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7
    去都有些吃力,大哥那么大的一根,到底是怎么捅进去的?

    难怪把香娘疼哭了。

    他安抚的亲了亲她的小嘴儿,温声道:“别怕,一会就好了,会很快活的。”

    说着话,拇指轻轻揉捏她的肉蒂,等她里面淫水越来越多,渐渐适应了,手指又往里面插了插,然后轻轻的抽插起来,发出一阵咕叽的水声。

    “嗯~夫君,好涨……”

    “舒服吗?”穆旭成问她。

    忽然,他的手指似乎顶到了她的敏感点,怜香细小的身子忽然一抖,颤着声音求道:“啊哈,夫君,别,别碰那里……”

    穆旭成察觉到了什么,手指微微弯曲,微微用力抠挖那里,怜香爽的小脸潮红,眼角媚红带泪,两条腿儿轻颤着,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

    “啊哈~夫君,别,别顶那里,奴家好难受,啊呀,轻,轻点……”

    ……

    隔壁,穆如归听着怜香淫荡的叫声,粗喘了几声,目光火热的盯着老二两口房间的方向,身下的驴屌早已坚硬如铁。

    叫的真骚。

    他咬紧牙根,大手拿着她被她撕坏的亵裤,放在鼻尖嗅了嗅。

    随即眸光一暗,喉结滚动了下,大手抓着她的亵裤缓缓伸进了裤裆中,裹住了那沉甸甸的驴屌,仰着头喘息一声,快速的撸动了起来……

    【老二有什么错呢,他只是个在为了现场看片儿而努力的小伙子罢了!】

    010 她红着眼的模样实在太好看,想让人摁着她使劲操

    “啊啊~夫君,轻点,别插了,饶了奴家吧,呜……”

    隔壁屋子的怜香哭的可怜极了,抽抽噎噎的,尾音微颤,听的穆如归额头青筋暴起,喘息越来越粗重,握着她的亵裤撸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如归闷哼一声,白灼射到了怜香的亵裤上。

    此时,隔壁屋子的呻吟声已经逐渐消失了。

    穆如归喘息两声,将沾满白灼的亵裤从裤裆里掏出来,他垂眸看了一眼,胸口有些沉闷发酸,方才她一直在呜咽着求老二,是老二把她操哭了吗?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深吸了口气,他真是个禽兽东西,不仅肖想他的弟媳,还嫉妒老二能光明正大的操她,能夜夜抱着她绵软的身子睡在炕上。

    接着,他又拧紧了浓眉,想起方才他插进弟妹的穴里,那里小的厉害,还流了血,不像是被老二开过苞的样子。

    ……

    怜香被大伯那根粗黑的肉棒给蛮横的开了苞,又叫夫君摁着腰用手指插进去玩泄了几回,叫的嗓子都哑了,最后又累又爽,昏睡了过去。

    所以第二日比往日起的晚了些。

    她睁开眼从炕上坐起来时,外头已经天色大亮,瞧着快晌午了。她披上衣服下炕,结果腿儿一动,就疼得眼泛泪花。

    怜香红着脸低头看了看,那处红肿的厉害,难怪那么疼。她肉皮嫩,不光小穴,乳儿昨夜也被大伯粗鲁的嘬的揉的红肿的厉害,她的衣服肚兜都是粗布的,一穿上就磨的有些生疼。

    她忍着眼泪,磨蹭着穿好衣服下了炕,腿一动就牵扯着被捅破的小穴,走路不太利索,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

    这个时辰,穆旭成已经去学堂教书了,家里头就光怜香跟穆如归两个。

    怜香出来的时候,他正穿着一身粗布短打,撸起袖子打着赤膊在院子里头劈柴。

    他生的本就魁梧,劈柴时候古铜色的手臂上头都是硬邦邦的腱子肉,比她的大腿都粗,握着斧头的手掌又厚实又大,比她的小手要大上一圈。

    不知道为什么,怜香看着他就忍不住想起昨夜他硬邦邦的手臂强硬搂着她摁在怀里亲的一幕来……

    还有他的手掌特别烫,上头都是厚厚的茧子,摸她小穴的时候磨的她特别难受。

    想着想着,怜香昨夜才泄了几回的小穴儿又变得湿乎乎粘哒哒的,弄得亵裤都湿了,沾在腿心处很不舒服……

    穆如归听到了动静,劈柴的动作一顿,扭头看过来,就见弟妹扶着墙正站在门口看他,她小脸红彤彤的,???眼尾也有点发红,眸子里有水光闪烁。

    看到他看她后,她咬着红彤彤的小嘴儿瞪了他一眼,就扭头进了厨房。

    她走路不太利索,扭着细腰圆臀一瘸一拐的,显然是那处不舒服,昨夜被操坏了。

    直到弟妹的身影消失,穆如归才收回目光,随即低头一看,古铜色的脸上露出几分懊恼,脸色黑红一片。

    方才被弟妹含泪的眸子恼怒的瞪了一眼,穆如归就被瞪硬了,她红着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