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间之田园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节
    男子解决心头大事很是高兴,说手续他一个人去办就好,让田恬不用麻烦跑一趟。省事省心,田恬也乐的自在。

    第二天一早,老爷子照样带着石头出门了,田恬掐着点去公园等男子。十点多男子满头大汗的来了,手里拿着所有的证件,田恬检查了没问题就和男子去院子里交接。

    男子进屋收拾了几件值钱的物件塞在小箱子,把所有的钥匙留给田恬,就利落的离开了。

    由于急着出手,很多物件他都没搬走直接留在房子里,其实也就是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要说能用的也就一些老家具田恬还看得上。

    田恬去两个院子转了一圈,特意从后门出去看了一下后面的荒地,她心里有了成算。

    田恬把院子锁好,证件收起来,就赶去药店。

    她到的时候宋老爷子父子俩都等着了,看见田恬来很高兴,迎着就往里面去。

    进去坐定,田恬拿出另外一根人参给宋老爷子。他见这根参比昨天的年份还久个头也大,就直接开价,给了个整数。

    “一万,这价格你看……”

    “就按宋爷爷说的来吧!”

    田恬痛快,老爷子也不磨叽,准备好的钱直接拿出来给田恬,钱货两清。

    拿着人参反复看了几遍,宋老爷子连连叹气。

    人参肯定没问题,那就是宋老爷子有心事。

    田恬顺便问了一嘴,宋老爷子就说起来了。

    “哎――是我那孙子,他从小就体弱,这回病情很凶险……”

    这宋老爷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早早的去了,留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儿子,这孩子身子骨从小就不好,这些年宋老爷子没少为孙子费心劳神。今年打过年起就不好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宋老爷子就拿这些好药养着,想着是大儿子留下唯一的血脉,总要想想办法的……

    田恬听到这里,心里灵机一动,就有了主意。

    “宋爷爷,您这孙子我能救,就看您老人家敢不敢试试?”

    “田恬丫头,你――你这话是真的?”

    宋老爷子真的很激动,他起身过来就抓住田恬的手。

    “人命关天的事,我从不瞎说。”

    “好好,宋爷爷信你,只要有办法就好,那就试试吧!这么耗着也没多久可耗了,我信你。病要治好了,你要宋爷爷办什么都行,只要我老头子能办到的……”

    田恬从挎包里掏了掏,掏出来一个小瓷瓶递给宋老爷子。

    “这里有三颗药,每三天一颗,最好晚上睡前服用。吃完您再给开个温养的方子调养调养,养个一年半载人就没什么问题了。等人好了,麻烦您帮把我这房产证和土地证给看看有没有什么后患,最主要的是我要这房子后面的荒地,多多益善。这东西我就留在这里,等人好了你们再办,我不急。”

    宋老爷子一看这小丫头有魄力,这样的人不可能拿人命诓人。

    “你留着,宋爷爷给你办的妥妥的,保证没有任何麻烦。”

    “行,那我就等您的好消息了,这药您收好了。”

    田恬给宋老爷子留了老家的地址就离开。

    父子俩送她到门口,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他们爷俩才进去。

    “爸,您这……。”

    “不要多说,这小丫头不简单,你闻闻这药。”

    宋经年凑近一闻,一股药香直窜心脾,让人身心舒畅,脑袋清明。

    “这,这药……。”

    “我老头子行医这么多年,这样的丹药见都没见过,可不是俗物,你先找人把小丫头的事给办了,要办好办干净了。这丫头不简单,能帮的就多帮一下,往后还不知道谁照看谁呢?”

    “好的,我知道了。”

    要么说姜还是老的辣,这老爷子真是火眼金睛。后来他们真没少麻烦田恬,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新买的院子后续事有人办,田恬是无事一身轻。想着这几天快回去了,晚上怎么着也要带老爷子和石头去吃顿好的,地方她都看好了。

    回家,老爷子和石头正好都回来了,爷孙俩正在喝水呢,看样子也是刚进门。

    “爷爷今天回来的挺早。”

    “嗯,没什么事就回来了,晚上爷爷带乖宝出去吃饭。”

    “嘿嘿――我刚才还想着带爷爷和石头出去吃呢,我们爷孙两想一起去了。那今天爷爷请客,孙女掏钱,就这么说定了。”

    “哈哈哈――好,爷爷请客,我乖宝掏钱,今天我们要好好吃一顿。”

    老爷子开怀大笑,也是这几天笑得最畅快的一回,田恬的心终于放肚子里。

    “地方我都看好了,就在前面,里面还有烤鸭,我们走过去也不远。”

    “好,我们就吃烤鸭。”

    “姐姐,烤鸭好吃吗?”

    “一会你尝尝就知道了”

    看时间差不多他们就出门,田恬带着爷爷和弟弟往饭店走去。

    正好饭点,里年吃饭的人不少。供应的烤鸭还有,三人点了一只烤鸭,一盘木须肉,三碗炸酱面。

    速度挺快,没一会菜就上来了,田恬尝着味道着实不错,没有那么多调料,保留了食物原有的味道,面条也是手擀面,劲道爽口,老爷子和石头吃的连连点头。

    一顿饭三人吃的开心,晚饭后就溜达着回家。

    回家后老爷子说他们明天晚上就走,火车票他都买好了。

    田恬把家里都收拾一番,该拿的衣服的装好,看时间不早了才睡觉。

    一觉到天明,早饭在外面吃的豆浆油条。

    吃完早饭,田恬乘机说出去逛逛,买点吃的带着火车上吃。老爷子痛快答应,并给了不少钱和票,田恬拿着钱和票就出门。

    田恬自己有钱,但老爷子就是爱给孙女钱,孙女拿着他就高兴。

    先去街上买了几种口味的烧饼,几样特色点心,果脯也买了几样,大包子也来了几个,做做样子简单买了一些,其它东西就没买,吃什么到时候从空间拿就好。

    路过看见有卖老爷子和石头穿的衣服,样子布料都还不错,就一人买了两套,转悠着给自己也买了两套,见实在没什么可买的就回家。

    田恬回家就把东西装好,想着把屋子收拾一下再走,老爷子告诉她这屋子有人收拾,让她不用管。

    可以啊我的爷爷,怪不得刚来的时候院子屋子都很干净,原来有人打扫!

    田恬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生锈,连这都没想到。

    中午老爷子带着他们又去昨天晚上的饭店吃饭。点了一荤一素两个菜,一人一碗炸酱面,看来老爷子很喜欢吃这家的炸酱面,不过味道确实不错。

    吃饱喝足,回家睡了个午觉,下午四点才动身去火车站。

    晚上六点二十的火车,他们五点多就到了车站。

    候车室很大,人也不少,吵吵闹闹乱混混的。他们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爷孙三人聊天等着,石头看候车室这么多人,还觉得挺热闹。

    与田恬同一排相隔两个位子,坐着一位年轻漂亮打扮洋气的妈妈,怀里抱着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在哄。孩子随妈妈,长的很可爱,穿的也干净漂亮,看见旁边的田恬还笑着打招呼。

    一会年轻妈妈提着小包,抱着孩子去了卫生间。

    田恬和老爷爷还有小石头说着话,看时间才五点二十,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起来走动走动。

    走到卫生间门口边上,想起刚刚那对母子进去很久都没出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田恬刚想进去看看,只见就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穿的很普通的妇女,她怀里抱着一个上身捂得很严实小孩子。孩子长相没看见,但衣服和鞋子田恬看的清清楚楚,分明就是刚才那漂亮妈妈抱的小男孩。两人擦肩而过,田恬再次确认,就是刚才的小男孩。

    第36章

    厕所里有没有同伙还不知道,田恬没进去,大人暂缓缓,先救孩子要紧。

    田恬若无其事的溜达到老爷子身边,见他周边都没有坐人,才向他老人家开口。

    “爷爷,给您说个事,刚才坐我旁边的那对母子出事了。孩子被人拐了,就我们正前方垃圾桶旁边的那女的抱着。孩子的妈妈应该还在厕所,我没进去看,您盯着我去找认,我们先救孩子再说。”

    老爷子稳当的坐着,脸色不变的听着孙女说。

    “你盯着,爷爷去叫人,这样不费口舌。”

    “好的,爷爷小心点。”

    老爷子面色如常快步走出候车室。

    田恬牵着小石头的手,两姐弟挨着坐一起,把小石头也要看顾好。

    田恬就这么盯着对面不远处的女人。见她神色慌张,四处张望,看来是在找同伙。

    田恬牵着小石头的小手没松开,姐弟两站起来在坐位前面溜达。田恬一副找大人的样子,也四处张望打量。见对面的女人好似平静了不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距离出口十几米的地方有一男一女,在给妇女做暗示。

    无疑两人和妇女是一伙的,情况有点紧急。

    女的抱着孩子向着他们走去,田恬拿起两个提包,牵着石头也向门口走去。

    边有边想对策,给石头小声安顿着。

    “一会姐姐捏你的手,你就使劲大哭,我们要办大事。”

    小石头乖巧的点头,他知道姐姐要救人,他当然要帮忙。

    田恬想好对策,正好看见老爷子进来了,她松了一口气。抱孩子的妇女老爷子进来就看见她了,他们离的很近,她就交给老爷子了,田恬放心的朝着那对男女走过去。

    两人神情紧张的盯着不远处的妇女,根本就没注意田恬姐弟俩。

    见爷爷和两人拦住了抱着孩子的妇女,这对男女转身就想要溜。

    田恬内劲绊倒了走在前面的女人,瞬间两人倒在一起。男子又气又急,红着眼睛爬起来就想离开,又生生忍住,粗鲁的拉起地上的女人。女人摔的惨重爬不起来还骂骂咧咧,男的快急疯了,拉起女人的胳膊就往出口拖,正好经过田恬姐弟。

    这时,田恬捏了捏石头的小手,‘哇’的一声,哭声震耳欲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男子气的手上的青筋都冒出来,双眼如刀的瞪着田恬姐弟俩。

    “你这人怎么欺负小孩子啊!看给孩子吓的……。”

    “什么人啊!这么大人还吓唬孩子,你还瞪我,说不得你是吧?你这人……”

    “大男人就知道欺负女人孩子,你还是人吗?”

    “你这么凶狠狠的看我干嘛?想吃人呐!”

    田恬看着恨得牙根都痒的男的,见他松开了拉着女人胳膊的手――他要逃!

    田恬一下窜上去,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大拇指死死按着他的麻穴,让他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