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与恶魔游戏(2)
    渡鸦觉得他不是在猎杀恶魔,他是在郊游。

    大约是因为领域内一直下雨,恶魔也不好找它的碎片,因此没过多久,领域内的天气就放晴了。

    小刀就像喜欢阳光的向日葵,在太阳出来后立刻收起了伞,走起路来步伐都轻盈了许多。

    渡鸦还是第一次走在小刀身后,小刀的人形动作习惯,和兔子形态时一样。

    脚尖总是微微踮起,头向着朝阳,小兔子时风会吹起他的长耳朵,人形时则吹起少年额前的头发。

    “渡鸦先生!要喝茶吗!”

    小刀从背包里掏出折叠杯倒了红茶递给渡鸦,渡鸦接过喝了一口,越发觉得……这就是郊游。

    “碎片的位置呢?”渡鸦问。

    “已经到啦!”

    小刀猛地蹲下身,徒手把地面掘出一个洞,找到了藏在地下一米左右的一块碎片。

    这样渡鸦手上就有两块碎片了。

    居然还真的找得到。

    渡鸦没有耐性,按照渡鸦的想法,他不会老实去找碎片,而是会去盯着恶魔。

    等到恶魔集齐碎片之后,在出手抢夺。

    可是该死的恶魔大约是为了防范这点,才增加了“禁止暴力”的规则。

    渡鸦微垂眼睫,还有一种可能,他们拿到了部分碎片,恶魔也收集到了部分碎片,为了拿到全部碎片,最后还是要起冲突。

    那么该怎么做?

    小刀很快给了渡鸦答案。

    小刀嗅闻着气味,似乎很快就找到了距离他们最近的第三块碎片的下落。

    “渡鸦先生,在这边!”

    小刀把手上的泥土拍干净,就像种地一样,还把掘开的地洞给填平回去。

    小刀兔对土地确实十分尊重了。

    小刀朝渡鸦招招手,渡鸦便也继续跟在小刀身后。

    少年本就在乡间长大,他习惯的环境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乡间的道旁总是生着许多野花,小刀有时务农结束回家,就会在路边摘一点蒲公英,自己吹一口,带回家给家里的小兔兔们一起吹一口。

    白色的,毛绒绒的蒲公英种子便乘风飞去,轻飘飘的搭着风不知去向何方。

    小刀看到地上的蒲公英,也下意识地摘了一朵,放在嘴边吹了一口,然后又笑着转身递到渡鸦面前。

    “吹吧!”

    吹完就吃饭饭……剩下半句话小刀咽到了嘴里。

    小刀要是兔子形态,现在应该毛炸得像个球。

    这位可是渡鸦先生,不是家里那些还在叼奶嘴的小兔兔啊!

    “对、对不起,渡鸦先生,我以为……”

    但渡鸦却低头对着蒲公英吹了一口,然后看着蒲公英飞走后,又侧头去看小刀。

    “然后呢?”

    小刀疯狂摇头,没有了没有了,今天的蒲公英集体发誓不起飞。

    “为什么要吹蒲公英?”渡鸦却似乎有了点兴趣。

    “因为……它们会旅行,找到新家,再长大哇。”小刀看着蒲公英远去,手指小幅度的摆动道别。

    无需与宇宙的历史相比,小刀的年纪在星际的智慧生命中也算年幼。

    但这样年幼的孩子也能用心感受生命孕育与成长的过程吗?

    这象征着某种心态的成熟。

    渡鸦颇为感叹,随后就听到小刀高高兴兴地说。

    “……然后就又有好多蒲公英吹啦!”

    行。= =

    渡鸦的感叹消失了。

    在爬过一道缓坡之后,小刀突然停下脚步,他朝渡鸦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株食人花。

    “我闻到的气味就在那株食人花的根部。”

    小刀又转头去看那株看起来就不太好惹,生着六张尖牙利口的食人花,微微眯起眼睛。

    “……是低级恶魔的一种。”

    小刀上学的时候就认认真真上学,要工作就认认真真工作。

    在法神塔学习关于恶魔的知识,对他来说既是学习也是工作。

    因此他学习得格外认真。

    那株食人花有自己的名字——托伯。

    因为能力弱小,因此不能自己展开恶魔领域捕食,大多会生长在某些高级恶魔的领域里,吸食一些残羹剩饭过活。

    但这不代表托伯就没有攻击性,一般智慧生命如果进入它的捕猎范围,它就会吐出酸液,将猎物融化后,再摄取营养。

    至于那些利口也不是摆设,毕竟某些顽强的猎物,总是要被咀嚼才会乖。

    这东西不像是能讲道理的样子。

    小刀像是给自己打气般拍了拍掌,就要往前走。

    “等等,你做什么?”渡鸦拎住小刀的衣领。

    “唔?我去拿碎片。”小刀理所当然。

    “……怎么拿?”

    “和它比试呀!”

    小刀抬手挠着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我玩游戏还不赖,渡鸦先生就在这里等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游戏?”渡鸦像是想到了什么。

    “嗯!规则是‘不许使用暴力’,在领域范围中无论是恶魔还是我们,都是必须遵守的规则。”

    小刀拉伸着手脚,前方的托伯已经发现了入侵者,正气哼哼地张牙舞爪,可是却没有喷射出酸液。

    “所以我会和它一决胜负,以非暴力的方式!”

    小刀蹬蹬蹬往前跑,这一次渡鸦没有再阻拦他。

    高傲的神明站在缓坡上,手里拿着杯红茶,就像一个看着孩子自己上学的家长。

    这个世间有慈爱的神明,亦有暴烈之神。

    他们各不相同,仅有的相似之处大约在于高傲。

    无论神明微笑,还是垂泪。

    他们的感情极少下放到凡间。

    诸如现在,倒不是神明放不下身段玩什么“游戏”,而是神明们从未想过要与恶魔处于平等的位置。

    恶魔是肮脏的小偷,贪得无厌的鬣狗,将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畜生。

    即使要被规则制裁,神明也会破坏规则直接杀掉恶魔。或者直接打开结界,到界外去杀个痛快。

    因此受规则约束,这些年来恶魔的数量虽然在下降,但也有神明陨落。

    渡鸦看着小刀冲下缓坡,眨眼间就到了那株托伯面前。

    托伯没有攻击,只是它的六枝生着利口的枝条如蛇般从半空盘旋而下,将小刀团团围住。

    那些利口中散发着腐烂的臭味,黑黄的牙齿上还沾着一点红色的肉丝,诡异的颤音自托伯的口中溢出,就像冥府中演奏的亡乐。

    也许是规则影响,小刀听懂了这株托伯的话语。

    【送上门的小点心……你的血肉是甜的吗?】

    【你的眼珠是琥珀软糖的味道吗?】

    【真想剖开你的肚腹,埋头进去尝尝甘美的内脏。】

    【啊……小东西,要玩什么呢?】

    【输掉的话,要把全部奉献给我。】

    【放心,我保证会把你吃得一点不剩。】

    ……

    小刀睁着眼与托伯对视,似乎无论这只恶魔说什么,他都不会恐惧。

    小刀歪着头像是在思索,他看着托伯的枝叶,突然伸出了自己的手。

    少年的五根手指张开,显得手指格外纤长。

    “那么我们就来玩剪刀石头布吧!”

    小刀笑眯眯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能看清托伯的全貌。

    小刀毫不犹豫地说:“我输掉的话,就把自己给你吃。你输掉的话,就把根部的碎片给我吧!”

    小刀想了想,又指着托伯的第六根枝叶。

    “剪刀石头布只许出五根手指,不许耍赖哦!”

    眼前的人类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要我的命也可以”的话,托伯不太确信地看着小刀。

    以往见到的智慧生命大多狡诈或者懦弱,即使知道规则限制,也并不会这样轻易就范。

    为什么这个人不仅愿意,还很有自信的样子。

    星际剪刀石头布冠军吗?

    托伯有些拿不准,要是不小心输掉,赌约里没有包括要它的命,可是把碎片让出去,之后菲利斯秋后算账,它也依然会死亡。

    它还有什么好怕的。

    托伯发出一阵赞同的颤音。

    小刀就点点头,拉伸着手指指节做准备。

    “就比三局,三局两胜!”

    托伯也舒展着枝叶,不过它也看到了在小刀身后不远处另一个人。

    那个家伙……应该是人类吧?

    弱小的恶魔为了长久地活下去拥有比高级恶魔更强的索敌功能,渡鸦还未现身时,托伯都想连根拔起逃跑,可惜规则不允许。

    如果眼前这个少年失败,而他又不想兑现承诺,后边那个男人动手的话,托伯也毫无办法。

    【在规则之下的游戏,我保证公平。】

    【小东西,你的保证呢?】

    托伯的颤音在小刀耳边响起,虽然这只恶魔没有言明,但小刀已经听懂了它的意思。

    小刀没有回头,而是依然目光坚定地与托伯直视。

    “我很尊重渡鸦先生,也了解渡鸦先生。”

    “他不会突然出手。”

    “而这是我的‘游戏’,未经允许不会有第三个人加入。”

    “即使是渡鸦先生,也不例外。”

    软乎乎的少年话语间有了一丝锐气,他是认真的,在这场赌局里压上了全部赌注。

    托伯曾见过的智慧生命里,有些处于成长期的青少年也拥有这样锋锐无畏的眼神。

    无分男女,后来他们无一例外成为了某段历史中的“英雄”。

    小刀扬起嘴角,将自己的拳头包在手掌里,兴奋地开始报数。

    “一。”

    “二。”

    “三!”

    小刀出手了。

    ※※※※※※※※※※※※※※※※※※※※

    小刀:猜我出什么!(兴奋)

    渡鸦:这个恶魔是小刀吹?

    我的梦想:用一点少年漫feel写剪刀石头布!啾咪!

    感谢在20210129 23:35:03~20210130 21:2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姝 6瓶;桉树 5瓶;偃玖、休烛妮萨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