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可愿齐心
    雁洛兮何其敏锐,立刻察觉出沈音沐态度里看似生气实则伤感的情绪。想来他遭逢变故,家里或那未婚妻都无人寻来。而自己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如果此时自己说要娶夫,恐怕他该不知如何自处了。

    算了,以后还是老实点,若能去京城赶考就带上他,帮着寻寻家人吧。

    欢闹了几天,乐极生悲。沈音沐一沉默,沉鱼落雁的秩序迅速就恢复了正常。

    这日,沈音沐安排庄子里全员集合,与沉鱼落雁有合作的商家和医者们皆被邀请,身着正装来参加及见证雁洛兮与孙辽的收徒礼仪式。

    林豆豆身着灰色书童正装,腰缠黑色腰带,头戴同色书童帽对着雁洛兮爷爷的画像正式大礼参拜,祈求开派祖师保佑。

    三叩首后,林豆豆直起身,顿时天空中徐徐飘下一支雁羽,在所有人的眼前落在了豆豆的头上。庄子里一片哗然,炸了锅,雁医天道的创始人是名男子的事实已经让大家惊讶不已。如今,居然发生这等神迹奇事,让在坐的每一个人都对雁医越发敬畏。

    清明那天她莫名昏迷,爷爷奶奶出现传她雁医天道,雁洛兮对神迹就产生了免疫力。笑着拿起那支雁羽递到林豆豆手里道:“豆豆,你要努力,雁医老祖接受了你。”

    豆豆小小的身体激动到颤抖,却依然镇定地继续行拜师礼。

    雁洛兮坐在上座,豆豆认真地行了三叩首之礼,跪献上红包和他的投师帖子。

    雁洛兮双手接过帖子,训话道:“我们雁医天道的门徒必须记住医者仁心,不偏不倚,实事求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说完把提前准备好的门规手册递给他。

    跟着就是赐名。雁洛兮略一沉思,道:“我乃雁医天道第二代的唯一传人。而我此生收徒绝不会超过四人,你是我雁医天道第三代传人中的第一人,伯解作为日光初出,就给你赐名伯初,愿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众人鼓掌庆祝,孙氏激动地泪流满面,跌坐在凳子上站都站不起来。豆豆有了正式的名字:林伯初。

    仿佛突然长大般,他敬完茶,规规矩矩地捧上自己精心准备的拜师六礼束脩: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红豆(寓意红运高照);红枣(寓意早早高中);桂圆(寓意功德圆满);干瘦肉条(以表达弟子心意)。

    雁洛兮收下束脩后,回赠了《论语》、《雁医入门》、葱和芹菜等礼物,又掏出一把从自己家乡带来的钥匙,串在粗粗的红线上挂在豆豆的脖子上,正式担下了“传道、授业、解惑”的大责任。

    随后,是孙辽收钱多多和钱不够为徒的拜师礼,那二人的名字是雁洛兮起的,孙辽没改继续沿用。门规只是说了:商道即人道,为商先为人,对东家(雁洛兮)一定要衷心之类的训话。

    完成了这件大事,孩子们开始了一天的繁忙学习。大人们开始筹划去西部边城的人员安排。

    王司马给出的建议是沉鱼落雁与驻扎在河套边缘的清风寨合作。

    此处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山下沿河套的狭长地带以后可以发展成优良的马场,周边更是有大片无主荒地。清风寨主原为世代做陶窑的百年匠户,可惜朝廷兵弱,敌人一来抢劫,蓝盛官兵就撤,边城各村落数次被西紫骑兵冲破烧杀抢掠,待强盗扬长而去蓝盛官兵才会姗姗来迟。

    清风寨主无奈之下带着左邻右舍,偕老带幼占领了大青山,建清风寨,落草为寇。

    雁洛兮看着王司马递过来的地图,修长的五指在桌上轻敲。

    “清风寨为何愿意被招安?”沈音沐轻声问道。

    王司马道:“从这些年玉边县志的记载看,清风寨多年来没有杀人抢劫等恶劣记录,基本就是在山里开窑烧陶及开垦一些荒地种些粮食自足。靠着地势的险峻可以躲避兵灾及边城的税收。

    这些年玉边城的形式越发混乱,不断有人投靠,现在清风寨的人口早已破百,其中一半还是老幼夫孺,那点产出根本养活不了这些人。”

    “所以司马回到中原,来帮助清风寨的人找活路?”

    王司马叹口气道:“清风寨只是众多山寨里的一家,是我亲自招安的,边城现在的形势并未好转,这些人继续留在山上反而更安全些。来日若朝廷西征,这些壮妇都是好兵苗子,但现在,要想办法帮她们解决生计的问题。”

    榆林与张铁都曾在西部边军服役,听了王司马的介绍纷纷点头。

    沈音沐道:“一亩良田一年的产出也就可以很好的养活一个成年人。我们现在有百亩,最差的情况就是我们拿出一半的产出,虽然吃不饱百多人口,但绝对可以保证不被饿死,都能活下来。”

    雁洛兮抬睫看他,看来这是认可了此事。于是,她看向在坐的诸位,问道:“大家可愿齐心协力?”

    孙辽首先响应道:“家主,我可以带队与王司马同行,去青山寨看看。”

    平稳道:“家主,秋收的粮食留一半,足够庄子里吃一年了。”

    扬大力道:“我队里有几个本家就是玉边城的,两个小头目已经可以挖沼气池,可与孙青君同行。”

    刘三道:“我这里也有三个单身姐,可以跟着跑一趟,她们会做蒸馏器。”

    张宁道:“我亲自跟着孙辽走一趟吧,不管是沼气池还是蒸馏器的木工活,都得我亲自动手,手下的人还不行。”

    王司马激动地站起身,躬身施礼向大家表示谢意。

    沈音沐起身,郑重还礼道:“王司马乃山西王氏嫡支,曾是金科状元,本可在京城享受清贵官职,没想到肯放下身段为边城军民上下奔波,官员中的翘楚,朝廷中的清流,吾等受不起司马大人的拜礼。”

    雁洛兮顿时变成了星星眼,看着王司马,崇敬之情顿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王文听罢,莫名扭捏了起来,有些害羞道:“大公子言重了。王某也是敬仰学姐的才学,感念知遇之恩,既然她想为蓝盛驻守边城,吾等同年自当全力支持,唯愿能尽绵薄之力,心愿足矣。”

    有理想目标的人果然光芒万丈,雁洛兮提了口气道:“既然大家齐心合力,这次就由孙辽带队,榆林协助保护大家安全。每位随行人员加发二两银子作为奖金,粮仓里存了足够庄子吃两年的粮食,平稳安排出所有陈粮,雇条整船带上人和粮跟着王司马一起出发。”

    “诺!”众人齐声应答,孙辽招呼大家去她院子开会,登记报名人数,安排具体事项。

    这项工作安排完毕,雁洛兮见沈音沐看都没看自己,沉默地回了他的小院,只觉臊眉耷眼,心里生出些许怨气:既然你不想搭理我,那我还就不上赶着了。

    想到这儿,她直接回了自己院子,继续工作。

    打开笔记本,雁洛兮逐条罗列出需要孙辽考察的事项。既然去到西部边关,就需要孙辽多方了解,哪里有石墨矿或其它透明看似没用的矿石情况。

    这个世界秘境里的太阳能充电暖石,肯定是上个冰河纪不知什么原因被遗留下来的库存。既然有成品,那会不会有与之相关的复合材料留下来了呢?比如石墨烯?如果能找到,雁洛兮时代可以移动且不畏严寒的沼气罐就有希望做出来了。

    打开手机寻找以前看过的文章,希望有石墨烯的具体介绍。

    石墨烯在雁洛兮的时代已经广泛运用到各行各业,名副其实的新材料之王。从航空航天到日常生活中的太阳能发电或导热聚热;从手机的散热薄膜到生物领域里石墨烯氧化物对于抑制大肠杆菌的生长十分有效,且不会伤害到人体细胞。

    实际上石墨烯本来就存在于自然界,是从石墨里提炼的。雁洛兮家乡的石墨矿储能及其丰富,价格低廉。把石墨烯一层层叠起来其实就是石墨(铅笔芯),厚1毫米的石墨里就已经包含300万层石墨烯了。比如,用铅笔在纸上轻轻划过,留下的痕迹就可能是几层石墨烯。

    雁洛兮想要找到石墨烯,主要是其强大的导热散热性能。如果在沼气罐的盖上和罐底都加上几层石墨烯,那么就算是寒冬腊月也可以靠吸收太阳光的热度温暖金属内胆,从而产生沼气。

    有石墨矿的地方就很可能找到上个冰河季遗留下来的石墨烯。只不过它非常薄看上去几乎是透明的,不容易被人重视,也不懂如何使用。其实薄薄一层石墨烯,它的坚硬度及柔韧性是没有任何材料可以比拟的。不管是双层,少层还是多层的结构,石墨烯都呈六角形蜂巢状。

    雁洛兮拿纸笔仔细临摹出石墨烯的结构图,准备给孙辽带去西部边城寻找一下。她知道中国的石墨矿床储量在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储量极大。

    一旦进入研究状态,雁洛兮就习惯性的忘记一切,忙完一件继续下一件。

    展开长长卷纸铺满了长形案几,一心扑在早就想要完成的图画上。她用圆珠笔先从头部画起,整个人体图能清楚的看到骨头,脉络的走向,把每一个穴位都标注清楚,全部完工后她感觉手酸,腰都快折了。

    展开大图仔细检查,她不由吐了下舌头,画的可真是粗糙,瞧着都瘆人,这画技,真是给雁门第二代丢脸呀!

    画糙不怕,有用就行。给自己找好借口,她伸展四肢做操舒缓身体。

    一刻钟后,再展新卷纸,用螭钮镇尺压住两边,准备多画一张,送给那模特碧荷。

    “家主,家主,快到前院去看看吧,孙辽和易方的未婚妻打起来了!”

    急急的敲门声响起,钱多多一边敲门一边叫,雁洛兮头都没抬,问道:“为何?”在自己的庄子里,白墨也在呢,对付一个书生,孙辽不可能吃亏,所以她懒得管。

    多多气愤道:“那恶女来要束脩,方哥没给,她就闹着要退婚,方哥同意了,她却扇了方哥一嘴巴子,正好叫我师傅看到,就……打起来了。”

    易方要退婚!

    雁洛兮听到这好消息,马上放下了笔,迅速出门拉上钱多多道:“莫急,走,去看看。”

    前院围了很多人,此时白墨正站在孙辽与那书生中间。书生左手托着右手的手腕,一脸阴森可怖痛苦不堪的样子。而易方双眼空洞,呆呆站着,一丝鲜血还留在嘴角儿,整个人看上去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孙辽攥着拳,瞪圆了眼,挣扎着要继续揍人,但被白墨拉住了。

    一股怒气蹭得就窜上了头,雁洛兮突然也很想打架。

    “……家主!”

    见她疾步走来,众人分开让出一条路,豆豆猛地从旁边冲上来拉住她的手,紧紧握住,雁洛兮的头脑迅速就冷静了下来。豆豆、孙氏、包括易方的背后都没有女人撑腰,一个被欺负了,其他人难免物伤其累。

    雁洛兮稳步走到书生面前,站住。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严:“谁给你的胆子,敢到我沉鱼落雁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