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白月光死了又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8
    点的铃声,六点半早读,七点早饭时间,七点四十坐班。

    a班在教学楼的另一头,路柯惦记这事惦记的时间有点长了。

    孙驰总感觉路柯最有点心不在焉:“路哥?”

    路柯再等放学,这破表走的也太慢了:“什么事?”

    孙驰掂量着语气:“您这最近来学校有点勤啊。”月考三天到了,他还以为今天路柯不来了,谁知道连早读都来了。

    路柯正转着笔,手顿了下,看向孙驰:“怎么?”

    孙驰舔了舔嘴唇,干笑道:“这不是好奇么,等会儿放学一块不?”

    路柯把被画的乱七八糟的本合上:“你们先走吧。”

    孙驰断定路柯有事了,但也没敢问,拼命按下八卦的心,寻思着,等会儿去问马乘。

    下课铃一响,路柯就出去了,三个人对视了眼,没敢跟出去。

    路柯站a班门口:“陈禾。”

    陈禾沉迷于学习,没听见,还是陈禾的同桌听见了:“陈禾,外面有人找。”

    陈禾从知识海洋里出来了,看了眼是路柯,有点意外,对同桌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她同桌是女生,路柯看见差点没压住唇角。

    同桌起来给陈禾让位,狭促道:“这谁?好帅啊。”

    陈禾想都没想:“是好看。”

    “……同桌,虽然没说错话,咋就这么不对味,她同桌不是超老实么,这是在炫耀?肯定是幻觉。

    路柯见陈禾向他走过来,心跳的有点快,有点不自在。

    陈禾还是得仰着头跟路柯说话:“同学,什么事?”

    路柯听见陈禾喊他同学就来气,虽然不知道气从哪来,不过还是超气,路少爷脸一绷:“我有名字。”

    陈禾犹豫了下,路柯不待见她,但是喊喊名字还是行的吧:“好的,路柯。”

    路少爷这次没忍住,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星光,魅力值飙升,这么多人,就陈禾喊他名最好听:“以后准你喊了。”

    陈禾还想回去看书:“你找我什么事?”

    路柯心情极好:“没事不能来找你?”

    陈禾都没见过路柯两次:“可以吧。”就是有点耽误她学习。

    路柯挑眉,陈禾梳的马尾,头顶有两根呆毛翘了起来,陈禾动动,呆毛就晃晃,路少爷想摸摸:“语气这么勉强啊。”

    陈禾有点纠结,没敢大声:“我们这不是不熟吗?”

    路柯差点没炸了:“陈禾,你说什么?”

    陈禾被路柯吼了,路柯黑脸的时候,超凶,陈禾说话都小心翼翼,路柯现在像河豚,她怕不小心戳爆了:“我们熟吗?”

    路柯牙痒,觉得陈禾根本没良心:“我们都同桌三天了。”

    陈禾仔细翻了翻原主的记忆,没想起来:“没啊。”

    路柯忽然逼近,一只胳膊撑到陈禾后面的墙壁,牙咬的咯吱咯吱响:“你给我好好想想。”

    陈禾仰头仰的脖子酸,突然机灵了:“考试算吗?”勉强算吧?同桌。

    路柯冷着脸,低头俯视陈禾:“怎么不算。”

    陈禾不说话了,路柯他不讲理。

    路柯肺部正剧烈运动:“怎么不说话了?”陈禾,可不是最会气人吗?

    陈禾觉得两个人离的太近了,少年身上蓬勃的热气,让她有些不适应:“我们离太近了。”

    路柯突然想堵住她的嘴,还不如不说,胃疼:“哪近了?哪近了?”

    陈禾抿唇:“你不讲理。”

    路柯被气笑了:“我最讲理了,我哪不讲理了。”他见陈禾嘴巴嘟起来了,“你还不高兴?”

    陈禾生闷气:“嗯。”

    路柯疯了,咄咄逼人:“你还敢生气,我都没气,陈禾,陈禾,你、你……”

    陈禾突然超大声:“路河豚。”

    路柯想把这小妮子拎起来锤一顿:“你喊什么呢?”

    陈禾:“路河豚。”

    陈禾低着头,路柯只能看见陈禾的脑袋:“你再大点声。”

    陈禾老实的很:“我不敢了。”

    路柯哼了声:“怎么不敢了?你胆子可大了。谁都没你胆子大。”

    陈禾安静的被嘲讽。

    路柯:“怎么不说话,算了,我怕我受不了。”

    铃声这个时候响了,有一分钟,路柯还是没把胳膊挪开,陈禾碰了碰路柯的小腹,感觉挺结实:“你有腹肌啊?”

    路柯气还没消:“嗯。”

    陈禾也知道路柯没消气,但是不能老耽误她学习:“路柯。”

    路柯觉得陈禾喊他名字最好听了,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什么事?”

    陈禾声音很小:”我要回去上课了。”

    路少爷又炸了:“陈禾!”

    陈禾:“我要上课!”

    路柯想从四楼跳下去,没想到他刚移开胳膊,陈禾一下子就跑进班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