比较简陋,跟浴室在一起,不过有热水器。

    不然就算是出身农村的谢当归,要回到完完全全的农村生活可能都不能习惯。不说洗澡问题,光是那常和猪圈连在一块儿的厕所,就够让人难受的了。

    上厕所只是借口,谢当归主要是想看看手机有没有新收到的信息。

    厕所里没有摄像机,工作人员也不会跟到这里边来,是偷偷看手机的好地方。

    早上出门时他就给男朋友发了条出发的消息,男朋友八点多回复了他,中午吃饭的时候又问了一次,不过他因为录制原因,一直到现在才看手机。

    除了他,节目里其他的嘉宾都差不多,是没有时间看手机的。

    但这并没有洗清江远帆的嫌疑,中午的时候,江远帆并没有没用手机的证明。他独自出门砍了柴,有摄像小哥跟着不代表他没有用手机,只是几率比较小而已。

    还需继续观察。

    不知怎么,谢当归又想到了那人手上那几个大泡。

    水泡他也长过,那么大,肯定很痛。

    如果说这人为了镜头和表现才做这么多,那起了水泡之后就更应该让摄影师注意到了,不然受了苦没人知道,多不划算啊。

    江远帆是音乐上的天才,听说会很多门乐器,最擅长钢琴和琵琶,都到了专业级。

    先前扶他的那一下,除了手掌的泡,那人的手指修长白皙,并没有练习乐器留下来的茧子,不像是学习乐器多年的样子。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眼就看到了他手心那异于周围皮肤的颜色。

    或许这人只是不会说话呢?情商低,才让听他说话的人很不舒服,就像当初他在节目中怼那个总监一样。

    单从他的行动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

    或许他应该像男朋友说的那样,给他一次机会不对,就是因为他男朋友从头到尾都在帮他说好话,自己才会怀疑的吧?

    上完厕所,谢当归顺便洗了把脸,冲了个头才出去。

    短发就是这么爽,不用担心头发湿了会影响造型的问题。

    走到院子里,王启昌刚好把一大锅粥端出来。

    今晚上喝粥啊?身为地地道道的南方人,谢当归主食还是习惯吃米饭,不过别人都吃,他也不能搞特殊,喝粥好,累了一天了,粥好消化。

    谁知王启昌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和任老师都没用这锅煮过饭,就记得你中午跟阿帆说的1比3的比例,谁知道大火烧了一会儿就成这样了,晚上还是多吃点菜吧,我们跟导演换了一斤猪肉。

    谢当归没忍住笑了出来:这大锅饭是不太好煮,水烧开之后得撤火盛水的,没想到还有任老师也不会的事儿?

    我不会怎么了?我们那儿都是用蒸的,不过得提前把米泡好,我这不是想让你们早点吃上饭吗?任冬端了一盘子西红柿炒蛋出来,瞅瞅这一个二个的,要是没了我,怕是饭都没得吃。

    王启昌、孙雅娴和赵宜君一副乖巧样。

    江远帆这刚从外边回来,谢当归上厕所之际,又跑到厨房给任冬打下手去了。

    真是不消停!

    江远帆!

    怎么了?

    厨房门中冒出了一个头,应该是玩火了,脸上黑漆漆的,活像个熊孩子。

    过来。

    谢当归就这俩没头没尾的字,江远帆也没问为什么,听话走了过来,途中还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你那个手,自己处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