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节
    “算了,我估计再好看的也比不过薄医生。”

    盛启洲咂摸着,痞里痞气的,“薄医生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医生了,比有些女明星还漂亮,你说对吧季队?”

    季云淮捻灭掉指尖的烟,扔给他两个字:“睡觉。”

    黑暗中,盛启洲一顿嗷嗷叫:“我就知道,薄医生肯定是你的白月光……”

    清晨,一连几天的暴雨收束,天气放晴。

    军区的号角声一声高过一声,这时候听起来确实太过折磨。

    强撑着朦胧的睡意,薄幸月睁了眼,还有点不适应。

    招待所的住宿条件只能说勉强,墙壁因为老旧有点掉灰,阴雨天气让墙体留下深色的浸染痕迹。

    屋内的家具摆设也简单,跟江城相比,肯定比不了。

    既然选择了过来带队,薄幸月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有热水洗澡,有一张床睡就不算太糟糕。

    不过她认床,昨晚困得不行,还是翻来覆去才睡着。

    薄幸月从床沿坐起来,趿上拖鞋,突然间想起来昨晚上事情多,都忘记给钟灵回个话了。

    电话响了好几通,由于静音,她一通都没接到。

    钟灵听到她的声音就松了口气,觉着自己的急性子也就薄幸月能治好。

    “月亮,你们平安就好。”

    听到钟灵的声音懒洋洋的,薄幸月就知道这位姑奶奶还在睡懒觉,她放轻了声音:“那你继续睡,我就不打扰你了。”

    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薄幸月拉开门,看到戚嘉禾笑吟吟站在自己面前,关切道:“月亮,昨晚上睡得怎么样?”

    “还行……就是早上醒得早。”薄幸月回完话,难掩倦色,

    戚嘉禾温和地看着她,语意里满是温柔,“正好,我们下午要过去军区一趟,你先下来吃早饭。”

    北疆这边的早餐算是很有特色的那一类。

    薄幸月吃了烤包子,还慢腾腾喝下去一碗粥,胃里暖和后身体也舒服了不少。

    大家相处得气氛都不错,就是吕司如中途撂了筷子,说东西难吃没胃口,居然刚来就想回江城了。

    这个季节的江城阳光普照,漫天飞扬的全是柳絮,浅金飘扬,花香馥郁。

    但在北疆,偏僻不说,地形崎岖,时不时还会黄沙飞扬,确实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待到下午,薄幸月换了身浅蓝色的裙子,长发简单扎了个丸子头,清爽又干练。

    吕司如化妆到最后一个下楼,妆容秾丽,还挑了身最显身段的。

    戚嘉禾称赞说:“看着你们年轻的小姑娘打扮得这么漂亮,心情就不自觉好起来了。”

    吕司如嘴甜道:“嘉禾姐也很漂亮啊。”

    ……

    军区纪律森严,门口的岗哨检查完他们的通行证才予以放行。

    训练场上,烈日焦灼,刚结束一轮魔鬼训练,特勤中队的人正休息着。

    队里都是男人,没什么顾忌,训练热了,就直接把短袖脱下来散汗。

    一群人看着矫健又荷尔蒙爆棚。

    薄幸月走在前面,路过时,队里立刻掀起一阵躁动。

    她皮肤白腻,唇色浅红,鬓边细微的绒发散了几缕。

    确实担得起风情万种这四个字。

    季云淮穿了身春秋季常服,质感挺括,纽扣一丝不苟地系在顶端。

    他仰头喝着矿泉水,喉结滚动。

    汗珠滚落到下颚,滑至锁骨。

    随后,他果断把水甩给震惊中的盛启洲,

    季云淮走到队列前,压了下帽檐,好整以暇道:“把衣服都穿着。”

    队里的众人自在惯了,还真是不知道队长搞哪一出。

    不过他们都很听季队的话,不仅是服从,更是来自心底的敬佩。

    季云淮的眼神充斥着淡淡的隐忍,解释说:“有从江城过来的女同志,影响不好。”

    薄幸月当然注意到了训人的季云淮。

    可吕司如显然更加急不可耐,见他们在休息就没什么顾忌地走过去想搭话。

    身后的一群新兵蛋子起哄声更高涨。

    季云淮像是没注意到过来的吕司如,侧头看了眼薄幸月,视线对上,目光坦荡。

    而后毫不客气地指挥说:“休息好了,接下来十圈预备——”

    第10章 念你入骨   “队长,你领带歪了。”……

    10

    十圈——

    这么大的运动量对前来支援的医生来说,实在是个可怖的数字。

    连吕司如也像是被不明所以冷脸的季云淮吓到了。

    她昨晚上只以为这男人高冷难接近,真看到他在队里训人,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特勤中队里的叫苦声持续了一阵,所有人又迅速拧干短袖上的汗水,集结成队伍。

    操场被烈日骄阳炙热地烤着,天空湛蓝,暖风强劲吹拂,外头黄沙渐起,矗立着一排老旧的楼房。

    而一抬头,就能看见军区中不远处的红旗迎风飘扬。

    那一抹红,成为西北偏僻地区最鲜艳的颜色。

    季云淮收回目光,眼睫轻压,看不清他的眼神。

    可他就这么漫不经心地站着,周身无端散发着若有似无的矜冷。

    吕司如用手挡了下刺目的阳光,轻咬红唇,一双眼水汪汪的,着实是很想让人生出保护欲的长相。

    她放软了语气,试探道:“季队长,今天还挺热的,你们训练很辛苦吧?”

    “有事?”

    嗓音像是在砂纸上打磨过,不轻不重的两个字明晃晃释放出不好招惹的信号。

    季云淮拿过盛启洲帮他放在地上的那瓶矿泉水,仰头喝了口,尖尖的喉结看起来冷淡又性感。

    见吕司如还在想措辞,他拧好瓶盖,深邃的眼眸透着说不清道不清的情绪,“队里要继续训练了。”

    表情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可就是能让人知道他是在下“驱逐令”。

    吕司如噎了下,一脸吃瘪的表情:“好,那你们继续训练吧,我们回见。”

    正当她以为时机不对,耷拉下眉眼时,又听见季云淮叫住她,“你们带队医生是哪位?”

    吕司如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慢吞吞回答说:“薄医生。”

    不远处,薄幸月双手抱臂,肤白唇红,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微眯。

    来之前她了解过北疆昼夜温差大,可也没想到今天能这么燥热。

    她拿手当扇子往脸庞扇着风,阳光下,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能看见队里的操场上跑圈的男人们挥汗如雨,汗珠从额角一路滚落,在跑道上晕染成一朵朵小花。

    似乎是看到别人故意跟他套近乎,她也能做到满不在乎。

    类似的情形在高中的时候也发生过很多次。

    那时候母亲病重,高二开学一个月后,季云淮才到班上报到。

    薄幸月刚和朋友们立下赌约,会在三个月内拿下季云淮。

    正愁要用什么方式接近时,当天傍晚,她写完数学卷子,收拾好书包下楼。

    结果就不小心撞见了“目标”。

    那嗓音实在是太熟悉,所以薄幸月特意放轻了步子,没有继续下楼。

    夕阳晕染,薄初被笼罩在橘色的日光下,语气温温软软:“季云淮,你开学月考没来,我帮你打印好了各科的卷子和参考答案,你要是需要就先拿着。”

    少年漆黑的眉眼冷淡地掠过她一眼,直接予以拒绝:“不用,班主任给过我了。”

    薄初还想说什么,为难地捏着那沓卷子,垂头丧气的:“那好吧……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言罢,薄初匆匆下楼。

    楼梯的拐角处,少女勾唇浅笑了声。

    她单肩背着书包下来,正好站在几个台阶上看着传闻中“高岭之花”的少年。

    路过时,季云淮只能闻到空气里清新的茉莉香。

    “季同学,再见。”薄幸月打完招呼,相当洒脱地下楼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最高级的猎手是以猎物的形态出现。

    吕司如攥着指节,尴尬地走过来,顺势挽过戚嘉禾的手臂。

    戚嘉禾清清嗓子,翘首以盼:“怎么样,季队长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吕司如叹了口气:“……”

    薄幸月亦然跟着他们离开训练场,离开的身影是一如既往的洒脱。

    季云淮望着她的背影,心底冒出几分难以言喻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