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
    ?

    內容簡介

    穆如归是个粗人,古铜色的皮肤,一身硬邦邦的腱子肉,高大健硕,不怒自威。

    他行军打仗多年,一直觉着女子是个麻烦物什,直到回家后无意间撞见弟妹衣衫不整的模样……

    头一次起了欲念。

    *

    柔弱可欺美人弟妹x器大活好糙汉大伯哥

    女主娇滴滴小美人,丈夫不举

    求珠珠啊!

    从今天开始,每过一百珠珠就加更一章!!!!!

    bg古代肉文女性向

    001 初见,半夜听到弟媳叫床。

    今儿是穆家老大穆如归回来的日子。

    一大早,荷花村的父老乡亲们就来看热闹了。

    穆家老两口去的早,就剩下俩小子,老大生的魁梧,有一把力气,前些年去参军了,没有半点下落,大家伙都说他早就战死了。

    没想到不仅没死,居然还立了战功回来了,被当今圣上封了将军,如今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穆家院里头,一个梳着妇人头的妙龄女子正忙碌着。

    这女子是前几个月穆老二花了十两银子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媳妇儿怜香。

    听说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得罪了主子被发卖了。因着村里的妇人瞧不上她,编排她是不检点勾搭了老爷,被主家夫人给撵出来的。

    怜香的确生的美,虽身着粗布麻衣,可却遮不住那婀娜的身条。圆鼓鼓的胸脯下头,是不盈一握的纤腰,圆臀随着走动之时轻轻摆动,叫外头那些个大老爷们一个个瞧得双眼发直,口干舌燥。

    她生的也跟荷花村的人不同,柳眉杏眼鹅蛋脸,肌肤雪白如玉,红润润的樱桃小嘴。

    村里的男子都觉着她跟仙女儿似的,女人们则是将她视为狐狸精,一天到晚就知道勾搭爷们,不知道检点,早晚要浸猪笼。

    忽然,人群中有个尖脸妇人翻了个白眼,用力拧了一把旁边盯着怜香咽口水的她男人,然后狠狠啐了一口,“小贱蹄子,一股子狐骚味儿!”

    怜香没理会,从井里打了一桶水,吃力的往屋里拎,恰巧穆如归从屋里出来,看到后眉头一皱。

    这个弟媳生的太过瘦弱,腰还没他的腿粗,拎着这桶水摇摇欲坠的,好像腰都随时都叫这桶水给坠折了。

    他大步上前,“我来吧。”

    说完,去拿怜香手里那桶水,大掌无意间碰到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动作一顿,随即绷着一张黑脸将桶提起来,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怜香见人走远了,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有些怕这位大伯哥,大抵是行军多年的缘故,他不同于病弱的夫君,生的太过高大魁梧,且皮肤是古铜色的,总是绷着一张黑脸,没个笑模样,瞧着……有些凶。

    而且,他一靠近怜香就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人味,叫她微微腿软,忍不住想逃。

    怜香的确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生的好,打小被主人家当做小姐日后的陪嫁丫鬟养着的。

    陪嫁丫鬟顾名思义,就是小姐姑爷夫妻感情好,用不着她,可若是姑爷房里有了旁的,她就得负责帮小姐笼络住姑爷的心。

    只不过后来,主人家小姐见还没成亲,姑爷就对她有了兴趣,容不下她,就将她发卖出了府。

    那家的小姐还特地嘱咐了,将她卖的远点,这才来了这穷乡僻壤的地儿。

    是夜,穆如归早早上炕睡下了。

    谁料,半夜叫一道婉转的低吟声吵醒了,那声音里带着几分细碎的哭腔,似是难受,又似是快活,听的穆如归身体一阵燥热。

    仔细听,似乎是他那柔弱的弟媳在哭。

    “夫君,啊呀,轻,轻一些,奴家难受……”

    002 撞到弟妹穿着肚兜动情的模样,肉棒硬的生疼

    她哭的尾音发颤,难耐又压抑。

    穆家宅院小,两家住人的屋子离得近,且房子不隔音。

    再加上穆如归当兵打仗多年,耳力比旁人都要好上些,所以,在这寂静的夜里,稍微有点动静都听得格外清楚。

    别看穆如归二十好几的汉子,却从没碰过姑娘家,这会儿听着这声音,只以为老二两口子打架,那身子羸弱的弟媳叫二弟穆旭成给打了。

    他顿时浓眉紧皱,一个翻身,从炕上下来,脸色沉沉的往旁边屋子走。

    老穆家的男人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断然没有打女人的道理。

    几年不见,老二愈发不像话了。

    结果,越靠近隔壁屋子,那哭声就愈发清晰。

    似是喘息,又似是低吟,颤着声儿,咿咿呀呀的,不知为何,这声音听的穆如归一股子火气从小腹腾的一下子涌了上来,烧的他一张古铜色的脸微微暗红,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