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奈何师弟总想与我双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22
    夹紧了他的欲根。

    “太重了……嗯……不要……”她断断续续地低吟。

    容渊粗喘了一声,只觉得她的小穴如一张磨人的小嘴,在深处吸吮着他的马眼,试图将他的津液都要完全榨出来般,不依不饶。

    他舒爽得眯了眯眼,看着身下的钟沁儿,墨色青丝微乱,双目水光盈盈,红唇微微启合,雪白的面颊之上渐渐染上了春色。

    就是这样,他无数次幻想过她在他身下的媚样,就是这样的满脸春意。

    他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低下头去,重重地吻了吻她,长舌直驱而入,进入她的双唇之间搅了一圈,拉出一丝银色的津液。

    “师姐,只能怪你太诱人,我轻不了了……”他轻声说道,目光之中满是迷恋。

    话音刚落,他再一次接近尽根地拨出,龟头又一次翻出穴口靡艳的媚肉反复磨转着,带出一波令她心跳加速的节奏。

    她禁不住地嗯了一声,想要呻吟,又硬生生地咬唇止住了。

    下一刻,矫健的腰身又是奋力一顶,深深地一插到底。

    (我写得好啰嗦……别拍……百珠加更今晚或者明天,继续求珠求收藏。为了躲避亲友,换了个书名……)

    沉沦(h)

    一插到底。

    “啊……啊……太深了……”

    钟沁儿终于受不住地叫出声来,双腿之间被他狠狠地填满了,她甚至听到被他两个囊袋拍打在阴户上的声音。

    “师姐,就是要这么深,才能肏得舒服……”容渊粗喘着说道。

    他的吐息吹拂在她的耳里,引来她一阵轻颤,他侧了侧脸,火热的唇舌又开始舔弄她的耳廓,让她甩不开,逃不开。

    容渊的眼眸越来越幽黑,宛如深夜里的雾,凝在一处,浓得化不开。

    他的阳具每撞进去一点,就能感觉到小穴里又捣出了丝滑的粘液,滑腻的花壁紧紧地吸住了他,快感如波浪般汹涌。

    她整个背部弯成了一张弓,绷得紧紧的,足心蜷缩起来。腿心被涨得满满的,感觉不到一丝缝隙,但依旧被圆硕的龟头顶到深处,转圈般地摩挲着,又艰难地撞了几下,顶进花心,埋入最深的嫩肉。

    “不要了……太深了……呜……我受不住了……”

    钟沁儿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呼吸,双目之中尽是晶莹的水光,眸色潋滟,染了几分不自知的娇媚。

    她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吹在她的耳边,他忍不住地哼了一声,是那种极其舒服,享受的声音。

    她不禁抬眼去看他,玉白的面孔之上,晕了一层明红色,他轻蹙着眉心,微阖着眼睫,眼尾被情欲染得艳红。

    他的薄唇之中溢出低低的喘息,一声一声,随着他臀部耸动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他上身紧倚着她,他的肌肤是温热的,贴在她微凉的身躯之上,不停地摩擦,渐渐让她也热了起来,彻底驱走了体内的严寒。

    在这幽暗的洞窟之中,红莲业火妖娆盛放,两个人白皙的身躯,赤裸交缠在一起,他在她莹白如雪的双腿之间,上下起伏。

    钟沁儿试图夹紧自己的双腿,现在那种感觉不再是涨痛,而是涨到了极点,又酸又麻。

    不是痛,却比痛更让人难以忍耐,她抓紧手心,指甲深嵌进肌肤之间,想要尽力地去抵御,那样直抵内心的感觉。

    “你明明说了要轻点的……”她仰起脸来,面若春桃,柔亮的发丝向后飘散下去,微喘着在控诉他。

    “轻点怎么肏开你?嗯?”他低低笑了一声,声音沙哑。

    “你为什么要……”话说到一半,她又不好意思说下去了,睁着泪光闪闪的眼眸看着他。

    容渊唇角微扬,抬手到她眼底一抹,将她晶莹的泪珠沾在指尖,又放在唇间,细细舔弄着手指。

    “为什么要肏开你,是吗?”他长眉一挑,笑道:“师姐,因为我以后都肏你,不止是双修,我夜夜都想肏你。”

    她就知道他没那么简单放过她。钟沁儿咬唇看向他,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恨意。

    “师姐……别这样看男人……”他喘息了两声,迷人的沙哑。

    他抬腰将肉棒抽出来一点,背肌绷紧,又奋力地撞了进去。他的阳具硬得厉害,感觉又涨大了一圈,青筋凸起,刮着她的穴壁重重地摩擦而过。

    钟沁儿被刺激到头皮发麻,全身颤抖,忍不住地抬首叫了一声,声音也染上了几许的娇意,宛如嘤咛。

    容渊笑着说道:“你越是倔强,就越会让男人更想占有你,更想征服你。”

    他把她修长的双腿缠在他的腰身之上,手指抓紧那两团玉雪丰盈的臀肉,大力揉搓着,挺腰凶猛地凿进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

    他太想要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