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尽心上 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电击心脏
    雁洛兮迅速打开装备,拿出心脏除颤电击器,两块电极板紧密的贴在那人胸部两侧,按下“放电”键,机器开始自动分析心律,在必要时除颤激活心脏,紧急抢救。

    空出手后,她查看四周,没发现其他完整的尸体,想来那小厮早已入了狼口。

    轻声叹口气,雁洛兮双手合十:“愿一路走好,来生好运!”

    迅速卸下身上的雪鞋雪裤防寒外衣,摘下围巾帽子,寒风得缝,迅速凛冽地灌进脖子里,雁洛兮“呲溜”一声抽气,裸露处的皮肤感觉要冻裂了。

    这地儿咋这么冷呀!

    其实雁洛兮外层的防寒雪服套完全是为了应对北极圈的极端天气,本身还穿着正常的薄羽绒服,卫衣等御寒衣物,对于一般的冬天也是足够暖和了,但明显抵御不了这里的天气。

    作为顶级医学院的学霸,雁洛兮出游随身必备之物:专业急救包。

    也许是因为地球变暖,各种不知名的病毒莫名复苏,几场席卷全人类的疫情让人们的随身行李越来越沉,尤其是能够随时随地进行急救的功能包,人手一份,车载必备。

    为了防止不知名病毒的传播,自发隔离已经成为常态,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孤立,居住地也越发分散。而super太阳能电池的大发展彻底满足了人类这种以个体为单位的分散生活方式,各种功率的随身急救设备,袖珍且功能强大。

    人类的新篇章:super太阳能电池只要有光就可以迅速充电,给设备提供强大的能量支持。

    自动心脏仪有序的工作着,日落开始缓缓沉入地平线,留了黑暗前的最后几缕亮光。雁洛兮环顾周围,只见到一望无边的阴森树木,高大清冷,寂静诡异又恐怖,连乌鸦的叫声都没有,令人毛骨悚然。

    雁洛兮想着:得尽快离开这里!

    如死去般的男子随着机器的震动,心脏跳动开始有力起来,呼吸轻浅,手脚微微挣动,喉间先发出“咕噜”的声响,接着胸口“咕噜咕噜”捣气,最后终于缓顺了呼吸,垂着头,喘息不已。

    雁洛兮蹲下身,扶他坐起,把装备包倚在其身后作为靠背,关掉震动器后继续轻捋他胸口帮助顺气,那人全身不停地颤抖着。

    行,这算是活过来了。

    迅速把已经摘下来的围脖帽子给他戴好,触手的肌肤一片冰冷,雁洛兮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活人的体温,心底一叹:如不赶紧保暖,最多五分钟这人又得给冻死。

    泰坦尼克号沉入冰海,人大多不是淹死的,而是泡在冰海里五分钟内冻僵致死。

    这种天气下,时间就是生命。

    莫非自己恰好的抵达就是为了来救他吗?

    雁洛兮手脚利索挪开设备,坐到那人身后,展开防寒雪服,从后面裹到他身上,再用自己的肩顶住他后背,先把两个衣袖抻平,俯下身去轻轻拿起他一只手往袖子里套,那人胳膊耷拉着毫无力气。

    套好两边衣袖,雁洛兮双手伸入那人腋下,一提劲儿就把他给撑了起来,及膝的雪服自然垂下直后再把那人放地歪着。转到他身前把两衣襟对好,拉上雪服拉链后给他套雪靴,然后沉痛发现:那人有条腿真断了,耷拉着根本就撑不动厚重的靴子。

    “得赶紧找到人家,或者能避风的地方治腿,否则就瘸了。”

    雁洛兮自言自语,越发麻利,从装备包里找出一双新的棉毛袜子,套好一只脚后用另一只袜子把伤腿与好腿固定住捆牢在一起。

    动作尽量轻柔,还是刺痛了那人,只听他“嗯”闷哼出声,身子抖成一团,始终没有抬起头。

    意识到他醒了,雁洛兮心情略微放松,开口道:“对不住,失礼了!你这伤腿需要先固定住,之后我会想办法尽快救治,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人家吗?”

    那人哼了一声,依然低着头,喘息一阵后喃喃说道:“你……快走吧,再晚野兽……就,一直……向东…向东…有……行者树洞”。之后,又没了声响。

    啥!?

    雁洛兮愣了一下,肝胆剧颤,向东,找树洞,没有人家!?天寒地冻,荒郊野岭,渺无人烟!野兽横行?

    她张了张嘴,脑补的场景让她腿软唇颤,别说救人了,感觉自己想要活命都是个难题。

    不能这么吓唬自己,先昂扬起斗志:一起逃命吧。

    设备迅速收好,拉长钢架,蹲了身,一肩顶到那人腋下,拉过一边胳膊后再拉另一边,用力一提,背起那人,雁洛兮扶着设备的钢架借力帮助自己站稳。还好,这人不太沉,应该说很轻,比自己的设备重不了多少。

    如此一番麻利的动作,让背上那人呼吸骤然加紧,再次清醒,喘道:“别……管我,你……快走吧。”

    心里一松,兄弟呀,够意思!那人口气中的关怀之意让她心底多了些许暖意。雁洛兮舒缓压力的方法就是油腔滑调:“瞧你这话说的,可恶!说你是忘恩负义?还是恩将仇报呢?这才刚把你救活,就想丢我一个人去荒林里喂狼吗?不厚道……实在是不厚道。”

    “……搂紧了……咱,这就出发啦。”

    那人身体一震,爬在她背上哆嗦了几下,头垂到雁洛兮的肩上再没有了声音,好像又陷入到昏迷中,双手却搂住雁洛兮的脖子紧扣在一起。

    雁洛兮斗志昂扬,设备包推在身前,打开电源开关,包包可以自动移动在前开路,她沿着狭窄的林道快步向东走,不断用眼睛扫描着周围的大树,希望尽快找到那人口中的‘行者树洞’。

    雁洛兮踉踉跄跄,一手扶包一手托着背上人的那条好腿,半走半跑感觉自己如马拉松竞走运动员般全速前进,其实她也就比走快了一点儿而已。

    走到上气不接下气,走到头昏脑涨,还是没有看到那人说的树洞,雁洛兮开始有些着急了。

    一次又一次不知名的疫情袭击,让全人类都认识到自身免疫力的重要性,各种保养健身运动席卷全球,如火如荼。可与之相矛盾的,却是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越来越宅,坐在屏幕前整天不用动,给个口令一切都能搞定。

    宅,是这个时代的人生常态。

    作为还没毕业的医学院学霸,雁洛兮的运动理想常常在云端自由飞翔,而实际行动却是日日跌入宅谷安静异常,典型的:光想不练,外强中干型。幸好还有些从小就被爷爷奶奶押着练习马术的底子。

    天空中最后那几缕光亮彻底沉入地平线,漆黑的夜幕便迫不及待的降临了。

    寒风在荒林的树顶端摇晃,发出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伴随着不知名的野兽嚎叫,此起彼伏。雁洛兮竞走到汗流浃背,脸上的汗一遇冷空气迅速结成冰渣刺进眼睛里,生疼却只能受着。

    雁洛兮越走越着急,手机电筒固定在装备箱顶处,调到远光散放模式,能够看清周围几米的模糊景象,但森林的阴森和声响仿佛一张陌生的,无底的,黑色大网让她紧张又害怕。

    恐惧就是用来战胜的。

    雁洛兮一边走一边集中意志力强迫自己出声,颤声念唱:“树洞呀树洞,在哪里呀,在哪里?快出现吧!快出现……树洞呀树洞,芝麻…芝麻开门,开门呀……”

    唱壮怂人胆,背上那人好像被雁洛兮的混唱吵醒了,动了动身体,他喃喃道:“先……放下我,找……树洞”,声音又低又哑却仿若天籁。

    大哥,大叔,大爷……您就是我祖宗。

    雁洛兮心底的恐惧紧张,卷着身体的疲惫如泄洪般一发不可收拾。她,再也走不动了,停住脚靠着身旁的大树,哭着倔强:“不行,不行!放下你,我更找不到树洞。”

    那人双手一松,雁洛兮一条胳膊托着他的大腿,早就僵硬到失去了知觉,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着他靠着树干滑落,那人瘫在地上,低头喘息了一阵,轻声安慰道:“你……莫怕!这,附近……有。”

    “真的?!”雁洛兮激动尖叫,心中大定,止了哭声有点不好意思,转身弯腰扶那人站起如金鸡独立,小声道:“先喝口热水,喘喘气,蓄些力,咱们再继续。”

    随即打开装备包,拿出煮烧保温杯,往杯盖里倒了半杯水,塞了块酸奶巧克力到那人嘴里后才把水递给他。那人浑身颤抖,怔了半天也没能抬起头,估计巧克力在嘴里化了他才慢慢接过杯盖,小口小口,把温水喝了。

    看他能吃亦能喝,雁洛兮的心情顿时晴朗放松了许多。

    那人对这里好像比较熟悉,跟着他的指引,雁洛兮终于找到一个大树洞。

    黑暗中,也看不出这树到底什么样?树洞口有一米多高,里面的洞堂很大,两米多的样子,足有四五平米的面积,两人挤一点绝对可以住下。

    把他从背上放下,那人接过手机照了照洞内烧过的灰堆,这给了雁洛兮很大的安慰,既然这树洞曾住过人,那么他们应该能够安全吧!?

    那人一条腿站着,浑身发抖却强稳住举着手机的手,雁洛兮赶紧扶他坐到树洞里,迅速解开绑腿的袜子,一手扶住他后腰,一手抬稳他伤腿的大腿处,帮他缓缓往树洞里面挪,待他躺好后,雁洛兮吐了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那人闭目在树洞中安静躺着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清浅的呼吸,雁洛兮都以为自己这次的救人行动以失败告终了呢。

    摸了摸那人的手,很凉但没有那么冰了,雁洛兮吐口气产生些许成就感,这件及膝的狼毛鹅绒雪服为保暖立下了汗马功劳。

    迅速把装备包抬进树里堵在洞口处抵挡寒风,雁洛兮打开手机远光模式,开始在树洞外方圆几米内认真扒拉,终于找到两根够粗够直的树枝,又找到两块宽扁的长方形大石头,搬进树洞里。

    奔逃了几个小时,雁洛兮终于可以钻进树洞里避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