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暗涌
    渡鸦出门的时候,就看到小兔子正抱着光剑等在台阶下。

    小兔子两只兔耳朵竖得高高的,一脸警惕,大约是担心自己出什么事。

    渡鸦一生中还从未被人担心过,他弯腰拎起小刀放到肩上,往空间隧道走去。

    “渡鸦先生,您……没事吧?”

    小刀打量着渡鸦全身,好像没受什么伤。

    渡鸦摇摇头,带着小刀踏上隧道。

    神明的空间隧道很稳定,小刀就像站在电子手扶梯上,看着两旁的星星一闪而过,眼前白光亮起,他就回到了法神塔下。

    小刀看了一眼通讯戒指上的时间,已经到了夜晚的休息时间。

    渡鸦把小刀放下,便往法神塔走去。

    小刀也蹬着兔jiojio跟了上去。

    “下次还会跟来吗?”渡鸦站在法神塔的拱门处问。

    小刀立刻抬头,两只小兔拳握得紧紧的。

    “哦……我很想,可我觉得应该还要再锻炼学习……”

    渡鸦点头“嗯”了一声,像是坐实了小刀没能帮上忙。

    小刀的兔耳朵丧气地垂了下来,软软地搭在圆滚滚的脸颊旁,可他却听到渡鸦说。

    “法神塔二十三楼有关于恶魔的书籍,那里也有虚拟的恶魔对战训练室,你可以去。”

    兔耳朵又竖起来啦!

    小刀睁着圆咕噜的大眼睛,有些兴奋不安地问。

    “法神大人会允许我去吗?”

    “我允……许,他会允许的。”渡鸦含糊地说。

    渡鸦说完之后,就上楼了。

    “好的!晚安!渡鸦先生!”

    小刀握着小兔拳,蹬蹬跳回了房间,兴奋地在床上蹦了一百下!

    ……

    渡鸦在起居室里解下了随身的长刀,三弦,腰包。

    东西放到桌上时,腰包发出一声脆响,渡鸦才想起里边好像还放着小刀给他送来的便当。

    渡鸦坐在桌前,把便当盒拿出来,掀开盖子,就看到里边码放得整整齐齐,香气扑鼻的食物。

    渡鸦不需要进食,神明们偶尔食用什么,也都只出自兴趣。

    但渡鸦看着食物上方袅袅升起的热气,还是用便当盒里的餐具夹菜吃了起来。

    渡鸦第一次品尝到了除水,雪花,花蜜之外的味道。

    渡鸦吃完之后,看着自己的手背,那上边还有一点他杀掉那只恶魔时溅上的血迹。

    迎着白昼女神布下的清晨光芒,小刀在给自己的盆栽浇水,投以慈祥的注视。

    “快点长大啊!”

    小刀浇完水之后,就紧张地攥着便当盒往楼上走。

    是的,又是一便当。

    因为早上他喊渡鸦的时候,这位酷酷的前辈一样没有回音。

    一定在忙。

    小刀就按照惯例在便当盒里放入了酸萝卜老鸭汤,醋溜土豆丝和酸辣大白菜。

    倒不是小刀特别喜欢吃酸的,而是经历了昨天的各类妖魔血海之后,他觉得吃点这个比较开胃。

    小刀每走一层就看看有没有渡鸦的影子,可惜法神塔里的房门都紧闭着,除非渡鸦在走廊,不然他也看不见。

    小刀就这么走到了二十三楼,二十三楼没有房间,这是开放式的空间,摆满了各色书架,有纸制书籍,也有纯电子书架。

    靠窗的那一边有一大片空地,墙上挂着上千个微型仿真对战仪,以便随时与虚拟恶魔练习。

    小刀刚走到窗边,就有一阵微风吹来,一位穿着白西装的神明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窗台上。

    “早上好。”

    小刀历来感觉敏锐,可当这位神明出声时,他才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位访客。

    “您,您好……”

    小刀看着眼前这位面目模糊,脸上团着一圈光的神明,有些茫然。

    “我是风神费拉德。”

    费拉德算是非常亲民的神明,他喜欢星际文化,会关注星际间的流行,也喜欢穿着西装,风衣之类的衣服。

    说实话,神明惯常穿的长袍,或者法神万年不变的立领长袍,对他来说简直土到掉渣。

    费拉德抬手把自己的神光扯下,降低了神威,露出了风度翩翩的俊美面孔。

    费拉德还骚包地戴了一个金丝单边眼镜,看起来更像故事里那种勾搭小姐去私奔的斯文败类。

    费拉德对着那愣愣出神的小神侍一笑,就看到那小神侍像是回过神来。

    “风神大人,您好,”小刀认认真真提问,“您敲门了吗?”

    费拉德被噎了一下,他怎么忘了这小子是那群耿直兔中的一员。

    “没有,不过我和你们法神大人约好今天喝茶聊天的。”费拉德面不改色地撒谎。

    费拉德身高足有两米,他站在小刀面前,就算收敛了神威也有十足的压迫感。

    可小刀不知怎么的,就是不太相信。

    “我这几天都没有见到法神大人,他也许还未归来。风神大人,您愿意与我到一楼的会客厅稍坐一会吗?”

    费拉德挑眉:“我要是不愿意呢?”

    “我会泡蹦蹦星球特产的红茶,还会烤胡萝卜饼干,吃过都说好!”小刀努力推销,试图让费拉德下楼。

    费拉德就是不动,并且觉得为难人很愉悦。

    【让他上来,顶楼。】

    法神的声音直接在小刀脑中响起,他抬头看着天花板,确认是法神的指示后,便让开了路。

    “抱歉,风神大人,您请。”

    棕发棕眼的少年笑得甜滋滋的,完全没有刚才那耿直堵路的模样。

    费拉德嘴里说着“好吧”,眼里却流露出还没跟小兔子玩够的遗憾。

    费拉德不会老老实实走楼梯,他脚尖碰到阶梯时,就已经到达了顶楼的露台。

    一见法神现在的模样,费拉德就有点想走。

    黑发黑眼,一身作战用紧身黑衣,全身上下溢满了冷酷的杀意。

    “要知道你还在武装状态,我一定不来。”

    费拉德摊开手,在距离渡鸦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渡鸦不说话,费拉德也从不指望渡鸦,也就是希法能主动说话。

    神明通常有两个形态,一个是日常散发着神光,看起来高不可攀,星际间较为熟知的形象。

    另一个则是战斗时的武装形态,就像神明剥下了礼貌的外衣,露出真实的自我,负面情绪瞬间膨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法神的日常形态就已经够让费拉德吃瘪,何况这个杀气腾腾六亲不认的姿态呢?

    “我在下边见着了那个小兔族来的人类,没想到你还留着他啊?”

    费拉德打量着这间起居室,随后又像是不感兴趣一眼看着外边。

    “本来把他送你这,是想给你添堵,没想到刚才却把我堵住了。怎么调/教的,教教我吧,我也想要一个忠诚的护卫啊。”

    希法站在露台上,手指抚过露台桌上摊开的书籍,兴致缺缺地听着。

    “你是不是真的挺喜欢那只小兔子?”费拉德单手支着下颚,继续说着,“是因为他没有坏心吗?也对,现在这个世道,像小兔族这样的可难找了。”

    费拉德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扬起一边嘴角。

    “是不是把天生能辨别善恶的家伙放在身边,会让你产生一点错觉?让你误以为经过‘坠落之日’后,还有人能与你亲近,你能好受一点……”

    “你来做什么。”希法合上了书籍。

    费拉德闭上嘴,观察着希法是不是真生气了,这才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好了,说正经事。”

    “最近结界没开口子,所有神明负责的区域都没问题。”

    “最近恶魔活跃起来,也许是它们找到新的隐秘路线进来了。”

    费拉德说完,看着希法冰冷的眼神,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你不相信,我其实也不信。可是神明和恶魔勾结这种事,怎么问得出来啊?你要我挨个去问那些傲慢的神明,诸位是不是私开了大门,还替恶魔掩藏行踪,所以最近恶魔才这么活跃。”

    希法突然举起了自己的手,费拉德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但希法不是要把费拉德的头摘下来,而是露出了自己的手背。

    他的手背上沾着一点红色的血迹。

    “昨天我去猎杀一只恶魔,它很弱,却拖延了我一段时间。最后还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一滴大恶魔的血。”

    恶魔之血能够腐蚀一切生命,腐蚀之后甚至会生出新的恶魔。而要是落在神明身上,天知道会让神明发生什么异变。

    ……也许某些反骨的神明,就沾染了恶魔之血,才会什么都做得出来。

    费拉德眼角一跳,似乎是担心眼前这个本就不受控制的神明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

    但希法却笑着用一根手指把手背上那无论如何也擦拭不去的血迹刮下了。

    “那只恶魔,像是早就知道我要去在那里等我。可惜……”

    希法将那滴血液碾碎,让其化在天光中,再也没有复生的可能。

    “没用。”

    希法扬起嘴角,在炽热的天光下笑得像个恶魔。

    “无论是谁想在我的狩猎季设下陷阱,神明亦或恶魔,大可再来试试。”

    “可是他们一定要小心藏好,一旦被我发现,游戏就结束了。”

    “拜托,一定要让我玩得久一点。”

    费拉德最后打着冷颤离开了法神塔,他还要把法神想将暗算他的家伙,肠子统统抽出来打结的消息广而告之。

    不知道今夜有哪些神明和恶魔要睡不着觉。

    “他不去深渊竞选魔王实在是屈才了!”费拉德愤愤地放出了传信的风鸟。

    小刀刚看完一本《恶魔:你不知道的九百九十九个小秘密》,刚抬起头就看到了渡鸦。

    渡鸦不知道是刚来,还是站在那有一会了,小刀赶紧合上书站起来。

    “渡鸦先生!午安!”

    渡鸦微微颔首,就见小刀蹬蹬走了过来。

    “不知道您住在几楼,我本来想来找您的。对了!法神大人回来了,早上风神大人也来造访,我却不知道那位和法神大人有约……”

    小刀有些烦恼,渡鸦却张口说。

    “他们没有约定,是费拉德自己来的。”

    “咦?”小刀眨着眼,但很快就笑起来,“我就说嘛,风神大人好像撒谎了。”

    渡鸦定定看着小刀,但小刀毫无所觉那探究的视线,亲亲热热地问。

    “啊!对了,渡鸦先生您吃饭了吗?”

    小刀指着桌上的便当盒,现在其实应该算是中午了。

    “要一起吃便当吗?还热着!”

    这个邀请在语义上有些歧义,但渡鸦却莫名点了点头。

    “好。”

    法神塔中传来了渡鸦的询问与小刀的解答声。

    “这是什么味道?”

    “酸味……您觉得太酸了吗?”

    “……这就是酸。”

    “啊?您是没吃过吗?渡鸦先生,要是方便能和我交换联系方式吗?我要做点什么,能提前和您说一声。”

    渡鸦缓缓放下手中的餐具,打量着小刀。

    “你对谁都这么热情吗?”

    “唔?我喜欢交朋友!”小刀重重点头。

    在渡鸦看来,这意思和“我很容易拐带”差不多。

    冷漠的神明难得勾起了一丁点同情心。

    “在神殿,你只能和我交朋友。”

    可小兔子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忧愁地托着下巴。

    “可我和一起来的路亚也是朋友哇。”

    “……”神明不说话了,他保证没有生气。^_^

    ……

    法神塔外,神侍总部正在忙碌,他们负责整个中央神殿的运转,没有空闲的时候。

    其中一名负责人事管理的神侍震惊地看着一条新提请的人事调动。

    “有一位附属神,想调到法神塔去?”

    ※※※※※※※※※※※※※※※※※※※※

    小刀:渡鸦先生!还有胡萝卜汁您吃吗!

    渡鸦:……(熟悉的味道,他小时候是不是也给我喝过?)

    感谢在20210124 22:37:19~20210125 23:25: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尖耳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酒流 86瓶;西柚 1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