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恋到对家后我翻车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23)
    那鹅厉害得很,一口把赵宜君的防晒衣叨了个洞。

    干脆今晚上就炖鹅吃吧!不然还得给这鹅找吃的,省事儿。

    算了算了,今天我们第一天到,不宜杀生,还是吃点素比较好。

    啊?谢当归手中拎着一条鲤鱼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了这句话,那这鱼我拿去放了?

    哎?别别别,我随便说呢!你哪儿弄来的鱼?

    一行人都围了过来,在这之前,大家都已做好简衣素食的心里准备了。

    我就顺着那条河往上走了一截,看到有人设得有捉鱼的卡儿,就随便下了个套子,谁知道真能有鱼,估计田里放水的时候溜出来的吧!

    就为了这个,他还弄湿了鞋。

    一群人看向躲在阴凉地的导演,导演满是横肉的脸抽了抽,不想看他们。

    失策,真的失策!

    别说鱼了,按照设定,肉都是得他们自己用劳动换才行,谁知道多了个变数!当初就不该为了谢当归的人气让他来!

    差不多一个消失的时间,江远帆背着一篓子柴回来了。

    小院前那条土路一头连接着进村的大道,另一头则直奔后山而去,江远帆就是从这边上山的。

    谢当归上前接过篓子,看到里边的干柴心里微微失望,这人还算有点常识,弄来的都是能用的。

    不过从那柴的断口来看,也就拇指粗细,足足砍了好几刀才断,力气肯定没少花,换成他也就一刀子的事。

    我去生火煮饭,任老师,这鱼就交给你了?

    鱼被谢当归用草搓成的绳提着,已经放弃了挣扎,只能从微动的腮看出还活着。

    放心吧!这次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任冬拍了拍胸口,示意剩下的事都交给他。

    任老师的手艺那可是出了名的,台里不少人都喜欢到他家去蹭饭。王启昌也夸道。

    我来帮你!

    江远帆跟着谢当归进了厨房,谁知谢当归进了厨房之后并没有往前走,而是停在门口看了他一眼,让他的动作一下子慢了下来,表情变得有些犹豫。

    摄像跟在两人身后,并没有记录到这一幕,但谢当归很快就在厨房里发现了一个固定的摄像头,显然是节目组事先布置好的。

    你帮我找点纸或者干草来。谢当归道。

    好!

    谢当归的要求,江远帆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这灶很久没用过了,里边还有之前留下来的柴灰。南方空气潮湿,得把这些东西都弄出来才能重新生火。

    砍个柴回来看着是精神一些了。

    江远帆刚出到院子里就被人开玩笑。

    车上睡了一会儿,困劲儿就过去了。江远帆回答。

    跟熬夜一样,只要过了那个最困的点,熬到天亮都没问题。

    这次一下子来了俩爱干活儿的,看来我这把老骨头可以歇歇了。任冬对此十分满意。

    任老师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们宜君从刚才到现在可都没停下来呢!砍柴是干活儿,打扫卫生就不是干活儿吗?孙雅娴道。

    不不不,孙老师你不懂,这干活儿怎么好意思叫女孩子呢?俩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儿使唤起来才顺口。

    感情我俩来这儿,是专门给几位老师使唤的?

    谢当归把灶里的柴灰弄了出来,找地方倒掉。节目组还算有良心,虽然很多东西都没有,好歹给他们留了盒火柴,没让他们钻木取火。

    难道不是吗?这工钱早就谈好了,合同也签了,你们可不能反悔。王启昌挑眉。

    老师们还是多使唤使唤我吧,我来这儿就是为了锻炼来的。江远帆从二楼找到了一摞废报纸。

    谢当归从他手中接过,转身的时候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真当农村是什么好玩的度假山庄了?

    天知道有多少农村人想要到城里去,他倒好,忙成这个样子还特意跑来找罪受。

    不就是表现吗?他这就把表现的机会都让给他,让他好生锻炼锻炼。

    走进厨房,那人果然也跟着走了进来。

    生火快得很,你要是闲着没事做的话就去帮任老师打下手吧,他还得处理那鱼。谢当归道。

    孙老师和赵宜君在帮忙,我看看你怎么弄的,下次就会了。江远帆说。

    怪不得,几位前辈那边找不到表现的机会,就跑到他这儿蹭镜头来了。

    镜头多不多对谢当归其实并不在意,他来这里也只是听陶姐的安排,用节目来填补行程的空档,保持曝光。如果能无缝进组,他才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通风口得保持畅通,空气要是进不去火就没法燃太久。

    旁边的摄像小哥把镜头怼到了他的身边,应该是把他的半张脸和手的动作一块儿拍了进去。

    江远帆弄来的柴都很干燥,轻轻一折就断成了合适的长度,被谢当归塞了进去。

    柴放得空一点,不能挤着,让空气进去,报纸放最下边,一会儿就烧起来了。

    谢当归轻车熟路地划燃火柴,点燃报纸后轻轻一吹,火三两下就燃了起来。他斜眼看了一下江远帆,那人倒是看得认真。

    你来把饭煮上?

    电饭锅肯定是没有的,只有大的那种大锅。

    行,我去淘米。江远帆一把应下,盛了米就走了出去。

    谢当归看火烧得不错,就往里加了几根粗一些的柴。先前加进去的那些是为了让火更容易烧起来的,这会儿得让火变得持久。

    这柴刚加进去,他就听见窗子外边任冬的喊声:哎,阿帆,你这米淘两道,把没去干净的壳儿挑出来就行,淘太多次就不好吃了。

    好。

    谢当归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看来也就是表面上看着不错,还以为真是个在家里干过活儿的呢。

    这边的火烧起来了,谢当归就匀了点给另一个火门,一口锅煮饭,另一口烧菜。

    淘米用不了多久,江远帆很快就回来了。因为他手中的是他们中午的主食,如果做坏了他们就没得吃了,谢当归可不放心就这么让他做,而是在边上指导起来。

    这水还得多加一点,不然没法煮,大概一比三的比例往里放。

    好。

    江远帆也没问为什么水少了没法煮,直接就出去搲水往锅里加,完事就站在边上看谢当归往火门里加柴扇风,让火烧得更旺。

    天本来就热,又是在烧火,没过多久,谢当归的汗就下来了。

    旁边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动静,抬头一看,那人正定定地看着他,心中的异样再次升起。

    你在看什么?

    江远帆猛地惊醒,匆忙道:你流了很多汗,好像很热的样子,还是我来吧?

    不用了,谢当归把手中剩下的柴往灶边一丢,等水烧开。

    这火烧下来,谢当归身上愣是没染上一点炭色,换成其他人早就灰头土脸了。

    lt;spa;requot;gt; lt;/spangt; 上一章

    lt;spa;requot;gt; lt;/spangt; 回目录

    lt;spa;requot;gt; lt;/spangt;下一章

    lt;spa;requot;gt; lt;/spangt; 加入书签

    lt;spa;requot;gt; lt;/spangt; 推荐本书

    lt;spa;requot;gt; lt;/spangt; 章节报错

    lt;spa;requot;gt; lt;/spangt;

    lt;spa;requot;gt; lt;/spangt;

    22、第 22 章

    任冬不愧是有着全能大师称号的男人, 这么简单的食材都被他炒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菜,一直到吃完饭,江远帆也没作什么妖。

    不错不错, 这节目都四五季了,我们还是第一次刚到就能吃上这么好的饭!王启昌满意地拍了拍肚子。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田鱼, 肉质紧实, 不像我们在饭店吃的那些,随便煮煮肉就散了。

    任冬对那条鱼最满意,多次下筷不说, 就连最后的汤汁都没剩下, 让他拌饭吃了。

    哎哎哎, 君君快放下,这儿这么多人, 哪儿轮得上你收拾!

    见大家都放了碗,赵宜君主动开始收拾残局。

    她在这期嘉宾里可以说是咖位最低的那一位了,出道时间比谢当归和江远帆都早, 作品也拍了不少, 但在圈内一直处于面熟但没听过名字的状态。

    如果不是因为节目录制的时间长,她的经纪人拍着胸脯保证说她勤快能干,还能豁得出去不化妆, 不然也轮不到她。

    其实这节目前几期的嘉宾们也不是特别厉害,要么是比较出名的新人, 要么是地位直降的老人。只是这一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迎来了这两位现在流量的代名词。

    如果她还不表现得好一点, 等节目播出怕是能被他们粉丝吃了。

    至于去跟他们套近乎,那是敢都不敢的。

    让她干吧,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吃饱了就去地里看看, 还有几百斤粮食等着收呢!别的不说,晚上起码得弄点油水啊!

    嘿!那鱼还不够你吃吗?

    咱六个人呢!还没尝到味道就没了。

    任老师要是喜欢,一会儿我再去下几个套子,抓到的鱼养在后边池子里,想吃就直接去捞。谢当归道。

    咱还真是找到宝了!任冬的嘴角都快咧到了下巴处,看见导演那眼神了没?头一次这么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