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间之田园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节
    田恬开口就来,骂的妇女面色青红,听的周围人憋笑,这小姑娘太有才,骂人不带脏字,还骂得那么好听,有意思。

    有几个男的没忍住笑起来了。

    老爷子护短,见孙女被子骂,连带着儿子儿媳都不得安生。

    “老头子的儿子在烈士陵园躺着呢,你要不要去问问他是怎么教我孙女的。”

    老爷子眼底冰冷的看着妇女,其他乘客听了也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妇女。刚走过来的列车长听到老爷子的话,就知道这女人给她惹事了。

    “爷爷别生气,狗咬我们一口我们难道还要咬回去吗?人跟畜牲计较什么,我还闲碍眼呢!您千万别生气,有事孙女来您坐着就好。”

    第34章

    这小姑娘不简单,口才好明事理,护短又孝顺,真是不错。列车长看了老爷子的证件,要给老爷子换位子,被老爷子拒绝了。最后一查看这妇女是硬座票,让她给田恬他们道歉,然后被带走了。

    这事丝毫没有影响田恬他们的心情,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二十九个小时的火车,总的来说还不错,爷孙三人吃吃喝喝就到了。

    下车的时候就一个装衣物的提包和装吃食的空包,姐弟俩轻快的随着老爷子下车。

    田恬以为老爷子会带着他们去住旅馆,没想到直接坐公交车,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二层楼的大院子。院子很大,收拾的干干净净,红砖砌的大花园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种,大门紧锁,一看就没人。

    “爷爷,这是谁家?”

    “我们自己家。”

    田恬懵了,她还不知道自己家在京都有这么个大院子。

    其实这院子是上面专门给老爷子建的。老爷子回老家前把分的房子都还回去,什么职位也没担任,就这么回老家养老了。最后上面划了一块地,给老爷子建了这么一个大院子,院子和这块地就都是老爷子的,这个院子在京都也算是个特别的存在。

    以前田恬的爸妈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家具什么的都很齐全。一楼是大客厅,厨房、餐厅、卫生间和两个房间,房间是给老爷子准备的卧室和书房。

    客厅墙角边上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去左右各两个房间,右边是田恬爸妈的房间和书房,左边是田恬和小石头的房间,里面都布置的挺好,田恬以前没在这住过,但她的房间都有留,看来夫妻两还是很疼爱女儿。

    屋子里外都很干净,田恬把自己房间和老爷子房间的床铺好,三人简单的吃了点,就早早休息了,石头还是和爷爷一起住。

    第二天一早,田恬煮了汤面,三人吃完就坐公交去烈士陵园。

    烈士陵园建在郊外的山上,清明期间有专门的公交到达。

    一个多小时就到山脚下,爷孙三人步行上山,看着一个个英雄先辈的墓碑,田恬心里很沉重。美好的生活是多少先辈们用热血换来的,我们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但要牢记他们的付出。

    陪着老爷子一路走到半山腰,看他红着眼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墓碑落泪……

    墓碑上是个年轻英勇的男子,他身着军装,很英武帅气,这就爸爸,自己的爸爸。

    老爷子看见儿子的照片老泪纵横,挺拔的身躯都弯了下去。这是四年来老爷子第一次来看儿子,几年了,他内心深处还没接受儿子牺牲的事实。

    田恬看着照片中英俊的男子就泪眼模糊,伤心欲绝,血脉亲情是什么也替代不了的。不能下跪,对着墓碑深深鞠躬,爸爸――我的英雄。

    “爸爸,您放心,我会照顾好爷爷和弟弟的。”

    这是她对照片中爸爸的陈诺,也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阴阳相隔,来与不来同样让人心碎。

    回家后老爷子就躺倒了,田恬知道老爷子是心病。

    晚上给老爷子喝了一杯空间泉水,又喂老爷子吃了一颗清心丸才算放心。

    两天后老爷子慢慢缓了过来,饭吃的多了人也开朗不少。

    到京都的第四天,老爷子带着石头去看望老朋友,田恬借口没去。送走爷爷和弟弟,田恬也出门了,打算出去逛逛。

    坐公交先去城楼周边逛了一圈,然后就在街上走着看着,卖小吃的、衣服、理发店、商店都有,商品种类不多但很热闹。田恬对买东西没什么欲望,她什么都不缺,就缺拿出来的机会。

    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一间大药房,能开在这里且规模还不小,这人不简单。

    田恬接着往前逛,走了几步又退回来。她记得上次好像挖了两根人参还在空间放着,伸手在挎包里掏了掏。对,是有这么回事,那就进去看看吧!

    进门大柜台后面站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穿着一身深蓝长褂子在抓药,看着田恬就招呼,态度挺好,没有因为田恬是小孩子而轻待她。

    “小姑娘要什么?是看病还是抓药?”

    “不是,我来卖药。”

    他抬头仔细看了看田恬,认真的问到:

    “那你卖什么药啊?”

    “在这说不方便。”

    听田恬这么一说,他停下了手里的活,朝着后堂喊人。

    “六儿,六儿,你出来看一下。”

    “哎――来了、来了。”

    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快步出来,边走边答应,看着就是个机灵勤快的。

    男子领着田恬去后堂招呼入座,还倒了两杯茶,没有因为是小孩子而怠慢。

    田恬见他为人处世不错,也没啰嗦,就从挎包里掏出了一颗用树叶包着的人参寄给他。

    “你打开看看。”

    男子看着上面露出来的几片叶子就知道是人参。可当他打开看的时候还是吃惊了,野参――而且是紫参。

    “天呐!是紫参,这――不是、小姑娘你确定要卖它吗?”

    “卖……”

    “卖好,卖好,你等会儿,坐着别走啊!”

    他抱着人参跑去后面,田恬就这么坐着,等着……。

    一会后面传来了说话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人呢?”

    “您别急,在里边等着呢!”

    帘子掀起,一位眼目清明的老者和刚刚的男子疾步出来。

    “小姑娘,这参是你要卖吗?”

    “是我要卖,价格你看着给,合适就卖。”

    老者听田恬的话,眼含激动。

    “合适,合适,肯定给你个公道价。我姓宋,你叫我宋爷爷就好,这是我儿子宋经年,你叫声宋叔叔就好。”

    “宋爷爷,宋叔叔好,我叫田恬。”

    “哎哎――乖,好孩子。实话说,这参是好东西,我最近正急需它救命,你这个比一般的人参效果都好,我给你八千,你看怎么样?”

    宋老爷子给的价格是良心价了,远远超出了田恬的估价,她很满意。

    “行,就按宋爷爷说的来,但是我要现钱。”

    “没问题,你等一下马上给你准备。”

    喝了两杯茶的功夫,宋经年提着一个小袋子来了,打开拿出了八打十元面额的钱推给田恬,田恬数都没数都塞进挎包。

    “你不数数吗?”

    宋经年看着田恬问,这小姑娘也太痛快了。

    “这点钱有什么好数的,再说了少了不找你,以后换别家。”

    “别、别、钱当然不会少,你以后常来,想什么时候来都行,叔叔天天在这里,你来我给你买好东西吃。”

    “恬恬啊!你宋叔叔说的没错,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高兴就好。宋爷爷听你这话,你还有好东西啊?”

    “嗯,还有一根比这大点的。”

    “恬恬啊!乖恬恬,那根也卖给宋爷爷好不好,爷爷这有人等着救命呢!价格好说,大点的肯定更贵,要不你开个价。”

    “行,有人等着用就卖给您吧!不过今天就带来了一根,明天我给您送过来,价格看了再说。”

    说好后,揣着钱在宋家父子相送下离开。出去把钱收进空间,溜达着去公交站坐车回家。

    下车买了根雪糕坐在离家不远的公园里啃,旁边长椅上两人说话引起田恬的兴趣。

    “大有什么用,别说两个院子,那就是十个院子也不好卖啊!现在有钱的他们都愿意买楼房,再说我们这还是偏了点,我真是没办法帮你,要不你再等等看。”

    “您也知道我着急走,没时间等,也等不起啊!”

    “那我再托人帮你问问。”

    “好,谢谢您了,价格还能再商量。”

    “行,那我先走了,有信儿通知你。”

    “哎,您慢走。”

    一人走了,剩下男子颓废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出神。

    “你好,是你要卖房子吗?”

    男子抬头见是个小姑娘,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

    “是,你家要买房子吗?”

    “对,你能说说情况吗?要是合适我家会买,我家就住这附近。”

    男子一听来精神了,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最后田恬决定跟他一起去看看。

    两个很大的四合院,中间一堵墙隔开,后面也很宽敞,里面家具什么男子都不要,他着急出手。

    田恬看了很满意,主要看中的是院子后面的荒地,很大一片,有个几十亩。

    第35章

    田恬问了价格,两个院子三千八。男的最后咬咬牙说三千,价格他可以让步,成交的时间越快越好。

    田恬立即给了他五百定金,男的高兴的写了字据,并约好明天男的拿着过户好的证件,田恬再付剩下的钱和一百斤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