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白月光死了又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203
    陈禾没松手,反而贴的更近了:“背我过去,我们去洗鸳鸯浴。”

    卓夏已经五十多了,他不在年轻了,他的耳朵还是红了。

    他见了两辈子的人,做过许许多多的事,在陈禾面前,还是会含羞耳朵发红的少年。

    ☆、姜迎

    陈禾跟卓夏在浴室里面呆了很久, 水花四溅, 温度飙升。

    陈禾出来的时候跟个小妖精一样躺到卓夏怀里, 卓夏脚下有些不稳,不过他还是撑着把陈禾抱到了床上。

    太疯狂了,他家宝贝热情的让他有点承受不住。

    陈禾主动提出来要伺候卓夏,卓夏就是抱着她:“先别,等我走不动再说。”

    陈禾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身上裹着一条大浴巾, 对着卓夏的唇吻了吻:“好。”

    卓夏喉结滚动了下, 忍下了。

    陈禾跳了下去,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让人感到惊艳,没有一点瑕疵,脚裸也很精致, 纤柔。陈禾换了衣服:“我爸爸妈妈还好吗?”

    卓夏也起来了, 正在贴面膜,这些年他很注重保养,也是个精致人:“爸七十大寿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腿,现在得坐轮椅。妈走了。”

    陈禾不怎么喜欢走路, 她的脚太柔嫩了。

    卓夏任劳任怨,很乐意的把陈禾背着她。

    宅子里的人看到了陈禾眼睛都有点湿润,多少年了,终于醒了。

    …………

    陈父在晒太阳,他老了,高大的身体佝偻了起来, 头发花白,牙齿也不好用了,他坐到轮椅上,在浇花。

    陈禾走了上去:“爸。”

    陈绍没停止浇花,声音严厉:“是不是又闯祸了,你都老大不小了……”他叹了楼气,放轻了语气,他转过头去看,受到了极大振动,咣当,浇水壶落下了,他拉着陈禾的双手:“醒了啊,醒了就好……”说着,他哽咽的哭了起来。

    陈禾看着陈绍,默不作声。

    要说陈绍在这个世界上最感激的就是卓夏了,这个小辈照顾了小禾四十年,整整四十年。

    陈绍松开了陈禾的手,温和的看向了卓夏,他话不多,憋了好一会儿:“辛苦了。”

    卓夏:“我的荣幸。”

    陈绍知道说太多也没有意义,他红光满面,看着陈禾卓夏,只道:“好好,非常好。”

    陈家聚会。

    陈禾知道皮丹雅在两年前过世了,陈绍也一直在撑着,他想等女儿回来。

    皮丹雅和陈绍生了一儿一女,他们接到消息就赶了过来,知道自己睡美人姐姐醒的时候很惊讶,同时也很高兴。

    他们曾经多次去探望这个姐姐,他们的母亲时常告诉他们还有个美丽的姐姐,跟他们说了陈禾许多事。

    一家人还挺热闹,陈晾和陈熙已经结婚了,陈晾有两个小公主,陈熙家有个小公主还有个小混蛋。

    陈晾和陈熙见到陈禾有些拘谨,这个姐姐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睡着了。

    陈禾笑意清浅,看起来很温柔:“我这个姑姑和做的不称职啊,错过了我们陈家小宝贝这么多年的成长。”

    陈熙看着比她还年轻的姐姐,有点放不开,她妈妈总是跟她说这个姐姐的事情,她其实很喜欢陈禾:“姐姐说笑了。”她唇角一弯,笑容恬静。

    陈绍很满意的看着这一大家子:“我们这家人总算齐了……”他看向卓夏,“小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卓夏比年少的时候收敛了许多:“等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上班。”

    陈绍拍了拍手:“好好好,终于成了,哈哈哈。”

    当年卓夏提出他来照顾陈禾的时候还被他打了出去,他当时就觉得卓夏还是个孩子啊。就这么拖拉了几年,卓夏从小孩子成为了卓氏的掌权者,陈绍也终于被卓夏感动。

    他相信,没有人会比卓夏更适合照顾陈禾。

    但是陈绍还是要把丑话说到前面,陈禾应该很喜欢一个和她一起玩游戏的女孩子。陈绍以为他说出来这后卓夏就会放弃,没想到卓夏直接跪下了。

    陈绍才知道原来卓夏是那个含羞草。

    除了感觉年轻人会玩,他就把陈禾交给卓夏照顾了。

    卓夏也是真的一直照顾陈禾,时间长到陈绍都对卓夏感到内疚。

    现在好了,他的女儿醒了。

    陈绍的一生没有什么遗憾了,他再次看了眼自己这一家人,身体往后靠了靠,眼睛就闭上了。

    陈绍活的够久了,两年前皮丹雅走后,他就感觉命不久矣。但是小禾只有他这么一个父亲,他要撑到小禾醒过来。

    陈绍做到了。

    陈熙喊了两声爸,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擦一下,笑的很难看:“喜丧,爸没遭罪。”

    四个小孩还都不懂事,也知道发生了一件不好的事,都放下饭碗,乖乖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陈熙忍不住了,在自己丈夫怀里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