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间之田园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节
    大小三口乌木箱子,一张核桃木的雕花工艺碗柜,样子很不错,都收了。最底下一张老式梳妆柜,做工很好,就是两条腿断了,找出断腿和小凳子一起收了。

    进去最里边的房间,看看都放的是什么?

    拐进去一看,满地瓷器,好的坏的都有。

    碎裂的瓷器碎片、大罐子、小花瓶、碗碟盘、鱼缸,认识不认识的样样都有,其中有不少碎裂的好东西,看着人心疼。

    门口一米多高的瓷瓶里插着两个扫把在那迎风招展。这不是主要,主要的是那大瓶子居然是冰裂瓷――也就是哥窑。

    老天爷爷啊!运气太好了。

    前世去外公的朋友家看过一次冰裂瓷,件件都是珍品,博物馆也没几件。

    上去拿出来扫把,看着这大家伙完好无损,田恬松了一口气,赶紧给收了。

    田恬激动的不得了,把里面完整的瓷器都收了,打算回家慢慢研究。

    确认没有落下一个完好瓷器,才罢手。

    然后去放书的地方翻找,不一会还真找了几本好书,边找边收,毫不客气。最后找了几本自己能用的书,新的本子,就抱着东西出去结账。

    阿姨老规矩,收了两毛钱。

    田恬又给她拿了一大把糖,两个苹果,在她的感谢声中赶紧离开。

    出去找了个地方换回衣服,在背篓里放了三套秋衣、三块布料、一瓶白酒、两斤橘子、两斤桃酥、三个白面馒头,用书本盖在上面,去和村长汇合。

    田恬到的时候村长还没来,田永明买完东西也刚到,坐在拖拉机前气喘吁吁,看见田恬露出满口白牙。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一会,村长乐呵呵的来了,看来是受表扬了。

    “大伯心情不错啊!”

    “哈哈哈――是不错,我们大队劳动很积极,又出了个厉害的小英雄,今天被点名表扬了。田恬真给大伯长脸,给我们队长脸。”

    “都是大伯领导的好,和我没关系。”

    “走,大伯今天带你们去国营饭店吃饭。”

    “别别,大伯千万别,我们赶紧回吧。我爷爷要是等急了会杀到镇上找我们的,我这有吃的,我们先垫垫肚子回家再吃。”

    说着从背篓里掏出了三个馒头。

    雪白的馒头有成年人手掌那么大,村长看直了眼。想想还是早些年吃过的,现在都忘了馒头是什么味。

    旁边的田永明更是馋的直吞口水,想不看可就是忍不住啊!都说北方馒头比肉好吃,自己还真没吃过,真想尝尝看是什么味道。

    “我们一人一个,先垫垫肚子吧。大伯,永明哥,别客气。”

    给他们一人手里塞一个,父子俩拿着馒头就是不动嘴。

    “恬恬啊!大伯真不能要,这东西多金贵,留着给你爷爷和石头吃。大伯――大伯不吃,真不吃……”

    他在说服田恬,也在强力服自己。

    一个以前都没在意过的馒头,在这里竟成了奢望。

    “大伯你这就不可爱了,侄女都拿出来了哪还有收回去的道理,放心吃,我爷爷和石头都有。”

    “恬恬,哥就不吃……。”

    “别说话,快吃。”

    自己先吃了起来,软绵绵的真香!以前从没觉得馒头这么好吃。

    馒头凉了但是很松软,还是空间好啊!

    父子俩看了看,馋啊!忍不住了,也没再推辞。俩人分着吃了一个,剩下一个踹怀里,拿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哈哈――托我们恬恬的福,大伯吃上馒头了,你永明哥也算吃过白面馒头的人了。”

    “大伯客气了。别的不说,这去镇上坐拖拉机肯定是常事了,以后麻烦大伯和永明哥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捎带你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再说车也是队上的,谁都能坐,最近队里有事,每天都会去镇上,你哪天去都行。”

    “我后天去,和同学说好去找书看。”

    确认好时间,田恬放心了。

    颠簸到家都下午了,老爷子锅里早早烧着火,只要孙女进家门就开始煮面。

    田恬放下东西,洗完脸,面都煮好了。

    田恬伸手进背篓又从空间拿了出了七个馒头,掰开一个,给老爷子和石头各一半。

    “爷爷尝尝这馒头味道怎么样?这是托我同学给买的。还有好几个呢,够我们吃一顿的,你和石头先尝尝味。”

    “我的乖宝就是有本事,这么好的白面馒头都能弄回来。好些年没吃过白面馒头了,爷爷尝尝味。”

    老爷子咬了一口,馒头松软香甜,味道很好。

    “真好吃,比爷爷以前吃过的都好吃,香――”

    “那晚上我们喝粥吃馒头,再炒个菜。爷爷晚上喝点,孙女给您带酒了。这日子才开始,孙女再大些,天天让您吃白馒头,大米饭,大鱼大肉,这些都不算什么。爱吃您多吃点,后天我过去帮我同学辅导作业,她还会给我留。”

    “好,爷爷的乖乖有本事,爷爷就等着我乖宝养爷爷,可享福了!这世上哪个有我乖宝孝顺,哪个有爷爷有福气。”

    “爷爷您看看背篓里给您带的酒,您先尝一下味道怎么样,不好喝下次孙女给您换别的。”

    老爷子一样样的拿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吃的穿的喝的都有,听见孙女的话,老爷子心里那个美啊!

    拧开酒瓶,小心的在酒瓶盖子里倒了一点,尝了一口。

    “这酒真好,是纯高粱酒,好酒,晚上就喝这个。乖宝,怎么又给爷爷买线衣线裤,上次的才穿上。还有这布,怎么你穿的才一块,下次有好东西给你自己买就好了,爷爷不要。”

    老爷子就想她孙女吃好穿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老爷子您这心怎么长的啊!石头――您亲孙子石头呢?你这样真的好嘛?

    “两套衣服正好换洗,布料我看着很好,让我同学给留的,我们一人做一身新衣服。您孙女有本事,您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有新衣服就穿,孙女长大了,换我照顾爷爷和弟弟。”

    “好好好――我的乖宝,爷爷的乖乖,好,爷爷听你的。”

    “石头,橘子拿着吃,姐姐买给你和爷爷吃的,橘子皮留着有用。”

    “姐姐橘子皮有什么用?”

    “橘子皮晒干可以泡水喝,也可以煮肉。还可以入药。”

    晚饭简单吃完,田恬早早的进房间睡觉了。

    其实是进空间了,好几天没进来,田恬把这几次收进来的东西检查了一遍,都收进放种子的仓库。

    断腿的老式梳妆柜得找个手艺好的老师修修,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仔细看了看,又再三确认是紫檀木,真是紫檀木,没想到能遇上紫檀家具,看来也是缘分。

    田恬看着眼前的这些物件,真想到处去逛逛,去各地的回收站去淘淘,不少好东西都被糟蹋,想想都痛心。

    看来真得想想办法了!

    第23章

    清点今天的收获。夫妻俩给了四十块钱加一些票据,林子那里十一,总共五十五块钱,加上以前的一起有八百五十五。也算一笔巨款了,可对田恬来说当真少的可怜。

    第三天一早又去镇上,没有直接去林子那里,在附近仔细转悠了一圈。

    到的时候林子都在等了,他扫了眼田恬的背篓里。

    “今天有不少好东西,看看还是等会?”

    “等会吧,先办正事,你能要多少?”

    “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现在严重缺粮,有钱也买不到,粮食当然是越多越好。

    从见面他就知道这个小姑娘不一般,看来自己眼光不错。

    “前面路口有个废弃的院子,我在那等着,你找人过去拉粮。”

    田恬说完就走,得先去准备一下。

    院子里长满荒草,破旧的屋子里都是灰尘,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确认四周没人。田恬从空间里拿出了五十斤的大米两袋、面粉一袋、玉米渣一袋,三十斤的鸡蛋一筐、腊肉十斤,这些都是空间里屯的‘三无’产品。

    像田恬这么一点一点倒腾,几辈子都卖不完。

    看看地上的粮食,就先这样,不能一下拿出太多。

    没一会就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林子带着三个小伙子拉着一辆架子车进来了。

    架子车停在院里,两人在外面守着,林子和另外一个小伙子进来,看见地上的东西眼眸深沉,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姑娘。

    “东西都在这里,你们先拉走,我一会去找你。”

    “这么多粮食我们拉走,你放心?”

    “我能来找你就没什么不放心的,这点东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们先走吧!”

    这小姑娘不简单,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可这小姑娘他看不透。以自己的经验,这样的人要么交好,要么远离,就是不能得罪,林子如是想到。

    粮食装车,干脆利落走人。

    林子想着这附近肯定有田恬一起的人。自己先离开,不要多事。

    田恬要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脑补过头了。

    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女孩凭自己就能有办法弄来这么多粮食。

    美丽的误会。

    田恬也打算离开,出来的时候,脚尖踢到了门后边的墙角,墙上掉下了一块的墙皮,最主要的是这一块块的不是泥土块,而且刚才踢到墙的感觉和声音不对。

    她又在刚才的地方踢了几脚。没错了,墙是中空的,而且门后边整片都是空的。

    刚才掉落的墙皮泥里混着糯米,这是古代人建房和夯建城墙时用的一种方法。

    田恬感知四周,确认安全,就从空间掏出军工铲,把墙的外皮都揭下来。里面是一层木头,而且都是宽窄薄厚相等的黄花梨,小心的抽出这些木料,直接收进空间。

    墙体里面是大小相同的小木箱子,整整齐齐的塞在墙壁中间,没时间细看,都收起来。墙体最里边用砖头分隔开上下三层,里面塞的都是各种瓷器,手一挥都收进空间。仔细检查一番,见里面没东西了,田恬就把整间屋子都敲了一遍,连隔壁的几间都挨着敲过,没有什么发现。

    这家人以前的生活非常不错,院子是两进的。

    田恬去后院看看,房顶坍塌了大半,只有墙还是完好的。她又把所有的墙都敲了一边,没有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