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奈何师弟总想与我双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5
    容颜,却有份沉静自持的从容,还有让人捉摸不透的心思。

    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和他见过的那几面里,有什么特殊之处。

    容渊看着她迷惘的眉眼,轻声笑了笑,他握住她纤细的手指,柔声说道:“师姐可曾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钟沁儿与他不过见了短短数面,也不知道哪次算是第一次见面,只得摇了摇首。

    容渊似是猜到她不记得,也不甚在意,长眉微扬,又低声说道:“是伏魔大战的前两年,我当时还在魔尊麾下,当时我们相遇在戎关道……”

    钟沁儿顺着他的话仔细去回想,戎关道?那一年,她和苏穆正是去围剿魔教左使。

    戎关道,位于人界的太苍山中,伏魔大战之前,魔界左使曾在那里设了祭坛,以凡人精魂祭献魔神,为换得无上功法。

    她记得,当年她和苏穆将魔界左使以梵天大阵彻底绞杀,至于他的手下,死的死,伤的伤,她并不记得有容渊这号人物。

    容渊的指尖紧握住她的,正值隆冬,钟沁儿又受地涌寒冰的侵袭,指尖冷得像冰棱般。

    容渊的手却是温热的,传来的暖意顺着她的指尖入到经脉之中,有股说不出来的快意。

    钟沁儿不禁低首,他的手怎么会这么让人舒服?

    容渊也顺着她的目光望下去,眸光落在她的指尖,又温柔地摩挲了一下。

    “那一年,师姐一柄含光将本门瑶华剑法使得出神入化……”

    他的眸光忽然变得飘忽起来,似是越过了她的身后,看到了从前的岁月。

    钟沁儿也想起来了,瑶华剑法,天光十九式,当时苏穆忙着对付魔界左使,她只得在祭坛之前为他护卫。

    天光十九式,宛如仙女散花般,银芒与术法相融,划亮了戎关道的夜空。

    当时顽抗的魔界众人之中,也有一个让她印象深刻的,一身黑衣,银色面具,他的术法亦正亦邪。

    天光十九式,最后一式,云破长空,正是刺进了他的胸口。

    那个人握住她的长剑,身子后退,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他唇角轻扬,在最后的时刻和她说了一句。

    “我记住你了。”

    而她当时一心牵挂着苏穆,天光十九式使完,她一袭红衫,也鲜血淋漓到完全辨不出来哪里是血,哪里是本来的色彩。

    钟沁儿垂眸细想,那人的身材形貌,果然是和眼前的他重合了。

    “天光十九式,师傅从未教与我过,那夜见师姐使出来,我真是眼都不眨地看完了……”

    天山派首徒,钟沁儿,他也曾听过她的名号。

    据说她原是洛阳城中伯光侯的次女,从小就聪颖过人,人界帝王崇尚修仙修道,自然下面的人跟着学着,将自己的儿女送往修真界。

    可惜,这么多年来,这些权贵子弟中真正争气的并不多,钟沁儿便是其中之一。

    那一夜的戎关道,有星无月,而她明红纱衣灼灼逼人,祭坛之上魔教左使和苏穆正斗得个你死我活。

    祭坛的前面,钟沁儿一剑斩了十余魔众,青丝微乱,素白面孔之上也染了数缕血丝。

    她蹙眉狠咬住唇,血色潋滟,如春雨过后娇媚的海棠,不见往日的清冷,而是一抹浓烈的艳色。

    她将一柄含光置于身前,坚毅的眸子寒光泠冽,再被剑身的银色光芒映得双目如雷电般耀目。

    “我就是天山派,钟沁儿。”

    她略一扬眉,奋力一挥,如炬长剑携着冰蓝色光芒,指向众人,

    “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剩下的人选择了一起上,于是她使出了天山派众多绝学之中极负盛名的瑶华剑法,天光十九式。

    风声猎猎,将她红艳的衣袂吹得上下翻飞,宛如一团热烈的火焰,在漆黑的暗夜之中四处翩飞。

    那一刻的她,美得惊心动魄,直直映到了他的眼底,没有一刻停歇地看住她。

    直到那柄含光携着天光十九式的最后一式,云破长空,重重地插入他的胸口。

    “我记住你了。”

    这一句所含的意义非凡。

    钟沁儿轻轻扬首,“云破长空?那个人是你?你没有死啊……”

    容渊长笑了声,“原来师姐盼着我死吗?”

    钟沁儿道:“那会我又不知道你身份。”

    容渊收了笑容,沉静地说道:“我假死瞒过了所有人,后来的半个月里我一直偷偷跟着你和苏穆师兄……”

    她微微怔了怔,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吗?

    “我看着你们花前月下,耳鬓厮磨,并肩作战……”

    容渊扬唇,似笑非笑,“师姐天人之姿,又本领高强,我就渐渐生了别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