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规则
    浣熊医生是一位不太忙碌的医疗神。

    一般神明也不会生什么病,真要有什么大伤,比如被深渊恶魔吃掉半边身体什么的,那还是自己喝杯烈酒,直接沉睡,梦里向远古时期的原始神祈祷一下比较有用。

    因此浣熊的服务对象,大多是同位阶的附属神,或者某些受宠的神侍。

    不过即使是这些家伙,浣熊也不爱上门看病。

    他宁愿打打游戏吃吃零食。

    他仇恨奋斗逼,他要悠闲地度过自己的神生!(浣熊握拳

    浣熊在游廊上溜达,寻找适合摸鱼的地方。

    “您好!您就是那位医治我的浣熊神吗!”

    浣熊背后突然有人声响起,浣熊皱眉,又是烦人的应酬吗?还是要他去诊治谁呢?

    今天他的诊治名额已经满了哟,不接受临时订单。

    浣熊的两只爪爪直接抓住扣在脖子上的耳机,打算戴到耳朵上假装听不见。

    不过……

    浣熊鼻子微微一动,像是闻到了什么好闻的气味,猛地回过头去,就看到了一名身高腿长,整个人像是一颗小软糖的笑脸少年。

    小刀从法神塔出来拿快递,昨天他拿到从兔兔网寄来的抑制药时,也在塔内闻到了相同的药物气味。

    希法告诉他在他发情期时有浣熊前来医治,小刀就记在心里,准备找个时间去感谢对方。

    毕竟……法神大人说他没有付医疗费。gt;人lt;

    这可不行!天底下没有不种地就白拿的东西!

    小刀准备好了星际间浣熊族最喜欢的东西,便找了个时间准备前往浣熊神的居所拜访,谁知路上就看到了一条标志性的圈圈尾巴在游廊上摇来摇去。

    是……浣熊!

    小刀连忙追了上去,幸好那位浣熊神听到他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怎么?有什么事吗?”

    浣熊两只毛爪爪叉腰,别看他这样,他可是药到病除!

    “谢谢您之前来给我诊治,请问您的医疗费大约要多少?”小刀怕浣熊神过于忙碌,不记得他,就又补充,“我是法神塔的神侍。”

    “你就是那只小兔子啊!”

    浣熊当然还记得自己的法神塔一日游,他望着小刀,没想到那只小兔子还能切换人类形态。

    不过这在中央神殿也不新鲜,还有人能突然切换三头六臂的阿修罗形态呢。

    浣熊看病当然是收费的,不过不是星际货币,而是某些神灵的愿力,一份人情,或者别的他感兴趣的东西。

    至于向法神收费……他疯了吗?

    “不用,什么钱,”浣熊抬爪挠了挠毛绒绒的脸颊,视线一直落在小刀的背包上,“能为法神大人办事是我的荣幸。”

    小刀十分敏锐地察觉到浣熊神的视线,就立刻把自己的背包放下拉开。

    大容量的背包里装满了所有小浣熊们都喜欢的食物……干脆面!

    “哦,这是我的谢礼,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口味,市面上的我都做了一些。”

    浣熊这一瞬间将小刀引为知己。

    因为担心其他神明笑话他口味平民,他已经很久都没吃到干脆面啦!

    浣熊立刻拿了一包干脆面喀喀吃起来,然后爪爪拍拍一旁的座位,示意小刀坐下。

    小刀就笑吟吟地抱着背包坐在一旁,不时给浣熊续杯……不,续干脆面。

    “喂,你要不要来我麾下做神侍啊?”浣熊两只爪爪捧着干脆面,嘴角还有脆脆渣。

    “谢谢您的邀请,不过我在法神塔的工作挺好的。”小刀朝浣熊礼貌点头。

    “哼!你是瞧不起我吗!”

    浣熊有些生气地跳起来,他就知道这些人类就是喜欢以貌取人。

    “不不不,我绝不会这样想!”小刀突然蒙冤,急忙摆手解释。

    “我知道哒!你们就是不喜欢浣熊!”

    浣熊一口吃掉干脆面,拍拍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努力挺起胸膛。

    “你看,要是撤去神光,人类看到我真正的样子,哪里好意思伏地尊崇地喊‘小浣熊神请庇佑我们’!”

    这位浣熊神猛地举起毛绒绒的双爪,挺起毛绒绒的小肚肚,“气势汹汹”嗒嗒嗒地跑到小刀面前,朝小刀龇牙咧嘴。

    这就是标准的浣熊威吓形态了。

    “您真威武!一看就很厉害!”小刀发自内心地称赞,不过别人听起来和不走心的商业吹捧差不多。

    “那你怎么宁愿待在那个地狱也不来我这!”浣熊跳起来抬爪攻击小刀的膝盖。

    小刀身体还是挺强壮的,浣熊神也不是拥有武力值的神明,这一拍先疼的是他自己。

    “嗷嗷嗷嗷——”

    浣熊捏着有点肿起来的爪爪,气得又吃了三包干脆面。

    小刀叹了口气,等浣熊神吃得差不多了,才把刚才的疑惑问出口。

    “您说……法神塔是地狱?”

    浣熊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小刀,眼神透露出:难道不是吗?

    “他可是,这样了啊。”

    浣熊抬爪拍拍自己的心口。

    小刀脸上写满茫然,浣熊像是发现小刀似乎真的一无所知,这才抬爪捂住嘴,吹起了口哨试图糊弄过去。

    “好啦!既然你喜欢在那里受苦……不,奉献自己,那就随你叭!”

    浣熊抬手索要小刀手里全部的干脆面,小刀把谢礼都递给浣熊后,仍然郑重地说。

    “谢谢您那日前来医治我,然后……法神大人是一位温柔的神明,我得到了他许多帮助,我并没有受苦。”

    浣熊觉得这个神侍能在法神塔待那么久,脑壳确实是有点问题。

    他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抱着干脆面往自己的居所走。

    “要是你改变主意了,还可以来找我。”

    小刀望着浣熊远去的背影,独自站在游廊上。

    他这几天都在寻找“答案”,可是全然没有头绪。

    为什么法神大人不能直接告诉他呢?

    为什么神殿里的神明对法神大人既崇敬又恐惧?

    明明法神大人……真的很温柔。

    小刀拎起空荡荡的背包回转法神塔,他并不是很擅长解密啊。

    “喵~”

    小刀走到半途,突然听到奶猫的叫声。

    他停下脚步,就看到庭院中的一棵足有三百米高的小神树上,正趴伏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小猫崽大约只有两三个月大,浑身漆黑,只有四只爪爪是白色的。

    一双金色的眼睛正眼巴巴地望着小刀,无限可怜地叫唤。

    “唔……既然这么害怕,就不要爬那么高呀。”

    小刀摇摇头,这三百米高的树都不知道小猫崽是怎么上去的。

    它可真是猫咪壮士啊。

    小刀挽起袖子,二话不说就一个起跳蹦上最低处的树枝,然后攀着树枝,借力树干,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去。

    “嘿!好勒!过来!”

    小刀爬到小猫崽趴伏的树干上,不等小猫崽喵一声,就直接抬手把小猫崽抱到了怀里。

    小猫这下觉得安全了,甜甜地朝小刀喵喵,就在小刀怀里露出了肚肚。

    它已经是个懂事猫啦!知道人类搭救它,就想摸它的爪爪和肚肚以及一切!

    小刀也下意识地撸了猫,小猫崽等着小刀露出幸福的微笑。

    谁知!

    “啊~还是家里的小兔兔毛毛更柔软呀~”

    喵嗷——这个人真讨厌喵!

    小猫崽喵喵咪咪地骂开了,可这个人像是能听懂猫言猫语似的,抬手摁住小猫崽的肚肚警告。

    “不行哦,小猫咪不可以说脏话。”

    小猫崽身体一僵,金色的眸子移向一边:听,听不懂你说什么喵,本喵没有犯罪!

    “原来你在这里啊。”

    小刀耳旁突然响起人声,他下意识地跳到另一根树枝上,就看到原本的树枝上坐着那位白发红眼的附属神。

    “乔……”

    小刀叫了一声,就发觉怀里的小猫对着乔叫了两声。

    “这是您的小猫?”

    乔点点头,他怀里正拿着一束水仙花,凌空走到小刀面前,接过了小猫咪。

    “小猫贪玩,居然跑到这里,谢谢你救了它,小刀。”

    乔轻轻点着小猫的鼻头,小猫也无限依恋地蹭着乔的手喵喵叫着。

    “送给你,听说你之前生病了,现在好了吗?”

    乔把水仙花递给小刀,小刀连忙点头。

    “已经好了!”

    不是生病是发情期什么的,差点铸下大错什么的,小刀害羞得说不出口。

    “那么你今天怎么在这,不用待在法神塔吗?”

    小刀手掌摸着树枝,作势要沿着树枝一路滑下去。

    “我这就要回去了。”

    可小刀看着乔,突然动作一顿,又站了回去。

    “怎么了?”乔温柔地看着小刀,他就像一位拥有无限包容力,温和而无害的师长,朋友,或者别的可以使用正面词汇形容的人,仿佛在他面前无论什么事都能说出口。

    一般人现在应该已经滔滔不绝了,小刀却只问了一句。

    “神殿里的神明,都不喜欢法神大人吗?”

    乔没有否认:“这是个不算秘密的秘密,等你在神殿里待的时候长了,也会知道的。”

    “为什么?”

    小刀回忆着浣熊神的动作,他抬手轻触着自己的胸口,重复问道:“为什么?”

    乔的手指轻轻摆动,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在周围缓缓展开。

    乔抚摸着怀中的小猫仔,朝小刀轻轻一笑。

    “哦,那是因为……法神大人攥着我们的命啊。”

    与乔的对话只有短短数分钟,小刀已经离开了那棵神树,回到了法神塔周围。

    小刀望着那座白色的高塔,在路口徘徊了一会,还是走了回去。

    小刀的脑海里回想着刚才乔说的话。

    【上次你问我法神大人的司职是什么,我忘了告诉你。】

    【他是规则的制定者。他制定天地覆灭的规律,制定生老病死,日升月落的时间,甚至诸神的黄昏。】

    【一旦他确定规则,就像凡界的法律一样不可违背。】

    【如果强行违规,则必将受到惩罚。】

    乔拉过小刀的手,将手掌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那里冰冷一片,没有心跳。

    【许多年前,众神自星河之中醒来驱赶恶魔。】

    【可在我等称之为“坠落之日”的那一天起,规则降临了。】

    【法神大人说:

    所有神明皆需讨伐恶魔。

    所有神明皆需按规则消灭恶魔。

    所有神明皆需将心脏交付于我。】

    【自那一天起,中央神殿开始兴建。】

    【众神集聚。】

    【神明失去了自由。】

    【我们尊敬他,如同尊敬自己的神王,我们害怕他,如同害怕残虐的暴君。】

    ……

    无论哪一位主神,自降生之日起,就由原始神赋予了自由与神威,谁都不肯屈居于别的神明之下。

    法神是他们最小的弟弟,却拥有了套住他们脖颈的缰绳。

    哪怕是一只无害的小猫被捆住脖子,也会想尽办法挣脱。

    何况生死?

    可无论众神如何怒斥,痛骂,动手,刺杀,法神都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

    他宁愿将自己困在法神塔内,也不愿意再与别的神明对话。

    无人知晓这规则颁布的缘由。

    何其可悲。

    小刀站在法神塔的一楼,他看着正厅内那些明明灭灭的光团,突然想起了渡鸦以前曾经把一些变灰发黑的光团挥散,并表明法神不会达成他们的愿望。

    是的,如果知道法神本身的司职,知道这位神明的强力的话,那光团之中应该充斥着各色膨胀得无边无际的欲念。

    这可是一位能改变世间一切事象的神明,那么无论多么无底的欲望,他都能满足!

    这就是他的天赋神职不是吗?

    法神塔内寂静一片,法神大人也许还在顶楼,而渡鸦……小刀已经许久未见。

    小刀缓缓走到那些光团之中,这些光团汇聚着凡界所有向法神的许愿。

    小刀突然抬手拍了两下手掌,如同过往向自己的神明大人祈祷时,说着话。

    只是这一次小刀没有闭上眼睛,他看着正厅里的密布的光团,其中一颗光芒最纯粹洁白的光团正随着小刀的话一闪一闪地亮着。

    小刀朝那颗光团缓缓伸出手,光团如水般融入他的掌心,小刀的脑海中一瞬间出现了过往每一年他向神明大人祈祷时的声音。

    【神明大人,早安。】

    【神明大人,晚安。】

    【神明大人……您是世界上最好的神明。】

    ※※※※※※※※※※※※※※※※※※※※

    小刀:法神大人竟是反派??(兔兔震惊吃手手

    希法:我不是最好的神明吗。

    神明们仇恨与恐惧希法的原因。

    原本不是王的家伙,坐上了王位,并且拥有了左右他们生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