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欲望恶魔(1)
    终于见到了同事的小刀,晚上差点兴奋得没睡好觉。

    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在厨房里忙活。

    可是他吃完了早餐之后,还是没听到渡鸦的响动。

    也许是太累了,白天还在休息吧。

    小刀把刚做好的大碗葱油拌面放到保温盒里放好,还有刚烤好的鸡翅,以及汆汤丸子。

    星际时代的好处之一是保温盒的大升级,不仅保住温度,似乎还能留住时间。

    总之小刀用了这么多年,从没见保温盒里的面坨过。

    小刀在厨房刷着光屏,昨天在渡鸦身上见到的那把……是三弦吧。

    小刀的邻居兔爷爷就喜欢听评书,相声,戏曲,也会弹三弦。

    有时小刀去隔壁送点心,就能看到兔爷爷在弹奏三弦。

    三弦的琴音对小刀来说就像有只看不见的小人在瓦片上叮铃咚咚地跳舞。

    兔爷爷嘿嘿笑着,摸摸小刀的兔耳朵,把手上的三弦递到小刀的爪爪上。

    这就是让小刀自己玩玩试试。

    小刀看着弦,总害怕会割到肉垫。

    兔爷爷就示范着拨弄了几下,丝弦比较软,不是金属弦。

    小刀便跟着兔爷爷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拨着弦,也发出了同样的脆响。

    “三弦要学得久,学得长,才能好听。”

    “更重要的,要耐得住寂寞学习。”

    兔爷爷说完就扣住小刀的手腕,大约是想让小刀耐住寂寞学习了。

    可惜小刀要上学,要照顾兔农庄,还要照顾弟弟妹妹,实在没时间寂寞。

    兔爷爷只好转头去发展住他隔壁的隔壁的刺猬崽崽一家。

    每次小刀经过兔爷爷家,总能听到里边传来阵阵流珠般的脆响,兰迪和朱莉也能跟着乐声唱一小段,都是从小耳濡目染。

    没想到渡鸦先生也喜欢弹三弦,他一定非常耐得住寂寞。

    小刀托着下巴,枕着流理台就打起了瞌睡。

    昨晚过于兴奋,其实小兔子没睡好觉。

    只是小刀没睡多久,他就听到一阵响动。

    呀!一定是渡鸦先生起来了!

    小刀立刻睁眼抱着便当盒站起身,听响动好像是在法神塔外?

    小刀出门去,便看到渡鸦背着三弦和长刀,站在距离大门五百米的山坡上,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

    “渡鸦先生!”

    小刀连忙喊了一声,可渡鸦像是没听见,抬脚就进入了通道,而通道正迅速合拢着。

    人类形态是追不上去,兔兔可以!

    小刀瞬间切换形态,顶着便当盒一下跳入了通道里,而在小刀进去之后,通道便严丝合缝地关上了。

    渡鸦在小刀落地的时候,便无言地转过头。

    棕色的小兔头顶足有5.5只兔大的便当盒稳稳落地,正好在渡鸦身后。

    “嗨!渡鸦先生!我来给您送便当!”

    要不是知道小刀的语言造诣还没到修炼到讽刺的级别,渡鸦会以为这只小兔子胆很肥。

    小刀看渡鸦不说话,便低头看着自己身上,他今天穿了人类和小兔形态切换都可以自由伸缩的便捷衣服,着装并没有失礼的地方。

    那就一定是这个问题了。

    “难道……您不喜欢葱油拌面吗?”小刀小心翼翼地问。

    渡鸦沉默了一会,弯腰接过了便当盒,放到了自己的腰包里。

    小刀安心地拍拍胸口,又忐忑地问。

    “您这是要去狩猎恶魔吧?我,我能不能跟您一起去,为法神大人效力?您要是觉得不合适,我这就回去。”

    小刀一回头,通道已经合上了。

    小兔子扬起惊呆的兔脸与渡鸦对视,渡鸦解下腰上佩戴的便携式光剑,递给小刀。

    “变回人形。”

    小刀变回人形双手接过光剑,渡鸦便抬脚往前走去。

    小刀环顾四周,这里是一片寂静的荒野,雾蒙蒙的天,连草地都像染了灰。

    这个地方好像不吹风,空气中满是淡淡的咸腥味,就像海水的味道。

    在这里只有渡鸦的脚步声规律响起,小刀立刻抱着光剑追了上去。

    “对不起,渡鸦先生,”小刀跟在渡鸦身边,小声道歉,“是我自己追来的,待会要是遇到麻烦,您别管我……”

    “不会。”

    渡鸦只说了这一句,依然稳稳走在前方,仿佛小刀突然闯入,并不会给他的计划带来任何影响。

    这片灰色的莽原好像没有尽头,无论往哪走都一个样。

    地上的野草扫过小刀的脚踝,居然像烟尘一样散去。

    小刀耳朵一动,看向东边的方位,他好像隐约听到了什么声响,那像是人的声音,可声线很高,就像拉伸到极致的铁丝,只能听到一点末尾的颤音。

    渡鸦也停了下来,小刀用最小的音量叫了一声。

    “渡鸦先生,好像有声音。”

    渡鸦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小刀紧绷的小脸问。

    “哪个方向?”

    小刀指向东方,渡鸦便依照小刀的方向向前走。

    小刀有些惊讶,就这么相信他了?他要是听错了怎么办?

    “再有声音就继续告诉我,”渡鸦看向小刀,“我相信你。”

    渡鸦没再说什么,可小刀望着渡鸦的背影,心里一下就不慌了。

    接下来他们在东面走了一公里之后就转向南面,再走两公里之后,就看到了一座山。

    渡鸦看着眼前只有一条狭长的山路,依然走在前边,但背在背上的刀已经先拿下来了。

    小刀的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

    他不知道这条时空隧道将他带到了哪里,但他一路走来,大约已经知道自己身处在某个恶魔的领域。

    除了“噬星者”那样天性奇特的恶魔之外,其他的恶魔能力越强,领域越大。

    星际间的智慧生命自那场灾难之后,或多或少都会碰到恶魔。

    但因为神明的庇护,他们遇到的都是不会造成太大杀伤力的恶魔。

    小刀对恶魔不陌生,但那仅限于低级恶魔。

    现在这个恶魔几乎造出了一方地界,小刀看着那快要到顶的山路,不知道走到上边会看到什么。

    那引诱他们前来的声音已经停止了。

    只是小刀从没想过,绕过眼前茂密的灰色树林后,他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刺了一下。

    过了一会他才慢慢看清眼前的景色。

    那是一栋栋朱红色的小楼,连点成片地遍布了整座山峰。

    馥郁的香气几乎形成了白色的实体,和着雨雾笼罩了整片小楼。

    那些小楼里透着昏黄的烛光,小刀的视力很好,但他怎么也透不过云雾看清小楼里那些影影倬倬的人影到底在干什么。

    渡鸦突然站在小刀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在渡鸦眼中,山峰的一切都纤毫毕现,包括那些在楼阁中那些沉沦于此,放浪形骸的人。

    那些白色的雾气并不是什么燃烧的香气,而是欲望。

    这些欲望蔓过水气,盈满了整座潮湿的山峰。

    这是欲望恶魔的城堡。

    引人沉沦的巢穴。

    前方浓白的雾气渐渐散开,渡鸦拇指缓缓顶起刀鞘,露出一寸雪亮刀身。

    而站在渡鸦身后的小刀,却突然看不见渡鸦了。

    渡鸦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他面前只有一片浓白的雾气,就像雪地里凭空点燃了一盏灯。

    天地四处皆是似真似假的雾气,小刀只能前去看看。

    ※※※※※※※※※※※※※※※※※※※※

    现在确实提前过年了

    瓜我已经吃不下啦吭哧吭哧!

    这个小副本原本有些这样那样,但是……我之前写小兔子搓澡就待高审了,实在有点怕

    等我研究一下现在的尺度_(:3」∠)_

    感谢在20210121 22:21:26~20210122 23:0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iaotong5678jj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