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海宇城,带娃征
    “二殿下!我们被包围了,快快离开此处!”有亲兵纵马冲上来,提醒在坐骑上发呆的狼二。

    隔着老远,她都能看清山丘上那人凝在唇角的嘲笑。

    如此战事,她竟抱着孩子来!

    是蔑视吗?突然就让她想起,狼族和草原贵族们喜欢的狼追人游戏,竟如此相似!

    顺着脖颈流下的血,窜到鼻子里都是刺鼻的腥气,心揪成了一团,率兵抵抗,宁死不屈!

    “稳住阵型!各旗将主听令,不得擅自离旗,统一向北,杀出一条血路。”狼二喊的声嘶力竭,她麾下的亲兵们,不停在战场中穿梭,传达帅令。

    “看到了吧,这就是技术落后的可悲,即使兵将都是最英勇善战的英武之士,败局已定。”

    雁洛兮一手抱一个,耐心说给举着小盾牌和小弓箭的孩子们听。然后,她吩咐大嗓门喊话。

    大嗓门打开电海螺嚣张地大喊着:“狼二,你已经被包围啦,举手投降还能得个全尸和棺木。继续抵抗,此处就是你们狼部精锐的埋骨地。”

    狼二镇定自若,充耳不闻,一马当先!

    她的兵都是悍不畏死,从出部落之日起,哪怕十倍百倍于她们的雪岩兵都没怕过。

    何况这些见血就怂,只会防守与投降的蓝盛兵,怎么可能挡得住她们!?

    雁洛兮叹口气,让两个孩子抱住自己,她取下了马上硬弓,这还是白墨出走前留给她的。

    就用雪岩的弓,断雪狼的帅旗杆吧。

    雁洛兮两臂一张,把弓拉到了极致。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初来乍到时,连夫郎都抱不起来的弱鸡女。现在的她,膂力骁捷,箭术在精神力的加持下,说是冠绝一时绝不过分。

    手松~箭鸣,只听“咔嚓”一声,狼部中军的帅旗应声而落!

    随即一声巨响,紧接着又一声,闪出亮光的东西,落在狼兵聚集之处,轰然炸响,如同爆竹,却比那爆上百倍千倍!雁庄的沼气雷,早就闻名遐迩,多次在战场上使用。

    狼部也研究出了相应的盾牌,虽不能挡住炸开后,威力四射的箭|弩,却是可以保护住要害。

    雁洛兮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次的沼气雷是升级版的,碧海蓝天多次配方,把坚硬的铜炉都能炸开花的新型‘沼气火’药剂配方,好像火药一般直接爆炸的强力沼气雷。

    沉重的投石机投出一枚枚撼天动地的‘沼气雷炸弹’,海宇城守备满脸惊恐地看着被炸得遍地开花,仓皇逃窜的狼族大军。后怕呀!刚才自己还想率军出城去救援!

    一通轰炸,把狼二本就疲惫不堪的队伍炸的血肉横飞。

    雁洛兮把蓝旗递给大嗓门们,几个丫头顿时兴奋不已,各自站好了方位,举旗喊话……

    雁军步兵营在重甲骑兵的护卫下,举着盾牌长|枪,从四面八方杀入了战场。

    伏都和赤沙二部收到命令,从峡谷处直接杀进了战场。

    站在海宇城头上的翼州军看到指挥旗,精神一震,指挥官大喝一声:“将士们,杀出城去,屠尽狼族强盗。”

    ……

    残阳西落,雁洛兮一手抱一个孩子,走进了海宇城。

    她缓步上了城头,看着城下一边倒的战事,呼出了胸中的郁气。

    两个孩子都搂着她的脖子,头紧紧贴在她肩上,人蔫蔫的!

    孩子们还是太小了!亲眼看这人间惨剧:残桓断壁、互相残杀、尸横遍野,还是太残忍!

    她耐心地告诉她们:若城破了,被屠杀的就会是城中的几万夫孺。落后、软弱就会挨打!

    不管她们长大后是接爸爸的班当皇帝,还是接妈妈的班掌雁庄,一定要重视匠工,尽最大的努力尊重她们,帮助她们,只有创新不断,时刻睁大双眼发展生产力,总要比别族先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两个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不管谁输谁赢,眼前这悲壮的气息将永存在她们的记忆里!

    远远看到豆豆哥哥领着医疗队进了城,雁大娃首先回过神来。

    “妈妈,易宝姐姐也到了,我们一起去给豆豆哥帮忙吧,他那边一定缺小护士。”

    “好,记得戴好手套和口罩。”雁洛兮放她下来。

    “妈妈,我留下来保护你,我箭法最准了。”

    燕麦粥出乎意料,不想离开,雁洛兮心里感动,亲了亲他的小脸蛋,柔声道:“燕麦粥真是妈妈的小棉袄!不过宝宝跟着妈妈一路奔袭,现在打了胜仗,天也晚了,水氏阿姨会照顾你们吃饭洗漱休息,妈妈打扫完战场就去找你好不好。”

    小家伙黏妈妈有点不愿意!小易宝快步跑上来,“二娃弟弟,我力气可大了,我背你。”

    说完,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一拉小手,猛地就从雁洛兮怀里把人背到自己背上,一边走还一边安慰:“二娃是男孩子,吃完饭,要早睡觉。我和大娃是女孩子,身体壮,可以去给豆豆哥帮忙。”

    “可豆豆哥、豆包哥、和豆饼哥都是男孩子呀!”燕麦粥从小身子就娇弱,的确是累了,被小易宝舒服的背着,注意力开始涣散,嘴上却不服气。

    “他们都是大男孩,你还是小朋友。”

    “可你和姐姐也是小朋友呀!”

    “我们是女孩子,从小身体就比你强壮。”

    “那我长大了,也会很强壮的。”

    “我叔叔说,那要多吃饭多睡觉,你看他长得多好看,天下第一好看,还是将军。”

    “我以后比他还好看,箭法也最好,身体也强壮。”

    “肯定的!你一会儿多吃碗饭,然后就安安静静睡觉,不要闹。”

    “好吧,我要像爹亲一样,做安静的美男子。”

    “……”

    雁洛兮看着大娃拿起三个人的小弓箭跟在两人身后,特别懂事,好像很警惕,时刻准备好,保护那二人的样子,就忍不住露出老母亲的慈祥笑容。

    顾小北,回过身摇摇头,一脸落寞:“三个孩子自小青梅竹马,真是让人羡慕!”

    雁洛兮知他心中所想,笑道:“等暖岩大陆天下一统,百姓安居乐业,我们一起去找你姐姐,接她回来。万里黄沙,没有鹰雕的帮忙,她若走得太远,怕是回不来了。”

    顾小北用力点头,湿润了眼眶!

    雁洛兮又笑:“灭完雪狼国,你就统领燕京御林军,不要再跟着南征北战了。赶紧给李德多生几个孩子,否则,她是不会放你走的。”

    顾小北一下红了脸,小声道:“去接姐姐,自然不能落下她。”

    ……

    就在俩人聊天的时候,战斗结束。除了投降的,全部战死!

    海宇城守住了!主帅授首!狼二已亡!精锐尽灭!

    雁洛兮吩咐:“狼二的尸身就地厚葬,在边上立碑,要详细、真实的记录战斗全过程。”

    雁洛兮有感于狼部的勇猛,虽然是掠夺,那要看站在哪一方的立场。狼部的民众定是把她当成反抗压迫的英雄呢!既然是个历史人物,就给她留下一些痕迹供后人评说吧。

    随军的文化宣传部记者,马上撰稿发回盛京城,以告天下。

    这个胜利,除了雁军的实力,还有城主守备的能力,将士和全城百姓抵死守城的决心。

    大军在城外扎营,继续打扫战场,统计和救助伤残,掩埋尸骸。

    各路大军的首领陆续进入了海宇城,雁洛兮没有急着北上。

    而是以此城为中心,派舆图兵完善这一地区的舆图,以便进行合理规划。

    她就每日抱着孩子,沿着海岸线转悠,给她们讲东讲西。

    这一地区的海域非常广阔,从大陆伸出个大半岛,东西两侧都临海,而且海产极其丰富。

    城外是一望无垠的大森林,耕种的是黑土地。

    粮食一年一熟,但却非常高产,比江南一年两熟的稻麦加起来还多。

    然后就是每天在城区乱转,好像在专注于哄孩子带娃。

    这一转,雁洛兮发现,丰富的自然资源,让海宇城百姓的总体生活水平比中原百姓高。

    各种各样的食肆,尤其烤肉摊,品种多,还非常便宜。

    各食肆里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蓝盛人、渤海人、扶余人、靺鞨人、回鹘人、蒙兀人、土生燕人等等,相互之间似乎没什么芥蒂,相处的非常好。

    雪岩建国几百年,想来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民族混居,通婚,对外来人口也没那么排斥。

    “庄主,这次负伤的骑兵退役,不如就安置在这里吧,生活很不错。”

    伏都和赤沙坐在烤肉摊前,大口吃着新端上来的烤羊腿,看着周围复杂的人种,心里觉得很舒服。而几个小家伙吃着葱爆海参,海鲜疙瘩汤,家炖大骨鸡,鲜贝松仁蛋炒饭,也是高兴地满嘴流油。

    海宇城城主没想到城内才刚恢复平静,雁大人就带着一群人便装逛街。

    而且在市场上找个摊位,坐下就吃。不知她意下如何?城守备陪着,吃得有些忐忑。

    “庄主,我觉得医院建在温泉边,便于伤残恢复。等以后天下太平了,我带爷爷来泡温泉。”

    小豆包性子活泼,很喜欢说话,最是孝顺凤歌。雁洛兮拿帕子帮他擦干净手上的油,小豆包吃饱了,还啃了个大鸡腿。燕麦粥见他吃得香,捂着小嘴偷偷笑,小易宝见黄桃切的好看,拿了一小块递给他,燕麦粥接过来小口小口慢慢吃,那神态与沈音沐真是越来越像。

    雁洛兮实在忍不住,在他小脸蛋上万分喜爱地亲了一口!燕麦粥再次捂着小嘴偷偷笑。

    豆豆是所有孩子的偶像,尤其雁大娃,只要豆豆在,她就不好好吃饭,总要哥哥喂。

    林豆豆又是个超级有耐心的孩子。

    雁洛兮实在看不下去了,温声道:“大娃,自己吃。哥哥一直在雁医馆坐诊,要多吃些。”

    雁大娃马上把盛着黄桃的盘子揽到自己面前,献媚道:“哥哥,这些都留着给你吃。”

    孙氏笑着把雁大娃抱到腿上,笑道:“孙爹爹喂你,让哥哥自己去吃。”

    “好!谢谢孙爹爹。”

    这些孩子都是孙氏抱大的。

    尤其雁大娃,孙氏家里都是男孩,终于有了个特别皮实的小丫头,孙氏越发疼她。

    这边正其乐也融融呢,舆图营的营长疾步跑过来。雁洛兮接过她手里的图纸,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吩咐细心的小豆饼道:“知南,先给舆阿姨盛碗热乎的海鲜疙瘩汤开开胃。”

    舆图营的营长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接过疙瘩汤,道:“这些日子可是跑断了腿,得补补。”

    雁洛兮找到一张干净的桌子,展开舆图。只见除了详细的图标,还有地形山脉河流的详细解释,总体来说太阳山以南地区,呈东湿西干的气候环境。

    中西部密密麻麻,分布着很多河流,基本是河道平缓,含沙量极高,泄洪能力差,易生洪涝。

    而河流到了东部要入海,因河床狭窄,水清了却流急。

    孩子们都围到了雁洛兮身边,懂不懂的都跟着看。

    雁洛兮抬睫笑,海宇城守备跟了几天,也算知道了她的风格。

    是真得亲民没架子!与下属打成一片!不是特意摆出来给大家看的!

    出街又吃又喝又玩,没有尊卑,都是孙氏早早按价付了账。

    但对分配给下属的工作,也是真得不容一丝怠慢!

    城守备起身,躬手认真道:“大人有什么想法,尽管吩咐。”

    雁洛兮指了指这张舆图笑道:“这舆图暂定为营州,请大人做营州的州牧。

    给你二十年的连续任期,可否把中西部的河道从洪涝区变成良灌区,畜牧区。不一定每条河流都修好,最起码修出一片,给后人一个看得见的努力方向。若大人有信心,我可奏请陛下,为大人设立水利局和农垦局,招募天下英才来帮大人。

    另外,免营州三年的赋税,烦请大人来安置,想要在海宇城温泉区定居的北伐残兵和其家属。

    最后,我会留二万翼州军常驻在海宇城外的港口,建海军,保营州平安。”

    一口气说完这几天考察后的想法,雁大娃和燕麦粥纷纷站到妈妈身边,很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人。

    海宇城守备只觉心头被狠狠攥住,激动地有些喘不上气来。

    皇家两代人站在这里告诉她,给她二十年来规划这个州!她太知道人口的重要性!

    海宇城的民族团结是因为蓝盛人够多,其她民族也能很好的生活。多年之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再无二心。如此,才能真正止干戈!

    修好河道,沼泽变良田,自然有无地的农人愿意来定居。

    牧人有好的牧场放牧,自然会有足够的肉和奶供给!

    海宇城守备当街深鞠一躬:“蒙大人不弃,小人肝脑涂地,定不辜负大人的厚爱!”

    “好!等大家都吃好了,我们回城主府细细商谈。”

    两个小家伙马上兴奋地攀到妈妈身上,准备回府去开会,比她还着急。

    雁洛兮温柔地笑着,阿音说的对!

    给孩子一段时间,带在身边共同经历,比只在书院死读书更有利于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