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奈何师弟总想与我双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3
    ,却依旧是不动声色,先是打量了四下,身下软榻铺就的是柔如云絮的上好锦缎,深蓝如一汪静谧的海水。

    钟沁儿的鼻息之间萦绕着淡淡的梅香,她开始努力地回想起昨夜的情形。

    热烈急切的亲吻,两人纠缠不清的唇舌,相互交换的津液。

    赤裸交迭的身躯,揉捏着身体各处的手掌,含吮舔吻着雪乳的双唇。

    爱抚着她身下的手指,不时地戳弄,还有双指之间黏腻的银丝。

    她的脸色也愈渐苍白起来,一些断断续续的,更过分的画面,开始慢慢涌进脑海。

    他清俊的面孔上染了深沉的欲色,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握住她的手紧紧地圈住,上下地搓揉着他粗壮的欲根。

    他低喘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粗重,而她似是完全失了理智,在他的掌控之下轻喘低吟,甚至无助地求饶,直到身上手心都被他喷上了黏稠的白液。

    这所有发生的一切,宛如晴天霹雳,震得她的脑子嗡嗡作响。

    “醒了?”身后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钟沁儿一下坐了起来,墨蓝色的云锦织面被褥自她身前翩然滑落,洁白如雪的娇躯一览无遗,密布着星星点点的红印,如白雪红梅,令人心惊。

    她快速地拉过被角卷在身上,目光只飞掠向他一眼,见他毫不在意地露着赤裸的身躯,低头咬了咬唇,“掌门,我先回凌云府了。”

    “师姐的反应真是让我吃惊呀。”容渊淡淡地笑着,迅速起身,套了一件月白的里衣。

    钟沁儿的眸光流转,看见他胸口狰狞的伤疤,目光不敢下掠,又迅速移开了目光。但是脑海之中,他握着她的手自渎的画面,却是一闪而过,她不禁耳根泛红。

    “昨夜,是我帮师姐驱了寒毒,结果师姐既不向我道谢,也不抱怨我占了你的便宜么?”他的声音不似昨夜的暗哑,清越悦耳,宛如古琴的琴音。

    钟沁儿没有回话,长手一挑,将自己的衣衫勾在手中,背过身去就开始飞快地穿起来。

    容渊看着她挺翘的雪臀在视线中惊鸿一瞥,圆润的曲线饱满得让人心动,不由眸光幽深起来。

    他见钟沁儿不理他,也不甚在意,又轻声说道:“以后寒毒发作,会一次比一次更厉害,师姐还打算硬撑过去吗?还是让师弟再帮你?”

    只听得一阵铮鸣之声,银白寒光一掠而过,一柄长剑已直直地抵在他的胸口。

    容渊猛然抬首,正对上她清冷的眼眸。

    这一刻她终于显露了真实的情绪,羞愤,恼怒,还有一丝的恨意。

    “我和你不会再有下次!”钟沁儿狠狠咬唇说道。

    “话不要说得太急。”容渊笑了笑,修长的两指疾如闪电,向上夹住了明亮的剑身。

    钟沁儿手腕一沉,他用力地夹住了含光,却没有向一边撇去。反而是向他的胸前送去。只听得长剑划破了他的衣襟,正抵在那道狰狞的伤痕之前。

    “师姐……”他的声音温柔如水,宛如情人般的呢喃,“当初你的剑也是刺得我这里。”

    钟沁儿的手腕微微颤着,双眸之中染了一点的艳红,“所以,你恨我,要这样羞辱我吗?”

    容渊闻言,双眉微敛,淡淡说道:“寒毒发作一次,你的功力变会减弱一成,师姐甘心以后做个废人吗?”

    她当然不愿意,所以才决意下山去找苏穆,好取回洗烷丹。如果有洗烷丹的助力,再以她的资质,不出百年,她又可恢复到从前的功力。

    但是以她如今的功力,却是难以对付苏穆,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魔女素嬛。

    等到她功力尽失,寒毒再次发作,她撑不过去的话,怕是就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容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低声说道:“师姐知道,为何你的寒毒发作遇到我,就没有这么难受了吗?”

    钟沁儿微微挑眉,并不言语。一样的,面前的容渊她也信不过。

    容渊夹住含光的指尖,忽然燃起一团耀眼的红光,钟沁儿心一惊,将剑用力抽了回来。

    锋利的剑身割破了他的肌肤,指尖有鲜血滴了下去,落在玉石地面,宛如一朵绽放的红梅。

    他挑了挑眉,笑道:“师姐,真是狠心。”

    钟沁儿盯着他的手,只见一朵血色莲花如团火焰,在他修长的指尖冉冉盛放。

    “红莲业火?”钟沁儿惊道。

    红莲业火是魔界的邪术,他如今就任了天山掌门,竟然还修着魔界的宗术。

    “没办法,当年左使非要我做他的亲传弟子。”容渊眸光闪动,略带遗憾地道:“我当时已练到了第七重。”

    第七重,和当年的魔界左使应该是不相上下。

    “可我伤你的时候……”钟沁儿微微蹙眉,当时的他并没有那么高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