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与恶魔游戏(1)
    在这个充斥着恶魔与神明的星际时代,众人都知道消灭恶魔有三个规则:

    1、欲消灭恶魔者,必须身处恶魔的领域之中。

    2、在领域中的恶魔能施展自己的特殊能力,但也必有弱点。

    3、神明身处恶魔的领域中时,必被压制神力。

    无论神明亦或恶魔,任何人都必须遵守以上规则才能消灭恶魔。

    因此消灭恶魔也分为文斗和武斗。

    武斗很简单,与恶魔战斗获胜即可。

    文斗则要看恶魔制定的游戏规则是什么。

    渡鸦并没有急着要走,他知道那只恶魔的领域还未完全展开。

    没有得到渡鸦答复的小刀则一边紧张一边把晚饭做好,一边紧张吃晚饭,一边紧张洗碗,然后再紧张地躺到床上盖被被睡觉,然后又半夜惊醒,紧张地向神明进行例行祈祷。

    作为被祈祷的神明·渡鸦,则依然毫无回应,不过那微微上扬的嘴角看得出来,似乎欺负小兔子让这位神明心情不赖。

    等小刀又紧张地起床,紧张洗脸刷牙之后,渡鸦终于动了。

    “走。”

    这就是让小刀跟上来的意思。

    小刀连忙跟上,渡鸦则看着小刀的手问。

    “今天不送便当吗?”

    “我都带了!”

    小刀立刻转身,他背上背着一个牛仔小背包,里边满满当当地塞着两个便当盒还有装了红茶以及浓汤的保温瓶。

    妥帖人小刀,今天也很妥帖。

    渡鸦则抬手在正厅打开空间隧道,迈步走了进去。

    渡鸦进去之后,隧道也没有立刻关闭,小刀就知道渡鸦确实在等他。

    琥珀色的少年笑出了脸上的酒窝,欢快地跟了进去。

    佛丽拉行星近来人心惶惶。

    这颗星球所处的位置不算偏远,整体也都在神明的结界保护范围内。

    但是这颗星球却在前天迎来了恶魔降临。

    没人看到那只恶魔的样貌,风景最为秀美的城市一角就这么突然地被笼罩在一团漆黑的半圆中。

    任何靠近那个半圆一公里的生物都会被抽干精血,瞬间化为齑粉。

    非生物则会当场爆裂。

    即使知道消灭恶魔的规则,也有一些经验者,但他们从未见过这种类型。人们再也不敢前去探查,只能向神殿发去求援。

    佛丽拉在天气最好的这一天迎来了神殿派遣的神侍。

    人们躲藏在家中,有的则站在巷道里,偷看着道路尽头走来的两名年轻人。

    其中一个是穿着t恤和牛仔裤,笑得甜滋滋的少年,另一个则是一身黑衣,外表亮眼,但周身四溢的杀气浓厚得几乎化成实体的青年。

    路人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等到人远去后,才窃窃私语。

    “是哪位神明麾下的神侍?”

    “身上没有神纹标记……不知道啊。”

    “都这么年轻,行不行啊?”

    ……

    小刀听力灵敏,当然全都听到了。

    他正要回头说两句,渡鸦就已停在那漆黑的半圆一公里处。

    出刀,收鞘。

    短短一瞬,那些凡人看不见的恶雾就如被惊雷涤荡,被那雪亮刀光劈开,连同那看起来牢不可破的半圆也被他破开了一道足够容人进入的裂缝。

    渡鸦回头看着小刀,虽然没说什么,但小刀下意识地跟在了渡鸦身后。

    一如那天在恶魔的肚腹中一样。

    渡鸦头也不回地走入了恶魔的领域,小刀颇有些紧张,他一脚踏进去,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就一脚踏空掉了下去。

    恶魔的领域之外是炎炎夏日,恶魔领域之中,却正在下一场倾盆大雨。

    裂缝的开口在半空中,小刀一出来就往地上掉落。

    幸好小刀在倒栽葱之前稳住了自己,可也差点掉到水塘里。

    渡鸦伸手拎着小刀的后衣领,把他拉了起来。

    “谢谢你渡鸦先生!”小刀连忙站好,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雨伞迅速打开。

    雨水哗哗落在漆黑的伞面上,流下滚圆剔透的雨珠。

    渡鸦看着小刀踮起脚撑伞的动作,便接过伞。

    小刀看着突然升高的伞面,这才像是发觉渡鸦长得这么高。

    “渡鸦先生,您好高啊!”

    小刀抬手比划着他和渡鸦的身高差距,差了一个头。

    “……是你太小。”

    渡鸦撑着伞往前走,草地上的水花溅湿了他的裤脚。

    这个恶魔领域看起来和平常的世界没什么区别。虽然荒芜,但天空,地面,还有雨水的气味都像是真实的。

    这里看起来十分安全无害,天空即使下着雨,依然看得见透明的天光,草地青翠,前方不远处还矗立着一座白色的精致洋房。

    看起来就像是哪位隐居乡间的小贵族的家。

    渡鸦站在房檐下收起伞,推开了那扇虚掩的白色房门。

    门一打开,小刀就看到了遍布鲜花与白色蕾丝内饰的客厅,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正端坐于白色的茶桌前,端着一杯醇香的红茶。

    “两位客人,午安。”

    那位先生抬起头,露出优雅高贵,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庞。

    他看起来就像一位病弱的旧日贵族,虚弱而无害。

    可小刀看到了被天光照耀的地面。

    那位先生的影子不是人形,而像是被烧焦的畸形肉块粘在一起的赘生物。

    小刀甚至在影子中隐约看到了上百只红色的眼球一闪而过的刺激景象,那些黏连着眼球的细长黑影像是杂生的藤蔓,在地上蔓延滋生。

    小刀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恶魔。

    “请坐。”西装恶魔抬手示意。

    渡鸦不声不响地拉开椅子坐下,小刀也随后跟上。

    “我名叫菲利斯,只想找一个地方居住,只要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命不要靠近我的领域,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人。”

    菲利斯给渡鸦和小刀倒了两杯红茶,十指交握放在桌上,一副毫无攻击性的模样。

    小刀愣愣看着菲利斯,他第一次遇到能够像常人一样自主沟通的恶魔。

    还有不想吸食生命的恶魔吗?

    小刀直觉奇怪,这只恶魔说说话十分诚恳,可他还是不敢相信。

    小刀歪着头打量菲利斯,菲利斯嘴角含笑任由小刀打量,脾气好得很。

    “好吃吗?”

    渡鸦突然开口,他靠在椅背上,嘴角挂着讥讽的笑。

    “降临这个星球,竖立领域的时候,已经吸食不少生命了吧。”

    “我走在外边,脚下都是骨粉。”

    渡鸦手指轻叩桌面,再次重复。

    “好吃吗?”

    听到渡鸦的话,菲利斯的嘴角越扬越高,贵公子的微笑已经从他脸上抹去,露出的是真实的贪婪面容。

    锋利的尖牙沾着口涎在他的红唇中露出,比草原上的鬣狗还要贪得无厌。

    “美味极了。”

    菲利斯欣赏着小刀徒然变色的脸,拿起桌上的茶杯往桌上一倒。

    红色的茶水沁染了白色的蕾丝桌布,如同红色的长虫在桌上扭曲黏合。

    “来玩游戏吧。”

    菲利斯单手支着下颚,那些茶水在他面前化为了七块红色的碎片。

    “我的领域不大,是一个半径十公里的圆。”

    “在我创建领域时,我的宝贝就化成了七块碎片落到其中。”

    “三天,三天内我和你们要在领域里找到全部碎片,最先拼起来的人就获胜。”

    看到小刀不信任的眼神,菲利斯不等他发问就先举起一只手。

    “我发誓,我也不知道那些碎片的下落。这是规则。”

    渡鸦则问:“输赢的代价?”

    菲利斯笑着说:“当然是诸位以及我的生命。”

    谁输谁死。

    小刀明白了。

    这大约就像是竞速寻宝游戏,找到碎片还不算,还要拼好,拼好的那一方才是胜者。

    小刀悄悄握紧拳头,心中暗想,他手工……还行。

    “那些碎片可是我的爱物,请诸位找到时千万不要损伤它,不然……我会伤心至死的。”

    菲利斯自上衣口袋拿出一条刺绣手帕,轻轻按了按眼角。

    菲利斯不再说话,像是已经把游戏规则说完了。

    可无论是对面那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少年,还是这个眼神犀利的青年,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啧。都不是容易上当的类型。

    菲利斯冷着脸收起手帕,便听到对面那个青年的声音。

    “你还隐瞒了什么?”

    菲利斯站起身整理衣冠,扭动着手腕的关节。

    “这个啊……在这场竞速游戏里,你们会有阻碍,我没有。”

    菲利斯说完,就直接向后一倒,椅子重重落地,可那名恶魔却在撞到地板之前,于天光中凭空消失了。

    在菲利斯消失后,渡鸦和小刀同时自室内离开!

    屋内的一切摆设,鲜妍的花朵就像陷入了一个高速转动的搅拌机里,在渡鸦和小刀离开的那一刻,这栋小洋房便迅速坍塌,转化,无数透明的胶质自内部流泻而出,生成了伞盖,触手,黏连的足叶,囊袋……

    短短一瞬,一只巨大的白色水母就这么矗立在了小刀面前。

    “渡鸦先生。”

    小刀喊了一声,他看得很清楚,在那只水母的伞盖内,就嵌藏着一块碎片。

    “站到我身后。”

    渡鸦说完便立刻拔刀上前,不费吹灰之力地将那只水母一分为二,那块红色的碎片啪嗒一声就落到了渡鸦手中。

    在距离渡鸦和小刀不过百米的一棵大树上,菲利斯有些艳羡地望着他们。

    “运气真好,我怎么没想到那里就藏着一块碎片呢?不过……”

    菲利斯抚着心口,一副和平主义者的姿态哀叹起来。

    “我真的非常讨厌暴力,所有使用暴力的家伙,都要受到惩罚。”

    “这也是规则。”

    “之前我忘了说。”

    远处渡鸦握刀的手猛地垂下,在他的手背上浮现了一道倒十字架的黑纹。

    那像是某种诅咒禁锢。

    渡鸦的右手不能动了。

    “找死。”

    渡鸦轻道,他侧头看向那只恶魔,就像看着一个死物。

    “渡鸦先生!”

    虽然渡鸦还没有动作,但小刀已经出于本能上前抱住渡鸦的手安抚。

    “只要获胜就行了,我们一定会获胜的!所以不能再动手,不能再受伤了……”

    少年的体温让渡鸦沉默了一会,他像是在理清规则,随后他缓缓抬头与菲利斯对视。

    “你还有隐瞒的规则吗?”渡鸦问。

    菲利斯脸上虽然还保持着微笑,但从不知冷热的恶魔不知为什么,脊背窜上一股寒意。

    菲利斯清晰地认识到……这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臂还能不能使用。

    【他能杀死我。】

    “没有了。”菲利斯老实说完,就立刻自树上消失。

    小刀拿起伞遮在渡鸦的头顶,握紧拳头。

    “走吧,渡鸦先生,我知道下一块在哪。”

    “我闻得出来。”

    小刀仰着头,嗅闻着四周的气息。

    他记得那个恶魔身上的气味,既然是恶魔的爱物,那么自然也沾染着它的气息。

    在这片领域之中,即使下着倾盆大雨,小刀依然分辨出了方向。

    “渡鸦先生跟在我身后,我会保护您。”

    “就像您保护我一样。”

    ※※※※※※※※※※※※※※※※※※※※

    渡鸦:(脑海中一些血腥,一些少儿不宜)嗯。

    感谢在20210128 17:11:26~20210129 23:3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iaotong5678jj 10瓶;桉树 5瓶;36665006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