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奈何师弟总想与我双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6
    。

    “青鸾,你先回去吧。”容渊笑了笑。

    “是,师傅。”青鸾面不改色,从从容容,又向着钟沁儿盈盈一礼,缓缓躬身退去。

    钟沁儿看着青鸾的离去,神色凝重,双眸冰若寒潭。

    容渊回身看着她笑道:“师姐,我这弟子的独门绝技蝉蜕,你看怎样?”

    “你让她幻化成苏穆的样子来试探我,这是何意?”钟沁儿冷冷地说道。

    “她能瞒过所有人,却唯独瞒不过师姐你,师姐果然是将大师兄牢牢印在心里了。”容渊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钟沁儿避开他灼人的目光,并不去接他的话,而是低声说道:“你这弟子入门才二十年,她的身法并非出自本门。”

    容渊点点头,“我不打算瞒着师姐,她从前是我在魔界的部下,后来数次为我出生入死,我自然不能丢下她不管。”

    见她沉默不语,他又柔声说道:“师姐不用担心,青鸾从前在魔界身份低微,她并无机会修到邪门妖术。这门绝技不过是从前自她家族流传下来,如今知道的人,世间寥寥无几。”

    钟沁儿双目一凛,“你又为何让我知道这些?”

    “因为对我来说,师姐从来都不是外人。”容渊轻声笑道。

    钟沁儿回眸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转了一圈,又淡淡地收了回去。

    “这两日来,我真的要多谢师姐替我在天山的各种掩护。”容渊笑着向她拱手。

    “希望你能信守诺言,明日解开对我的禁制。”钟沁儿说道,声音清冷。

    容渊神色未动,似是并不意外,“这么说,师姐明日是打算离开天山了?”

    钟沁儿点了点头,并不愿意和他多话。

    容渊勾起唇角,眸光清幽,缓缓说道:“那我就为师姐祈愿,下一次寒毒发作的时间不要太早。”

    话音未落,白光一闪,他已离开凌云府,只余下一道清越的声音,如一阵清风袭来般,在她身边幽幽回响。

    “师姐,一路顺风。”

    如泉般温柔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畔,却似火般暖意融融。

    忽然,她玉色的耳廓,渐渐地染上了一层薄红,明媚若霞。

    (我在适应这里的章节节奏,我前几章似乎每章字数有点多了?我按大多数人的标准来定字数。希望大家多支持。)

    温泉

    月如银盘悬在高空,夜风长啸,卷入浓浓的寒意。

    可惜这一刻的钟沁儿,感知不到体外的寒冷。因为在这离开的前夜,她的寒毒忽然发作,来势汹汹,将她整个人都要击垮。

    她几乎跌跌撞撞,就冲出了洞府,连剑都来不及拿。她记得,就在她的山腰处有一眼温泉,这温泉从前曾助她抵过一次寒毒。

    温泉隐在一处黑暗洞窟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她连衣衫都来不及脱,就跃了进去。

    白雾缥缈,水气氤氲。

    她贴在温泉的石壁边,慢慢滑了下去,身子自肩头以下都没入泉中,大口大口地呼吸,感受着温暖如春的水流,萦绕在她的周身,然而却依然是冷得颤抖。

    寒毒如一把冰锥在她的体内游走,一点点扎进她本就如丝般粘连的脆弱经脉,冰寒蚀骨,她浑身上下的血脉都仿佛被凝成了冰。

    她试图运起仅剩的功力去应对寒毒,两相对抗,却是胸口一阵剧痛,宛如被巨石碾过。

    重击之下,她脸色发白地自唇间喷涌出一大股鲜血,在暗夜之中跃起一道深浓的血色,落到温泉之中。

    钟沁儿面前的泉水被染得一片深红,莹莹蓝光闪烁其中,在黑暗的洞窟之中耀出一抹妖艳的亮色。

    妖娆的蓝光,诡异地不停在闪动着,层层回荡在粼粼的水波之中。

    倏忽之间,温泉之上不再有腾腾热气,整汪温泉忽然停滞了流动,渐渐地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她莹润的长发,黛色的柳眉,纤长的羽睫,都染上了一层雪白的霜色,双唇血色渐失,苍白如纸。

    如果你也睡上个一百年,然后醒来发现自己法力全无,命不久矣,你就顾不得儿女情长了。

    寒毒发作一次,你的功力就会减弱一分,师姐你甘心以后作个废人吗?

    你最好还是保住功力和性命,不然怎么拿回洗烷丹?

    神思恍惚间,这些话语不停地在脑海之中回旋。

    钟沁儿开始感觉冰层之下的水也渐渐变得寒冷起来,似乎也在慢慢地凝结成冰。

    她紧紧握住僵硬的手指,狠狠地咬住下唇,眸中神色愈渐深沉。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她不甘心变成废人,她不甘心就此死去。

    阴暗的洞窟,顶端如一把尖锐的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