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节
    ——

    薄幸月清凌的眼睛望着他, 下一秒破涕为笑。

    热血沸腾的感觉久久不能平息。

    季云淮浅浅的呼吸声靠近了。

    大半个月没见,他心下一软。

    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思念之情。

    薄幸月被他抱到腿上坐着,光洁的肌肤硌着他迷彩服的布料上。

    “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这身衣服。”她淡笑一声, 不吝夸奖, “一样很好看。”

    季云淮偏过头,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锁骨上, 修长的指节沿着脊椎线下滑。

    她亦然抱着他, 掌心贴着他袖章上的国旗,回应得同样热烈。

    这一吻格外深入,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游走在失控的边缘才停下。

    季云淮放下她衣摆,额头与她相抵, 安静对视一阵子后, 说:“我都怕这次执行完任务回去,你会忘了我是谁。”

    薄幸月莫名其妙地应道:“季云淮啊。”

    季云淮唇线拉直, 沉默地摇了摇头。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男朋友。”薄幸月渐渐回过神, 乖乖回答。

    她笑着去垂他肩膀,“季云淮,你幼不幼稚啊?”

    积攒了太多想说的话, 可真正见到心中所想的那一刻, 又觉得多说无益,演变成了照例的寒暄。

    季云淮俯身回抱她, 他喜欢她一切的模样,聪明的、勇敢的、跟他并肩作战的……

    虽然两人都希望这样的时间再长一些,可身后就是满目疮痍的国家,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们,还要更多的使命得去完成。

    薄幸月顿了几秒, 问:“你在这儿一切都还习惯吗?”

    他弯了弯唇,展露出一如既往的温柔:“没有什么习不习惯的,在哪儿都一样。”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不习惯也得扛下来。

    但是她来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多了根软肋,也多了份期待。

    “快回去营地吧,要不然耽误你们去执行任务。”说着,薄幸月就从他腿间起身,垂下眼睫,隐藏好内心的思绪。

    薄幸月不是不顾全大局的人,只身报名中国医疗队也不是被一时的思念冲昏了头脑。

    他们都得在各自的领域勇敢无畏、闪闪发光才行。

    季云淮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牵过她垂在一侧的手,交付在她掌心。

    薄幸月忽而攥紧了手中的物件,那是一枚跟自己之前送给他款式很像的平安符,不过图案和穗摆不同。

    眼前一暗,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不含任何情|欲的吻落在了眼皮。

    “我的薄医生,不止是我要平安,你也一样。”

    他嗓音发哑,郑重得像在说什么誓言。

    心口像泛滥着滚烫的岩浆,薄幸月眸色清澈,点头说:“我有时间就过去找你。”

    “好。”他戴上蓝色贝雷帽,拉开房间的门,继续奔赴向维和营区。

    尽管酒店位于a国首都最繁华最安稳的地区,有政府军二十四小时驻守着,但这儿的住宿条件甚至还不如北疆。

    让人不由得感慨,能生活在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身处什么样的国家很重要。

    薄幸月简单洗漱完,便站在窗边,迎着含着热浪的风,低头去望楼下的景象。

    有从别的地区过来的难民,将街道拥挤成乱哄哄的一片。

    a国的适龄男人全被拉到战场上打仗去了,是死是活下落不明,留下来的难民多半为妇女和孩子。

    他们消瘦又邋遢,头发蓬乱,眼睛浑浊,像疯了一样去翻找垃圾桶,将能吃的能用的全抱在怀里,甚至出现争抢的状况。

    警卫员挥起电棒,大声驱逐他们离开。

    ……

    而在街道的另一侧,老奶奶裹着头巾,叫买新鲜的小雏菊,花瓣迎着阳光,肆意舒展。

    那是代表和平的花朵,可在这花朵的背后,却是成堆的尸骨和无尽的硝烟。

    不管政府军最后能不能取得保卫国家的胜利与和平,但因为战争带来的伤害,会成为一道疤痕,永远留在心头。

    一刻都不曾消弥。

    翌日,中国医疗队正式驻扎疫区,安排义诊活动。

    由于队里的有些医生没有治疗疟疾的相关经验,所以苏医生专程组织开会,对他们进行了详细地培训与讲解。

    那之后,薄幸月始终奔波忙碌在一线。

    一线采用轮班制,没有跟疟疾患者近距离接触的时间里,她就负责整理药品这些轻松活儿。

    直到某一天中午,薄幸月在医院值班室,收治了一位感染了疟疾,且已然昏迷的中年男性。

    由于患者始终高烧不退,意识不清,她初步判定是重症型的感染,立刻向苏医生上报。

    苏医生马不停蹄地组织相关医生展开会诊,表情严肃道:“确实是脑型疟疾,情况不容乐观,这两天辛苦各位。”

    薄幸月是第一名接待这位患者的医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的主治医生。

    连轴转了两天后,病患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

    她明面上没说什么,可内心复杂的情绪拧成一团乱麻,到底是庆幸的。

    庆幸又挽救下一条性命。

    等到病患的情况基本得到治疗并稳定下来后,苏医生专程把她叫过来。

    她笑着说:“小薄,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也不能总是让你在一线这么累着,关于疟疾知识的讲座我想交给你来完成。”

    薄幸月没什么异议,服从道:“好,没问题。”

    从一线退下来,她也一直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顺带整理着讲座要用的资料。

    讲座讲完后,不少华人还专程感谢他们,薄幸月耸耸肩,应对得自如:“我们是医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其实,穿上白大褂,他们也是生死场上的战士,不比真刀实枪的战场轻松。

    男人听完她这番话后,热泪盈眶地说:“祖国不会忘记,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一切看起来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当晚,薄幸月翻看完手头的资料,躺在酒店的床上,想了想,还是给季云淮打了个电话。

    本来不报多大希望的,他在这儿的任务忙,有时候信号差,一时间联系不上也是常态。

    过了十几秒,电话那头居然接了,低磁的嗓音透过钻入耳廓:“找我?”

    不同于他平时说话时的冷冽,而是笃定的、温情的。

    薄幸月捏了捏耳根,直白道:“我明天有空,能来你们营地找你吗?”

    好不容易来到a国,两人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但无论工作有多忙,心底一直是会留出点儿角落要记挂彼此的。

    “可以,我来接你就行。”季云淮顺着话题问,“你们忙完了?”

    薄幸月扬唇说:“我现在就负责一些科普讲座,任务比之前轻松点儿。”

    季云淮轻声笑了:“我们薄医生辛苦了。”

    薄幸月将被子扯过,蒙在脸颊上,心情早就飞扬起来,“明天见。”

    他不轻不重地嗯了声,淡声说:“晚安,月亮。”

    约定好时间后,薄幸月就让医疗队的专车接送司机送自己去中国维和军营那边。

    车停后,她稍稍打量了几眼,蓝色大门的门口有牌子写着中国维和军营的字样,威严又庄重。

    抬头去望,鲜红的旗帜迎风招展,阳光是一如既往的明媚。

    维和的军人们穿着统一的作战迷彩服,昂首挺胸,站姿笔挺,可以说是相当吸睛了。

    季云淮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来,脸部轮廓硬朗,深邃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笼在她脸上:“看什么呢?”

    “看你们这儿还有没有比你更帅的小哥哥啊。”薄幸月故意挑衅,那点儿骨子里的妖娆又情不自禁地露出来。

    季云淮军靴蹬地,利落飒爽,离她不过几步的距离。

    他俯身过来,放低了嗓音,警告说:“薄幸月,你敢。”

    薄幸月霎时间笑倒在他怀里。

    果然还是之前那个病态又独占欲爆棚的少年。

    她稍稍逗一逗,他所谓的清冷隐忍便会逐渐崩塌。

    风拂林梢,树叶被吹得呼呼作响,斑驳的光影笼罩着亲密无间的两人。

    “你头发比上次长了很多。”她踮脚,用手指去揉了揉他的发丝。

    不像是之前短寸那般扎手,可能是忙于任务,没怎么理发,发丝浅浅地覆在眉骨上方,揉起来手感还挺好。

    季云淮眸光不移,任由她这么揉着,心脏蓦然软下。

    岗哨都快震惊到下巴掉了,他们平时哪儿看见过有谁敢这么对季队?!

    又得知季云淮还没结婚,所以一定是女朋友无误了。

    随后,季云淮冲岗哨打了声招呼,介绍说:“我家属。”

    很快,这个消息在岗哨轮班后,传遍了营里。

    此刻,当事人还毫不知情。

    “我们中午去你们食堂吃饭吗?”

    “食堂里没什么特别的,薄大小姐得忍一忍,这边就这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