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节
    过了几分钟,一件沾染着暖和温度的衣服兜头而降。

    是她的披肩。

    薄幸月没料到来者,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单薄的脊背抵到了坚硬冰冷的白墙上。

    男人眼神深邃,唇线平直,单手抄兜,西裤裹着修长的双腿。

    霎时间,气氛变得半昧不明。

    两人的眼神电光火石间接触在一起,彼此却都没移开。

    意识到什么,薄幸月挑起眼尾,风情流转。

    长长的走廊,暖色灯光犹如涨潮,倾泄一地。

    他靠近过来,只要再往前一步,她便陷入无路可退的境地。

    季云淮的侧颜像是笼上层淡霜,嗓音同样冰凉,低沉地震在耳边:“就这么试我底线的?”

    仿佛潜在的意思是——你也就这么个胆子了。

    第12章 念你入骨   “能不能安分点儿?”……

    念你入骨12

    走廊的光线偏暗,灯光影影绰绰地映照在两人身上。

    薄幸月乌发红唇,眼尾的那粒小痣更显得妖冶异常。

    她目光挑衅地迎上他视线,直白且不加掩饰。

    复杂的情绪悉数翻涌。

    季云淮离她不过一步的距离,再靠近一点,鼻息都快纠缠在一起。

    他身着的黑色冲锋衣上看不出一丝褶皱。

    禁欲又平整。

    这是作为少年的季云淮一贯的自我保护方式,外表看上去清心寡欲,无坚不摧。

    可少女时,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这双隐忍的双眼爬上情|欲。

    粉碎那层冷淡的壳,才会流露出最真实的渴望。

    仿佛一张编织的网,爱与欲只能拖着人往下坠。

    终于,她启唇:“是吗?季队长要真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嗓音含着几分哑,对他抛出来的直球不置可否。

    说罢,薄幸月又抬手裹好了肩颈处的披肩。

    那件披肩是她来北疆后随意买的一种民族风样式,当初随意买的,现在裹起来确实暖和不少。

    “季队长还不回去吗?要是他们误会了怎么办……”她笑吟吟的,将一根极细的女士香烟凑到唇边,拢火点燃,压抑下轻微的咳嗽声。

    被别人误会是薄幸月的常态。

    从小时候开始,她就明白这一点。

    所以习惯了不解释不低头,骨子里的倔劲儿早已扎根。

    季云淮不一样,他永远八风不动,隐忍克制到极致。

    少年一早就知道他跟薄幸月是截然相反的人。

    但只有靠近她,他才能感觉自己是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军靴掷地有声,昏暗逐渐吞噬掉那抹背影。

    薄幸月捻灭半截烟,烟灰散去,那股薄荷味愈发浓重。

    包厢里,看到两人是一前一后回来的,大川嚷嚷道:“季队,薄医生,你们两怎么回事……”

    “都在外面待这么久才回来?我们都快吃完了。”

    盛启洲拿胳膊肘捅了下大川,用咳嗽掩饰尴尬,“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我去结个账。”

    大川疑惑地“啊”了声,挠了下脑袋,也没明白他这话哪里说得不对。

    “不用,我结了。”季云淮的指节搭在桌沿边,不声不响的。

    盛启洲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是在问——

    “你就出去结了个账?”

    连吕司如也嗅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儿。

    两人的状态太奇怪了,不是旧情人就是仇人。

    聚餐结束,夜风料峭。

    薄幸月沿着县城街上的摊子逛了圈,发现全是一些买手工艺品的店。

    最后,她在一家阿婆的店里,买了根平安绳作罢。

    直到回到房间门口,她才借着幽微的光线看到从对门走过来的吕司如。

    吕司如喝了些酒,眼眸锐利,眼尾还曳着一抹红:“薄幸月,你跟季云淮到底什么关系啊?”

    她不是没注意到。

    季云淮出去前,还拿了条椅背上的披肩,现在就穿在薄幸月身上。

    怎么想的,她就怎么问了,总比被蒙在鼓里好。

    想到季云淮在盛启洲面前说得是不认识,薄幸月也不服输地回答说,“没关系。”

    她说得轻飘飘,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完全堵住了吕司如想继续问的机会。

    “我睡了,再见。”薄幸月进去房间,跟吕司如挥了下手。

    倒不是逃避,她只是觉得没必要说那么清楚。

    将近晚上十点,来这地方一个星期了,薄幸月还是头一回碰到洗头洗到一半停了热水。

    北疆条件有限,她只能忍着凉意用冷水把头发的泡沫冲走。

    洗完后,她简直浑身凉透,狼狈得牙关打颤。

    可能是这一晚的凉意太甚,翌日一早,薄幸月就察觉到喉咙发疼,人也昏昏沉沉的。

    去烧了壶热水喝下感冒药,她还是强撑着去了医院,毕竟下午还得有个附近县城义诊的活动。

    到医院后,几盆绿植在阳光的照耀下生机盎然,浇完水,绿叶上的水珠晶莹剔透。

    过了几分钟,薄幸月接到军区的通知,说是要把上回的体检报告交过去。

    她有气无力地应下:“好。”

    忙碌了一上午,出发前薄幸月用手背探了下,额头有点烫,她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只能回来再喝退烧药了。

    阳光热烈,特勤中队的呐喊声响彻云霄。

    薄幸月用手遮挡光线,眯眼看了会儿,果然一眼就发现人群中最亮眼的存在。

    季云淮穿着作训服,狂风将那身衣服吹得熨帖,他站在队列前,小臂线条匀称,喉结弧度明显。

    所有人的制服汇聚成一片橄榄绿的汪洋,汗水贴着鬓角躺下。

    他们正准备练习速降的项目,所有人身上戴好装置,就要从楼房的最高处往下降。

    驻足了会儿,她浑身的无力感更明显,只得匆匆走开,拿着档案袋去到办公室。

    敲门后,上回的军区负责人喊了声“进来”。

    负责人接过档案袋,冲她看了眼:“小薄医生,怎么看你这么不舒服?”

    薄幸月扯着唇角,摆手道:“没问题,小感冒吧。”

    她想,反正撑到回医院喝退烧药就好了。

    阳光炙热铺陈,眼看就要路过他们训练的操场,薄幸月稳了稳心神,可头重脚轻的失重感席卷得很快,犹如海浪拍岸,头晕脑胀,一刻也没消停。

    腿一软,她立刻感觉整个人彻底失去了力气。

    跌倒在地之际,一双有力的大掌果断扶在了身后。

    薄幸月还没完全失去意识,只是迷迷糊糊地想辨别眼前的人。

    眼睫轻颤,她模糊地看到了季云淮利落的下颚线。

    周遭扑面而来的全是他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冷杉馨香不断萦绕,强势而凛冽。

    他穿过她腿弯,轻而易举将人圈着抱起来,大步流星地朝前走。

    身后全是不明所以的新兵蛋子,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队长这么紧张的模样?!

    更何况季云淮太过清冷,说他不近女色都有人信。

    可明眼人都看得到,他抱起薄医生时,犹如对待一件珍贵的瓷器,生怕摔了碎了,眼里的怜惜意味是掩盖不住的。

    盛启洲吼了声:“看什么?!队长现在有事,你们继续训练——”

    所有人背过身,不再让她被迫接受这一场无声的注视。

    季云淮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当,随之而来的是胸腔起伏的汹涌感。

    薄幸月想开口,嗓子却发哑,只能顶着羞耻心,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放我下来。”

    季云淮没理会她的请求,面容阴沉得更冷:“到医院再说。”

    “我自己能走……”她苦着张惨白的面色,不愿意服软。

    昨天才在季云淮面前耀武扬威说着试探底线,今天就高烧晕倒在他面前。

    薄幸月觉得这可太失策了。

    他眼神冰凉得像寒潭,只垂下一眼,沉默须臾:“能不能安分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