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蓝冰季,建男军
    将军们被小朋友的吹捧和崇拜弄得既兴奋,又不好意思。

    赤沙略显羞窘地笑了笑,道:“我带队在前面开道,大妞和张铁将军垫后,鲨骑卫和白将军的队伍护在两侧,一定保证大家的安全。”

    雁洛兮再次检查了一遍孩子们的衣帽、围脖、口罩、手套和遮风镜,确定都被裹成了粽子,她才坐到竹筏上。燕麦粥抱在怀里,齐锦抱着雁大娃,豆豆坐中间。

    而与她并排的是孙辽抱着小易宝,孙氏抱着小豆饼,小豆包坐中间。不过一会儿,狗拉竹筏,和载人多些小鹿拉竹筏,就载着众人转过高大的冰墙,冲到了满目苍茫的雪原上。

    因为自家的孩子也跟着出来玩,土著部落也派出了一些识路的壮女们当向导。

    雁洛兮这是第一次坐这种小鹿拉竹筏的车,感觉分外稀奇。

    这些日子冰湖捞鱼她坐的都是狗拉雪橇。

    能够感觉出小鹿天生的敏锐,这让它们在雪地里跋涉的十分小心。竹筏在冰雪上减小了摩擦的强度,所以每辆小鹿车可以坐五个人。

    小鹿顺风而行,跑起来毫不费力,在呼呼的风声加持下,显得速度极快。

    不到半个时辰,单调而苍茫的雪原,开始出现起伏的山丘,挂着冰霜的矮树林,被寒风吹走冰雪的平坦土地上铺满了干枯茅草……视野一阔,只觉得心胸都因此变得坦荡荡了。

    孩子们太激动了!一路都是大呼小叫:“快看快看,那里好像有一群动物在害怕!”

    只见一群雪猴,被这一大群奇怪的组合吓得魂飞魄散,往远处的一处温泉池飞奔而去。

    齐锦指着沿河两岸平坦的土地,笑道:“弟妹,此处真是个安民的好地方。”

    “有白桦林帮助抵挡寒风,洒些种子,粮食就能成活。”孙辽也很兴奋。

    “是呀!等舆图兵把这一带的地图都勘察好,可以考虑兵垦建城,看看哪位将军愿意留下?”

    “娘亲,粮食好种,为何部落人只懂打猎和抢劫呢?”雁大娃面有不解?

    雁洛兮:“就因为日常生活,采摘狩猎即够食,这边人口又少,生存易,自然也就没人想去辛苦耕种。但凛冬难测,若天气太糟,连续十天猎不到食物,就有被饿死或冻死的危险了。”

    “没得吃了,就来抢我们吗?”

    “宝宝真聪明!”

    雁洛兮抱着怀里的燕麦粥紧了紧,继续道:“永远不要小看,或忽略一个世代靠猎雪狼雪豹为食的民族。就如狼族,当初不过带了三千骑兵,就灭掉了雪岩一国,掠走了你们的皇祖母和皇姑姑。”

    “那怎么办呢?”雁大娃脸上有担忧。

    齐锦笑道:“对于匪头,见到苗头绝不能手软!但对饥民,我们却要努力去帮她们。”

    雁洛兮:“那些到我朝抢劫,给百姓带来无穷灾难的彪悍民族,如匈奴、鲜卑、突厥、狼部……都是从极北地崛起的,那边比这里还冷,一旦出现残酷的凛冬天气,就会死很多人。能够活下来,还能组织起来南下掠夺的,皆强悍无比。”

    “师傅,等消灭了狼部,是不是就天平了?”豆豆问。

    “只可太平一时。”

    “师傅!”豆豆有些紧张。

    “极北之地,还生活着很多很多,吃了今天不知明日食物在哪里的小部落~”雁洛兮引导。

    “雁妈妈,我力气可大了!等长大了,要当大将军保护燕麦粥!”

    孙辽听小易宝童言童语,哈哈哈大笑,“大将军是要保家卫国的,怎可只护一人!”

    又有被惊吓的小动物乱窜,大家哈哈大笑,小家伙们也不害怕,都拍着小手又喊又叫。

    齐锦目光柔柔地看着这些孩子,心里莫名开心,觉得她们一定会是合格的“接班人”。

    “雁妈妈,快看~快看,蓝色的冰!”

    小易宝一声吼,小鹿竹筏车顿时快如疾驰,明显上到了冰面,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艳到!

    蓝冰之季,湛蓝清澈到让人窒息!!!

    “雁妈妈,好蓝呀!好像碧海蓝天的海水一般!”小豆包一兴奋,学着小易宝乱叫。

    “是呀!不一样的美,却是一样的动人!”

    雁大娃:“娘亲,我还没去过碧海蓝天,要妈妈带我去。”

    雁洛兮叹气:“够呛!打完仗,阿娘要陪阿爹,再不会离开他半步。不过,凡是没去过碧海蓝天的雁家孩子,十二岁到十五岁,都会送你们去碧海书苑读书。”

    齐锦看着竹筏下,冰湖上湛蓝的冰裂纹,轻声道:“那,我带孩子们去吧。”

    雁洛兮一怔,扭头看他,半晌,缓缓点了点头,在心里叹口气。

    三个小家伙又是高兴地拍手欢笑,“我叔叔是天下最好的叔叔,第一好看!”

    小易宝一听雁大娃这么说,马上不服气道:“我叔叔才是天下第一好看呢!”

    这俩小家伙从小各种比惯了,雁大娃终于有亲近的叔叔可以与人家闹腾一番,自然不能认输,就很认真地要妈妈给裁判一下。雁洛兮从来都不糊弄孩子,想了想道:“因为我是大娃的妈妈,自然觉得大娃的叔叔更好看。不过白墨妈妈可能会说易宝的叔叔更好看。”

    雁大娃得到妈妈的肯定,与叔叔齐锦一边咬起耳朵,一边哈哈大笑。

    第一次带着孩子们这样出行,可是不敢大意,当雁洛兮隐约看到雪狼群的身影后,她马上挥动令旗,队伍就踏上了回程的路。来时顺风有多爽,回去逆风就有多难。

    北风如刀,完全睁不开眼睛,就连极其耐寒的小鹿也低下了高贵的头颅,顶风而行。

    这次出行,孩子们一回到营地,不管是部落的,还是雁军的,都主动凑到一起,泡温泉继续玩耍。

    之后派雁大娃为代表,纷纷要求还想继续。雁洛兮根据孩子们年龄和经历逐一做了安排,套了更多鹿车,但却要求部落孩子,每人要带两名部落青壮来参加护卫队,才能继续玩。

    为了孩子们能有吃有玩有温泉泡,一个冬天,赤沙军就召集了近两千部落青壮加入其中。

    作为草原漠北杂胡,长白县的生存环境要比她们家乡好太多。赤沙主动申请带军驻扎此处。

    军垦放牧和修路,还可帮助漠北草原上的穷苦牧民移到这边来生活。

    跟着赤沙的政委也就跟着留了下来,她负责安顿投奔来的农人开荒、治河、建城。

    被收编的部落人,第一次享受到冬天不出去打猎也有饭吃的日子,虽然学习蓝盛话对成年人有些难,但对孩子们完全没问题。食物和温暖,让聚集而来的小部落迅速归心。

    雁洛兮根据这个情形,迅速把学校办了起来。

    所有部落人及要留下来的人都要参加学习。虽然都是小学初级水平,甚至连这个水平也没有,雁洛兮还是很耐心地开了很多门课程,包括农业,军事,民法,环境等问题,对这些人进行集训。

    学生们在五个教室里轮流上课,桌椅板凳都是木桩子做的,孙辽带人做了五个大沙盘,还不会写字的,都在沙盘上用树枝练习。

    如此简陋的条件,因为有庄主和齐大统帅亲自教导,不仅在清风晓月军营中训练过几年的赤沙精锐认真学习。孩子们和部落族人们也是热情高涨,每日来参加学习的人,分拨,络绎不绝。

    不过几天的功夫,雁洛兮和几位老师就都吃不消了。

    “弟妹,我们这些天从早上一睁眼就开始讲课了,还是分开学,孩子们的正常学业不能落下!”齐锦的嗓子已经嘶哑得不像样了。

    豆豆赶紧把浓度高些的灵水递给他。

    “锦兄说的有理,很多人不过是因为无事可做来凑热闹,不如下午考一下,按能力分班。”

    说完,雁洛兮收敛了面上的表情,郑重吩咐林伯初道:“马上召集所有孩子,你做长官,军训。”

    “是师傅,我一定能做好!”林豆豆大声回答。从小就跟师傅学习,他知道如何做!

    看着豆豆神采奕奕的样子,雁洛兮眼中全是笑意。孩子们都把伯初当成偶像,但军队中对男子的排斥还是非常严重的。尤其这次收容部落士兵,很多男人报名,赤沙队里的女军官臭脸的很多。

    而原始部落里,因女男地位没那么悬殊,男人就显得不够温顺,强势男人在雁军不受欢迎。

    雁洛兮想着,不如单独组建一支男军,各自管理也许更好些。

    林伯初很快召集了裹得如粽子般的孩子们,按年龄段女男分组训练,最后进行考核。

    他先领着在外面跑了几圈,活动开筋骨,然后带到树林处,抓着树枝做起引体向上……

    个人体能训练完,豆豆开始整队,练习正步走、听口令、拼刺刀、射击、甚至紧急救援等……

    整个下午,雁洛兮没有多说一句,军队中的女人们越看越心惊,开始窃窃私语。

    大家都知道林伯初读书好,医术好,长得更是温润如玉让人喜爱。谁能想到,军训,他也懂!

    日近黄昏,雁洛兮才让豆豆收了兵,他赶紧带孩子们去泡温泉,还吩咐炊事班给小兵们做营养餐,安排得非常完美。次日考核,全军观摩。

    晚上睡觉时,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偎在阿娘怀里,雁洛兮帮她们按摩肌肉,尽量减少乳酸堆积。

    雁大娃从小就跟着小易宝去军营里淘气,养得皮实并不觉得累。

    可燕麦粥是个安静的孩子,妻夫俩养得也精心,有些娇!

    却是没想到,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下来,他一声没吭!

    次日,女男少年队与儿童组,全方位考核,比拼。

    军队除了个人体能的比拼,最关键的还是整体配合和军纪上面的考核。

    跌破所有人眼睛,男队一点儿都不比女队差!

    男队在个人体能方面稍有逊色,但技能不差。团队合作和急救方面反而胜出。

    自家女儿和小易宝不用说,在各个项目中都是出类拔萃的。

    但燕麦粥宝宝也很亮眼,尤其射箭,简直就是一骑绝尘,无人能敌。不管是射靶子,还是站在快速奔跑的小鹿车里射活物,都是百发百中,简直就是个神箭手!

    雁洛兮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看着没人再敢咬耳朵了,她缓缓说道:“从孩子们的训练中,我们可以看出男人体能稍逊。但综合来说,在军中也一样能做好。所以,我决定从这个冬天起,雁军各军根据实际情况,单独组建男队,一切标准和责任皆与女队相同!”

    此建议一提,女将们面色微变,但几位将军和政委都马上站了出来明确表示了支持。

    这时齐锦命令道:“各路军马上回去整理,明早把具体名单与安排交上来。”

    “是,大统领!”

    这个冬日,对于将要留守的部队,根据性别,年龄、和经历,逐一进行了重组。

    各路将军们,尤其魏大妞,孙辽甚至孙氏都给安排满了要教授的课程,全军都在争分夺秒帮助训练留守部队,就是为了在大军离开后,留守部队能够继续良性发展。

    各男队在几次集训后,就开始单独领取任务。

    一次次护卫着‘小鹿车游玩团’的安全,他们表现的机警又团结,纪律性极强,得到了全军的认可。以至于每次出行的队伍都在增加,后来连部落族人们都轮上了出门玩的机会。

    一直到有次小鹿队出行过远,有惊无险地遇到了雪狼群和一群出狼族祖城的狩猎的猎人。

    这个冬日的快乐活动才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