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君向南,吾向北
    将军披甲,跟着庄主一举灭了狼族的大军,威名正盛,震慑四方!

    而这次南征,她们又与庄主一起站在了最前方,何其幸哉!

    那些想趁乱独立的西南小公国们,迅速收起了妄念,打开城门迎接沈言派驻的大军。

    沈音沐亲率百官在迁都的路上转道天江边,为大军助阵。

    他的两个孩子虽只有九岁,但一路跟着娘亲北伐,做事明显稳重了许多。

    只有小易宝还在整天嚷嚷着要当最厉害女将军,雁大娃和燕麦粥都不再说这样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已经知道自己的将来,面临选择:是接爸爸的班当皇帝?还是承妈妈的姓,掌雁庄或考科举当官?

    幸好,雁洛兮已在削弱皇帝的绝对权力,但最崇高的地位依然让人难保平常心。

    而陛下这次,明明是御驾亲征,却要偷偷绕道过来。

    这也让孩子们看到,最尊崇的地位也同样意味着少了自由,多了规矩。

    天江水面,一眼望去,浩瀚无边,似难以逾越。

    历史上太多突起的小势力,以为只要固守天江的天然屏障,就能在江南一隅安然无恙。

    三皇女一面加紧组织天江的防御,一面又发现刺桐城外的湄洲岛边,停了上百艘军舰。

    雁军的旗帜飘扬在整个东海上,西伯商人自组的舰队早已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还有南边的闽地,西边成都府已被沈言派去的大军正式接管。

    如此,南帝这仗还没开始打呢,已是三面受敌,失了底气!

    三皇女在能力上确实比当年的太女强,但依然是不敢与狼族直接对阵的‘软脚虾。’

    坐在高台之上,孩子们就站在他身侧,沈音沐透过垂在眼前的旒冕,望向江面上一艘艘或新或旧的船,千帆招展,随时得令,收铁锚,就可浩浩荡荡过大江。

    站在码头上,雁洛兮忍不住长长吸口气,有水鸟轻鸣,她忽然想起碧海蓝天,明净洁白的沙滩。

    很想忙完这一切带着阿音再回到那无拘无束的地方,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眷着心中所有的爱恋。

    心头一紧,那眼神,落在了沈音沐的眼底,让他猛地哽咽住。含住泪水,站起身,带头走上泊在港口的最新巨船上。这是天江北岸船厂生产的最新式无敌巨舰,双舷重炮,可容几千兵士,将载着陛下从天江入海,北上去新皇都,燕京城。

    之后,这船将去南海服役,去探索更远的新世界。

    “天下太平!万民归心!”

    “天下太平!万民归心!”

    沈音沐在船头站稳,电喇叭里骤然响起了振奋人心的战前誓师。齐锦就站在雁洛兮身侧最近的位置,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却又热血沸腾。

    家、国、天下,他没有按照这个顺序做选择,因为身前这个人,把这一切都融在了一起,让他内心战栗,让他心生欢喜。不只是她的胸襟气魄,还有话语中的温柔暖意;不只是胆量目光,还有本不属于女人的巧笑嫣然。

    他一心倾慕,刻在了心神里。

    “锦兄,走吧,接下来就是我俩的战场了。”

    “走!”

    他猛地拉起她的手,腾空而起,几个飞跃就到了最前面的‘飞虎号’上,并肩而立,看着她眼中相同的景象。

    快舰如飞,尖字型舰队出航,军中的中坚将领们个个站在船长的边上,一脸豪迈。

    “咚~咚~咚!咚~咚~咚!”

    船到中游,战鼓擂动,浩浩江面上的雾气将将散尽,快艇最先接近江南军的水寨。三皇女和耳郭的重兵早已陈列江边,但耳郭并不善水战,闻报后,果然不肯轻易出战。

    “陛下,是九皇子!”

    三皇女一咬牙:“不必管他!”

    耳郭马上调旱寨一万弓|弩手陈列江边,会同水军射手,齐齐对准‘飞虎’号乱箭齐射。

    “庄主,快进仓!”魏大妞疾步上前。

    “你们~,全部,马上进仓!”

    说完雁洛兮连盾牌都塞给了齐锦,他不知何意,但看雁洛兮眼色,马上服从命令,拉着魏大妞转身就走。没了后顾之忧,雁洛兮决定放肆一次,看看到底还会不会被雷劈?

    说时迟那时快,雁洛兮迅速趴在船头,双手入水,集中精神,脑海中的‘雁医天书’爆发出光芒,四周骤然出现一层水幕,如铁盾般挡住了所有仿若飞蝗般密集的弩|箭。

    后面的舰队还没上来,耳郭这边二十万只箭就射没了。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毕竟大家都相信鬼神之说,这水幕?莫非是天降神意~?

    不可抵抗?!

    雁洛兮继续凝集精神力,一圈又一圈扩散,直到莫名被刺了一下。

    她聚精一看,一座小院里躺着个用黑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只露出一双宛如黑洞的眼睛,满是恶毒地看向自己。

    没错,ta就是在看自己!雁洛兮对视回去。

    经过近十年的修炼,雁洛兮的精神力几乎凝实。那人露在外面,宛如爪子的干枯手指及咒文,说明这是被自己的魔法反噬了。

    对呀!此人散播了各种蛊毒,一旦被破解就会加倍反噬自身。

    感觉雁洛兮看透了自己,那人的瞳孔里出现了蔑视。

    紧接着,不知此人从何处抓起一个孩子,隔着黑袍仿佛都能看到一张血盆大口。

    是要吃掉那孩子?还是吸取孩子身上的生机?

    雁洛兮心里一急,不管是哪种,都不行!

    这些年修炼所凝结的精神力,在脑域中储存了浩瀚的力量。随着她的意念,化成一把剑直刺而出,骤然放射出刺目的金光,直直穿透了那人眼底的黑洞。

    那黑袍人怎么都没想到,这低等世界的‘生物’竟有如此骇然的力量,可以破坏ta的法则之力?黑袍人的身体开裂成蛛网一般,有大大小小的黑洞。

    那人的身体一边破碎一边惨叫,竟是从未有过的绝望。

    这里的万事万物,本应都是自己修炼的炉鼎。

    不管是精血,还是气运,都应燃尽成炉灰,喂养ta的能量。

    大大小小的黑洞,越裂越多,然后开始急速旋转,吞吃那人的身体……宇宙中的黑洞吞噬?她有些领悟,就嘲笑那人道:“既有幸穿过黑洞,就应好好修炼,慢慢休养,却起了如此歹毒的心肠!害人终害己!”

    那人仿佛经历着极大的痛苦,赤红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雁洛兮,可惜黑洞的吞噬力太快,不一刻,那人的身体被压缩成一个点,骤然爆炸……一地炉灰,被风吹散,一切归于虚无!

    被这恶巫掠走的能量和生机,尽数落回到这个能源稀缺的世界。

    刚有人乱哄哄地大喊城里着火啦!天降灾祸!就下起了小雨。

    而此时江面上的战事也在发展,巨大的水幕拍向天江南岸,‘飞虎’号安全着陆。

    耳郭的兵不管水寨还是旱寨,在惊人的天象面前,早已失了要战之心。

    齐锦拿出电海螺开始喊话。尤其是说给他三姐听。

    与北国不同,江南本就是蓝盛的土地和人民,而且还是富庶之地,和平解决最好。

    随着一艘艘的战舰、大船、小船陆续登岸,江南水军全部撤回到建邺城。

    天江尽数归入蓝盛大军的掌控。沈音沐命大军沿江扎寨,没有表现出急于攻城的姿态。

    “弟妹,我与你一起去。”

    沈言坐镇江边三年多,与耳郭斗智斗勇,你来我往三年多。耳郭的实力,她比谁都清楚,可今日一役,实在是太过容易,兵不血刃就把敌人都吓跑了?!简直就像在做梦,有点不敢相信。

    “不必,你留下保护陛下,继续西南剿匪,任务不轻!”

    “妻主!”沈音沐还是有些不放心。

    “陛下,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于您的臣民,我们必须表现出最大的诚意。放心吧!”

    “娘!”

    “娘亲!”

    雁洛兮轻笑:“你们大了,太重。阿娘保护不了俩个,只能带一个。”

    “抓阄儿吧!”两人异口同声。

    建邺城门很厚重,三皇女看着站在城门外的亲弟弟,想着他写给自己的信,手攥紧了拳!

    她心里知道,能把狼族尽数消灭的大军,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但被终身软禁在个荒岛上,怎能甘心?!

    刘贵君站在她身边,看着雁洛兮领着自己的小儿子,还有那个对她寸步不离的亲卫,叹口气:“这就是命呀!若当初那雁状元娶的是小九,这千古一帝就是你的了。”

    “那也不会是我,她会扶持小九上台,如同扶持十一。”

    “就因为我们当初选择了离开?”

    “是!您看她一步步的布局,想来早就猜到了,但她选择面对,消灭狼族。我想,这也是小九为什么去找她的主要原因。”

    “既如此,就跟小九走吧,至少我们一家人还能团聚。”

    “不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若是城破,那就是战俘!几十万支箭|弩齐发,伤不到她一根汗毛~!”

    三皇女叹口气:“开城,只放她们四人进来。”

    ……

    建邺城的和平解放,就是天下一统的标志。

    沈言统帅的中原大军,需要一场盛大的军队入城式,这是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

    但大军浩浩荡荡穿过夫子庙大街,将军皆下马以示敬意,胆大出来围观的群众心里安心了。

    之后才洒水净街,兵马开路,法驾卤簿,万民焚香……轰轰烈烈地迎接陛下进城。当初许多世家逃到了江南,所以这边的民风重礼重奢华。

    沈音沐看内阁直接任命安侯为主,副手是上次的科举状元,舒家女子,和监察院的马君安。

    两个孩子在他眼皮子底下磨炼了三年多,他觉得这样安排很不错,就签署了任命书。

    沈音沐忙着在建邺城召见各界,雁洛兮就带着俩孩子,在舒家本家的帮助下,在钱塘江周围按规定,为雁庄买了万亩地,这边由于江面缩小,潮水来的不均匀,江底淤沙阻碍,造成江潮奔腾咆哮,冲击江岸。当地人民都是谈江色变。

    “师傅买这地,可是要治水吗?”林豆豆看着周围一片荒凉,好奇问道。

    “伯初一眼就知道师傅想什么!”小少年已经快跟自己一般高了,雁洛兮每次看着都是一脸骄傲,笑道:“伯初,你自小读书就好。这次与师傅去到燕京城,就闭关读书,十八岁开始参加科举正是好年纪。”

    “师傅,我不想做官。就想跟着师傅,管好雁医院和雁庄。”

    “那也下场去考一考,给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不做官,也可以当状元呀!”

    “好,我听师傅的。”

    陛下在江南的日子,不仅没建行宫,还仁德勤俭。每日都在听取内阁给出的治水,铺道,新的种植方法。特意让大司农安排专家去到田间地头,耐心讲给百姓们听。

    当巨型的船舰顺着天江驶向东海,沿岸站满了自发追来的百姓,想一睹天颜。

    万民拥戴,指日可待!

    舰队到了入海口,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03和溟鲨的舰队护送齐锦去碧海蓝天,之后溟鲨驻福州训练海军。

    雁洛兮很不舍地看着齐锦,笑道:“锦兄,你要向南了,小妹祝你海阔天空,直挂云帆济沧海!”

    齐锦眼里全是柔情,握了握沈音沐的手:“十一弟,为兄此生最羡慕的人就是你。向北,去新都城吧,那四方城里有她陪着你,足以!”

    “叔叔,等我们十二岁,就去碧海书苑找您。”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

    一片笑声中,君向南,吾向北。

    沈音沐痴痴地看着妻主,落在了雁洛兮的眼底,她执起他的手,旁若无人地走到了船头,海风吹拂,衣袂飘飘。

    沈音沐把头靠在雁洛兮的肩上,一起看着远方,一生都没再分开。

    【正文完】

    ※※※※※※※※※※※※※※※※※※※※

    正文完。

    之后,可能会写番外,还要再想想。

    休息几天开新文,专栏里有预告,欢迎亲们继续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