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9
    买些好点的药膏给她用。

    除了买药膏,穆如归又买了点胭脂水粉,和女子用的熏香,以及几件女子成衣,他想看弟妹上了妆,穿上这些衣服的模样。

    直到快晌午,他才从镇上回来。

    到了家才发现今日穆旭成没去学堂,老二跟弟妹都在家了。

    二人在院子里那颗大槐树下坐着,香娘在缝东西,老二在旁边笑着给她打扇子。

    香娘小脸红彤彤的,眸子水润,带着几分羞意,欲语还休的看了老二一眼,随即咬着唇,羞涩的扭过头,不再看他。

    她如今一看见夫君,就想起他昨夜孟浪的模样,没想到他身子看起来病弱,那处却那么大那么粗,丝毫不比大伯的小,弄的她快活极了。

    还,还要了她那么久,让她泄了数次,后头直接没了意识,今日早上醒来,她那处还酸疼,两腿也酸疼的厉害,走路都不大利索……

    穆如归一进来就看见这郎有情妾有意一幕,心一梗,本来就黝黑的脸,顿时间更黑了。

    他大手用力抓着手里的包裹,抿着唇大步进了屋。

    怜香有点怕这个大伯哥,见状脖子微微一缩,随后轻声道:“夫君,大伯可是生气了?”

    穆旭成笑了笑,“大哥年纪不小了还未成亲,大概是看我们恩爱,心中不大舒服了。”

    屋内穆如归身子一僵,他耳力好,进了屋也能听见他们说话。

    怜香犹豫了半晌,道,“里正家的徐婶儿昨日找我了,想给她家桃花跟大伯做个亲。”

    穆旭成看了一眼屋内的方向,问,“你觉着如何!”

    怜香道,“大伯年纪不小了,的确到了娶亲的年纪,你与大伯提一提这事儿。”

    血气方刚的男子,二十好几了,又没娶妻,所以才会对她那般的……若是大伯娶了妻子,应当便不会这样了。

    【大伯:别问,就是酸】

    026 血气方刚的老男人,娶了媳妇就不会惦记她了

    穆旭成下意识又看向大哥的方向,顺着窗户缝就看到了一张漆黑发青的脸,心情十分不错。

    他笑着点了点头:“我省的了,你觉着桃花如何?”

    怜香思索了下,犹豫道:“桃花是个好姑娘,模样生的也俏,又是一个村子的,里正婶一家也都是好性儿的人。若是能成,自然是好的,不过也要看大伯的想法,之时如今大伯不只是村里人了,受了俸禄,是当将军的,不知能不能瞧上桃花……”

    大伯如今已经不是乡野村夫的,凭他的官职,便是官家小姐也是配得的,不过里正婶儿特地上门来问了,她也不好回绝,便让夫君问一问大伯,左右他自个儿拿主意就是了。

    穆旭成听了香娘的话,忍不住想了想桃花的模样,生的没香娘白,身条没香娘好,声音也不如香娘软声软语的,随即他忍不住笑了下,也是,这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出一个再比香娘生的好的了。

    便是在镇子上,他也没瞧见过有比她生的更招人疼的。

    “此事我会同大哥说。”说完,他扶着香娘站起来,“可累了?进屋歇会吧。”

    香娘听了他的话,小脸顿时间绯红一片,她一双杏眸含着水意,羞的眼角都微微发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还不是都怪你。”

    想起昨夜,香娘便羞的恨不得钻进屋子里头不出来。

    也不知他哪里学的那般多折腾人的法子,便是她以前看的话本子,也没有这样孟浪的。

    叫穆旭成扶进屋的时候,香娘走路还不利索,腿儿有点发抖,一瘸一拐的,比上次被穆如归插进去一截强行给她开了苞走路还别扭。

    一走路就磨到花心处,那处昨夜被穆如归玩了小半夜,这会儿敏感的很,一路回到屋里,那处被磨得又疼又酥麻,竟忍不住流出了点水儿,弄湿了一小块亵裤。

    怜香小脸红扑扑的,咬着唇差点轻哼出来,随后又羞恼的瞪了穆旭成一眼。

    穆旭成将她扶进屋里,让她歇着,就又出去了。

    方才大哥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似乎有话要跟他说。

    他整理了一下衣袖,敲了敲对面的门。

    “进来。”穆如归声音冷硬。

    穆旭成进了屋,问他:“大哥,方才我跟香娘说的话,你听到了?”

    “嗯。”穆如归冷着脸,塞给穆旭成一包裹的东西,“你拿给她。”

    穆旭成收下:“桃花你觉得……”

    穆如归黑着脸打断他的话,“不娶。”

    说完,就大步往外走。

    他现在一刻都不想看见老二,一看到他就想起弟妹将自己当成他,看着他羞涩的模样,更别提二人方才还谈了要给他娶媳妇的事儿。

    穆旭成问他:“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