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不灭狼,不言归
    狼部占了大半个雪岩国,立为雪国。

    雪国的威胁才是真正的隐患,这一次,不尽灭雪国,誓不言归。

    英侯带着宣传部,抵达天江口岸,用广播,歌谣,报纸,戏剧,演讲,甚至传单的形式对着对岸进行反复轰炸,把江南王朝与雪国勾结成奸的事实,告诉民众和水师官兵。

    这些人大部分是因为狼部的入侵,才仓皇逃去江南避难,心中与雪国的仇恨本就不共戴天。

    如此宣传,很快就起到了瓦解人心的功效。

    沈言率十二万大军,陈兵天江两岸,先打防御战,毕竟江南本就是蓝盛子民,又是富庶之地,能不发生恶战最好不战。先让江南百姓看到,朝廷并未放弃她们,依然视江南的子民为一家人的诚意。

    溟鲨的大军陈兵翼州海港,随时准备好水陆两栖作战。

    鲨骑卫的战斗力放到草原上都是精锐,溟鲨带兵北上,与朝廷大军同步北伐。

    沈音沐答应了孩子们一起随母出征的要求。

    六岁,实在太小了!

    雁洛兮说什么都不舍得!

    沈音沐却似乎想明白了很多,执意道:“伯初之所以比同龄人优秀太多,皆因他从小就跟随妻主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如此读起书来必然事半功倍,更容易融会贯通。”

    雁洛兮争不过他,咬着牙点了头!果然能当皇帝的,哪怕是男子,心性都够坚毅!

    雁洛兮心里腹诽,身体去紧紧抱他到怀里,没有孩子们在身边,对阿音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沈音沐默然无语,只是紧紧握住了妻主的手,安静道:“无论多久,我都等着你们回来!”

    在雁洛兮出征前夕,宋先生终于赶到。

    沈音沐连着三日的早朝,皇帝和内阁总理大臣皆为男子,满朝文武的心里多少有些不适。

    但狼部举全国之力南侵,除了雁大人领军出征,没有第二个人有必胜的把握。

    陛下让雁大人带走了唯一的皇女皇子,皇位继承人一直都是大臣们最重视的事情。

    可陛下执意,这份与天下共存亡的决心,让大家对雁大人选的接班人是放心的。

    待宋先生正式登位,顺利掌握住内阁首辅兼总理大臣的实权后,出征的日子也到了。

    失眠了一宿的沈音沐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他刚要起身,就被雁洛兮翻身压在了身下。他轻轻闭上眼,任由妻主吻了个够,嘴唇都有些肿了,他终是控制住了自己的眼泪。

    “阿音,真不舍得你!待天下一统,一切都上了轨道,孩子们长大了,你就禅位。我们俩个一起去云游天下,谁都不带,好不好?”

    “好,说定了!我等着你,带着孩子们平安回来。”

    沈音沐心中万般不舍得,但这已经不是雁洛兮第一次离开,他早就懂得了少说让她忧心的话,比什么都重要。沈音沐默默起身,亲自服侍妻主洗漱、穿衣、披甲。

    直到最后,他跪在地上为她穿袜,上战靴,手开始不受控制般颤抖不停。

    雁洛兮心里难过,却知道,此时任何安慰的话,皆是虚言,阿音并不需要。

    收拾停当,二人在殿外看到两个小家伙和小易宝都是身披铠甲,背着自己的小弓箭,身姿笔挺,小脸上全是兴奋。与豆豆当年多像呀!

    之后吃了很多苦,豆豆都没觉得苦。

    想来,能够与大人一起并肩作战,对她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吧!

    这是沈音沐第一次正式送雁洛兮上战场,十五万大军在城外等候,两人手牵着手上了点将台,并肩而站,雁洛兮一眼就看到背着药箱的豆豆,带着他的医疗队,穿着雁医掌门的衣衫,孙氏,小豆包和小豆饼都站在他身后。

    还都是十三四岁,没长大的孩子呢!竟然说服了孙氏!

    雁洛兮的心中一沉,顿感肩上的责任一下又重了千斤,必须要把他们安全带回来。

    沈音沐率先开口:“不灭狼部,誓不言归!”

    “不灭狼部,誓不言归!”

    全军将士异口同声,通过电海螺,声音传至远方,气势如虹!

    雁洛兮上前一步,双手接过陛下赋予的尚方宝剑,凌空一划,凝声喊道:“出发!”

    大军出发,雁洛兮抱起燕麦粥骑着五月的奔腾,一马当先,已经回归的03白珊抱起雁大娃骑上小红紧跟其后。沈音沐带着众臣站在高台上,望着她们渐渐远去……

    雁洛兮带着大队急速向着燕京城而去,此时魏大妞在中部,溟鲨从东部,榆林和张铁从西部已经主动迎敌,向北进发,不断夺城抢寨。而伏都和赤沙的精骑,则发挥草原骑兵的优势不断进行袭扰。打一枪,夺了粮草,马上就跑,而且还有城池供她们修整,再没有比这更爽的打法了。

    与此同时,齐锦坐镇阴山角,也开始调动兵马,日夜操练,随时准备直捣狼部的老窝。

    自雁洛兮占稳燕京城,一路向东的地盘都已收回,还有溟鲨海军驻扎,基本是坚如磐石。

    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西部战场,只是出乎众人意料的,就在溟鲨率领大军已经打到东北,狼二的大军却悄然绕出,直接向东南,将海宇城围困住,打了溟鲨一个措手不及。

    正在北上途中的雁洛兮收到战报,脸色一沉,倒也镇定。

    海宇城本是雪岩国的旧城,依海湾而建。城内的居民多为蓝盛和渤海人先祖,派去的城主守备很快就让民众归了心。若此城被狼二占领,必会对城中百姓斩尽杀绝。

    而且可以彻底切断从南方来的海上补给,同时可以作为桥头堡,一路向南都是蓝盛的富庶之地。

    疏忽了!

    海宇城的守备算是硬核!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复了城墙,暂时挡住了狼二的大军。

    在脑中捋顺当前的战况,雁洛兮下达了三个命令:

    “马上调三万最近的翼州守军从海上登陆增援海宇城,拖延时间保住城池,等待救援。”

    “马上调伏都和赤沙的精骑从后面不定时杀扰,扰到狼二顾前不能顾后,不需正面迎敌。”

    “十五万大军分三路,直奔海宇城,与敌正面交锋,这次务必全歼狼二的主力。”

    鹰卫得令马上传出了命令。

    雁洛兮看看03怀中的雁大娃,心里一沉。孩子才六岁,面对战场,恐怕没有离开妈妈可怕!想到这儿,她温声道:“白军长,把孩子给我吧。”

    03一愣,道:“庄主放心,我定护大娃周全。”

    雁洛兮看着小易宝在亲叔顾小北的怀里,燕麦粥在自己怀里,若是把雁大娃给了她不熟悉的人,恐怕会在孩子的心里留下阴影。想到这儿,她摇了摇头:“我知你能,但孩子还是跟着妈妈更好。”

    为了方便她能带娃出征,工部集中了所有的能工巧匠给雁洛兮打造了新的马鞍,即使她把孩子绑在身上,她们也可以一左一右偶尔坐会或站站脚,舒服很多。

    雁大娃终于坐到了娘亲的怀里,小脸蛋亲昵地往她怀里紧贴着,雁洛兮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柔声道:“你们两个谁要是累了,告诉阿娘,可以到背上的背包里去睡觉,不过只能轮着休息啦。”

    “我在娘亲的怀里也能睡觉的。”雁大娃紧紧抱住娘亲,恐怕她又把自己给了别人。

    “好,一旦遇上敌人,你们不要怕,记得举起盾牌保护住自己。”

    大军分三路陆续抵达海宇城,第一路的重轻甲混合骑兵速度最快,仿若尖锥,来了就战!

    海宇城,城坚炮利,抵死反抗。

    草原万骑,在后方袭扰不断。

    狼二作为狼部的战神,从出兵之日起,就没遇到过这等硬茬兼流氓的战法,有些焦头烂额。

    狼二虽然在雁洛兮这里一再吃瘪,但并无敬意,毕竟两军并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那姓雁的,别的不会,草原上那套打了就跑的战术,倒是学到了精髓。

    而且她的兵似乎都很怕死!各种各样恶心人的招数,就是为了己方少死人。

    这五万骑兵一到,直直刺进狼二的大军心脏,举刀就拼,直接刷爆了狼二的‘红眼’。

    海宇城守备带着五千不到的士兵和全城百姓苦守了七日,才盼到海上的援军。

    守备大人至此已多日未曾合眼,三万翼州军带着粮草一到,守备大人就累得晕倒在城墙下。

    一觉醒来,城下又来了五万重轻混骑兵援军,却被狼部十万大军围困在中间,场面混乱。

    “三万大军应马上出城,里应外合。”海宇城主守备建议。

    “没有雁大人的命令,不可擅动!”翼州指挥官态度强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城外的战局。

    从早上一直战到近黄昏,突然,天空中亮起三颗红色信号弹。

    雁军重甲围成一个个圈‘滚动’着碾杀的队形,迅速就变成了‘尖刀’。此时重骑先撤,被护在中心的轻骑兵猛地杀了出来,与早已精疲力尽的狼兵,战到了一处。

    重骑迅速撤退,轻骑一边断后一边整好队形向外撤。

    狼二恨得咬牙切齿,姓雁的把轻骑护在重甲中,tmd,只是为了方便逃跑!

    就在她想着先收兵扎营还是追穷寇时,大地开始震颤,呼隆隆……呼隆隆……那动静大到,好像无数怪兽正踏山踩海而来。饶是骁勇善战的狼部精锐,也被这不知名的恐惧吓得,站住了脚。

    “二殿,这是什么怪物?”

    “各旗整顿,马上撤退,不必收拾战场。”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狼二,绝不立于危墙之下。

    “报,后队遭到草原骑兵的阻截。”

    “这帮蛮族鼠辈,越吃越肥,只会捣蛋!后队变前队~杀!”狼二大喝一声催马向前冲。

    “殿下,殿下,我们好像被围啦!”

    就在这时,一支弩|箭寻隙穿透了人墙,向着狼二直直袭来。

    她本能地躲了一下,箭尖险险擦着颈间划过,却留下了一道长长血痕。

    狼二脸孔迅速变得狰狞,反射性地顺着箭来的方向眯眼望去,完全不顾脖颈上火辣辣的痛楚和血流而下,牙关咬得咯咯响。

    雁洛兮抱着两个孩子坐在五月的奔腾上,立在不远处的山丘,眼神就这样与狼二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