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搓澡
    神明永远保持清醒,因此也永远不会受到引诱。

    除非他们自愿。

    希法光/裸着上半身,坐在温热的泉水中。

    小刀在外边准备擦洗的毛巾和精油,叮叮当当一阵响,似乎很快就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白色雕花大门缓缓打开,一辆摆满鲜花,蜡烛,精油,还有毛巾的手推车推了进来。

    希法没有回头,他看着眼前蒸腾的水蒸气,想着这一次会是什么。

    过去曾有无数神侍尝试引诱他,全都失败了。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法神大人,让您久等了!”

    小刀的声音在希法身后响起,随后就是一点轻微的入水声,轻微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的体重。

    希法缓缓侧过头,就看到身后飘着一只穿着蓝色条纹泳裤的棕色小兔,肩膀上搭着一条搓澡巾,对希法伸起一只爪爪打招呼。

    “我这就给您搓背!”

    【……兔子?】

    希法看着小刀把肩上的毛巾取下,蓄势待发。

    “嗯!我在家都是这样给家里人搓澡的!又快又好!”

    小刀试探着把毛巾贴在希法完美无瑕的后背上,小心翼翼地探头看着希法的表情。

    “法神大人,我这就开始了?”

    希法不作声,他缓缓把头转过去,这大约就是同意的意思。

    小刀便立刻快手快脚地先给希法打湿后背,为法神大人搓背。

    “嘿哟!嘿哟!法神大人,您觉得力度还行吗?”

    希法感受着背后那能把最坚硬的土地也刨出一个坑的力道,觉得还行。

    他矜持地点头,示意小刀继续。

    等小刀觉得希法后背上此生也不可能什么脏东西附着之后,就替换了柔软的毛巾,给希法涂抹香皂,等确认都涂抹均匀后,小刀再用水冲洗干净。

    “好啦!”

    身后的动作停下,希法眼珠微移,看向小刀。

    他面无表情,即使在热气蒸腾的浴室里,温热的水蒸气掠过他的眉眼,也无法让这位神明的眼里升起什么温度。

    【可以了,你休息吧。】

    一点亮光落在小刀额间,他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法神塔内部的构造图。

    希法自行披上长袍,离开了浴室,并没有给小刀别的指令。

    ……这就是顺利上岗了?

    小刀欢快地跳起来,收拾好浴室后就按照脑内的结构图前往神侍的休息室。

    神侍的休息室很大,拥有独立卫浴,小刀迅速把自己打理干净,就打开通讯戒指与兔爸爸兔妈妈通话。

    对面似乎早就在等他了,光屏一打开就是一片毛绒绒的海洋。

    小刀嘴角含笑听着兔子们的啾咪叫声,这才有了离家的实感。

    他特意隐去了关于“噬星者”的事,以免父母担忧。

    “我挺好的,没有什么难处。”

    “我侍奉的是法神大人,他是位非常美丽,非常威风的神明。”

    “一开始看很冷漠,其实很平易近人!我今天还给法神大人搓背了!”

    ……

    听到小刀给神明搓背,兰迪和朱莉神色微变,朱莉试探地问。

    “法神,法神大人还好吗?”特指他的背。

    “很好呀!我保证搓干净了!”小刀没有领会。

    兰迪和朱莉安心地抚着胸口,还好,神明的肉/体强度比小兔族强多了。

    “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聊。”

    朱莉对小刀挥挥手,让他的八个弟弟妹妹一个一个地说晚安。

    小刀也连续道了晚安,然后在光屏上连亲八口,就像过去给小兔兔们晚安吻一样。

    小刀关闭通讯,这才倒在柔软的被褥里,闻着清新花香。在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对面窗户的景色,那是一片璀璨的星河。

    因为中央神殿的位置特殊,小刀甚至能看到好几颗星球表面的清晰形态。

    他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愣愣地看着星空发呆。

    在距离小刀的休憩室上千米高的露台上,希法已换上了那身立领长袍,除了手指,没有一丝肌肤露出,他脑后的长发如流泉般倾泻于地,闪耀着淡色的光辉。

    在法神塔内,小刀的一举一动希法都看得到。

    他看着那个胆大的孩子忙了一天也不觉得累,现在还有闲心在窗户边看星星。

    一点浮光掠影突然闪过希法的脑海,他突然记起那时在完成了小刀的愿望后,他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和小小的兔子坐在椅子上,一起看着星空。

    【神明大人,你数得清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吗?】小兔子问。

    神明没有回答。

    小兔子也不介意,他照样快快乐乐地自己数数,可数着数着,又会数岔。

    因为他还没学会一百之后的数字。

    星星真漂亮,这颗星星上住着什么人呢?那一颗上边会有喷火龙吗?

    小兔子沉迷地看着星空,葡萄似的眼里满是亮光。

    【神明大人,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兴致盎然的小兔子突然歪着头,两只新生的嫩耳警惕地竖起。

    不是虫鸣,也不是鸟叫,也不是风吹过引起的沙沙声。

    那就像是拉长了的孩童笑声和哭泣声杂糅在一起,还有一点老人的拐杖“咚,咚”点地的声音。

    那位一直默不作声的神明这才像是第一次正视起身旁的这只小兔子来。

    希法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如同海洋深处唯一一只频率不同的鲸鱼,终于见到了另一尾与他频率相合的同类。

    【原来,你也听得见“恶魔的低语”。】

    那是恶魔成群结队自深渊大门走出来的声音,它们渴望活物的嚎叫。

    它们正用尖利的武器敲击着神明的结界,试图从中找到一丝裂缝侵入人间。

    小兔子抖着耳朵,他已经在学校学习过关于神明与恶魔的历史。

    传说在恶魔不曾降世的远古时代,人们认为神明早已前往更高维度。

    这片宇宙迎来了自由生长的时代。

    可毫无征兆地,世界迎来了长夜。

    在那长夜之中,深渊之门悄无声息打开,无数居于深渊中的恶魔攀过漫漫长路,来到了地面的居所。

    鲜活的血肉,芬芳的香气,澄澈的河水,肥沃的土地,一切有生命之物都是恶魔的食物。

    长夜到来的那一天,宇宙间的智慧生命消失了三分之一。

    武器,生物特性,逃亡,在恶魔面前都毫无作用。

    无法抵抗,不愿顺从。

    在死亡面前,人类就像站在烈风中的雕塑,看着自己的身躯从脚尖开始一寸一寸地化为风沙。

    星际中的生命,在这长夜中迎来了漫长而无望的……活杀。

    可幸运的是,当属于他们的世界被来自深渊的恶魔侵犯时,真正的神明便自沉睡的星河中醒来,与恶魔展开较量。

    屠杀,驱逐,那些差点将整个宇宙吞噬殆尽的贪婪魔鬼慑于神威,总算再次沉于水下,等待再次反扑的时机。

    人们这才醒悟,那些早已被扔到时光尽头的神话传说都是真的。那些高于智慧生命,高于宇宙,高于世间万物,轻灵曼妙,雄伟威严的神明,都是真实存在的。

    人们开始膜拜这创造了宇宙的神明,无神论成为过去,无论物种,人人都在攀比谁对神明更为虔诚。

    可神明需要这样的虔诚吗?

    没有人知道,他们只是下意识地对救世主,强力,权威,无边的未知产生敬畏与恐惧,那么只要献出一切,就能回归正轨了吧?

    神坛,祭祀,神教,祈祷,跪拜,人们寻回了早已被抛弃的传统。

    【我该走了。】

    “恶魔的低语”越来越响时,神明站起身,他对着那只还不知世事的小兔子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点在他的额前。

    【忘记刚才听到的。】

    【别让恶魔找上你。】

    神明离开后,小兔子只记得他的愿望成真,并不记得那夜他曾与神明一起看过星星。

    在海洋中,那尾频率不同的鲸鱼遇到同伴也许会停下来,可神明不会。

    希法的视线落在正厅,那里漂浮着的光团再次减少了数量,可那只特殊的纯白光团今夜却又亮起了光。

    【敬爱的神明,我已经到达中央神殿啦。】

    【很抱歉,这两天赶路没能向您祈祷。】

    【真想知道您的尊号,这样我也许有一天能再见到您。】

    【不知道您今天升职也顺利吗?】

    【晚安,我的神明。】

    ……

    希法倾听着小刀的例行祈祷,他有些不明白。这小子是不知道神侍一旦有了侍奉的神明,不管是祈祷还是求救,都只能念那一位神明的尊号吗?

    虽然都是希法,但神明心中还是升起了一种怪异的微妙感。

    也许是因为他不冲业绩,也没职可升吧。

    露台外突然传来一阵振翅声,那是专门给孤僻神明使用的传信鸟。

    半透明的传信鸟稳稳地停在法神塔外五米的位置,这就是它到达的极限。

    传信鸟像是已经习惯被法神这样慢待,也不在乎,叽叽咕咕地张嘴说话。

    【尊敬的法神大人,本月开始将是您的猎杀季。】

    【请整装待发,带上您的小队出发吧。】

    【愿原始神的光芒照耀您。】

    【愿恶魔永返深渊之门,永远消亡。】

    ※※※※※※※※※※※※※※※※※※※※

    小刀:小时候的神明在眼前也不认识兔。

    感谢在20210119 23:09:18~20210120 21:3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aotong5678jj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路飞呀 20瓶;xiaotong5678jj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