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初见再会
    时针走到“十”时,小刀在铺着毯子的金篮里醒了过来。

    棕色的小兔子迷迷糊糊地趴在篮子边看着四周,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这好像是一座神殿的内厅,白色穹顶足有上千米高,四周高大的窗户上满是彩绘玻璃,上边描绘着神明与恶魔之间的争战历史。

    小刀粉色的鼻子吸了吸,闻到空气中满是花香,耳中听到了风铃的清响。

    一只闪着微光的白色小蝴蝶绕过门厅,落在了小刀的兔耳朵上。

    “醒了?那就换好衣服,和我前往神明的神殿吧。”

    小刀一听这声就彻底清醒了,他看着内厅拱形门处站着的一位先生,连忙从篮子里跳了下来。

    “您,您好!我……”

    “小刀先生,”那位不苟言笑穿着白色长袍的神侍打断了小刀的话,“你已经睡过了神侍选派会,不能再错过侍奉神明的时间。”

    小刀一阵晴天霹雳,三瓣嘴一张一合,整只兔都炸起了毛。

    可惜神侍先生没时间听他组织语言道歉。

    “我叫那普泰拉,是中央神殿资历较长的神侍,请尽快换好衣服。”

    那普泰拉将手中的托盘递给小刀,那上边是小刀的神侍服。

    “好,好的!真是对不起!”小刀连忙端着托盘蹬蹬蹬找地方换衣服去了。

    当然,衣服是按照人类形态的尺寸做的。

    “请问,我要侍奉的神明是哪一位?”

    小刀换好衣服,他不太习惯这种单边露肩的白色长袍,这样种地多不方便啊。

    小刀走出更衣室,那普泰拉打量着小刀,他的人类形态很不错,最挑剔的神明也不会对这笑起来甜滋滋的少年有什么厌恶感。

    衣袍的束腰很紧,衬得少年腰肢细瘦柔韧,上半身的衣袍露出少年半边还泛着粉色的白皙肩头,下半身的垂坠则让少年的腿看起来很长。

    他似乎常年锻炼,身形清瘦却依然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就像一把优美的长弓。

    这真是个好看的小伙子。

    可是想到小刀的未来,一向不苟言笑的那普泰拉也忍不住心底叹了口气。

    那里的神侍不是消失,就是逃走,注定不会长久。

    “我们去法神塔。”

    小刀亦步亦趋地跟在那普泰拉身后,手上拿着刚才那普泰拉给他的小行李,他有很多问题,但他实在不敢问这位神情严肃的那普泰拉先生。

    对方要是在生气的话,那也是当然的。

    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么大的胆,居然睡过了选派会!实在太不像话了!

    居然还有神明愿意接收他,那一定是一位非常非常慈爱的神明!

    “神明让你做什么便做什么,不要违逆他的意思。”

    那普泰拉和小刀说着注意事项,可过了一会那普泰拉都没有听到小刀的回应,那普泰拉疑惑地回头,就看到小刀正站在一条高大的白色廊柱下,惊叹地看着外边的景色。

    远古时期,神明并不居住在一起。

    他们各有各的神国,有的神明居住的地方不太讲究,有时候他们幻化成一棵树扎根地面,那里就是他的居所。

    自从恶魔自深渊爬出之后,神明们便建造了中央神殿,居住在一起统一调配对抗恶魔。

    建筑之神与艺术之神负责带着他们的信众修建神殿,因此虽然加入了其他很多神明古怪的意见,主要建筑群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中央神殿没有坐落在哪个星球上,而是漂浮在宇宙之中。

    恒星群像是要散发自己全部的光与热,热烈地照耀着这座巨大的神明居所。

    高大的白色尖顶建筑单看就像一支又一支指向无尽苍穹的利剑,可当这些建筑紧紧挨在一起,它们簇拥的形状远看过去就像一把高大的神座。

    可是神明之中没有神王,那注定是空置的王座。

    远古时期便存在的四棵葱郁的神树是这座神殿的地基,它们的根须穿过神殿,落在宇宙之中,它们一路向下延伸,穿过无数星群,连神明都不知道这根须的尽头在哪。

    神树的树枝上流淌着如瀑布般的清泉,传说中星际间的智慧生命便在这清泉中诞生。

    清泉在神殿中央汇聚成湖,散发着白色微光的精灵在湖面上轻轻掠过,发出一阵悦耳的轻笑。

    四季女神和生命女神让这里生满了各个季节的鲜花,它们常开不败,花瓣上永远满溢着丰沛的花蜜。

    遨游于太空中的庞大云鲸,伸开翅膀足有上千米长的白色雷鸟,就像守护着自己的巢穴一般,柔软的尾鳍和宽大的翅膀掠过神树的树枝,围绕着神殿不舍离去。

    也有部分神明讨厌这种神神叨叨的氛围,强行以一己之力破坏整体风格,选择在偏僻的角落自己造一个小木屋居住。

    闹得建筑之神和艺术之神天天都要找他们拆家。

    小刀看着道道光芒划过白色房梁,那些雕刻精美的花卉装饰,光芒在落到房檐上时便已撞碎,它们化成光芒的碎屑落到了小刀手上,他好奇地捏着手中无实物的光点,琥珀色的眼里盛满了赞叹。

    “以后还有时间看。”

    那普泰拉走到小刀身边,小刀就立刻收回手乖巧地点头。

    那普泰拉再次领着小刀穿过白色大理石的游廊,一路向神殿的最深处走去。

    神殿宽广,路上小刀也只偶尔见到几个神侍。

    他们互相点头便当作打招呼,然后又行色匆匆地离开,看起来都很忙。

    至于神明,小刀一个都没见过。

    想来都在自己的宫殿里,亦或在外征战吧。

    小刀望着这里,觉着自己要是负责清洁的话,分配的区域不知道得有多大。

    “请问法神……是位什么样的神明?”见着那普泰拉神态缓和,小刀赶紧问问题。

    小刀的课程是在蹦蹦星球的学校上的学,乡下星球更注重知识的实用性,神明一类距离他们实在太遥远,因此神学课程只占百分之一。

    这些课程也大多只介绍十二主神,以及祷告的方法,不敬神明的下场,以及一旦有幸成为神侍,该如何侍奉神明。

    【敬爱神明,神明给予我们栖息之所。】

    【保护神明,神明威严不容践踏。】

    【将神明的一切置于自身之上……】

    小刀一边回忆信条,一边翻来覆去地想,到底这位法神是司管什么的神明。

    电视里那种掌管魔法的神明?没听过啊……

    “那是位喜欢安静的神明,并有较强的自我管理能力。”那普泰拉带着小刀在距离一座白色的尖塔足有一公里远的地方停下了。

    小刀:???

    “咳,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过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记住我的话,神明让你做什么便做什么,不要违逆他的意思。”

    “神明不在乎智慧生命之间的凡俗礼节,身为神侍只要做到这点就行。”

    “这里和人间一样周末双休,周一至周五上班时间不定,看神明的安排。”

    “每月工资会发到你的通讯戒指账号上。”

    那普泰拉自觉已经提点了小刀“神明喜欢独处,打死不能凑上去”的意思,便要转身离去。

    “请问法神塔内我有同事吗?”小刀挽留。

    那普泰拉当然知道没有,但还是随口安抚:“有几个,都在外边忙。”

    小刀用力点头,等那普泰拉走后,小刀便打开戴在右手食指上的通讯戒指。

    【小刀:路亚,我准备上任啦,你怎么样?我醒来就没见着你!】

    对面的路亚像是一直在等小刀似的,光速回复。

    【路亚:你睡得可够久的!赶紧去上任!我如愿成为战神麾下的恶魔战士,周末让你看我的铠甲!】

    【小刀:好的啊!】

    小刀看完之后,便关闭通讯。

    他望着那座高高的尖塔,决定自己进门看到神明后,就要努力强调自己十分勤快又努力!

    他要尽快攒钱给家里,要是还有余钱,他想给自己多买几块地!

    小刀踏上了进入高塔的石子路。

    宽大的拱形门没有封起来,只能看到一条直通内部的白色长廊。

    “您好,法神大人,我是新来的神侍小刀。”

    小刀先打了声招呼,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步入长廊,即使他小时候也见过神明,但现在他依然十分紧张。

    虽然小刀天性乐观,但也和所有新入职员工一样开始胡思乱想。

    要是神明突然改了主意不喜欢他,要他立刻买票回家怎么办?

    小刀越想越紧张,直到他直直撞到了一片白色的屏障上。

    这块屏障高到房顶,宽至墙壁,除非穿过屏障,不然小刀无法进入法神塔内部。

    小刀四处张望着看看有没有门,却只能看到四周漂浮的星星点点的光团。

    小刀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总觉得不能随便碰。

    他只好用笨办法,从屏障的一端摸去另一端,看看能不能找到路。

    只是小刀摸到中途就突然停下了,他好像闻到了什么好闻的气味,还有他的手掌下有什么东西在扑扑跳动。

    就像……谁的心跳。

    “喀啦”。

    白色的屏障就像冰封千里的薄冰受到打击一样,瞬间生出大片蛛网纹路,摧枯拉朽般轰然碎裂。

    小刀的手还没来得及放开,便看到屏障后站着一个人。

    他的手就正好放在这人的胸口上。

    这人浑身被一团白色的光晕包围,辨不清样貌,像是一位……神明。

    小刀下意识地一收手,连忙低头道歉。

    “对不起!我是新来的神侍小刀,拜见您,法神大人!”

    希法微垂眼睫,打量着这位新来的神侍。

    上次他教训了费拉德,按照费拉德的性格一定会给他送来与他的需求完全相反的人。

    可是希法没想到……他居然在新神侍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点自己的神力波动。

    希法的视线从小刀白皙修长的后颈移动到大厅里漂浮的一个光团上。

    那个纯白的光团十来年都保持着明亮纯白的颜色,每一天都会有新的信仰之力注入,可是最近两天祈祷却中断了。

    希法也没有放在心上,像他这类不回应信徒的神明,随着时间流逝,信徒也会慢慢遗忘和放弃他。

    可希法却没想过,这位虔诚的信徒……居然来到了他的神殿里。

    希法记得从他诞生之初到现在的所有事,当然也记得这个许愿成为小兔子的孩子。

    小刀久久等不到回应,觉得自己肯定凉了,想着买回去的船票大约得多少钱的时候,他的头顶上响起了一道圣洁空灵的声音。

    【抬起头来,我允许你直视我。】

    这声音不由唇舌发出,而是直接在小刀的脑海中响起。

    小刀犹疑了一会,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他缓缓抬起头,见到了他将要侍奉的神明。

    小刀脑子像是受到撞击一样嗡嗡作响,也许这是大部分人面见神明时会产生的感觉。即使已经获得神明的允许,获得了可以直视对方的权利,小刀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处理这些近在咫尺的色块和阴影,他往后退了一步,才将这位神明的身姿映照在眼中。

    神明穿着一身挺括的银色立领长袍,姿态优雅地立在小刀面前。

    他生着一头及地的银发,比世上手艺最好的织女纺织的银缎还要柔顺光泽。他的眼睛是颜色略深的绿色,就像两颗被精心雕琢好的绿宝石,在眼瞳深处还揉着一点碎金,看上去有种诡异的绮艳。

    他的鼻梁和下颌都有些冷硬,弧度优雅的薄唇微抿,像一簇璀璨却冰冷的焰火。

    星际时代人们已经熟练使用各类基因融合与整形技术,小刀也经常看着光屏上的明星,惊叹他们的样貌。

    但现在小刀觉得也许凡人不管做出怎样的努力都复刻不出这样完美的轮廓。

    神明的体格也很高大,小刀还记得他的手指摁在神明胸口时那蕴含力量的触感,他的躯体绝对完美无缺。

    曾经有星际电视台拍摄到了某位来到凡间的神明化身。

    虽然只有短短三秒的镜头,但人们在那几乎静止的画面里明白了一件事。

    神明是孤独的。

    即使他行走于人世,与拥挤的人流擦肩而过,他也依然像是行走在空旷的原野中。

    神明的眼中到底能映照什么呢?

    无人知晓。

    “孤独”的神明希法看着小刀问道。

    【你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吗?】

    小刀点点头,用力表现。

    “法神大人!我什么都会做!耕种,做饭,还有照顾人!我是家中长男,有八个弟弟妹妹,很有经验!”

    希法看着眼前这个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少年,清澈的琥珀色瞳孔,倒是和当年初见时一样天真。

    ……看起来也还是不太聪明的样子。

    【那么你是为了家族来到这里的,我会给你足够的钱,你就回家吧。】

    希法刚说完就见小刀软乎乎的脸颊都急红了。

    “这,我,不行,哪有人没种地就收粮食的!您太慷慨了!我不能拿!”

    小兔族养大的孩子也遵从小兔族的信条——脚踏实地,勤劳肯干,绝不能白吃白喝。

    就算宇宙毁灭,他们的信条也不会改变。

    希法明白了。

    【……随你。】

    希法对小刀没有恶感,与过往那些站在他面前,心底的杂音就像指甲刮擦玻璃一样吵杂的人不同,小刀的心很安静。

    而且有他在这里,这段时间暂时不用烦心神殿那边再送来什么人。

    “您需要我做什么?”小刀积极寻求工作。

    希法盯着小刀软乎乎的脸颊,右手的拇指轻轻摩擦着食指指腹,慢吞吞地说。

    【我要沐浴。】

    一般神侍听到神明这样说,最多积极准备沐浴工具,然后就在浴室门外守着。

    而小刀非常自然地说:“好的!我很会搓背!”

    不同于小刀的兴致勃勃,希法青金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微光,他的视线落在少年柔韧的身段,伶仃的手腕脚踝,还有泛着微粉的关节,像是在重新评估这位新来的神侍。

    ※※※※※※※※※※※※※※※※※※※※

    希法:……还有这种好事?

    今天吃瓜吃得差点忘记把文放进存稿箱惹!_(:3」∠)_

    感谢在20210118 20:15:22~20210119 23:0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干 12瓶;yrzruzriss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