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节
    少女撑着把透明雨伞,明丽不自知。

    宣告分手后,她仍旧不为所动。

    和这段关系一样,薄幸月始终维持高高在上的姿态。

    他绷紧了唇线,声线嘶哑:“薄幸月,你就是故意接近我,跟我在一起?”

    明明知晓答案,偏要破碎的勉强。

    而她当时的心情仿佛被雨幕冲刷到模糊。

    只是还记得。

    那么骄傲的一个少年,那一刻在她面前几乎傲骨尽折。

    生活总得继续,都是成年人了,按理来说,没有人还会天真到对所谓的初恋念念不忘。

    但释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犹如含着颗酸酸涩涩的梅子,每回想一次,只会让酸涩再次滚过心头。

    薄幸月思索了下,心头微动:“他应该还挺恨我的吧。”

    第3章 念你入骨   “季同学还是季队长?”

    ……

    03

    钟灵高中时选的文科,所以没跟薄幸月和季云淮一个班。

    两人谈过恋爱的事实她早有耳闻,只不过分手前后的细枝末节一直不太清楚。

    回国后,薄幸月对这段过往一直没再启齿,她也就选择性没问。

    钟灵一脸释然,打着哈哈:“多大点儿事,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像薄幸月这样的大美女,更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才对。

    窗户敞开,微凉的晚风侵袭而来,肩膀瞬间染上了凉意。

    薄幸月挽着耳后的长发,从窗边起身,对刚刚那番话不置可否。

    “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不是跟我提过一位你的师兄。”钟灵煮好火锅,往里面下青菜的同时还不忘八卦几句,“怎么样,你对人家有兴趣没?”

    火锅煮到沸腾,屋内白气缥缈。

    薄幸月咬了口丸子,顿时间鲜香四溢。

    她慢条斯理地嚼完,接下来的话毫不留情地打消了钟灵的念头:“就只是师兄而已。”

    知道感情这事儿强求不来,钟灵换了个话题,双眼放光道:“月亮,你回来一趟,我们都没好好在江城逛逛,等你忙完这段时间,年后可不许推脱。”

    薄幸月笑着回话:“没问题。”

    过完元宵节,休假结束,转眼江城就进入了开春时节。

    兴许是倒春寒,即使阳光熹微,整座城市的温度也没见半点儿回升。

    傍晚,武警总队二支队特勤中队。

    天色将暗,夕阳的一半沉没在地平线,剩下的一半像半个溏心蛋嵌在其中。

    战士们进行完了一轮又一轮的日常训练,包括越野、射击、攀登等,早已大汗淋漓。

    季云淮站在队列前,身姿笔挺,如松如竹,眉目间携着几丝孤冷。

    他嗓音偏磁沉,宣告道:“训练结束,解散!”

    所有人松了口气,全部散开后保持纪律性地往食堂走去。

    不远处,一个小战士跑过来,朝他敬了个礼:“季队,参谋长找您。”

    他脱了军帽,单手夹在手臂一侧,说:“行,我知道了。”

    参谋长办公室内,氛围安静到落针可闻。

    办公桌上放置着一个地球仪,桌前,万维军正翻看着文件。

    季云淮敲了两声门,颔首示意:“万参谋长,您找我?”

    “上回办的联谊仪式,你有什么想法没?”万维军招手,让他别那么拘束。

    季云淮从军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特勤中队,此后在多次任务中表现出色,去年还带领队员奔赴斯里兰卡参与集训。

    在万维军看来,这小子确实属于能力强、素质高的好苗子。

    就是都二十四了,个人生活方面却一直没什么动静。

    好似多好看的仙女都入不了他的眼一样。

    “报告参谋长——”

    季云淮眼神定定,回答得义正言辞:“没有。”

    他知道万维军听到后肯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但若凭空编一个进度,剩下的比登天还难。

    万维军像是料到了结果,无奈地瞥他一眼:“得,让你考虑个终身大事比铁树开花还难。”

    “说点正事儿。”他合上文件,清清嗓子,神情严肃。

    “这周六有个临时的培训,普仁医院那边的医生会过来教学急救知识,你到时候负责工作交接。”

    季云淮眼睫微抬,黑眸之下,不再是万年冰封的寒潭。

    普仁医院。

    单是这四个字,都足以让他的表情出现松动。

    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季云淮没得选择:“是,保证完成任务。”

    从办公室出来后,盛启洲抱着头盔,拍了他的肩膀:“是不是老万又叨叨你了?”

    身为战友,盛启洲在季云淮刚来队里就听说过他有前女友,算是初恋。

    就是没想到几年间,他再没交往下一任。

    “还为你那前女友守身如玉呢?”盛启洲唇角轻勾,什么话直接往外蹦,“说不定人都结婚了,你信不信。”

    “兄弟,我跟你说一句,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千万别心魔太深。”

    两人并肩往前走,影子被夕阳拖曳着。

    后面的话,季云淮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摇摇头,竭力忘掉与薄幸月重逢后心口泛上的异样感。

    她现在无论是结了婚,还是有男朋友,他们的生活仍旧会是两条毫不相关的平行线。

    回到宿舍,季云淮脱下作训服,三步两步走到浴室。

    温热的水流划过腹肌,以及那些勋章般的伤痕,一路淌下……

    这么几年,他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

    而到部队后,说实话,他很少再去回忆过往。

    那段湮灭的时光,最终杂草疯长,成为他心底谁也进不去的秘密花园。

    原本以为那些陈年旧伤会如尘封的回忆,只要不碰,任谁都会麻木的。

    可一闭眼,季云淮仿佛对一帧帧画面触手可及。

    两人刚在一起时,薄幸月非要缠着去他家一趟。

    他拗不过执意的少女,松口同意了。

    那时候家里被债主催得紧,母亲生病住院,他就一个人住在老旧的居民楼。

    路灯常年失修,路上甚至有不甚平坦的青石瓦砾。

    走到门口时,薄幸月的腿都走酸了。

    她头一回来季云淮家做客,目光没收束,好奇地张望了一会儿。

    昏暗里,依稀看得见房间不大,书架被满满当当的书和奖杯塞满。

    吊灯亮起,照耀着一台蒙了尘的钢琴。

    旁边的桌上放着几瓶药和一瓶纯净水。

    季云淮低低淡淡开口:“你吃什么?”

    她没怎么思忖,梨涡盈盈,笑得张扬明媚:“你做什么都好。”

    “那我去给你煮面。”季云淮放下书包,抽出两张试卷,不放心地补充道,“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

    薄幸月的精力根本没放在吃什么这样的问题上。

    等季云淮煮着好两碗面,端上桌时,滚落的汗珠将他短袖的衣领濡湿。

    少年揉揉后颈,干净的像一张白纸。

    那碗面她吃得很慢,直到最后才发现碗底还有个煮好的鸡蛋。

    是只有她的那一碗有。

    季云淮没多想,只是习惯了这套模式。

    因为母亲会舍不得,从而故意在一碗面底留一个鸡蛋给他。

    殊不知,这样的偏袒对薄幸月这种家庭出身的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吃完,薄幸月搁下碗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拿着手里的碟片明晃晃在他面前问:“你家能放电影吧?”

    电视上有dvd机,她把碟片放进去,坐等开播。

    看到中途半载,两人同时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薄幸月也没想到,损友让她务必看的电影居然会出现那么少儿不宜的情节。

    少女眼眸晶亮,贝齿轻咬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