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间之田园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9节
    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梁荣膺咬咬牙,索性一下说明白。

    “恬恬,我爱你!从第一次见你的那刻起,我就爱上了你。”

    “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田恬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事儿,所以她很好奇。

    对,就是好奇!

    “传说中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我对你确实如此。不过,应该是传说中的以身相许。”

    梁荣膺这时没了紧张,说话也有条有理。

    “那意思是我救了你,你就赖上我了?”

    田恬觉得这事不怎么美好!

    “可以这么说,毕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梁荣膺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那还真是为难你了?”

    田恬翻白眼,觉得这人有些无耻。

    “不会,能喜欢你,是我的荣幸。”

    梁荣膺说的非常认真,当然,忽略他那一脸灿烂的笑容,一切都没问题。

    这场面,怎么和预想的不一样!

    “那就是说,你喜欢我四年了?”

    “是——”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说?”

    这个问题让梁荣膺憋屈。

    以前他也想说,可是有人不让!

    “以前你上学,年龄又小,不适合和你说这事。”

    这也算事实,没毛病。

    “我现在也还小,才二十二岁!”

    田恬说着就扫了一眼三十岁的梁荣膺。

    这让他,瞬间不自信起来。

    “二十二是小,但也是大人了!”

    言下之意,大人,有些事能自己做主了。

    “这倒没错!不过我觉得自己还小,不考虑个人问题。”

    这简直是给心花怒放的梁荣膺泼了一盆冰水。

    瞬间,凉透他的心。

    “没事,我们可以先订婚,等你想结婚的时候我们再结。”

    梁荣膺狡猾,直接跳过交往,就想订婚。

    想的是挺美!

    “订婚?你们都是不交往,就直接订婚的吗?”

    这里的有钱人家,就是这么对待人生大事?

    田恬不能理解。

    梁荣膺??

    这时候不要这么机灵好不好?

    “也不是,我们要先交往也行,你高兴就好。”

    这是给田恬挖坑。

    “不要,我不想交男朋友。”

    田恬拒绝的干脆利落。

    梁荣膺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恬恬,你是不是讨厌我?”

    忍着心痛,他强颜笑问。

    “没有——”

    田恬摇头。

    “那你是不是喜欢别人?”

    “也没有——”

    田恬明亮的眼眸白了他一眼。

    每天忙的跟狗似的,哪有时间喜欢人?

    再说她根本就没想过这事。

    “那……”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自己的问题。”

    田恬打断他的话,正色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没事你说,我都会照做。”

    田恬摇摇头,就是不说。

    有些事根本就没法说。

    她是一个有秘密的人,而这个秘密,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你是不是怕以后我对你不好?这个问题……”

    说到这,梁荣膺皱眉深思起来。

    “这个简单,我把所有东西写你名下,我一分钱也不要,以后我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可以让我净身出户。”

    说着,梁荣膺觉得这个办法很好。

    “不要,我有钱。”

    嘴里这么说,可梁荣膺的一番话还是让田恬心跟着颤抖。

    估计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这么做,也不会做到这份上。

    “那就是我还不够好!恬恬,我会好好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你。你……你可以不喜欢我,只有不讨厌我就行。”

    因为喜欢一个人很辛苦。

    梁荣膺说这话,眼里失望后,又满是热切。

    田恬看的真切,心里也不好受。

    他这么出色骄傲的一个人,完全没必要这么卑微,小意。

    “梁荣膺,你很好!真的很好!是我自身的原因,我是个……”

    田恬不想看他这样,因为她心里也不舒服。

    “那我们给彼此一个机会,试着交往一段时间,要是你觉得不合适,我们还是朋友,而且我保证,以后不再提这事。”

    梁荣膺做最后的争取,不管怎样,都要试试。

    他心跳加速,静等等田恬回答。

    “梁荣膺,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田见他一脸执着,拒绝的话被咽下去。

    “不是喜欢,是爱,用我的命爱你。”

    坚定有力的回答,直击田恬心脏。

    或许可以试试。

    或许没那么可怕。

    田恬心里也有一丝动摇。

    “那就试试吧,不合适我们还是朋友。”

    这刻,梁荣膺的心,欢快的跳起来。

    他想大叫,奔跑。

    可稳重的他,深深压下激动心情。

    “好,都听你的。谢谢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恬恬,谢谢你!”

    梁荣膺说着,眼睛酸涩。

    四年的守候,四年的等待,为此时,值!

    “不过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先不要告诉我爷爷和梁爷爷,要是我们不合适,他们会很尴尬,没法一起好好玩耍。”

    田恬不得不为老人多考虑。

    老人家在一起好几年了,感情深厚,都处的特别好,不想让他们为这事伤神。

    “都听你的。”

    梁荣膺在田恬面前,特别好说话,一切都顺着她。

    “还有我们要跟平时一样,不要太明显。”

    “听你的——”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