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白月光死了又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牢记备用网站:11xhh.com
分卷阅读7
    就打老师的电话,说是问陈禾的生活,其实就是想知道陈禾奖学金拿了多少,好让陈禾一分不少的打给她。

    她的话说的好听,说是陈禾还小,这钱她先保管,防止陈禾乱花,就这样,陈禾一分钱也没存下来。

    路柯在陈禾交卷后,也出来了,他也没事做,就站走廊上,这位置不错,刚好能看见陈禾在乱转。

    路柯都没意识到自己唇角扬起来多高。

    陈禾穿着校服,看起来小小的一只。

    年轻女老师是巡考,好巧不巧遇见了路柯,她没注意到路柯再看陈禾:“路柯?”

    路柯都没回头:“忙,没空,滚。”

    年轻女老师脸色不大好看了,提高了声量:“路柯!”

    路柯才看见是年轻女老师,他记忆力不错,认出来这是陈禾她老师,这就有点尴尬:“老师好,我刚以为是同学呢。”

    年轻女老师缓了缓,准备客套客套:“没事儿,你这是考完了?”

    路柯应了声:“嗯。”

    年轻女老师继续说:“我听说你跟陈禾那事了。”

    路柯挑眉:“怎么了?”他和陈禾的事?他怎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年轻女老师犹豫了下,毕竟这事空穴来风,也不能直说:“你和陈同学有过节吗?”

    路柯越来越奇怪了:“没。”

    年轻女老师这才放心:“好了,回去吧。”

    路柯不明所以:“好。”

    路柯回去就问孙驰:“学校里传我和陈禾什么了?”

    孙驰刚打完球,一身汗:“你不知道?都说你要打陈禾呢。”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们没当回事儿,也就没跟路柯说。

    路柯骂了句:“谁他妈传的。”

    孙驰没把这当回事,见路柯这么生气,仔细想了想:“好像是一考场说的。”

    路柯:“艹。”

    现在他有点担心,这话传到陈禾耳朵里成什么了,他总觉得陈禾在躲他。

    ☆、4

    女生宿舍,司蕾往窗帘上喷香水:“茉莉味的,闻见了没?”

    郭冬正啃着苹果:“是有点,你过来给我蚊帐上喷点呗。”

    “美得你。”司蕾可宝贝她这瓶香水,最起码得过两星期才能扔角落里,“我好不容易顺我小姑的,得爱惜点。”

    郭冬吃完擦了下手,扑上去:“小蕾子还不快点呈上来。”

    司蕾举着香水,拼命挣扎:“别想,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哈哈哈,别闹…”

    陈禾刚洗漱完,头发湿漉漉的披在后面,已经换上了睡衣,见她们俩闹做一团:“你们干嘛呢,这么乐呵。”

    郭冬的短发被挠成了一团:“司蕾嘚瑟呢,我正教她做人。”

    司蕾笑的脸蛋红红的:“别瞎扯,陈禾你瓶里还有热水不,我喝点。”

    陈禾已经坐床上了,用毛巾擦头发:“刚打的,诺,就在那儿。”

    司蕾倒水时才想起来这回事:“陈禾,你跟路柯没事吧?”

    陈禾没听清:“啊?”

    郭冬梳头发,照着镜子弄她的刘海儿:“就路柯啊,外面都传他想打你。”

    陈禾把毛巾披肩膀上:“没这回事啊。”

    司蕾端着杯热水呼气儿:“我就觉得没这事,你知道路柯不?路家的独苗,跟我们这等屁民压根八竿子打不着。”

    郭冬只知道学校里有这号人物:“什么路家?”

    司蕾白了郭冬一眼:“能有几个?”说着,从床头扯出来一本财经杂志,“你翻翻。”

    郭冬家里也就一般水平,翻杂志的时候,手都在抖:“我这不是做梦吧?我们竟然在一个学校。”

    司蕾觉得她这俩室友读书读傻了:“你们不知道?”

    陈禾拿着英语四级书背:“知道。

    “诶诶。”郭冬发现新大陆,“我这做梦呢。”

    司蕾看了眼手机,九点四十九:“郭冬,起来。”

    “忙着呢。”郭冬翻着杂志,“陈禾你怎么会知道……等等,别拽我啊。”

    司蕾才不理她:“洗漱啊,再磨蹭就熄灯了。”

    陈禾在里面背单词,老专心了。

    没一会儿就熄灯了,司蕾刚躺床上,也睡不着:“明天放假,陈禾你还不回去啊。”

    陈禾:“我等暑假再回去。”

    司蕾真佩服陈禾:“你可真厉害,我都想家了。”

    陈禾抿着嘴笑了笑,原主还挺要强,她家里的情况现在还没跟室友说,一高一星期放一天短假,两星期放一次两天半的长假,原主一放假就去兼职。

    郭冬偷摸着打灯看杂志:“路柯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啊,不都应该出国留学么?多帅。”

    司蕾裹着被子,宿舍开着空调,不盖被子还有点冷:“这谁知道。”

    三个人小声说悄悄话,没过多长时间就都睡了。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