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雁医天道
    “洛兮,欢迎回来。”

    沈音沐唇角带着喜悦的微笑,居然没被她一挺一坐的神棍样子吓住,更是没有任何疑问。他举起手中的水杯,拉她到怀里靠着,小心翼翼地调整着杯子的角度,喂她喝水。

    温热的清水滑进喉咙,就是那丝甘甜,她忍不住一口气喝了小半杯,舒了口气就有些焦躁的想要验证一下继承在大脑里的雁医天道到底如何?

    雁洛兮抬手点在沈音沐的天门,跟以往不同,一股神气顺丹田升起沿手尖输入,此刻许多状况清晰可见……腹部经脉瘀血堵塞,脾胃虚寒,心肺功能弱,四肢血脉尤其不畅,风湿,还残存着一些嘈杂的药毒。

    自己学艺不精,耽误了些时候,不过还来得及。雁洛兮坐正身体,挺直腰背,命令道:“脱鞋,上炕……仰躺,放松。”

    沈音沐雷厉风行,似乎已经习惯了她作天作地,莫名其妙的指令,总之,听话就好。

    “啪!”

    雁洛兮一根手指戳在他的大中极,另一指头戳在百会穴,真气化针慢慢打通,之后的足三里和天枢等主要穴位就加快了速度,一通……百通,穴穴串连。之前,她戳的这些穴位也施过银针,但那毕竟是外物。而真气化针乃人体对人体,需要处,重如炸雷;薄弱处,轻柔细涓缓缓而过,这是人体感应的天然属性,强大而舒缓。

    半晌,雁洛兮收手,沈音沐瞳孔骤然睁大,灿若星辰,浑身舒畅无比。

    老祖宗的雁医天道是真的厉害!

    “这是……出师了。”沈音沐轻笑。

    “嗨,这还学会耍贫嘴了。”抬手“蹦”的一声带响弹了他个脑门。占完便宜,雁洛兮道:“快去浴房洗去体内排出的毒素和寒湿,然后再泡半个时辰的热水药浴等身体都干透了,换上干净长袍再进来。”

    雁洛兮倚在了身侧的凭几上想着他身体里的药毒从何而来?莫非是那些禽兽给他灌的药,可那些人看上去衣衫褴褛的,根本就不像会有什么药材的样子。这个医疗落后的时代,仅仅是发热就能死人,毒药对那些人来说好像有点太高端。

    不到半个时辰,出去请人的陆续都回来了。见雁洛兮醒了,孙辽松口气,面上带了喜意,凑到炕边道:“家主,可算醒了,你可是吓死我了!”

    程堂主,梅先生和温科长同时进屋,自然也是一番欢喜,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三人陆续把手指搭在雁洛兮的腕子上,然而一搭脉搏,眉峰都不由皱了起来,不太确定又换了只手继续切脉,均是一脸震惊之色。

    过了片刻,三人互望一眼,程堂主沉吟道:“青君这脉搏与晨时的混乱完全不同,不仅顺畅有力,脸上颜色也越发好看,多了些英气,青君可否解惑。”

    雁洛兮淡淡一笑:“程堂主,我这病昏迷了数日,实则头脑还是清醒的,恐是清明时节冲撞了先人,自我意识调节,身体自产气针可帮疏通经脉。”

    温科长面色猛然一滞,微微颔首道:“既然青君已然治愈,在下先告辞,青君静养数日就请尽早来书院报到,童生试一般每年二月底由知县主持,六科常科试全部要考连考六场,为了不让青君再等三年,学院是由国子监认证的书院与县令同时起意,五月可加恩科与府试一起考,六场考完再连考三场。都通过了便可以成为童生,青君尽快来报道。”

    雁洛兮含笑应诺,起身下炕送温科长。她也知道秀才的院试每三年一次,之后是秋闱,但她一直都是混的心态,这次不行等下次慢慢来,但现在看起来得抓紧了。

    “听孙丫头说,大公子腿疾已愈,不知可安好?”正想着,站在旁边的梅先生突然问道。

    雁洛兮面上未露端倪,轻叹一声:“劳烦房东大叔牵挂,家兄腿疾的确好转,可惜病弱难支,需长期卧床静养。”房东大叔已过世的妻主曾任太医丞,他自己本身也懂医术,太医署的医官们对毒物的研究要远胜世人,以他的阅历,是否看出沈音沐身体里的药毒呢?

    “多亏雁神医啊!”

    房东大叔一边告辞一边拜谢,这到让雁洛兮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是敌是友?程堂主更是忙不迭安排了一顿午饭,邀她次日到药竹堂聚会,雁洛兮连声应承。

    沈音沐身着新长袍回到房间,细细看她面上神色,突然道:“可是有事不快?”

    雁洛兮一愣。没想到就那么点情绪,现在也能被他看出来。罢了,有了雁医天道,自己以后多护着他些便是。心头一轻,笑着招呼他上炕躺好,进行最后的推拿治疗,这新手法不同以往,很轻巧却特殊,是用真气疏通所有脉络和血管,然后再用气针固本真元。

    推拿完,沈音沐说道:“洛兮,这么一推拿,我感觉好多了,腿上有劲儿了。”

    雁洛兮点头,拉被子给他盖上,俏皮道:“好好静养,不出三日,你不仅能走能跑能跳,更能嫁人生女啦。”说完,把刚翻出来从家乡带来的卫生巾递给他,不怀好意地一挑眉,道:“这包送你,月事来时用,味道依然香香的,估计这个月你就该来了。”

    沈音沐瞠目结舌,脸色骤然爆红,飞快翻身向里,不敢看她。

    雁洛兮呵呵一笑,她再也不需要这个啦,可作为过来人她依然心生怜惜,道:“沈大公子,你就别害羞啦。这可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一包,你当珍惜使用。最好与庄里的几个男孩研究一下,若能做出替代品,实乃天下男子的福气。”

    说完,卷起自己的铺盖向外走,还不忘补充一句:“不会用,找我,一定仔细讲解,现场示范,哈哈哈……”话音未落,胳膊就被拉住了,“你要去哪里?”顾不上羞涩,沈音沐紧张地看着她。

    雁洛兮:“哥,你身体痊愈,天也暖了,我先搬去研究室住几天,等主院建好再一起搬吧。”

    天冷时还好说,现在不一样了,若还继续住在一间房里,待大家知道不是亲哥哥,可就坏了他名声。(以前大家都相当于是‘女人’,但现在咱成了‘爷们’,得tm的学习负责任了。)

    其实,雁洛兮心里也有些不舍,这些日子,自己早上闹小性子,他都是很耐心哄着伺候洗漱打扮。自己的第一位病人,除了脸上的疤痕,基本算是痊愈了。得让人家毫无挂碍的离开,去找该找的人,不能携恩拖着他呆在这里。

    次日午时,吃上了可口的凉拌猪耳朵,凉拌皮蛋,一碗莼菜鱼羹,几笼蒸饺,药竹堂的午食不复杂但很和胃口,席末本地几家医馆的堂主也纷纷赶来要求给雁洛兮切脉。

    坐在药竹馆的后院看看诸堂主给自己诊断完,面面相觑的样子,雁洛兮不由一笑,道:“想必大家是对如何使用气针感兴趣吧?”

    看着一双双闪烁着近乎膜拜的渴求眼神,雁洛兮也没藏私,把如何调动丹田气到指尖的功法细细说给大家,至于最后能有几人练成,那就是各人的缘法了。

    既然身体都变成了蓝盛人,那就收起嘻戏的心理,认真生活下去。如果真有疫情或灾难等在前方,帮助众医者提高,也算是提前做些准备吧。

    “雁神医可否想过去京城开医馆?”房东大叔梅先生突然问。

    “梅大人想要推荐我去御医署坐诊?”雁洛兮反问。

    程堂主在心里叹了口气,带到沉鱼落雁的患者都是先在药竹堂诊治,疑难杂症或顽固慢性病才会转给雁洛兮。程堂主能够感受到雁洛兮根本无意于当坐堂医生,更是对官宦豪族没任何兴趣,只要是药竹堂能够诊治的病人,无论病人出多少钱想转去沉鱼落雁,雁洛兮也不接待。

    程堂主明白,雁神医那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只看病不看人,想到这里,她赶紧接话道:“雁神医不久就要去书院读书参加科考,如果顺利明年就会去京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到我们文沙县。不如我们文沙医者同盟先去京城在民间开一家雁医馆。由雁神医认可的医者轮流坐堂,疑难杂症等雁神医进京后诊治。”

    雁洛兮笑道:“果然程堂主与我同心,我也属意去京城在民间开雁医馆。”

    众医者先是瞪大眼睛随后又都亮了,嘴角也都扯高了不少,纷纷表示愿意加盟且认真修炼雁医气针。

    唯有梅先生淡定如常,自古习得文武艺,货于帝王家,参加科举不也是为了进御医院吗?他怎么都理解不了雁洛兮的想法,一直拒绝他的好意。作为一名医者,尤其是有真才实学的神医,去御医署才能一展所学。

    他低了头,正好看见雁洛兮拿出一张千两银票递给程堂主,便问道:“雁神医这是要去京城买店面?”

    雁洛兮摇摇头,谦逊地说:“我知道京城地贵,买店暂不急,这点钱就算入股吧,暂且作为初期的经费,盘下一间店面,购置相关设备,及坐堂医生的费用。今后京城医馆的年纯利就按照今天大家入股的份额来分成即可。”

    梅先生哼了一声,道:“我在京城南有一处大宅子,前面做店面,后院很大可以住人及挖沼气池,可以用来入股。”

    雁洛兮笑道:“也好,梅先生店面就以三年租金作为入股费吧,三年后医馆正常付租金。”

    众人闲话一阵,商量好由文沙医者联盟负责培训雁医馆的医者,家有资财的纷纷入股,集了二千两银子,程堂主作为负责人写好合约,凡入股者再仔细商讨了一翻,一起签字按下指印后,程堂主拿去县衙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