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全是秃瓢
    有地有产的平民允许买两个带甲护卫。

    这事儿宜早不宜迟,当雁洛兮知道在不远的临县可能有山匪时,马上就去找了中人。

    在蓝盛朝,但凡是涉及到人口雇佣的,或是房地产买卖的,管理非常严格,必须要从官府认定的中人(牙人)手中完成,然后官府备案,一切都有据可查。

    沼气池生意不说能日进斗金,但也差不多。这给了雁洛兮底气多买些人,庄子里实在忙不过来了。来到牙行,她寻了个年轻的中人,一路跟来的孙油饼嘀咕着拉她道:“这个太嫩,不经事,要找老成的。”

    雁洛兮白她一眼,和中人说了自己的具体要求:“我需要一个掌总的管家,必须识字,人要稳靠,还要身手好的带甲护卫两个,有养牛羊经验,身体强壮者带有家人也可。”

    牙行里的中人,听到有大单,都开始认真过滤自己手中的资源,那年轻人却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管家的话,小人这边有个人,识字,会算账,人活络,家里人口也少,对文沙县和州府平沙城中的人物都熟悉……”

    “关键是人怎么样?”

    “她先前一直在平沙城的官人家做了十年,后来那官人的女儿抢良家子犯了命案,官人包庇被弹劾罢官,家也就败了,散了全部家仆带着夫郎回了老家,报应啊!”

    雁洛兮点头,然后和中人约了三天后再碰面,一起面试。

    回去的路上,孙油饼还在嘟囔:“买人这种事,必须找老人,年轻人不牢靠,你咋不听我的……”

    “啪!”雁洛兮拍她后脑勺,孙油饼一缩脖子道:“你干嘛又打我后脑勺。”

    “谁叫你不用脑子!”

    “我孙辽,市场上一霸,姐妹们,哪个不…”

    “啪!”雁洛兮又是一拍,道:“还一霸呢!牙行里都是持证上岗的,没有骗人一说,当然要找有热情的,积极的人。老的坐在那里,手上有个人不管好坏就想直接推出,省力气,什么都不懂!”

    两人打打闹闹回到庄上,发现县衙文书带了十多个男女站在一起。

    这群人,面有风霜,疲惫干瘦,神态谦卑,却没有奴隶或仆人的一脸麻木或惶然无措。

    南方这几年春连续发生瘟疫,一个村子一起逃出来的只活了这些人。其中五个壮年女子在家乡都是种水稻,养鱼的好手。一个村的不想分开,很少有人家可以把她们都买下来。

    文书说,如果都收下,壮年女子一人二两,随同的男人孩子和老人都免费搭送了,给口饭吃有个落脚处就行,价格真的很优惠了。

    雁洛兮侧头看了看边上的沈音沐,见他微微点了点头,雁洛兮提要求:“如果头上有虱子的必须剃光头。还有每周最少洗一次热水澡,必须换干净衣服。”

    文书哈哈大笑道:“雁东家这庄规在咱文沙县已经尽人皆知,口熟能详,放心吧,都已提前告知了。”

    雁洛兮呵呵一笑,孙辽付了银子,文书当场就给办理了各种手续,效率一流。走时雁洛兮又塞了十两碎银子贿赂这小吏,关系越发亲密起来,表示如还有合适人选继续送来。

    这村人的领头人名唤梁达,孙辽带着大家进到稻鱼区,这里的沼气火,厨房,浴室,动物简易棚和屋宅都已建好,全部造价三十两。

    这样的环境!

    雁洛兮瞬间就看到这些人眼中的惊喜。忠诚度瞬间提升杠杠滴,十倍百倍的增加吧?

    “这处稻鱼区共十亩地,你们先养地,夏季种三亩夏季稻即可。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在下面的大河区挖出一个河湾,看能不能活水养鱼。稻鱼区完善后留两户人家承包,其他人可以考虑承包下一个鸡鸭区,也是十亩地,正在建设中。”

    雁洛兮简单介绍了一下她们接下来的工作,那五个女人是家主,很明显喜欢这种靠在大河边的生活,想必非常留恋南方有水有鱼有稻的日子。

    雁洛兮记得在一些记录古代南北疫情的文献中看过,南方湿冷的冬季杀不死大部分寄生虫反而容易滋生更多寄生物,春季是最易患病的季节。中原地区严冬漫长寄生虫难以存活,所以只要不被冻死,中原人少感染流行病。

    估计这也是为什么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江南地卑湿,人早夭。”

    雁洛兮觉得要是能把沼气火推广到南方,那里有丰沛的降雨,肥沃的土地,只要有充足供暖,江南可以提前进入繁华富庶的鱼米之乡好地方。

    易方带着新人学习使用沼气火做饭,烧火炕,烧热水洗澡。

    林氏送过来麻布,帮着量体裁衣,这里的三个男人自会缝制。

    孙辽负责检查每个人的头发及其他卫生问题,洗过澡才允许进新屋子。

    庄里也买了些便宜的陈粮堆放在灶房,由他们自己做吃食,现在庄里遍地是野菜,竹林灌木区也有竹笋可以吃(这是原庄主的柴火区。)

    安顿好这波人,雁洛兮和中人再次见面,这次她带着沈音沐一起去牙行。护卫的挑选,多个人掌眼还是很重要的。

    又是十多个男女站在一起,沈音沐一一问过话,最后订下五个人选,让雁洛兮挑。

    “见过青君。”

    管家是三十岁的平稳,是个男子,看着还很老实,这让人很惊讶。平稳的妻主略有腿疾,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靠他,育有一女一儿,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给官员做管家十年,不会像看着那么老实。

    护卫首领榆林三十二岁,曾经在西部边军服役,官至骁骑尉,退役五年。

    护卫张铁,二十九,曾是绿林强人,后归顺朝堂。是榆林的下属,立战功后主动退役。

    最后两位是夫妻,妻主普望本是西紫人,在边境娶了蓝盛夫郎,因夫郎是独子所以跟着回来寻亲一起生活,却没想到夫郎的父母已过世,家里的一切已被亲族们分割殆尽,她一个西紫人除了签仆役其它选择很少。

    雁洛兮对最后这对夫妻非常满意,西紫人从小就在草原上养牛养羊,她正缺这样的人手。

    这批人买的就贵多了,管家25量买全家,护卫每人15两,夫妻俩10两,一共65两,还要提供食宿。

    现在沉鱼落雁全部完工的区域就是牛羊区,因为是第一个项目,浴室,灶房和房舍都建的很大,草地上有了几头牛,羊二十多只,西紫夫妻直接承包这个区,其他人暂时也安排住在这里。

    众人抵达庄子,傻愣愣地站在牛羊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新房子里面有火炕,有棉被,有菜有粮,灶间有水井,自己做吃食。这是她们未曾经历过的,以前的主家,干活才有饭吃,生了病只能住柴房,不给粮食的。

    雁洛兮看到同样的狂喜,同样的忠诚度瞬间提升杠杠滴。

    “青君…青君…”

    看到手握佩剑的榆林和张铁跟在雁洛兮身后,正在庄上捡野蛋的小乞丐们提着小篮子一边叫一边往过跑。百亩荒地里栖息了各种野生小动物,工地选址尽量避开它们。

    雁洛兮一把扶住冲到身边的林豆豆,笑道:“你腿短,追她俩干嘛,若摔跟头才捡的蛋就磕破了,一会儿不给你饭吃。”

    林豆豆也不怕她,提起篮子给雁洛兮看他在庄子里挖到的白芨和龙胆根,仰着小头,声音弱弱道:“这个,青君做香膏,给大公子和爹亲用。”

    雁洛兮笑着帮他整了整帽子,真是聪明又可爱,问道:“你这是记住我用的材料啦。”才六岁的孩子,这绝对是天赋。

    几天前雁洛兮做祛疤香膏时,这小人就坐在边上帮忙,不过看了几眼就记住了材料,还挖了两种回来,若不读书有些可惜了。

    两个高个子小乞丐围着榆林和张铁转来转去,看着她们手上的佩剑想摸又不敢摸,被两人身上的杀气吓住了。雁洛兮一笑给孩子们介绍道:“这两位以后就是咱们沉鱼落雁的护院及武术师傅,你们都要好好敬重才是。”

    几个孩子很听话的施礼,孙油饼带众人进去安顿。

    雁洛兮拉着豆豆的小手,招呼另外两个小乞丐跟自己回院子吃饭,高个子小乞丐嘟囔道:“青君,庄上新来的女孩都有名字,就我和二丫没有。”

    “你不是叫大丫吗?”雁洛兮忍不住逗她。

    “人家说的是名和姓。”

    “那你们娘亲姓什么?”

    “记不住了,我和二丫随家主姓可好?”

    雁洛兮想了想摇头道:“我又没买你们,不用随我姓,你们是自己凭劳动在沉鱼落雁讨生活的,还是用自己的姓。”

    俩人面露茫然,雁洛兮笑道:“好吧,说说你们喜欢什么?”

    “钱!”

    两个小乞丐同时兴奋喊出声,林豆豆只会呵呵傻笑,果然六岁跟十岁的没法比。

    雁洛兮:“既然你们最想要的是钱,那干脆就姓钱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高个子小乞丐一拍胸脯道:“谢谢姐姐,以后我一定会有很多钱。”

    雁洛兮:“好,那你就叫钱多多。”

    二丫蹭过来,道:“以后,我钱比她还多。”

    雁洛兮哈哈一笑:“好,那你就叫钱不够。”

    有了名字的两个小的欢蹦乱跳着跑到前面去了,豆豆提着小篮子拽着雁洛兮紧倒小短腿跟上,越发显得乖巧可爱,雁洛兮停下把他抱起来,突然觉得,现在庄子里的人多了,尤其是孩子,应该每天拿出半个时辰在沉鱼落雁开个扫盲班。

    进得院里,易方已经摆好了饭菜,拿出一把菜刀给雁洛兮看。这时孙油饼也跑了回来,呼哧带喘恐怕赶不上饭点。

    她这段时间很是兴奋,各种跑腿,指手画脚的活归了她,让她在市场那群姐妹面前很有面子。冲进屋子就拍着雁洛兮的肩膀,兴奋道:“老大,我就知道跟着你准错不了。你看这菜刀,周铁匠刚送来的,他用三股沼气火同时烧,从没打出过这么锋利的刀,易小子也说很好用!”

    雁洛兮被拍的呲牙咧嘴,这丫最近吃得好,手劲儿又大了,怎么自己就一点进步都没有呢?女尊世界里的弱鸡,估计说的就是自己这种女人,丢脸呀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