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节
    她少女时期不曾沾染过烟草,最多是喜欢吃糖。

    除了榴莲糖,其他什么口味的糖都喜欢吃。

    低睨她须臾,本想说点什么,可季云淮还是忍住了。

    他又以什么身份来管现在的薄幸月呢。

    跟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她步步为营又云淡风轻。

    两人间的界限泾渭分明,一个是天上星,一个是泥间草。

    所以当薄幸月提分手时,少年不知道用什么才能留住她。

    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刻,季云淮连个承诺都给不起。

    送薄幸月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他攒了两个月的钱才买下的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

    江城的冬天太冷了。

    他趁着空闲的时间去兼职,寒冬腊月,那双用来捏钢笔、握枪的手硬是冷得长了冻疮。

    少年对奢侈品牌的认知概念不多,只是在商场看到了熟悉的图标就进去逛了。

    那一款施华洛世奇的项链真的很漂亮。

    跟十八岁时的薄幸月一样,无时无刻不在绽放着夺目的光彩。

    季云淮怕手头拮据,带的钱不够买,就想着先去问清楚价格。

    柜姐瞥过一眼,回应得相当冷淡:“两千。”

    少年穿着洗到泛白的衣服,没有犹豫地说:“好,我买。”

    穷是真的穷啊。

    两千块,对当时的薄幸月来说,只是吃饭喝水的日常开销,却让他为之奔波劳碌两个月。

    十八岁的生日,薄家给薄幸月办了个风风光光的生日派对。

    薄耀舟身为江城市长,也邀请来了许多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最后跟他们的合影里,少女始终戴着那一枚看似冰冷实则有温度的水晶项链。

    生活早早教会了季云淮隐忍克制与上进疏离。

    但经历让他明白,带刺的玫瑰是靠近就会手指鲜血淋漓的存在。

    最后才发现玫瑰更适合温室,而不是同他一样暴露于风雪之下。

    终于,她的一根烟抽完,苏烟的树苔香仍残存于唇齿之间。

    季云淮不再看她,转过去的身影隐匿在夜色中:“回去吧。”

    前面几个同事聚在一起,议论中夹杂着几丝焦躁,神情并不轻松。

    薄幸月走上前,才听到送他们过来的司机神色难堪道:“车子好像抛锚了,晚上走不了。”

    有同事已经拿出来手机,准备看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能不能等来车。

    下过雨的夜晚有点儿凉,薄幸月没说话,只是将身上的大衣拢紧了几分。

    另外一个同事不知道去了哪儿,说肯定有办法让他们现在就回家。

    约莫等了五分钟,一辆黑色吉普出现在眼前,在众人面前停下。

    季云淮摁下车窗,黑眸沉如礁石,强势又不容置疑道:“上车。”

    其他同事都离那辆吉普更近,不约而同坐在了后面一排,只剩下前面的副驾驶是空的。

    薄幸月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坐上去。

    反正季云淮那个态度,也是个软硬不吃的。

    而且当年分手,还是她主动提的。

    那个和今天很像的雨夜,少年肩膀颤抖,像是风中枯叶,在她说完后咬着牙,低声喃喃:“玩儿我是不是很开心?”

    “……”

    怎么看,都应该是不想再跟她有任何交集了。

    扣好安全带,车厢内沉默得像是注入了有毒的水银。

    男人修长的指节搭在方向盘上,光影轮转间,侧脸轮廓愈发硬朗。

    门口站岗的士兵见到是季云淮,动作迅速地敬礼:“季上尉。”

    车灯亮了几下。

    他胳膊压着窗沿,不咸不淡地说明了几句。

    找季云淮帮忙的同事正是急诊科的戚医师,人挺友善,婚后生活是院里出了名的幸福美满。

    戚医师记得上次救人的也是季云淮,所以才想着他会帮忙,自己也就欠个人情的事儿。

    这回她也主动出来打破沉默:“季队长还是单身吧?”

    季云淮撩起眼皮,漫不经心道:“是。”

    不是因为别的,他只是单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闻言,薄幸月的心情有些复杂,不可抑制地朝季云淮的方向看去。

    浅绿色的军衬领口松开了一颗,他短寸利落,眉眼间蕴藏自带的锋芒。

    也不知道是他这六年里都没交往过,还是现在是空窗期。

    如果两人心照不宣到这六年里都没交往下一任,弄得像谁对谁念念不忘一样。

    “我们薄医生就不错啊,漂亮又能干。”戚医师挑挑眉峰,暗示意味浓烈。

    戚嘉禾一直还挺喜欢薄幸月这个小姑娘的,看的出来家境很好,漂亮的让人嫉妒,但为人处世也能拿捏得好分寸。

    顿了几秒,季云淮搭在方向盘的手青筋浮现。

    “季队长,你评价一句嘛,漂不漂亮。”

    这话更像是火上浇油。

    薄幸月尴尬得头皮发麻,连忙劝阻说,“戚姐,您别调侃我了。”

    恰在此时,手机来电救了她的性命。

    她没看来电人是谁直接划动接了,手指还顺带碰到了免提键。

    钟灵自个儿逛街也累得不行,想着两人私下说起来就没什么顾忌,开玩笑道:“月亮,你抛下我,就是去跟你前男友见面……”

    薄幸月:“……”

    她愣怔了几秒,反应过来了恨不得立刻掐断这通电话。

    没记错的话,她跟钟灵说的是,没想到去个军区还能偶遇前男友。

    结果在钟灵的调侃里,直接变成她目的性十足地找上了季云淮。

    任谁想都是复合心切。

    幸亏钟灵没继续说下去,薄幸月不自在地咬着下唇,想浑水摸鱼过去:“你玩儿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

    钟灵当即嗅到了什么不对劲,嘟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车内太安静,两人的对话更是一字不落听到了季云淮的耳朵里。

    他眼神暗了暗,压下眼底的阴鸷。

    夜色憧憧,星光璀璨,整座城市陷落在光河奔涌的世界里。

    很快,军用吉普停在了医院门口。

    后排的同事率先下了车,走上前去,依次跟季云淮道谢。

    薄幸月刚解开安全带,却发现车门已经被他落了锁。

    她眼底闪过一丝愕然。

    不多时,季云淮靠过来,眼睛里像是藏了一团火。

    他钳制住她的下巴,带着茧子的指腹摩挲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薄幸月,我已经不是十七岁时的我了。”

    薄幸月一直清楚的。

    少年从来不是看上去那么清冷。

    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达到顶峰时,偶尔也会让少女时期的她心颤。

    季云淮松开手,只撂了一句:“别玩儿我。”

    第6章 念你入骨   “手怎么了?”

    06

    回到家,满满的疲惫席卷心头。

    薄幸月开了一袋浴盐,她将身体埋在浴缸的水流下。

    漩涡流转,泡沫滋生。

    洗完澡,她翻风衣口袋时才惊觉卸下来放在里面的手表不见了。

    那手表早就不能转了,指针永远指在同一个时间。

    但那算是母亲生前送给自己的礼物,她一直戴着,根本没舍得扔。

    风衣口袋有点浅,也不知道是不是掉到季云淮车上了。

    薄幸月长叹了一口气。

    她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念头像是一个个泡泡被戳破。

    对季云淮来说,这个时候她又主动联系,他肯定觉得自己明晃晃的企图心就差写在脸上。

    板上钉钉的是,他已经不相信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