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0
    过女人,但男人在这方面大多无师自通,说着话,粗蛎的食指用力的抠挖顶戳着她的花心,抽插时不断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

    她腿心处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流了他满手,有的滴滴答答的落在土地上。???

    “啊啊~戳到了……”忽然,怜香身子陡然间一颤,急促的叫了一声,接着身子就软了下来,无力的伏在他的身上,张着嘴儿轻轻喘息着。

    穆如归是个愣头青,还是头一次把女人弄高潮了。他的手指还插在她的穴里,一股淫水喷出来,把他的大手都喷湿了。

    那紧致的花穴里头不知道怎么了,夹着他的手指一缩一缩的,像是个小嘴儿一下一下的吮吸他的手指。

    他手指轻轻动了动,她细小的身子就颤了颤,细声呜咽了下,好似在哭,跟小猫叫一样,哼哼唧唧的,听得他邦硬邦硬的。

    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心里头那股子渴望却更浓了,肉棒再次涨大几分,快要爆炸。

    他干脆另一只大手抓住怜香的小手,握着她伸进自己的裤裆里,让她握住那沉甸甸的滚烫物什。

    柔若无骨的小手一碰到他那里,穆如归就爽的闷哼了一声,真软,比他自己撸爽多了。

    怜香却像是被它烫到了一样,小手一颤就要躲。

    穆如归喘息着,恶声恶气的道,“躲什么,再躲老子就撩开你裙子插你下面。”

    方才她的亵裤让他给撕了,现在成了两片碎步挂在脚腕上,她下半身什么都没穿,他撩开裙子就能直接捅进去。

    怜香红着眼咬紧了嘴儿,小脸涨红的厉害,委屈的眼泪汪汪的。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小穴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着,偏生他的手指还在里面,让她很不舒服。

    听了他的话后,怜香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撕裂一样的疼,顿时间不敢再动。

    他的那东西太大了,她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他的大手强硬的笼着她的手握着才勉强握住。

    怜香虽然嫁过人,但还是头一次碰到男子这东西,而且他的还格外的大,又粗又硬又烫手,他还让她的手上下撸动,烫的她掌心发痒。

    夫君此时就在屋里,她在院子里被大伯压在墙角,被迫握着他那东西……

    怜香羞愧不已,红彤彤的眸子含着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穆如归喘息了几下后,忽然觉得不尽兴,似乎少了点什么。

    想听她刚刚那么叫,又哭又颤的,像个小奶猫儿,听得他想使劲操她。

    忽然,他手指狠狠戳了下她仍旧在收缩的小穴,坏心的磨她的花心。

    怜香果然又被插哭了,眼角含着泪珠,秀气的鼻尖都哭红了,颤抖着小身子可怜的抽噎了下,握着他肉棒的小手也下意识收紧。

    穆如归粗喘一声,满意的在她手里耸动了下腰。对,就是这个声音。

    【狗东西大伯√

    真正跟女主doi的只有大伯,后面工具人老二就病死了,emmmm老二不举但会摸女主,这算1v1吗?】

    014 想让弟妹给他当媳妇

    穆如归在她手心射出来的时候,怜香也在他手里头又泄了一回,软着身子伏在他身上,轻轻喘息着,眼角都哭红了。

    缓了会后,穆如归低声问她,“能站的住吗?”

    怜香咬着唇,低着头不说话。

    穆如归松开她的腰,往后稍微撤了撤,然后从旁边缸盖上拿起她端的那只碗,说:“你回屋,我去给老二拿菜。”

    说完,扭身掀开菜缸盖子去夹菜。

    怜香擦了擦眼角的泪,咬着唇羞愤的瞪了他一眼,她裙子被他揉皱了,亵裤撕成了破布,可怜的搭在脚踝上,腿心处凉飕飕的,又湿又粘。

    手上都是他的那东西,白色黏糊糊的,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反之穆如归,那物什用她的手胡乱擦了擦又塞进了裤裆里,衣服穿戴整齐,半点也瞧不出方才做了什么。

    她委屈的抽噎一下,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就软着腿儿回了房间。

    穆如归看她回了房间,在井边洗了洗手,端着咸菜进了屋。

    烛光下,老二脸色有点发红,呼吸有点喘。

    他走过去把咸菜放在桌子上。

    穆旭成看着他突然问:“大哥,为什么没要了香娘?”

    穆如归动作一顿,浓眉皱起。

    穆旭成笑了下:“大哥不必惊讶,上一次在你房里我就看到了。”

    穆如归坐在他对面,黝黑的脸上带了几分愧疚,拳头紧握,紧咬牙根,“老二,是我混账不是东西,弟妹是被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