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念你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节
    =============

    《念你入骨》

    作者:荣槿

    文案:

    恃美行凶医生x清冷不驯武警

    破镜重圆/久别重逢/甜文

    1.传闻,薄幸月打赌三个月内拿下季云淮。

    少年清冷寡言,眉眼凛冽,是家境贫困的优等生。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她张扬明媚,是娇纵成瘾的市长千金。

    众人皆以为她会吃瘪,未曾想,这“高岭之花”还真就栽了。

    赌约期限一过,薄幸月淡定从容提了分手。

    少年在大雨中与她对峙,仿佛一身傲骨粉碎,嗓音嘶哑地问道:“薄幸月,你就是故意接近我,跟我在一起?”

    她撑着把小伞,笑得明艳:“要不然?”

    2.薄幸月是外科医生有名的恃美行凶。

    一眼媚,两眼沦陷。

    与季云淮多年再遇,他警服熨帖,模样半颓。

    明明手臂受伤的位置出血不止,却偏偏将她视为陌路人,以为可以就此遗忘与她分手那天的一刀两断、轰轰烈烈。

    直到故意到季行骁家敲门时,薄幸月红唇潋滟,妆容精致。

    许久,季行骁拉开门,掐着她盈盈一握的腰际,眸底猩红一片,“薄幸月,你招惹我一次还不够?”

    *1v1 sc双初恋甜文

    *女主分手有原因,不渣

    一句话简介:恃美行凶x清冷不驯

    立意:学会成长学会爱。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主角:薄幸月,季云淮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念你入骨   “不认识。”

    念你入骨

    文/荣槿

    01

    二月,江城。

    未到开春,小雨淅沥。

    身后的古刹罗那,鎏金朱红仿佛也浸泡在这场连绵的雾与雨之中。

    撑着伞从寺庙走出,丝丝缕缕的寒意还是令薄幸月冻得打了个寒颤。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她收起求来的平安符,转念去摸兜里的手机。

    果不其然,由于设置了静音,一打开全是钟灵发来的消息。

    没来得及拨过去,手机已然显示来电界面。

    “月亮,出来没?我过来接你。”钟灵是个急性子,办起来事来更是风风火火的。

    薄幸月看了眼丝毫不减的雨势,不紧不慢道:“门口。”

    钟灵埋怨了下路况的拥堵,交待了句:“等我几分钟,马上。”

    即使附近游客多,但钟灵不太需要找人。

    细密的雨帘中,一道单薄的身影格外出挑。

    女人乌发黑裙,白皙修长的手指攥着伞柄,光是一个抬眸,便是万种风情、摇曳生姿。

    摇下车窗,黑色悍马稳稳当当停了下来。

    钟灵昂起下巴,冲她打趣道:“薄大小姐,接驾来迟了。”

    薄幸月收了伞,唇边盈着几分笑意。

    她坐上副驾驶,拉好安全带,狐狸眼眼尾一挑:“这车不太像你开的。”

    “连祁的车,今儿晚上人也过来,他的场子他做东。”钟灵长舒一口气,直接开了导航,准备去接风宴所在的江城公馆。

    车里暖和不少,薄幸月脱了呢子大衣,长卷发被她随意挽起,耳旁垂下几缕碎发。

    钟灵问她:“什么时候去医院入职?”

    “手续办下来了,估计得等几天吧。”

    薄幸月即将入职的是普仁医院的外科,乃是市里数一数二的存在。

    微凉的晚风透过窗缝吹拂进来,她的眼神从机械工作着的雨刷器逐渐飘远。

    时间过得真快啊。

    六年,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

    现在的江城高楼鳞次栉比,路灯依次亮起后,霓虹不歇,变化大到她需要去找著名的地标才能有点儿真切感。

    两人到公馆时,暮色四合,黑如墨的夜空窥不见一丝星光。

    一听是连祁预定好包厢吃饭的,经理都亲自出来招待两人上楼。

    薄幸月扫了一圈,包厢里做东的人居然还没到。

    她皮肤冷白,五官精致又冷艳,不笑的时候疏离感更重,活脱脱似一只高贵的黑天鹅。

    与薄幸月的性子相反,钟灵显然是坐不住的那一类。

    从小她就是跑田径的,练到国家二级运动员后才负伤退下来。

    等人一来,钟灵就假装兴师问罪起来:“来晚了啊连大公子。”

    连祁是知晓她脾性的,忙不迭赔罪:“姑奶奶,我错了,送文件那边费了点时间。”

    钟灵牙尖嘴利是一流:“给我赔罪有什么用啊?接风宴的主角又不是我,你问问月亮原不原谅你。”

    连祁叹了口气,倒好上等的茶,却被钟灵给拒绝了:“月亮回来我高兴,还是喝酒吧。”

    钟灵酒量差又偏好乌苏啤酒那一口,旁人算是拿她没辙。

    中途,由于钟灵去了趟洗手间,两人间的气氛陡然陷到不尴不尬的境地。

    连祁例行寒暄:“回国这些天,都还习惯吧?”

    “都挺好的。”

    薄幸月语调轻柔,含着几分漫不经心。

    连祁收回打量她脸庞的目光,没忍住感慨:“瘦了……”

    他们几个打小就在一个机关大院家属区长大。

    无疑,薄幸月是典型的含着金汤匙出生。

    太爷爷是开国上将,到父亲这一代仕途平步青云,家族屹立不倒,联姻的还是外交世家杨家。

    生来就注定是光彩夺目,惹人艳羡的。

    那时候的小姑娘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漂亮得不可方物,骄傲得趾高气扬。

    买起奢侈品毫不手软,颇有众星捧月的架势。

    后来说出国就出国,没叫过委屈,更别提拖泥带水。

    在连祁看来,这姑娘的锋芒确实内敛了许多,但妩媚骄矜早就刻进了骨子里。

    他喉头微滚,用手拢火,点了根烟:“薄叔知道你回国了,你不过去看看?”

    席间静默了数秒。

    “算了,他心梗就做了两次手术,我要是回去见他,他心脏病又犯就麻烦了。”

    再说,薄耀舟身边从来不缺人照顾,继母方兰茹也好,继姐薄初也罢,哪一个都是较她而言更好的选择。

    薄幸月自嘲一笑,拿了颗圆盘内的薄荷糖。

    剥开糖纸,她囫囵含着,喉头瞬间涌上凉意。

    骄傲如薄幸月,天大的事儿压下来,只要把伤疤藏好,面儿就能云淡风轻、无所畏惧。

    “你啊,就是太倔。”连祁乜过去一眼,抬手捻灭烟头。

    当年那事儿要是服个软,她跟薄耀舟之间的父女关系也不至于闹那么僵。

    “非要旧事重提,那不如说说你跟薄初?”

    灯光熠熠下,她眉眼微弯,目光却清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