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间之田园记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节
    田恬进去,里面堆满了东西,坏了的桌椅板凳,木头床,门窗都有,完整的基本没看到。

    直接右拐去最里面,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不多会,高一和高二的课本找齐了,高三的还差几本。

    在角落的书堆里发现了几本字帖,这东西不好拿出去,收空间里带回去给石头练字。还有几只上好的毛笔,其中一支的笔杆子是象牙的,好东西收了。还有几方砚台,一根铁木镇纸,两张字画,十几本古书,天呐!都是好东西,通通收了。

    在一堆报纸下面翻出一个木头梳妆盒,擦了擦仔细一看,是花梨木,上面还挂着锁,先收了再说。

    老天啊!运气不错,遇上好东西了。

    一边留意外面,一边继续翻找。靠墙的床板下面压着一张小长桌,两把椅子,还有一张案条,我滴乖乖啊!!是楠木的,还是整一套,看包浆有些年头了,外行人还真看不出来。太激动了,先收了再说。

    最里面还发现了几扇红木雕花门窗,三套门,六扇窗,都还算完整,这么好的东西自己要不发现,最后都当柴火烧了,真是痛心。

    最后在外面的找了几张桌子,几把椅子,两张红木雕花床,都给收了。

    不敢再多耽误,抱着书就出去。

    老人也没称就收了两毛钱,田恬知道老人这是照顾自己。从包里掏出两个家里带出来的肉包子塞给老人,又在挎包里从空间拿了一把奶糖给老人,提着书离赶紧开。

    今天看来是没时间换钱了,下次再去镇上看看吧!

    田恬拎着书往供销社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想着去镇上换钱的事。

    街道宽敞,两边来往的人不少,突然从后边窜出个五十多岁的矮小老妇人。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服,裤子膝盖上打着补丁,两只布鞋都快露出脚趾头了。

    黑黄的脸上那双三角眼冒着精光,看着让人不舒服。上来就用一双黑瘦的手抓住田恬的胳膊。田恬一把甩开她的双手,拍拍右边袖子上的黑印子,一脸不高兴,转头就问:

    “什么事?”

    “姑娘我就问个路,你知道车站怎么走的?”

    明显就是搭话,火车站和汽车站问的是哪个车站,这可不就有话题了吗?

    这老妇人不对劲。

    田恬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左前方有个男的盯着他们看,确切的是盯着自己,可以肯定这两人是一伙的,甚至感觉还不止这两人。

    能在大街上明目张胆搭话,还找单身的女孩,这除了拐卖……

    这种事前世听过不少,看来今天自己是遇上了。

    有意思!那就都别想跑。

    “问别人去。”

    加快脚步直走,左前方的男子也跟着走。

    “唉唉,姑娘你别急着走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唉,姑娘……”

    前面一百米外有两名公安进了右边的大门,显然这两人没注意到,又往前走了大概二十米左右停下。

    “问路去问别人,老跟着我干什么?”

    “姑娘,你长的真好,问你好,我愿意问你。”

    是啊!我要是长的丑了,只怕你还不愿意打理我呢!呵呵!

    “问吧。”

    “啊……唉!对对对,是这样的,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啊!不知道你的名字就问你话,这不合适。”

    “那就别问了。”

    说完转身就走,比刚才走的还快。

    老妇人傻眼了,这丫头怎么不按剧情走啊!眼看到嘴的肥鸭子要飞走了,那哪行啊?

    “你个死丫头,你给我站住,连亲奶奶都不认的黑心肝死丫头,你跟我回去,让你爸好好教训教训你。”

    这是进入角色了啊!演技太好,自己这个小配角得配合,得好好配合!

    田恬停下脚步,转身。不说话就这么看着老妇人。

    别说跟真的是的,周围开始有人对她指指点点了。

    这些丧尽天良的,不知道毁了多少孩子多少家庭。还有周围的这些人,自以为是,善恶不分,他们都是帮凶,这些人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作案,都是因为他们的盲目,无知。

    今天就结束他们这罪恶的勾当。

    老妇人叫骂着朝着田恬扑上来,抬腿一脚踹在她的右大腿上,老妇人倒地不起,面色苍白,但嘴上的功夫没停,可也没有刚才那么有气势了。

    周围责骂声是声声入耳。

    “这孩子长的好,就是心眼太毒,连自己的亲奶奶都打,真是缺教养……。”

    “长的好有什么用,没教养……”

    “这要是我家的,我两巴掌扇死她,看她……。”

    “这么小就这么恶毒,长大了还了得……。

    耳边这些恶心人的声音,助长了倒在地上老妇人的气势。

    “老二,你过来,把这个死丫头给我拖回去,回去让你哥好好抽她一顿,亲奶奶都不认,烂了肺的贱丫头,城里住几天就不认亲奶奶了,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一直跟随着的男子,满脸凶恶的朝着田恬的脖子袭来。动作熟练,看来没少做恶。

    一个下蹲躲了过去,抬腿朝男子肚子一脚,踹的他倒退几步倒地不起。上前对着他的右腿和右胳膊就是一脚,直接废了,他这辈子都别想用右手右脚了。

    一个月内他的腿和胳膊会疼痛难耐,去医院都检查不出来,一个月后这条胳膊和腿的骨头会慢慢粉碎,他每天都会疼得死去活来,直至死去。

    这招太阴毒,前世从没用过。当然也没有遇上用的人,今天就赏他了。

    “天呐,打死人了,亲孙女要打死亲奶奶了,连亲叔叔都打成这样,这还怎么了得,没法活了啊!没法活了……”

    老妇人心里很怕,跟了一路,看着娇娇弱弱的,本想着简单好欺,没想到是个惹不起的。

    看走眼了!眼下先离开要紧。

    第15章

    “老二,你起来扶着我,我们先回去,叫老大自己来带她闺女,我这把老骨头是拿她没办法。”

    倒在地上的男子想起,可他根本起不来,又急又疼,满头大汗。

    老妇人一直催他,看来是真慌了。

    “哪位同志好心搭把手,把我娘俩扶到前面,我老婆子命苦啊!被亲孙女打成这样,我……。”

    “你先闭嘴,今儿哪都别想去,就在这里躺着。”

    “你这姑娘,小小年纪心眼太毒,我们看着你把自己的奶奶和叔叔打成这样,还让他们就这么躺着。你这心眼太坏了,你爸妈怎么教你的。”

    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站出来,大声的指责田恬。一副为正义伸张的嘴脸,一看就是斯文败类。

    “你也闭嘴,今天谁也别想离开。”

    刚才的两名同志从前面的大门出来,朝着这边走过来。

    “出什么事了都围在这?”

    “同志,我要举报他们,他们拐卖人口。”

    这话一出,周围的这些‘好心人’脸色都变了,男子躺在地上装死,老妇人更是慌的口不择言。

    “不是,不是,同志,同志,我这孙女不听话乱说,还把我打的起不来,我,呜呜……”

    “你说我是你孙女,那你说我叫什么?多大了?哪年哪月出生的?”

    田恬从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和村里开的证明,给两人看了一遍。

    “我的证件都给同志看了,你现在就告诉他们我的名字。”

    “你都在城里生活,我哪里知道你叫什么?反正我是你亲奶奶。”

    好无力的反驳,人群中好几个人悄悄的退出去,眼镜男也在其中。

    想溜,没那么容易!

    “这事没说清楚,谁也不能离开。”

    田恬这一开口,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几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里受大家的注目。

    “你既然说不清楚,那我就替你说。我从回收站找书出来,你就追上来找我问路,我看你不像好人就……,我可以找回收站的爷爷作证。”

    事情清楚,有理有据还有证人,大家没话说。先前叫得最凶的‘好心人’都不敢抬头。

    “再说了,就你这德行还想当我奶奶,长的像个人都算夸你了。长的又老又丑心眼又毒这就算了,你还出来祸害人,危害社会,把你扔粪坑沤肥大粪都嫌你恶心……。”

    两名同志先是一脸惊吓,接着憋的脸通红,然后是低头抖动肩膀,他们忍的好辛苦啊!

    心想这小姑娘太厉害了!原来骂人也可以骂的这么有文化!周围好些人被她骂人的话给逗笑,可是又不敢笑,他们也憋的难受。。

    “刚才这位戴眼镜的同志不是问,我的父母是怎么教养我的吗?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父母是怎么教养我的。我打倒了危害社会的败类,这是我的爸爸教我的――爱国,我以少胜多,以小胜大,这是我爸爸教我的――自强。我打他们,为被他们毁了的孩子和家庭出气,这是我爸爸教我的――伸张正义。而你呢?心盲眼瞎,愚蠢无知,是非不分,自以为是,斯文的败类。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人,他们才会光天化日之下抢人,我为有你这样的同胞而羞耻。”

    ‘嘶’一阵抽气声,这话说得太狠,不过也是事实。要不是这小姑娘自己有本事,只怕这会儿早就被拐走了。

    “还有他,贼眉鼠脸,长的猪都嫌弃,狗都憎恶,没本事的怂货还想当我叔叔。我爸爸的兄弟那都是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的英雄,就他人都不算得玩意,活着都浪费粮食畜牲,还想当我叔叔,我今天没打死他算客气。”

    “同志,我以受害人身份请求逮捕他们。”

    天呐!这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太厉害了,这长大了还了得!

    “乖宝,我的乖宝,是不是有坏人欺负你了,告诉爷爷,爷爷拆了他的骨头。”

    周围的人听到都无语,是她欺负坏人好吧!

    大活人躺在眼前您老看不见呐!怪不得小姑娘这么凶残,原来是随您老人家啊!

    “老人家是小姑娘的家人?”

    “是我孙女,这是我的证件。”

    怎么老抢我们的台词呢!还把我们当回事吗?

    看了一下老爷子的证件,吓人!一个比一个吓人!小姑娘凶残,老人家也是厉害的人物,双手还回证件,两人敬礼。

    “首长好,我是县案件大队的队长宁皓。”

    “首长好,我是县案件大队李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