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节
    “盛启洲……”季云淮眉间微蹙,搞不明白这小子又发什么癫了。

    “我真的,真的什么都没看见。”盛启洲心慌了一阵,以为是季云淮不让说,“我自戳双目可以了吧。”

    季云淮一脸的无语,无奈之情溢于言表:“你满脑子想什么呢。”

    盛启洲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气场同样矜冷强大的两人,陡然间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他在风中抽了抽嘴角,又只能化身透明人在那儿揉着小黄狗的脑袋。

    薄幸月看到那道红痕终于没有,心里松下一口气。

    “帽子还给你。”她将军帽摘下来,额前的碎发拨动下来几缕,将纯情的妩媚勾勒到极致。

    “走了。”季云淮接过帽子,夹在胳膊一侧。

    随后他往后退了步,按捺着瞥向她的视线,冲还在跟狗为伴的盛启洲打了个招呼。

    盛启洲给小黄狗喂着罐头,郁闷地跟上去。

    两个男人都是人高腿长的那一类,军装加身,短袖被风鼓动,鲜活又热血。

    盛启洲将手枕在脑后,默默叹气,说出来的话都酸不溜秋的,“我都快跟那小黄一样,吃狗粮吃饱了……”

    “是吗?”季云淮薄唇微动,眉梢上挑,“不介意,你以后可以多吃点。”

    “……”

    盛启洲暗骂一声,这男人真够闷骚的。

    短暂休假结束,特勤中队的训练恢复往昔。

    薄幸月一起床就能军区的训练声。

    “一、二、三、四——”声音高亢嘹亮,划破天际。

    她趴在栏杆上,看到不远处扬起的黄沙,战士们穿着作训服,个个精神饱满,已经开始了五公里的越野跑。

    待到她收拾好去医院时,天光早已大亮。

    薄幸月正翻着文件,听到有人敲门还以为是同事,也没抬眼,“进。”

    军区负责人笑眯眯迎上来:“薄医生,又见面了。”

    薄幸月讶然了几秒,果断站起来跟对方打招呼:“您好。”

    负责人开门见山交待了来意:“薄医生,是这样的。我们军区的军医临时有点儿事,请产假的那位女医生还没回来呢,你要是协调得过来,看能不能过去顶几天。”

    “你放心,这事儿肯定是你自己来权衡,就是现在队里训练强度大,我总想着后勤工作还是得保证的。”

    这算是好话坏话全给说了。

    薄幸月没什么拒绝的理由,只能点头同意。

    出发前,她把院内的工作跟戚嘉禾对接了下。

    薄幸月一上午收拾了下军区里的医务室,除此之外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做,比待在医院里还要轻松空闲。

    毕竟在部队里,他们能负责的也就是简单的伤口或者疾病处理,真要出了什么大问题,还是得往大医院去送。

    医务室里除了她,还有另一个医生和一名卫生员。

    卫生员是个很腼腆的小男生,一见到她,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儿,磕磕绊绊地说:“薄医生,你很漂亮。”

    “现在快到午餐点了,你去食堂的话,可以尝尝红烧肉,很好吃。”说罢,他又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薄幸月也跟着他乐呵起来,欣然应允。

    正中午,到了午餐的放饭时间,官兵们整齐划一往食堂走去。

    她先到的食堂,果不其然,没一会儿盛启洲跟季云淮也往这个方向走过来。

    盛启洲二话没说,端了餐盘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笑得没心没肺的,“诶,薄医生,又见面了,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薄幸月微笑回应,秀气的手拿起筷子,也准备吃饭。

    季云淮跟着盛启洲搁下餐盘,他眼睫浓密,下颚线利落干净,仍规矩地穿着迷彩短袖,有汗珠从额角滚落到锁骨。

    一看到季队坐在了薄医生对面,队里的小战士们恨不得都把头扭到一百八十度去围观。

    可惜季云淮气场太强,他们也就悄悄瞄两眼,不多时就开始大口扒饭,个个狼吞虎咽的。

    不多时,她就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的饭量。

    在饮食上,薄幸月为了管理身材,一向很节制,但餐饭里还剩下一小部分米饭,她可能有点儿吃不完。

    正欲起身时,他冷不丁出声提醒:“吃完,别浪费。”

    她抬头,正好撞入男人的视线,眼如寒潭,语气沉稳。

    薄幸月:“……”

    行,这一点她确实做得不太好,也找不到理由反驳,只得重新拿起搁置的筷子扒饭,塞得腮帮子鼓鼓的。

    盛启洲本来想出声提醒什么,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就季云淮这样儿的,给他十个胆子,他也惹不起。

    薄幸月默不作声地执行了“光盘行动”,看着餐盘干净得能反光,她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吃撑得鼓起来了。

    很快到了下午,薄幸月以为会跟上午差不多,反正都是闲着。

    结果过了一个多小时,医务室的门被敲开了。

    季云淮扶着队里的战士坐下,那战士还看着特眼熟,好像就是跟他比赛射击那一位刺头兵吴向明。

    “正训练时,他突发性晕倒,所以送过来看看。”他眉间紧蹙,唇线崩成条直线。

    不管是不是刺头兵,都是队里的成员,季云淮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吴向明恨不得汗流浃背,面色相当难看,直愣愣捂着心口喘气。

    薄幸月反应迅速,给人检查完,她得出个结论:“就是中暑了。”

    还没等吴向明反应,那瓶藿香正气水儿就被倒进他嘴里了。

    不得不说,下手可够狠的。

    吴向明连呛了好几声,这药的味道是真难喝。

    薄幸月瞥过去一眼,那双狐狸眼里眼波流转,唇角笑意轻扬:“季队长看起来还好,没中暑吧?”

    季云淮额角一抽,昂了昂下巴:“不劳薄医生费心了。”

    吴向明躺在病床上,还想起身:“季队,我还能回去训练。”

    “先休息,身体重要”他沉声安慰,又给人摁回去。

    季云淮戴回军帽,短茬的头发长了些许,让他整体的轮廓没有之前那么凌厉。

    “那就拜托你了,薄医生。”

    声线冷冽,后面三个字他说得很轻,犹如情人间的耳语呢喃。

    等季云淮从医务室出去后,吴向明支支吾吾一阵,开口喊她:“薄医生……”

    薄幸月穿着白大褂,俯身过来,掀起缕缕幽微的香气:“哪里不舒服?”

    哪知道吴向明憋了半天,说的都是跟病情不相关的。

    “我们都觉得队长对你有意思。”吴向明轻咳两声,“薄医生呢,有没有兴趣当队长夫人?”

    队长夫人……这称呼要是被季云淮听到,他会不会一脸黑线,直接把人抓回去训练?!

    薄幸月沉吟半晌:“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你上回晕倒,我们队长挺身而出,直接给你抱起来了。大家伙儿都看着呢,这敢情还能有假?”

    更何况,他们队里从来就没见季队长交过女朋友,清冷桀骜,有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

    这回来个绯闻对象,大家私下里肯定少不了议论的。

    吴向明的小道消息是真不假,喋喋不休的:“还有我们在队里投过票,问题是更喜欢你和小吕医生哪一款?”

    说到一半,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凄惨:“我投的是你啊,薄医生。结果你刚那一瓶藿香正气水差点没把我送走。”

    薄幸月眼眸潋滟,双手抱臂,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那你现在准备倒戈吗?”

    “我怕继续投你,队长先把我给宰了。”吴向明躺下去,不再敢多话。

    傍晚,部队里组织看电影,众人总算轻松下来。

    抬头望去,晚霞漫天,北疆的风打着转儿地涌过来。

    由于嫌外面气温高,薄幸月脱了白大褂。

    她今天穿的是件浅色系短裙,露出的肌肤影影绰绰,双腿雪白笔直,像是初雪时的晶莹。

    他们看得电影是露天的,选的是一部军旅题材,直教人热血澎湃。

    直到电影结束,北疆的天尚且敞亮。

    季云淮从座位上起身,视线锁定她,眸色幽深。

    女人侧颜姣好,黑色橡皮筋儿将秀发挽成低马尾,几缕碎发散落。

    看电影的过程中,许多人的注意力都不知道被分到哪里去了。

    他缓缓开口:“薄医生,过来。”

    薄幸月听到后觉得稀奇,没多想跟了上去。

    两人到的是医务室后面的小树林,树叶飘落,风声猎猎。

    薄幸月眉眼盈盈,嗓音柔中透着媚,故意道:“怎么?季队长想以权谋私啊?”

    第17章 17勒出盈盈一握的细腰。【……

    念你入骨17

    ——

    她这话的玩笑成分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