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发情期
    “他应该最近一直都在发烧。”

    “不过小兔族的体温总是偏高,这孩子身体一直很好,因此没有及时发现也有可能。”

    “原因?”

    “尊敬的法神大人,这孩子早已成年。”

    ……

    中央神殿的法神塔内,一只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的浣熊正在向恢复了法神正身的希法汇报情况。

    在宽敞的法神塔内,棕色的小兔子躺在柔软的床上,额头贴着退温贴,四只爪爪抱着被被,三瓣嘴里隐约吐出一些难受的喘息。

    “成年?”

    俊美的神明看向躺在一旁的小刀,小兔子病歪歪的,全然没有平时跑上跑下那活泼的模样。

    “是的,小兔族成年之后就会迎来发情期,这不是什么病症,因此我也没有使用药物。”

    浣熊医生咳嗽一声,说实话他大早上接到要来法神塔看病的通知,整只浣熊都差点掉在厕所里。

    法神大人能生什么病呢?

    天啦,我只是个毫无存在感的附属医神,太难的病他完全看不了!

    谁知道来到了人人避之不及的法神塔,一路跟随指示向上后,他看到的却是一只深陷发情期的小兔子。

    太好了!感谢原始神!是给小兔子看病啊!(√)

    浣熊满怀感激,给小兔子贴了个退热贴。

    没想到法神大人平常那副宇宙毁灭也与他无关的样子,居然还会记得叫医生给自己的神侍看病啊。

    浣熊心中怀疑他可能发现了法神大人的小秘密。

    法神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

    浣熊把小兔子的情况说完之后,就等待着法神下一步的指示。

    希法伸出玉白的指尖,轻轻瞧着桌面,才像是明白了为什么最近小刀总是保持着兔子形态,是因为身体要适应发情期的到来吗?

    ……不是生病啊。

    “那么该怎么做?”希法问道。

    “啊?您问我吗?”

    浣熊紧张地看向希法,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惊疑的光芒。

    “就,就,如果小兔子先生有恋人的话,生理上和谐一下就好了。”

    希法转头看着在房间一侧嘤叫的小兔子,转头说。

    “他没有恋人。”

    浣熊想了想:“不然就吃药度过吧,当然不吃药会更好一些,毕竟对抗本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吃药会怎么样?”希法问。

    会按照本能行事啊。

    浣熊看着面前清冷俊美的法神,不过就算那只小兔子醒过来想要来硬的,大约也不可能吧。

    不过会不会惹怒法神,把他做成风干兔肉呢?

    “我还是给他开点药吧,注意补充水分和营养,过个几天就没事啦。”

    浣熊拍拍两只浣熊爪,微光闪过,一袋白色的药片落在了法神的书桌上。

    嗯嗯,为了挽救兔命,他还是做好准备吧!他可真是医者仁心呢!

    给了药之后,浣熊就嗒嗒嗒离开了法神塔。

    法神塔外,白发红眼的附属神正拿着一束白色的水仙花站在游廊上。

    乔远远看到浣熊从法神塔出来,就微笑着迎了上去。

    “早安,小刀无恙吧?”

    浣熊停下脚步,有些不耐地看着身边这位与他同位阶的附属神。

    “小刀?”

    “就是那只很可爱的小兔子啊,”乔嗅闻着手中的水仙花,脸上笑意温柔,“外表可爱,内心却如水仙般高雅洁白。啊,下界也有许多诗歌歌颂着其美好的品德,比如……”

    浣熊有文青恐惧症,具体病症是一旦看见有人说比喻句之类的,或者身上文艺气息过重之类的,就会浑身不自在。

    乔完美踩点。

    “啊,啊,他挺好的,你自己去看他吧!再见!”

    浣熊完全不想听什么诗歌,立刻嗒嗒嗒跑远,乔则望着前方的法神塔,抚摸着手中的水仙花,有些苦恼。

    “可是没有受到邀请,现在可去不了法神塔啊。”

    “啪”!

    法神塔内,希法被一只兔jiojio蹬下巴蹬了个正着。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吃药啾咪!”

    小刀烧得晕晕乎乎,连眼前的法神大人都认不出来,刚才还梦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小刀从小的身体倍棒,很少生病。

    可是有一次他独自出门不慎掉到河里,就生了病。

    “小刀,兔兔要是落水着凉可不得了!”

    “赶紧吃药,妈妈已经煲好了祖传药汤,也买了药片回来!”

    兰迪爸爸拎起小兔子,二话不说就给闻到气味开始抗拒的小刀吃药。

    “……就是有点苦。”

    兰迪爸爸看着小兔子因为喝了祖传药汤而快要晕厥的模样,同病相怜地抱了抱儿子。

    唉,过去遭受毒害的只有他一个,现在还有大崽。

    “爸爸,我看到了……阎王爷哦……”小刀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谁!是死神吗!不要去,不要跟他去啊,崽崽!”兰迪抱崽悲泣!

    ……

    从此小刀就对吃药产生了浓重的阴影,并且一直都在好好保护自己不要生病。

    这一次小刀刚有些知觉,就听到有人说“吃药”,然后一块超级苦的药片就这么塞到了他的嘴里。

    小刀下意识地噗了出去,接着就开始激烈反抗起来!

    兔兔挥拳,兔兔蹬腿,兔兔头槌——

    三连击下来,小刀就重重倒在了床上,他剧烈地喘着粗气,心想这样总行了吧,不用吃药了吧。

    觉得被棉花糖亲了下巴三下的神明,看着“激烈”反抗的小兔子,觉得他在无理取闹。

    神明也知疼痛,看着小兔子连站都站不稳了,当然要尽快治疗。

    “吃。”

    希法继续拿着药片要往小刀嘴里塞,可小兔子却望着药片,慢慢地,缓缓地,三瓣嘴憋起,大大的眼里蓄满了泪。

    “我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吃药……啾咪……”

    小刀委屈得不行,高热让他的脑袋里混沌一片,那些幼稚的情绪被无限放大。

    小刀隐约觉得这样好像不对,可是……小兔叽控制不住寄几啊!他为什么非得去见阎王爷不可!qaq

    小兔子委屈地趴在床上,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缩在被被里,只露出一点圆滚滚的屁屁和还在微微发颤的兔球尾巴。

    希法,伟大的法神,中央神殿的无冕之王,不管看到任何事物毁灭亦或新生都不会动容的神明,看到小兔子哭唧唧的样子时,莫名迟疑了一会。

    希法觉得不吃药,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刚才的医疗神也说了,发情期不是病症,挨几天就好了。

    “你是成年人,我尊重你的选择。”

    希法把药片和水放在一旁的茶几上,也许等小刀再次醒来,会想吃也不一定。

    法神站起身,他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等他出门往塔上走去时,窝在被窝里的小兔子再次迎来了一场高热。

    体温上升,求偶的气味开始扩散,某些不可言说的欲望在高热中蒸腾而上。

    小刀在浑浑噩噩里大约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他伸着爪子抓住床褥,在下一刻勉强变回了人类形态。

    小刀还记得自己之前的打算“小兔族有发情期,那么变回人类就没有了”。

    可是当小刀变为人类后,那些高热依然无法散去,反而让他更为难耐。

    高塔之上,法神冷静地阅读着文书,高塔之下,小刀仅剩的冷静正寸寸化为飞灰。

    在这场高热之后,希法也许会迎来一点会让他惊讶的事也说不定。

    ※※※※※※※※※※※※※※※※※※※※

    看到小兔子哭之前,神明:无理取闹。

    看到小兔子哭之后,神明:也有道理。

    感谢在20210203 22:09:18~20210204 17:1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iaotong5678jj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