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节
    男人半蹲着,肩颈处永远笔直,后颈的棘突携着几分禁欲的撩人。

    扣皮带扣时,盛启洲也留意到了不对劲,啧啧两声:“这尺码不对吧,薄医生的腰比这一条还要更细点儿。”

    季云淮没跟他客气,轻描淡写道;“那你再去拿一条。”

    敢情他成无偿跑腿的了。

    新的皮带果然更合身。

    “咔哒”一声,大功告成。

    季云淮起身时,手背拂过她轻盈的迷彩服外套一角。

    摄影组那边在喊她的名字了,薄幸月眼眸微眯,都没来得及跟季云淮说什么,直接被喊走。

    他还是头一次看薄幸月穿迷彩服的模样,英姿飒爽,美艳逼人。

    一想到某些场景,季云淮一阵喉头发痒,他从口袋里摸出一袋还没开封的薄荷糖。

    刚拆开袋子,季云淮就往唇齿间塞了一颗。

    薄荷的清凉直灌喉头。

    盛启洲神秘兮兮凑过来,好奇道:“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怎么吃起糖来了?”

    他扬起眉尾:“突然想吃。”

    盛启洲哦了声:“这糖很好吃吗,让你一个不喜欢吃甜食的都开始尝试了,搞得我也想尝尝。”

    他眸含笑意,说出来的话毫不留情:“你可以自己去买。”

    第18章 18压下心头的暗火。……

    念你入骨18

    ——

    盛启洲一脸的不可置信, 哼了声:“不是吧,季队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不就是一包糖嘛,他尝一颗都不行。

    薄荷糖在逐渐嘴里融化, 在炙热的光线下确实让人感觉够清凉。

    季云淮压下帽檐, 唇角不自觉上扬了几秒。

    另一边,薄幸月刚整理好着装, 一路小跑过去, 莹白的脸颊上因热度染上一抹绯色。

    拍摄此次宣传片的导演约莫四十岁,戴着黑色鸭舌帽,正在现场指挥。

    首先是需要在操场拍摄站在跑道往前走的镜头。

    薄幸月迎着刺目的阳光就位,她妆容清淡,只简单打了个底, 描眉扫唇, 低马尾扬起的弧度轻盈。

    导演对着监视器看了会儿,喊道:“好, 停停停——”

    薄幸月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 还要再拍一遍,停下往前的走的脚步,拨弄了下耳后的碎发。

    结果导演扬起笑容, 满意地昂了昂下巴, 示意说:“这条过了,来继续下一条。”

    她陡然间松了口气, 毕竟比自己想象得要轻松许多。

    在工作上,薄幸月自认更喜欢专业性的事儿,像这种宣传片的拍摄,不管是不是好差事,都费时费力。

    若不是军区负责人没给她留拒绝的余地, 她也想象不到来了北疆后,每一天的经历都如此令人难忘。

    ……

    拍摄过程中,轮到别人的拍摄镜头时,薄幸月还得在旁边候场。

    百无聊赖之际,她只能掏出兜里的薄荷糖嚼一颗。

    阳光轻盈编织着,薄幸月穿着这身宽大的作训服更显得身形玲珑,若真是放在部队里,那也是妥妥的“戎装美人”。

    特勤中队已经训练完了一轮,队员就在原地坐着休息。

    众人大汗淋漓,眼神时不时望向旁边的拍摄组。

    盛启洲捏着矿泉水的瓶身,咕咚咕咚直灌了两口。

    他拿手背擦拭掉唇边的水渍,眼神无意间一瞥,正好看到薄幸月手里的那袋薄荷糖包装。

    盛启洲眉心一跳,哽了哽,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小丑居然是我自己。”

    他拧好矿泉水的瓶盖,长叹一声:“这么多年终究是错付了。”

    宣传片分几天拍完,基本轮到薄幸月的镜头都是一次过。

    导演说起来原因也挺简单,这姑娘上相,在镜头里好看就是王道。

    薄幸月偶然看看他们拍的物料,确实很用心,她也不自觉地开始期待成片之后是什么效果了。

    最后一次拍摄结束,薄幸月看着自己身上那套作训服,居然溢出几丝不舍的念头。

    隔着铁网,她眼睫轻眨,玻璃珠般轻透的瞳孔倒映着人影。

    站在队列最前面的男人神情威严,眉骨如刻,侧脸轮廓硬朗。

    也是,季云淮只要一身军装加身,扣子永远一丝不苟扣在最顶上,不苟言笑的同时,又平添几分禁欲撩人。

    队里没人知道季队长私下什么模样。

    自然不可能了解他的过往。

    这几天薄幸月按照导演的步调拍宣传片,季云淮就带队进行跑圈、射击、速降等常规训练。

    两人明面儿上没有见面的机会,私下里同样没主动找对方联系。

    似乎都在端着较劲儿,情绪如风浪翻涌,让两颗心脏互相推拒又密不可分。

    偶有短暂的眼神交汇,每每至此,薄幸月都会故意去迎上他的视线,从不展露任何的回避,漂亮的狐狸眼里尽数是轻松淡然。

    那样的眼神,季云淮早就高中时就见过。

    薄幸月从来不介意真真假假的传闻,凑过来找他聊天搭话时,他唇线抿直,未置一词,可少女不在乎,仿佛没有受挫的表示。

    残存在脑海里就只剩下十六七岁时的薄幸月,穿着前卫的短裙,俯身过来时,栀子花香悉数占据他的世界。

    少女明眸皓齿,尾音藏着小勾子般撩人:“季同学,这题你能跟我讲讲吗?我不会……”

    “对不起,你找别人。”少年的嗓音仿佛被砂纸打磨过,不带一点儿温度。

    “我只想找你,季云淮。”她一字一顿喊他的名字,不给人任何回避的机会。

    而这时候的季云淮军装笔挺,喉结滚动,眉目间藏着英锐。

    不得不说,的确很正儿八经。

    他的黑眸沉如夜色,声线冷冽中透着令人生畏的坚定:“马上就要进行特训成果的检验了,这场比赛只能赢不能输,是否明白——”

    队里的战士们面孔中透露着十足的坚毅,目光炯炯,声震蓝天:“明白——”

    平时的训练就是为了战时少流血,没有人敢在关键时刻松懈或是掉链子。

    在这一刻,她的内心亦然受到了洗礼,于无声处荡气回肠。

    也终于明白,重逢后的季云淮,其实从未褪去身上的那一份傲骨。

    只是将责任担当、热血忠诚熔铸。

    成为守护这片土地上最磅礴最坚韧的力量。

    ……

    西北边陲,大漠戈壁。

    清晨五点一刻,室外小雨淅沥,季云淮闻声准时醒来。

    他从宿舍的床上下来,利落套上迷彩作训服,扣好纽扣,套上军靴后蹬地踩实。

    哨声一响,所有要参加特训比赛的战士整装待发,背好行囊,动作迅速赶到楼下集合。

    出发前,指挥员进行了训话,众人的回应声响突破天际。

    身后即是广阔的世界,红旗飘扬,被风吹得飒飒作响。

    薄幸月跟方医生坐在一个军用吉普车里,他们这次被安排过去,就是为了保证野外拉练中所有战士的安全,只要有人受伤,她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方一朗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身上总携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他谦和有礼道:“薄医生是头一次到现场看军方的对抗赛吧?”

    “我们驻扎在帐篷里,保证医疗后勤工作就好。”方一朗唇角扯过一抹淡笑,镜片折射着轻微的反光。

    薄幸月望了眼窗外,天色灰暗,朦朦胧胧的雾气环绕远山。

    雨滴拍窗,吉普很快就要行驶上崎岖不平的山路。

    “我确实是头一次到实地看,所以还挺期待的。”她语气很淡,看上去没什么兴趣接话。

    薄幸月的性子向来如此,美艳大胆又冷感十足。

    方一朗清清嗓子,不动声色地问:“看你跟季队长关系还挺熟的?”

    他只是看到上一次季云淮给薄幸月扣皮带的状态很亲昵,全然不似平日里的寡淡。

    “方医生觉得我们熟就熟,不熟就不熟……”薄幸月弯着红唇,眉梢轻挑,话语间跟他打起太极来。

    方一朗攥着指节,只得尴尬地笑笑,再没有主动聊起这方面的问题。

    抵达野外拉练的地点后,队里的战士立刻集结,冒雨接受考验。

    一连几个项目下来,众人的体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消耗。

    沙盘推演结束,下一步就是红蓝军方对抗赛。

    他们此次野外拉练时间紧任务重,作为红方,季云淮并不知道蓝方是哪一支队伍,相当于在打没有准备的仗。

    野外密林遍布,雾气湿润氤氲,山地的草地深陷,像是被绵密的雨水浇蔫儿了。

    季云淮走到队伍的不远处,拿了根烟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