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祖城破,安北疆
    北国之春,雪化冰裂。

    狼部本部在凛冬时节,仗着有雪狼的加持,在白山黑水间寻过多次雁军。可惜远道而来的征讨大军,始终不肯靠近,居然又是一群怂蛋!

    当然有识之士,尤其是投降狼部的雪岩朝臣们,对于雁军的谨慎,让她们很担忧。

    雕鹰是雁庄的战略物资,凛冬时节保护它们,暂停了飞翔,春天终于恢复正常通讯。

    沈音沐收到雁洛兮的书信后,马上命令农垦局、工部、和户部准备种子、工具、流民和配套的官员,先去海宇城,再陆续北上。

    随着舆图兵对已收复地区图纸的完善,雁洛兮直接画了三座可连成一线的城市,重点开发。

    而这时的雁军,也停止了辛苦的训练,好吃好喝,休整三天。

    齐锦在留守军中挑了千人看守营地,继续培训土著。其她各路大军开拔,进行地毯式前进,逐一占领狼部外围的所有乡村牧场。

    齐锦在草原上曾亲自带兵做过此事,非常有经验,雁洛兮暂时坐镇总部主理安民事宜。

    而这时也收到了就在休整的第三天,花唱晚收到了两条很重要的消息。

    狼部祖城地形很有特点,北部就是著名的白山安岭,东部也多丘陵。唯有中部和南部,是辽阔的大平原且河流纵横,著名的黑水贯穿其中。如此地形会让人觉得,冬日是进攻祖城的好时机,毕竟,水皆成冰,大军入境如履平地。

    这个误解,让无数敌人皆折翼于此,给祖城罩上了一层不可战胜的神秘面纱。

    祖城河流纵横,黑水宽阔,但狼族善骑兵并不善水战。反而是鲨骑卫,随着冰化成水,优势越发明显。从小就与狂风巨浪作斗争的疍民精锐,若说在大福船上英勇善战,不如说让她们驾驭小船才有如神助!

    曾是南海上最穷苦的一个族群,哪里会有那么多大福船,给她们训练。

    找块木头,在中间挖一挖就要出海去觅食了!

    齐锦带队扫荡式进攻,但所过之处秋毫不犯,只抓战犯。

    雁洛兮看着他送回来的战报,心里一沉,马上集结战车,拉着孩子们随着大军去亲眼目睹生活在此处的蓝盛人,到底有多么悲惨!

    雪岩国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演变,平民阶层的大部分人口,都是蓝盛与其她各族的混血结果。就算靠近祖城,甚至祖城里,凡是农耕的地区都是以蓝盛文明居多,也是被奴役、被压迫最重的底层。

    战车进入到安顿好的村镇,小易宝和雁大娃看着那些被冻掉脚,还在冷水里插秧,身上比牲畜还肮脏,被折磨得完全没有了人模样的‘蓝盛人’,俩孩子都被气得‘哇哇’直叫。

    林伯初带着雁医和弟弟们一边治疗,一边抹眼泪。

    宣传部的随军记者和画师们,把这一幕幕传回盛京城和燕京城,英侯看得热血上涌,开始连载“北伐风云”系列,这在整个蓝盛,乃至江南都引起了爆炸性的反响。

    软弱投降的结果是什么?

    不仅仅是赔了血汗钱,还要殃及后代无数!

    商人是最敢冒险的一群,只是看看报上的连载,就有人敢尝天下先。

    药材商是第一批抵达的商人。在已经成立的政府和雁医院的双重监管下,商人们与很多村庄签订了上千种药材的协议。其中人参、灵芝、红景天、五加参、天麻、月见草等,几百种精贵药材,因为价值高,都被要求先付三成抵押金,以解当地人的燃眉之急。

    随后山货商,木材商,皮毛商,粮商等都开始陆续进驻。

    各种工匠也随着工坊陆续进驻,得到免费工坊土地。然后就是无地的流民,也在当地政府的组织安排下,陆续进驻到这三座城市开荒。

    狼族本族很快就了发现周边蓝盛人的叛逃。

    后知后觉发现,已失的雪岩地,有了大批的蓝盛移民!

    若凭城坚死守,恐怕祖城用不了多久,就要变成一座孤城

    在感受到危机的同时,狼部武将们,战意高涨!

    狼部本正处于上升阶段,雪国初立,武将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绝不怕死,更愿战。

    但也正因为是初立,各旗领兵的头目,对其部依然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狼王去世三年,由其妹继承了王位,本也是位野心满满的强主,但除了南下抢劫这一点得全体支持。但现在是防御战,内部的矛盾,就显现了出来。

    虽有想法,却实难整兵,出城一战!

    祖城外的土地本属于不同部落,如今被雁军占领。很明显,雁军只是针对欺压蓝盛人最残酷,或蓝盛奴隶最多的属地打,且对待各旗战犯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狼族红蓝二旗以游牧为主,士兵骁勇善战,但人数相对少些,蓝盛奴隶也不多。所以,雁军对占领地区的狼族牧民并未太苛责。

    而对黄白二旗就不同了,凡是打下来的村镇牧场,对于狼族‘大地主’直接审判。只要证据确凿,就地正法!随着天气变暖,大批的刑部官员从燕京城北上,开军事法庭,审讯战犯。

    狼部各旗被蓝盛这些奇怪手段搞得晕头转向,军队不杀人,非要刑部审完再杀?!

    狼王终于忍不住了,她下达命令,要求各旗在外围的族人要汇集一处,与雁军决一死战。红蓝二旗嘴上答应了,实则明显在拖延。

    狼王气得当场摔了杯子,但也没办法,只能继续打防御战,等待冬日的来临。

    毕竟雁军看上去并不敢攻城!只是在外围不断侵蚀!

    直到夏日来临,双方一直处于这种状态。

    “庄主,十艘大福船的粮草,和五艘军舰共计三千南海新兵已经抵达恤品路!”

    溟鲨激动地跑进帅帐,碧海蓝天征集的新兵,很多都是才刚长成的疍民孤儿,个个识字且参加过严格的军训,她们早已把自己当成雁庄的孩子。

    得庄主重用,溟鲨极为尽心尽力。当雁洛兮说攻下祖城后,要在最北边的天然优良深水不冻港,恤品路,建设军港,她就主动建议从碧海蓝天和闽地征兵过来。

    “溟鲨,我马上奏请皇上给你再记一等功!”

    说完,雁洛兮召集所有将军,和在旁学习的孩子们到大沙盘舆图前,指给大家道:“因为恤品路夏日长,夜短,又是最北处的天然不冻港,陛下给这个新城起名为永明城,作为我朝最北部的驻军,与海宇城呼应,建水陆两栖军队。海军由溟鲨负责,陆军由魏大妞负责。”

    “雁大人,此处海域还盛产海参和鲑鱼,和适合渔民定居。”已经赶来的农业部长兴奋道。

    “好,就请刘大人具体安排此事。”

    “雁大人,此处地势平坦,可修建船厂,向西修路可与祖城连上。”建设部与工部很是激动。

    “写折子给陛下吧。若两城可连上,不仅物资能流动,还可以有海陆两军的安全保障!”

    “此路的建设确实对北疆的安定及长期发展,意义重大。”齐锦也跟着点头。

    雁洛兮:“锦兄作为雁军的元帅,除去西北,其它军区也按照这种水陆双栖的方法驻军。”

    “好。”

    齐锦郑重应下,眉头却是一颤。心里感叹雁洛兮的眼光和谨慎,如此驻军,既便于相互配合,又可相互制约,防止时间久了,一军独大,把胃口‘撑爆’造成叛乱。

    “庄主,各部的官员都已抵达,咱们干脆直接干掉狼族的祖城,也好让大家能够大展拳脚。”张铁还是急性子,搓着手跃跃欲试。

    “你的水军练好了吗?”

    “驾熟就轻!庄主,咱们也是跟您在碧海蓝天战斗过的。”

    张铁表情有些委屈,各部官员也被她的话撩起了战意。

    雁洛兮却沉声道:“狼部算不了什么,不是不打,是我方的官员是否做好接收这大片北疆的准备?此处土地肥沃,地广人稀,自然资源异常丰富,万万不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只要脚踏实地,就一定能发展好。”

    见大家都听得认真,她又道:“但此处民族众多,矛盾自然也就多。再加上冬季寒冷,极北部落和漠北草原民族都会是个长期存在的潜在威胁。我军流血攻城,不能白流,要确保能够站稳此地,并让各族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才可。”

    黑水都督府的官员们,战斗还没胜利呢,就被派来了。她们大多正值壮年,都有治理边疆的工作经验,也有大干一场的信心壮志。

    有此可见,沈音沐对妻主有必胜的信心,和盼望妻女早日回归的心情!

    而渤海都督府、长春都督府、及新港的永明城主都已到港任职,为期二十年,给她们足够的时间,戒急戒躁,才能把初期的基础打好。

    “雁大人,若能在这个夏季攻下祖城,工部和建筑队可在冬季来临前,建好五座大沼气棚,先解决极贫人口的冬季取暖问题。”工部和建设部的官员拍胸脯。

    正说着,警卫来报:“雁大人,狼部派来议和官员。”

    齐锦噗嗤一笑:“看来,仗还没打,里面先乱了。”

    见雁洛兮点头,他才道:“告诉她们,没有议和,只有投降。”

    雁洛兮补充:“诚心投降者,可从轻发落,还会帮助安置其部落去新土地繁衍生息。”

    魏大妞太熟悉雁洛兮的说话方式,迅速抬睫看向她。

    雁洛兮点了点头,命令道:“大妞,通知全军,各就各位,披挂吧!”

    雁大娃和燕麦粥也披上了小战袍,背上了降落伞,一个趴在妈妈的背上,一个坐在她身前。

    齐锦帮她们绑好,雁洛兮轻笑:“齐大元帅,放弃皇姓那日,可有想到今日的海阔天空!足以告慰先人的疆土和繁荣,就要始于足下!”

    齐锦带着释然的微笑:“弟妹小心,等着旗语啦!”

    “叔叔放心,注意我们手里的旗帜。”雁大娃负责红旗和黄旗,燕麦粥负责绿旗和蓝旗。

    林豆豆和小易宝一个举着黑旗;另一个举着黑白格‘已占领’的旗帜,一左一右站到了齐锦的元帅战车上。

    “宝宝带好眼镜,起飞!”

    雕鹰王得令,一飞冲天。一左一右还跟着两只护卫鹰,用来迷惑敌人。

    随着城外的炮响,已离家一年的蓝盛大军,正式开始了最后的祖城攻坚战……

    本就人心惶惶的祖城,里面迅速乱做一团。无数被抓的原雪岩守城壮丁,想尽一切办法逃跑,跑不掉的也无心恋战。狼王和太女一早就登上了城墙,与雁军的元帅远远对视。

    不曾想,看到的却是一名男子带着两个孩子!

    曾攻占过盛京城的狼族太女有经验,她抬头望天,果然有几只雕鹰在祖城的上空!

    “姓雁的,在天上指挥呢!”

    太女咬牙,弯起大弓就射,并命令乱箭齐发。可惜,雕鹰飞得太高,还有层防箭外壳。

    雁洛兮拿着望远镜,发现错综复杂的河道上,果然鲜少有守军。只要炸开几处的小城门,顺着水路进城,那是极快的。

    燕麦粥按照妈妈的命令,一手拼命挥着能够反射到地面的水军蓝旗,另一手是绿旗~~

    “报~~皇上!太女!各水门已被攻破,敌军……撑着小船,从各水道,入了祖城……”

    小兵一身尘土,脸上满是血污,跌跌撞撞爬到城墙上,跪在地上,手还在微微发抖。紧接着,沼气火弹全面开花……雁军的大部队开始搭云梯,攻城!

    守城和攻城本就是狼族的薄弱环节,她们是马背和雪狼背上的民族,旷野才是她们的战场。

    狼王稳得住,她一咬牙:“太女带我黄白二旗的三百精兵向北,躲进白山安岭,卧薪尝胆!”

    太女瞪大眼睛:“姑姑跟我一起走。”

    狼王叹了口气:“只有我一直站在这里,你才有时间~~~走得掉。”

    雁洛兮拿着望远镜,很快就发现了这股骑着乌孙大马,向北疾驰的精锐。若任其进了大森林,将如水入大海,再也无从追查,那是逃犯的天堂。

    想到这儿,雁洛兮迅速拔出手|枪,按上一发子弹,鹰王与她心意相通,迅速就追着那股小部队低飞而去。

    雕鹰越飞越低……雁洛兮马上抬手,瞄准,开枪。

    子弹如光速,穿眉心而过,狼族太女应声就跌下了战马,一命呜呼。

    此时,天上骤然响起了一声惊雷!?

    雁洛兮一惊,迅速展开所有神识,把孩子们和雕鹰王护住,惊雷从天直下,劈到了她的身上。

    而狼族的祖城,也在这一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