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恋到对家后我翻车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20)
    他能够感觉到剧组对他的排斥,所以故意把试镜安排在他专辑发布的这一天,但他还是在直播结束后赶过来了,顺便还在房车里换了件衣服。

    这段时间他又要忙专辑的宣发,各种各样的行程,还要补《图龙》的课。

    为了增加自己的成功率,把自己的外形往原著中的夏谨言身上靠已经是最基本的操作了,他还细细做了夏谨言的人物小传。

    感谢《图龙》的粉丝,整合了文中各个角色的资料,让江远帆做下来不至于猝死。

    你觉得夏谨言是个什么样的人?

    同样的问题导演再一次拿出来问了江远帆,不过江远帆的回答比当初的谢当归简单多了。

    可怜人。

    听到江远帆答案的吴道川神色并没有什么改变,既未表示赞同,也未表示反对。

    你还是第一个说他可怜的人,给我一个理由。

    作者很擅长群像的刻画,所谓的正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反倒是那些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魔道角色似乎更受人喜爱一些。

    夏谨言的行为几乎是整本书的正义所在,他救死扶伤,以守护天下生灵为己任,为了修仙界的稳定甚至能够放弃为父母报仇的机会。

    但是,这些都是他的父母、师父给的桎梏,也成了他的执念。

    仔细看小说就会发现,他做的那些所谓正义的事,都有一段过去经历的影子,他从未从摆脱过自己的过去。

    比起拯救天下苍生,他更愿意替父母报仇之后带着龙慎隐世不出,潜心修炼。

    但是不行。

    当初的龙族出世同夏家的先祖有关,夏家为了赎罪,世代成为龙族封印的看守人,同时也承受着龙族的诅咒。

    到了夏谨言这一代,虽然他了解了同龙族的宿怨,却依旧没能逃脱那个诅咒。

    选择龙慎,代表着他将永远背负这一切,自愿接受束缚,再无飞升可能。当然,因为他们不会再有子嗣,两族的恩怨也就他们二人而结束。

    您可以说这本小说感情线上是he,但无论是龙族,还是夏家,亦或是修仙界的其他势力,都没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在同样的场合,江远帆给出了一个和谢当归一样的看法。

    这是剧本,给你5分钟的时间

    江远帆和谢当归不一样,谢当归是被邀请来试镜的,在他答应之后,剧组就把属于龙慎的大半剧本给了他。

    而江远帆是让经纪人想办法把他加塞进来的,并没有给他剧本,只告诉了他试镜的时间。若不是还有个原著可以看,基本上没办法做什么其他的准备。

    等江远帆看到谢当归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江哥。

    江远帆刚从试镜厅出来就看见了比他还着急的助理。

    怎么样?助理小声问道。

    他摇了摇头,从助理手中拿过了自己的手机。

    试镜中导演并没有因为他是关系户而为难他,让他试的几幕戏都是最基础的喜怒哀乐。比起看他的演技,更像是在摸他的基础。

    虽然他的专业不是表演系,但他有一个身为国家一级演员的母亲。

    从小除了跟他妈练习唱功之外,也会学习一些关于表演方面的内容,只不过因为他更喜欢音乐,并没有深入钻研而已。

    反正这次试镜他已经尽力了,也没能从那冷面吴导脸上看出什么想法来。

    还是那句话,尽人事,听天命。

    江远帆有两部手机,一部自己私人使用,而另一部则专门应付工作上的事情。工作使用的手机平时由助理看管,而他私人手机的密码谁也不知道。

    看到谢当归发过来的消息,江远帆脚步一顿,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我去个厕所。

    lt;spa;requot;gt; lt;/spangt; 上一章

    lt;spa;requot;gt; lt;/spangt; 回目录

    lt;spa;requot;gt; lt;/spangt;下一章

    lt;spa;requot;gt; lt;/spangt; 加入书签

    lt;spa;requot;gt; lt;/spangt; 推荐本书

    lt;spa;requot;gt; lt;/spangt; 章节报错

    lt;spa;requot;gt; lt;/spangt;

    lt;spa;requot;gt; lt;/spangt;

    19、第 19 章

    谢当归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是被自家男朋友的电话叫醒来的。

    傍晚六点多的首都天还亮着,不过室内没开灯,显得有些昏暗,迷蒙的双眼看了大半圈才从沙发的角落里抓出嗡嗡作响的手机。

    喂?

    江远帆并没有进厕所,而是去了厕所旁边放清洁工具的隔间。

    从入行开始,经纪人就交代过他,厕所往往是八卦的源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甚至包括明星都觉得厕所是可以谈论私事的安全之地。但实际上厕所却是消息泄露最频繁的地方,所以没事千万别在厕所里打电话。

    他也将此一直牢记于心。

    听着男朋友还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他在脑海里一下子就勾勒出了对方现在的神态,脸上表情柔和下来,与这堆满了清洁工具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在睡觉?

    嗯没定闹钟,睡过头了,你休息了啊?

    刚看到你的消息,偷偷跑来厕所给你打个电话。

    谢当归听出了男朋友话语中的隐藏含义:晚上还要忙?那你先去吃饭吧!

    没事儿,衣服收到了吗?

    嗯。谢当归闷闷地应了一声,下次不要给我寄这些啦,不然你把你的地址也给我。

    江远帆像是没听到他最后那句话一样,直接岔开了话题:之前看到感觉不错就买了,没买大吧?我也有两套一样款式的,情侣装。

    可以穿,大小刚刚好。

    因为镜头会把人拉宽,所以明星的体重往往比健康的体重要更瘦一些才更上镜。谢当归一米八的个子,体重才66公斤,只要身高合适,均码的衣服他都能穿。

    那就好。记得洗一遍再穿,新衣服上边都是蜡,穿着不吸汗。

    知道了~谢当归拖长了尾音。

    今天怎么这么乖呀?是不是还没睡醒呢?

    江!远!帆!

    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电话那头男朋友模糊的男朋友的形象突然就变成了他那个死对头,一下子把谢当归给吓清醒了。

    江远帆轻声笑了笑,靠在了隔间的门上: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就说,老公给你开解开解。我可是为了你特意跑到厕所来的,放开拉!

    你才拉呢!

    那可不就是我拉吗?在厕所待半小时的是我又不是你。

    男朋友的逗趣让谢当归的心情好了不少,也没刚知道自己要跟江远帆一块儿待一个月时那么烦躁了。

    之前不是跟你说我接了个长期项目吗?合同都签完了,我才知道那个谁也在项目里。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我天天都要跟他见面,领导还让我们好好相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不挺好的吗?

    你幸灾乐祸?谢当归挑眉。

    哪敢啊?你上次不是说他对你态度还不错吗?万一以前的事真的是误会呢?正好趁这一个月的相处重新认识一下,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

    江远帆,你这是收他钱了吧?这么帮他说话?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他的外貌和能力在行业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你就不怕我了解他之后见异思迁?

    电话那头的江远帆巴不得他见异思迁才好呢!也不用处理后续摊牌的事了。

    不过这种事他也就自己想想而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万一他哪天没藏好被谢当归发现了,以对方的性子那肯定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怎么会?这不是工作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吗?你也说了他是业界精英,跟他保持良好关系对你也没坏处不是?江远帆笑道。

    谢当归的话,他就取半截听好了,反正都是夸他的。

    其实他从来就没打算瞒着谢当归他的真实身份,只是很多时候都被对方选择性忽略了,或者是主动帮他找了合适的理由。

    如果谢当归仔细留意的话,就会发现无论是口音还是对工作的描述,甚至是那些被他下意识忽视的点,都跟他想象中的男朋友完全不一样,只是他自己把自己都给骗过去了,而且深信不疑。

    行吧,我尽力!只要他不主动招惹我的话,我也不会把他怎么着。

    谢当归终于借着男朋友的话选择了妥协,这也是他想要男朋友给他打电话的目的,他需要一个理由,但这个理由不能来源于他工作的本身。

    这么想就对了嘛!先把心态放平,别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到时候如果他真像你想的那样,咱也不怕他!

    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这厕所也蹲了十多分钟了,赶紧出去吧!小心别人说你肾亏。

    我肾亏?等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肾亏不亏了!

    迎接江远帆的只有话筒里的嘟声。

    从电话挂到现在,江远帆勾起的嘴角就没下来过。

    他并没有着急从杂物间出去,而是切换到小号上了微博。果然,《归园田居》已经官宣了,还艾特了他们这些即将参加的嘉宾。

    除了他和谢当归之外,节目组三名常驻嘉宾都是从第一季跟过来的老人,一名跟他们一样,是这一季新来的,在娱乐圈中算是个新人吧。

    听了一下门外没动静后,江远帆这才从杂物间里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探头探脑的助理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