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节
    倏地想起来上一次过来北疆,那是他唯一一次发了条朋友圈。

    刚开完会,他站在廊檐下躲雨。

    不经意间看到个背影跟薄幸月特别像的,长卷发、身段姣好,穿的衣服颜色都是少女最喜欢的。

    可她撑着伞,一直没转过来,也就看不到面容。

    大雨中,女人兴冲冲挽住了一个男人的手,两人共用一把伞,姿势很是亲昵。

    季云淮看着打火机或明或灭的火光,心脏像是被扎了下,刺痛感太过真实。

    盛启洲嬉皮笑脸地走过来,喊道:“季队——”

    见季云淮一动不动,盛启洲觉着稀奇,唇边含着揶揄的笑意,“你怎么发起呆了?”

    没有人知道。

    那截烟灰积满,差点滚落到手背。

    盛启洲是真的被吓到了,一下子严肃起来:“你这什么表情,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队里的人都知道季云淮是情绪不外漏的人,在武警特战队这么几年,冲锋陷阵打头阵一样不少。

    甚至跟他一个军校也了解,现在学校里面还有他创的一些体能记录。

    可那一天,盛启洲是真的感到了不知所措。

    毕竟季云淮眼神蔓延出的绝望像洪水滔天,怎么都止不住。

    不是没想到她可能结婚谈恋爱,只是他宁愿自己选择遗忘和不知道。

    ……

    薄幸月走到办公室,身上的热意总算消散了不少。

    军区负责人在那儿整理一下资料,招呼他们坐下后,一五一十地说明道:“我们这边的军医不算多,还有名女同志请产假了,所以常规体检项目就得麻烦你们了。”

    戚嘉禾跟负责人握了下手,打起交道更显老练:“不麻烦,我们过来支援还要感谢你们的付出和帮助。”

    一行人稍作休息后便打算去医院,由于是原路返回,不可避免地要路过训练用的操场。

    北疆日落时间晚,白昼长的时候,晚上十点外面的天仍亮如白昼。

    热浪蒸腾袭来,万里无云,风吹起她的裙摆。

    蓝色的裙子卷边而起,像大海的波浪。

    看得人心口都凉快了几分。

    跑完十圈,他们穿着的短袖好不容易沥干,可不一会儿又开始大汗淋漓。

    稍作调整,接下来的科目是射击,相比下来不用那么考验体能。

    季云淮布置完任务,说是每个人有五次射击机会,五十环满分,四十环以上算过关。

    靶子离所有人有几十米远,这么长的间距,几乎能想象得到要完成弹无虚发是个多么艰难的任务。

    不待中队的人喘口气,他眼睫半睨,淡定开口,“今天任务只要有一个人低于四十环,就要重练。”

    这种要求真的是惨绝人寰。

    任谁都要怨声载道。

    盛启洲扯着唇角,心肠一软,还想替他们求下情:“季队……是不是有点难为他们了?”

    季云淮目光笔直,盯着愁眉苦脸的新兵蛋子看了会儿,哼笑着问:“很难?”

    “来个人比。”他撩起薄薄的眼皮,拿过桌上的枪,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明显,“如果他赢了,你们接下来就不用按照我说的方法训练。”

    盛启洲将围观群众的准则贯彻彻底,看热闹不嫌事大:“我觉得这样还不过瘾,要不然问问围观群众的意见?”

    他扬起手臂,嚎了一嗓子:“小薄医生,你觉得呢?”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

    她一字一顿的,像是在说什么信誓旦旦的誓言:“我赌季云淮赢。”

    队里一般都称呼他为“季队”,像薄幸月这般大胆连名带姓喊人的,真是少见。

    尤其是女人张扬又秾丽,红唇轻吐出那几个字,真真是字字坚定。

    惊愕的同时,围观的士兵们呼声更高了。

    很快,两人的比赛正式拉开帷幕。

    季云淮检查好装置,手臂平直,瞄准目标,眼神凌厉又沉静,五官干净平和。

    “砰砰砰——”几声,五发全部射击出去。

    动作迅速,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嫌。

    他不动声色地把枪递过去,狂妄又不显骄傲,昂着头,下颚线利落分明:“来,轮到你了。”

    跟他出来比试的也是队里的“刺头兵”,名叫吴向明,各方面素质同样相当优秀。

    吴向明深呼吸了几秒钟,远不及季云淮对待这场比赛那般轻松。

    待到两人都射击完,最终的结果将由所有人见证。

    盛启洲光荣地肩负了“报幕”的任务。

    他先是欢呼的声音说道:“吴向明,四十七环!”

    队列里一阵鼓掌,这当然是值得庆贺的高成绩。

    而后盛启洲眼神玩味,拖长了尾音说:“季队,五十环——”

    队里静默须臾,接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所有人除了佩服无话可说。

    盛启洲笑得愈发肆意:“我说什么,小兔崽子们别挑战季队的权威行不行?”

    吕司如鼓着掌,脸色绯红,钦佩的眼神跟自以为陷入爱河的小女生差不离:“季队也太帅了吧!”

    薄幸月不自觉垂下纤长浓密的眼睫,在一片喧闹中没说话。

    在记忆里,他好像一直都是那个“曾许人间第一流”的少年,勇敢鲜活。

    她当然早就赌过季云淮会赢。

    只不过算起来好像是六年前的校运会上,风扬起少年浅蓝色校服的一角,他冲过终点线,为二班摘得团体赛第一名的荣耀。

    接上级通知,体检分两天,今天就只测一些简单的项目,他们只用去医院提前候着就行。

    季云淮宣布训练结束后,径直回宿舍洗了个澡。

    军人排队体检有一点是许多人做不到的,那就是永远安静又有序,医生检查起来也能工作效率更高。

    门内,薄幸月微微弯着白皙的脖颈,长卷发松散下来,侧颜恬静柔和。

    她穿着白大褂,胸前别了枝黑色中性笔,目光澄澈。

    看起来工作时没什么可分心的,专注又认真。

    前面排队的过了一轮,轮到季云淮时,他不急不慢地走进去坐下。

    男人蹬着双军靴,背脊挺直,军衬挺括,橄榄绿的领带相当周正。

    扑面而来的是冷冽的薄荷和冷杉香味的交融。

    静谧中,两人间的磁场对应更强。

    薄幸月握着笔,指甲呈现出淡淡的粉色。

    她例行公事般问着问题。

    季云淮同样予以配合,语气闲散又淡定。

    “姓名。”

    “季云淮。”

    “身高。”

    “一米八八。”

    “……”

    填完简单的资料卡,薄幸月搁下笔,瞳孔里印着头顶灯光的光泽。

    说实话,她收敛这些天也挺累的。

    下一秒,她就下了决定,要故意去试探季云淮的底线。

    不待反应,薄幸月已然从桌前起身,站定在他面前。

    季云淮略微咬了下后槽牙,扬起视线跟她对视,凌厉中透着几分审视,“做什么?”

    薄幸月浅浅一笑,那点狡黠毫不掩饰,随后替他拨正,“队长,你领带歪了。”

    第11章 念你入骨   “就这么试我底线的?”……

    念你入骨11

    薄幸月收回手指,似是很满意地看了眼被自己扶正的领带。

    橄榄绿很衬他,显得整个人气质冷冽又硬朗。

    她今天的妆容很淡,嘴唇水润殷红,再加上肤色白净,一笑起来,一双眼弯得跟月牙似的,看着根本多少攻击性。

    领口的触感稍纵即逝。

    薄幸月拉远了两人间的距离,旋即回到椅子上坐下。

    在她方才的动作后,季云淮很明显身体僵直了下,随后周身气场渐冷。

    医院内太安静,他坐得端正,点漆般的黑眸溢出的情绪依旧克制。

    她有意试探底线的行为,成为一颗小石子,根本凿不开冰封的湖面。

    “季队长,还有什么事吗?”薄幸月握着那支黑色中性笔,寥寥写完几笔,笔尖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