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节
    橙色的火星子在雨中飘摇,豆大的星火映衬在他的眼眸中。

    说来也奇怪,自从吃了薄幸月给的那袋子薄荷糖后,他的烟瘾淡了许多。

    只是碰到紧张时刻,第一时间的想法还是通过烟草过肺来排解。

    天色渐晚,队员纷纷坐在帐篷里休息,吃干粮补充体力。

    盛启洲抹了把脸色的水渍,雨水早已跟汗水相融。

    他揉着后颈说:“虽然还不知道蓝方是谁,但只要季队在,我们就不可能输,他啊,是咱们队里的定心丸,西北地区的利剑……”

    所向披靡,说的可不就是季云淮么?

    没过多久,两颗信号弹升空,标志着比赛正式开始。

    季云淮派出无人机前去侦查对方动向,察觉情势明朗后,就让队里的狙击手就位,伏在高低上瞄准。

    果不其然,蓝方并未注意到他们的设伏,派出的小分队全部被包围。

    局势大好之际,自然是要乘胜追击。

    季云淮仍旧心态稳定,只是听到对讲机里传来队员汇报自己受伤的消息时,心脏重重一跳。

    无论野外拉练输赢成果如何,保证队里的每个战士平安归来才是要事。

    吴向明拿着对讲机,说是分队准备包抄蓝方一队时,有人脚下踩空,从山地上滚落,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

    “队长,不用管我。”队员咬着牙,从唇齿间挤出几分倔强。

    季云淮眸色发沉,最终松了口,当机立断:“吴向明,将人背到军医那边去,剩下的人继续执行作战任务。”

    队员还想说什么,但被季云淮否定了。

    他要做什么说什么,其中的威严没人反抗得了。

    吴向明观察了下地形,又怕将人背下去的过程被蓝方队员注意到,只能往隐蔽的位置走,用作撤退的遮挡。

    薄幸月到了帐篷里后,倒了杯热水润喉。

    今天确实很冷,她穿了件毛衣,依旧不抵四面裹挟的寒意。

    方一朗跟着他们上了山,她就留在帐篷原地驻扎,以备不时之需。

    接到对讲机传来的消息时,薄幸月还没来得及穿上白大褂,她立即撩起帐篷帘,看到吴向明的作训服全然湿透。

    她也过来帮忙,从一侧撑着人的手臂,齐力往前走。

    没想到外面的天气这么恶劣,红蓝双方的对抗全然没有因此松懈过一秒。

    吴向明将扛着的队友扶着坐下,喘着气息道:“薄医生,人从山地上踩空摔了一跤,您帮忙看看。”

    “我还得回去队里执行对抗任务,我队友就拜托您了。”

    薄幸月点头应允,她就出去了这么一小会儿,白皙的脸庞莹然,眼睫上挂着的全是水珠。

    吴向明朝她敬了个军礼,又匆匆离开。

    薄幸月诊断完,问了小战士一连串的问题,又让他将疼痛难忍的那条腿的裤腿撩起来。

    腿上有明显的青紫痕迹,摔打伤倒也还好,但初步看来是骨折了,后续的对抗赛肯定没办法参加。

    向上报告完情况后,季云淮二话没说,赶到帐篷外。

    薄幸月袅袅娜娜迎上去,见到来者,视线直勾勾地落到他脸上。

    “季队长。”每一个字都像踩在节奏上,丝毫不显得刻意。

    季云淮的帽檐压得很低,只能看见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瞳。

    军装泛潮,但遮不去身姿的英挺。

    他扬起眉峰,目光在触碰到什么后,幽微了一瞬。

    薄幸月的卷发披散在肩头,散发着娇娆的慵懒。

    在晦涩的黑暗里,季云淮看着她,薄唇动了动:“给你几分钟整理一下。”

    雨幕如碎珠连成的线,他仿佛是这黯淡天地之中唯一一抹亮色。

    男人的黑发沾染着水珠,瞳仁接触到空气里的潮意,漆黑深邃。

    薄幸月浑然不觉,站在帐篷前顿了顿,笑意无声蔓延:“做什么?”

    “过来我这里。”季云淮单手抄兜,另一只手简单挥了下,冲她招手。

    她相信他。

    所以往前走了几步,两人仅剩下几步之隔。

    由于扶人过去的举动,她宽松的毛衣被扯得松垮。左边的肩颈露出来一截,肌肤光洁如瓷,白得晃人眼。

    而在薄薄的白色毛衣之下,挂着一根黑色的吊带。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季云淮薄唇紧抿,背脊微弯,气息凑近。

    薄幸月长睫微颤,感受到触感后,心脏无声震颤了下。

    季云淮指尖触碰到衣料的质地,他将毛衣给人拂正,压下心头的暗火,交待道,“衣服穿好。”

    第19章 19暧昧犹如藤蔓缠绕。……

    念你入骨19

    ——

    雨水轻盈地落下, 温热的触感消失,周身又重新感受到凉意。

    薄幸月轻微瑟缩了下,将细白的手腕收到宽大的毛衣袖口中。

    “进去再说。”季云淮拢了下眉心, 显然是觉察到了她在强撑。

    队里的小战士躺在病床上, 一见到是队长来了,立刻撑着手肘起身。

    “队长, 对不起……”他哽了许久, 满脸愧疚。

    季云淮神色平静,嗓音徐缓:“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流血流汗不流泪。”

    小战士敛着神色,冲他敬了个军礼:“是。”

    季云淮看着她,若有所思:“情况现在怎么样?”

    “总之不是轻微的扭伤, 具体的结果得送到附近的医院拍片才能知道。”

    野外条件受限, 薄幸月只能尽己所能给他的伤势做了简单的处理。

    “薄医生。”

    他抬起黑黢黢的眼眸,视线定定, 轻声唤她, “比赛结束后我跟你一起过去。”

    薄幸月捞过椅背上的白大褂穿上,其实也没什么抵御风寒的作用,顶多防防风。

    “好啊。”她慢条斯理走过去, 仰着头看向他眼底。

    季云淮站在背对队里战士的位置, 如此一来,薄幸月的任何举动, 他都看不见了。

    海藻般的长卷发散落在肩侧,发尾扫过白大褂胸前的口袋。

    内搭的那件毛衣虽是宽松款,却纤秾合度,勾勒着最曼妙的曲线。

    帐篷里的照明灯灯火飘摇,薄幸月微微踮起脚, 垂下的眼睫在脸庞拓下层阴影。

    像是礼尚往来般,她亦然勾唇轻笑,巧目倩兮,用指尖拂去他作训服上领章的雨珠。

    灼热的气息如同羽毛,轻轻扫过心底,却能挠得人心头发痒。

    她的手很漂亮。

    一看就知道是外科医生的手。

    五指纤长,指甲是淡淡的粉色,平日里拿手术刀都稳得不行的手,此刻触碰到他的领口依然轻松自如。

    季云淮的身体僵直了一瞬。

    他不是没有预料到她的意图,可还是给了她纵容的机会。

    两人的呼吸均有不由自主地错乱。

    就像成为了对方手里的一颗棋子,只能被牵引着继续往下走。

    季云淮面色克制,表面上看起来连都波澜起伏都没有。

    他用舌尖扫过后槽牙,转过身撩开帐篷门帘,蹬着军靴走进雨幕里。

    回到指挥室后方,局面已然陷入焦灼。

    目前蓝方处在下风,但比赛没结束,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哪方会是赢家。

    季云淮在关键时刻沉重应对,及时判断场上的情势,进行部署。

    蓝方的指挥员明显犹豫了,担心是“调虎离山”的陷阱。

    殊不知季云淮这场打的就是心理战。

    最终规定时间到,结果显示红方获胜。

    同样代表了这场野外拉练圆满收官,所有人能迎来两天休假的时间。

    队里的战士们纷纷卸下心头的重担,涂抹了迷彩的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盛启洲笑嘻嘻搭上他的肩膀,欢呼道:“不愧是我们季队,回去请吃饭呗。”

    “等会儿的。”季云淮站在帐篷外,眉目松动。

    盛启洲蹬在那块岩石上,垂着头颈拢火,许久才点燃一根烟。

    隔着烟雾,他看向神情坚毅的男人:“怎么了?”

    “要过去医院一趟。”季云淮拍着盛启洲的胳膊,一切尽在不言中。

    盛启洲这就算是明白了,很多事儿季云淮明面儿上不说,但骨子里的血性、大义比谁都拎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