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白月光死了又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10
    蹲下了,表情挺认真:“可能有点痛,稍微忍一下。”

    安瑶想拒绝,还没开口,陈禾就上手了,她嘶了下,果然有点痛。

    不过用完就舒服了很多,安瑶见陈禾开始给她做柠檬水,不太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娃娃脸:“好点了吗?”

    安瑶没出声,拒绝了紫裙子,自己用冰敷伤口。

    碘酒味道有点冲,陈禾做完柠檬水就把店门开开通风。

    安瑶很少有不自在的时候,她又偷偷去看陈禾,陈禾五官不是很惊艳,但是耐看。

    陈禾拿着书背单词。

    安瑶才想起来陈禾是年级第一,比她低一届,她对学习没多上心,就是天生的脑子比较灵活,成绩也没出过前十。

    门口赶过来个人:“小姐,这里车来不进来,要走两步。”

    安瑶没让人扶,站起来走路姿势依然优雅,一点都看不出来受了伤,她拿起墨镜戴上,高傲道:“嗯。”

    陈禾等人走了后去收拾,三杯柠檬水好端端的放着,吸管都没拆开。

    陈禾想了想,她们应该都不吃外面的东西,扔掉好像不太好。

    陈禾把柠檬水送给了隔壁鸡排店的老板,隔壁鸡排店老板回赠了份鸡排。

    陈禾对着鸡排流口水,她有几天没吃肉了,生活费打盘青菜已经很勉强了,她得想想办法,总不能老饿着。

    陈禾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总感觉自己又瘦了,吃不起肉的时候,陈禾审美都变了,白白胖胖其实也挺好看。

    学生都放假回家了,这里还有点偏,一上午也没几个人,陈禾最后过了变数学公式,打算关门去吃饭。

    这里有家拉面店,卤料可香了,陈禾咽了咽口水,决定就是它了。

    哗啦啦,门又开了,陈禾相当敬业,微笑道:“欢迎…光临。”

    是路柯,脸很臭的路柯,陈禾想起来上次的不欢而散,总觉得路柯是过来算账的。

    路柯见陈禾冲他笑,心脏差点没跳出去,但马上想到陈禾会对任何一个进来的人笑,他又变成河豚了,假装没看见陈禾,看墙上奶茶的宣传单。

    陈禾见路柯没搭理她,觉得是自己多想了,路同学其实也蛮好的,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表示表示,比如,向路柯推荐奶茶:“外面比较热,饮料比奶茶要好点,不容易腻。”

    路柯还有为陈禾会说点别的,没想到,她竟然开始推销饮料,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跟他们不认识一样!!

    路柯超生气:“哦。”

    陈禾继续说:“最近卖的最好的是冰柠檬,桃之夭夭也挺好喝。”

    “……”路柯,不能打陈禾,他一点都不生气,“还有呢?”

    陈禾:“冰咖啡提神,玛丽莲冰露有点酸。”

    路柯已经开始冷笑了:“哦。”

    陈禾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你都不喜欢啊?”

    路柯以为陈禾发现了什么,语气稍微温和了点:“嗯。”

    陈禾从来不强迫人家消费,并且人超好:“对面还有家奶茶店,你去那里看看吧。”

    “……”路柯,艹。

    陈禾见路柯不说话,以为他不好意思走:“你走吧,我不介意的。”

    路柯想打死她:“陈、禾。”

    陈禾抬头:“啊?”路柯很高,陈禾才发现路柯的脸色比刚进来的时候更难看了,虽然路柯说过他不会打她,陈禾还是觉得有点危险,小心翼翼道,“没事吧?”

    路柯口是心非:“没事儿。”

    陈禾向来老实,信以为真,长舒了口气:“没事就好。”

    路柯气到麻木,相当冷淡:“嗯。”

    陈禾见路柯杵着不动:“那个……”她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除了学习,吃饭也很重要,“我要关门了。”

    路柯以为他麻木了,但是那只是他以为,他又炸了,还挺委屈:“你赶我走?”

    陈禾连忙道:“没有。”

    路柯这才好受了点,但还是不依不饶:“那你什么意思?”他就不相信,陈禾一点都不喜欢他。

    这来自路小少爷最后的倔强和迷之自信。

    陈禾有的时候也很聪明:“我的意思是,我要去吃饭,你要不要一块?”

    路柯瞄了眼陈禾,半晌,施舍似的吐出一个字:“嗯。”这算不算是请他约会?陈禾果然喜欢他。

    路柯神清气爽,勉强把找陈禾找了一上午事情揭过去。

    陈禾关门,把营业中的牌子转过来成暂时休息。

    陈禾想去吃拉面,没好意思直接说,还挺客套的:“你想吃什么?”

    路柯全当这是约会,身心异常愉悦,就差冒粉红泡泡了,但是面上非常高冷:“都可以。”

    陈禾没忍住弯了弯唇角:“我们去吃拉面吧。”

    路柯突然有了长的太高的烦恼,他只能看见陈禾的发顶,陈禾还没到他的肩膀,很小一只:“嗯?”约会去拉面店?西餐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