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爷爷奶奶
    翌日清晨,阴雨转晴,碧空如洗,惠风和畅,各户出外扫墓祭祖,踏青郊游的纷纷行动起来。江岸上满目青翠,碧水潺潺,等船的游人们,各个目爽神清,面露快慰。

    “哥,你说清明这日,为什么各地都会下雨?是天意还是巧合呢?”

    “可能都有。”

    “回答毫无诚意。”雁洛兮笑着站起身。

    “扶好船帮,莫乱动,小心掉到水里。”

    此时的文江江面上,游船如织,大部分都是要去江对岸的桃花山上祭拜。

    读晋人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且先不说其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美好生活,只是想到那十里桃花,灼灼其华的美景就令人无限向往之。

    但民间却说桃树有辟邪的功能,更是常常作为阴阳两界的分割,可以止魂灵入人间作乱。如此再想想那武陵捕鱼人在清明阴气最重时节,夜间误入的桃花源是什么地方呢?那错落有致,秩序井然的是屋舍还是坟头?

    细思极恐!

    这个世界很好,直接回答了雁洛兮的疑问,好的墓地都建在桃花山上。

    其实这桃花山算不得高,超不过200米,此刻山脚下已经停了不少车架,都有三五奴仆守在旁边。也有不少抬滑竿的轿夫等在一边,毕竟扫墓是一家老小都要上,总有人爬不了山。

    沈音沐腿伤才好,雁洛兮想请轿夫,但他坚持要自己走。想着美好春光,走着吹吹风也好,大家就都放慢了速度,边走边看。山路两边,处处有人设酒摆鸡奉羊祭拜先祖,纷飞的纸钱与飘落的桃花,竟如此相似,雁洛兮越发觉得“桃花源记”是个恐怖故事。

    拿着桃树苗,管山小娘在前带路,指给雁洛兮的山地位置很高。

    行到半山腰处,孙辽,易方,杨大力等人各自去找自家墓地,山腰处修有春晖亭,一眼望去,蜿蜒百余级台阶,临江而建,即可凭栏远眺,又可望向山深处,曲径通幽。

    亭畔有十几位年轻郎君围坐,最大不过弱冠之年,“哥,到亭中等我即可,你腿刚好不易再继续。”沈音沐没再勉强,把树苗和手绘的爷爷奶奶图像递给雁洛兮,就跟着护卫榆林拾阶而上,去了亭子里。

    护卫张铁扛着铁铲和石碑与雁洛兮爬到管山小娘指定的风水宝地,挖好坑,把手绘图像,纸钱和一个活络油的空瓶放到坑底,才开始栽桃树,立石碑,跪下祭拜。

    所说衣冠冢,与雁家唯一的联系就只有这活络油的空瓶了。爷爷奶奶都已去世,她也远远离开,只愿爷爷留下的雁家制药厂还能继续出品更多好药。

    整理衣着,折几枝嫩绿的新柳枝插在碑旁,献花,上瓜果,敬酒,缓缓磕了三个头,雁洛兮压下心底的凄苦,仿佛看到爷爷正用慈爱的目光深深地注视着她,余下的人生她要笑,就是能送去的最好安息礼。

    “家主,节哀!”张铁伸手扶起趴在地上久久不起身的雁洛兮。

    “走吧。”

    她声音沙哑,低沉婉转,不若平日里活脱潇洒,张铁的心中顿时产生了些许怜惜,呆呆望着家主略显落寞的背影,有些男儿的翩然姿态,却又身姿笔挺,步履稳健。再仔细看,她心中忍不住惊叹,家主这风流气度若入朝堂,定能得那帮士大夫的追捧。

    沈音沐等了一个时辰,才见雁洛兮与护卫张铁顺山道而下,徐徐向春晖亭走来。

    坐在亭子里少年们大多为本地小士族家的子弟吃不得苦,在此处偷闲,这个时节凑在一起依然谈论那些扭捏的风尚,浓艳的容姿,惺惺作态的样子,实在倒人胃口。

    山风吹拂,沈音沐隔着面纱仰头数着她走的每一步,远远就见两条绑头发的白色长缨随风摇曳,一身墨色外袍,束衣窄袖,英姿飒爽,头上的白玉小冠和长缨都是他早上亲手绑束的。仅这一道身姿翩然的身影,就让满山生花,眼中再也看不到其它,心跳快到仿佛不是自己的,沈音沐的手攥成了拳。

    一直都知道她是个极美之人,如今越发夺人心魄!

    下山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到半盏茶功夫,雁洛兮就到了亭下,拾阶而上,来接沈音沐。那身姿才刚出现在亭外,原本滔滔不绝的众人不由自主停了下来,目光齐齐落在了她身上,啧啧的惊艳称赞声随之响起。

    沈音沐慌忙起身迎上去,圈住她挡住众人的目光,微微喘了口气道:“碑都立好了”

    雁洛兮点点头,发现亭子里的人都在给自己行注目礼,沈音沐身形微微晃了晃。担心他吹山风太久,身体受不住,雁洛兮细心道:“让榆林在这里等孙辽她们,我们先下山吧。”

    “好!”沈音沐笑着拉起她就向亭外走,突然一股莫名倦意席卷了全身。

    “家主!”随着护卫张铁的一声惊呼,雁洛兮瞬间就迷糊了意识,躺倒在桃花山上。

    意识一直浮浮沉沉,耳边似乎很喧闹。

    “这是头部血脉不畅导致的昏迷,尤其腹部也是淤堵严重。”雁洛兮感觉眼皮很重,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但她听出这是药竹馆的程堂主,看来这是回到沉鱼落雁了。

    “为什么会这样?……”

    “大公子,冷静一点儿……”孙辽的声音。

    “程堂主,请想想办法,不论用多少药,一定要把她救醒……醒了,就有办法了。”

    “大公子,雁青君的脉络似有不同,不敢乱诊,再等两天,若还不能醒,去京城的御医院看看吧。”

    脉络当然不同,我这个女人可是能生孩子的,怎么会与这里的女人一样!雁洛兮在心里叨咕了一句。

    血脉不畅,腹部淤堵,她也感觉到自己这几个月的早晨起床气严重,时不常还要闹下小脾气,身边的人必须得让着自己,才能开心。莫非这些症状是因为近五个月没来月经造成的?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水土不服,暂时闭经,身体自我调整一阵就会好了,现在看来并非那么简单。

    “孙辽,你陪程堂主去请梅先生。”

    “榆林,你与易方去书院请温科长。”

    人声散去,耳边安静了一阵,喉咙里滑进一丝甘甜,然后有人在耳边喃喃低语:“洛兮,你要回去了吗?”分辨出是沈音沐,那颤抖的声音让她有些心疼。

    回去哪里?家吗?哪里还有家!爷爷奶奶去世后就没有家了,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雁洛兮很想告诉他自己已经醒了,只是睁不开眼睛,动不了而已。

    就她开始哀怨时,脑袋后面突如针刺般剧痛,整个人无意识地打了个挺儿。

    脑子里顿时有声音频起:

    “老头子,那个哭的很伤心的小伙子,我看就挺不错!”

    “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哭了?一滴眼泪都没有。”

    “你这只老鸟儿,越老越糊涂,只会看表面,看他的心,人是要看心的。”

    “看哪儿都不行,这到底是跑到了什么地方?你看看这周围,男不男,女不女的。”

    “这样也好,早些回来岂不美哉。”

    “就这句还像声鸟语。”

    “兮儿,我们的宝贝,爷爷奶奶来看你啦。”

    “啊,谁,爷爷?奶奶?爷爷是您在说话吗!?”

    “兮儿乖宝贝,从你小时候爷爷就教你医术,怎么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如何保护呢?”

    “爷爷?奶奶?真的是您们吗?”

    “傻孩子,怎么忘了爷爷曾告诉你,雁家的医道乃顺天之道,既然跑到了这个地方,就要顺从这里的天地秩序,换穴位改造身体才行呀。”

    雁洛兮一愣,这是要把自己改造成真正的蓝盛女人才能被天道规则接受?

    雁爷爷眼里忽冒精光:“宝贝孙女,爷爷想你,兴之所至,特来查看,没想到你对灾难及这乱世竟毫无警惕,真是急死老夫也!”

    “灾难?乱世?爷爷,什么意思呀?”

    “莫怕,爷爷为你加持雁医天道,一口神气而已,让你看看我们雁家神技的强大。”

    爷爷声音渐远,昏昏沉沉中,一股庞大的信息冲进脑海,激活了雁洛兮曾经储存在大脑里的雁家医术,一股汹涌的力量震荡全身,那些知识成书《雁医天道》自动翻转补充,信息量庞杂而具象,一瞬间以前模糊的地方全都懂了。

    “嗡……”

    书翻到最后一页,一股极强的能量冲入大脑,在身体里极快运转,冲击全身经脉,丹田开辟,浑身暖意,这套功法的运行好像对她来说非常简单,本来就会。腹部一些穴位发生了偏移,痛得她好想满地打滚,不消一刻,身体上的酸痛堵胀感就全部消失,舒畅无比。

    雁洛兮猛地坐起身,神游物外。

    “洛兮!”

    雁洛兮被这声呼唤叫醒,骤然看到亮光让眼睛一酸,然后浮起了水雾,闭会儿眼,水雾融去,才看到沈音沐那过于苍白的脸色,咬得唇色也发白了,眼里布满血丝,不由皱起了眉。暗恨自己当初不重视家族医术,而这所谓的天道规则居然都是真的。

    而爷爷奶奶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