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前路
    兰迪·兔和朱莉·兔是兔农庄的主人,也是九个孩子的父母。

    听到小刀说要去神殿之后,身为父母自然担忧起来。

    “啊……你,你是想要攒钱结婚吗?就算这样也不用去神殿吧?”

    中央神殿每年都会在星际间招选仆从,毕竟神明寿命悠长,而大多数种族连他们寿命的零头都不到。

    神侍除了要侍奉神明起居,有的还要在星际巡航负责消灭恶魔。

    因此神侍的需求量总是很大,当然报酬也很丰厚。

    小兔族也年年都有名额。

    朱莉上前两步,忧愁地握住小刀的爪爪。

    小刀摇摇头,兔耳朵也随之甩动。

    “我才刚成年,不着急,”小刀的视线扫过围在餐桌前乖乖坐好的小兔子,“我要能成功当选神侍,家里就不用担心未来的学费、生活费啦。”

    这么小的兔子,天天吃萝卜叶这童年也太凄苦了!

    兰迪抬爪捂住红通通的眼睛:“太远了,爸爸不许你去!除了农庄,爸爸还可以再兼职几分工作!”

    “这样再过一周我们就会在打工兔猝死版面见到爸爸啦。”小刀猛摇头,兔耳朵便嗒嗒嗒打在兰迪的脸上,中断了他的哭泣操作。

    朱莉则朝小刀疯狂眨眼,曲线救国。

    “倒不是去当神侍不好,侍奉神明当然是好事,就是妈妈听说……神明,神明都很那个!”

    小刀兔脸茫然。

    “喜怒无常啦,生活作风又比较淫/乱啦!当然我们家信仰的农业女神不是这样的!”

    朱莉快速说完,兰迪早就把其他小兔兔们的耳朵全都捂住,免得听到不该小孩子听的话。

    小刀忍不住笑了:“就这?神明之间的事,和我们没关系啦,就算真的要宠爱谁,那也一定是大美人。至于喜怒无常,学校课程都说了,有不爱搭理人的神明,也有热情慈爱的神明,以前帮助过我的神明就是这样呀!”

    小刀已经成年,他决定的事,就算是兰迪和朱莉也不能阻止。

    晚上小刀就开始收拾行李,明天他就要搭乘飞船前往距离这里一百光年的中央神殿。

    在第六次把企图萌混过关躲进行李箱里伪装毛绒袜子的八只小兔兔拔/出来之后,小刀关上了房门。

    收拾好行李,小刀照样坐在房间的一角,那里供奉着一杯胡萝卜汁和一根白色的神烛。

    棕色小兔抬爪啪啪拍了两下,然后就开始絮絮叨叨起今天的日常,这已经是小刀的每日惯例了。

    “敬爱的神明,为了补贴家用,我明天就要去/中/央神殿了。”

    “不知道您现在升位阶了吗?”

    “您这样努力,又慈爱,连我那样微小的愿望都实现了,现在一定变成非常伟大的神明了!”

    小兔软乎乎地笑起来,诚心诚意地祈祷着。

    “希望此行能见到您,再次向您道谢。”

    “晚安,我的神明。”

    第二天一早小刀刚出房门,就被八个弟弟妹妹缠得动弹不得。

    “好了快下来,再这样就赶不上飞船啦!”

    但小兔兔们依然抱着小刀的爪爪和jiojio啾咪啾咪地哭叫,他们知道哥哥要出远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小兔兔的耳朵丧气地垂了下来,他们捂着自己的小肚肚。

    “哥啾~萝卜叶也很好吃,我们也可以帮忙摆摊,哥啾不要出去打工~”

    小刀挨个在他们毛绒绒的头顶上亲了一下,随后就切换成人类形态,将自己的弟妹全都抱在怀里。

    “这样吃长不大啦!又不是不能回来,每年都有假期,还能天天视频呢!”

    随后小刀再抱了抱兰迪和朱莉,就换好衣服拖着行李箱笑眯眯地离开了家门。

    “爸爸照顾好家里的田!”小刀道别也很有农家风范。

    朱莉在小刀临走前包了许多点心,小刀都反向操作给了小兔兔们,至于包袱里的信,小刀决定上飞船再看。

    毕竟,他也很舍不得家里。

    兰迪和朱莉望着小刀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去。

    他们是九个孩子的父母。

    尽管他们的大儿子有些不同,是个人类。

    捡到小刀的那一年,他们刚刚结婚,十分努力地工作,时常梦想麦田里会长出很多星际币来,但从未想过能长出一个人类幼崽。

    这个人类幼崽长着大大的葡萄眼,软乎乎圆鼓鼓的脸颊,花瓣一样的嘴唇,可爱得不得了。

    “你要吃麦芽糖吗?”

    “别哭啦,我们去给你广播,一定找到家。”

    小兔族是星际间乐于助人的代言人,它们很快就上前一左一右抱抱这个人类幼崽,往他嘴里塞了麦芽糖,就牵着小刀往广播站走去。

    人类幼崽却好像吓着了,路上十分惊讶兔子怎么会说话。

    朱莉和兰迪好声好气地解释小兔族本来就会说话,也许幼崽是来自一个纯人类星球,不知道外边的世界。

    人类幼崽听得一愣一愣的,眼里满是打开新世界的璀璨星光。

    路上他们还问了幼崽的名字,还有怎么来到这的。

    小刀吃着朱莉给的糖,一五一十地说了。

    “小刀,是在福利院外边追蚂蚱,追啊,追,嗝!然后扑通!掉下来,就来到这里辣!”

    福利院?这个幼崽是孤儿?

    那……总有带他出来的教养者吧?

    那时朱莉和兰迪十分乐观,只是到了广播站等了一天一夜,都没等到认领小刀的人。

    最后广播站还查到最近一月根本没有人类游客入境。

    小刀早已等得累了,伏在朱莉的腿上睡觉。

    两只小兔看着眼前的小崽,觉着大抵是被偷偷扔在这的。

    把这个不知来处的人类幼崽放在寄养处也可以,可是兰迪与朱莉总会想起小崽吃糖时,总想分给他们。

    【福利院别的小朋友都没有糖吃,我吃太多辣,分给你们。】

    兔子扎心!人类幼崽太乖啦!

    连糖都没能吃是什么人间疾苦!

    等小刀醒来,广播站就要联系收养机构把他领走。

    小小的孩子许多话听不懂,可又有许多话不必听懂也能明白。

    小刀今天穿着一条蓝色条纹小短裤,身上穿着画着向日葵的小t恤,这是他最好看的一身衣服。

    今天本来是福利院的领养日,小刀捉蚂蚱是想作为礼物送出去的。

    他已经隐约知道,如果被带走,就能拥有一个“家”。可是现在蚂蚱没有了,他又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一般小崽会下意识寻求刚才见到的人帮助,可小刀已经很懂事,知道不可以给别人添麻烦。

    小刀抓着衣服下摆,眨巴着眼睛看着兰迪与朱莉,最后他甜甜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细细的小月牙。

    “再见。”

    再见,小兔子,麦芽糖原来这么甜。

    但那两只本该离开的兰迪和朱莉猛地一转身,泪汪汪地一左一右牵住了小刀的手,决定收养小刀。

    小刀便就此在蹦蹦星球的兔农庄住下,被小兔子用甜甜和爱养大成人。

    “呜呜呜呜——我的崽崽——”兰迪被回忆杀得悲从中来,被朱莉拍脑门,八只小兔兔羞羞脸才勉强停了下来。

    “那个,你,你的信里提醒了吗?”兰迪甩着湿漉漉的手绢问朱莉。

    “嗯!放心吧!”朱莉点点头。

    小刀坐上前往中央神殿的飞船,飞船是从其他星球飞来,途经蹦蹦星球的。

    因此飞船上坐满了形形色色的外星人,饶是小刀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二年,他还是会下意识地看向那些外形与众不同的乘客。

    “看什么!乡下星球乡下人!”一个长着东方龙首的类人型生物瞪了一眼小刀。

    本来就是乡下人的小刀完全没觉得是在骂他,笑眯眯地朝那人道歉。

    “您长得好威风,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抱歉。”

    龙人:???什么啊!这个乡下人……不仅会说话,还很有礼貌!

    龙人龙心大悦,轻咳一声。

    “你,你位置是几号?需要帮忙拿行李吗?”

    小刀摇摇头,指着前方的通道。

    “我自己拿就行,我力气还挺大的。”

    小刀拿着行李来到了写着“q9”的空座上,将行李放在置物架上后,就等待着飞船启动。

    这还是他第一次出远门,有点紧张!

    小刀下意识地把手插在卫衣兜里,然后摸到了一封信。

    哦,那是之前朱莉给他的。

    小刀打开信件,上边写着朱莉和兰迪的各项叮嘱,关心,还有……

    【虽然你本质是人类,可是小兔族的形态也已经成年了。

    小兔族一旦成年,就会迎来每月一次的发情期。

    如果在神殿找到合适的恋人最好~

    找不到可不能趁着发情期干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哟~

    爱你哒爸啾妈啾  】

    小刀把信看完重新放好,信里叮嘱的事都一一记在心里,除了“发情期”这事不是很在意。

    发情期什么的,到时切换成人类的形态就可以规避了吧?

    小刀自信一笑,能出什么事呢?

    中央神殿,法神塔。

    法神塔是所有神殿中最寂静的一座。

    法神不喜喧闹,也不喜现身人前,也不与其他神明来往。

    传说他终年待在这座雪白的尖塔上,望着漫天星河,倾听远古的歌谣,从不回应信徒的呼声。

    是位冷漠至极的神明。

    “更有传说……因为法神过于美丽,连神明也可迷惑,为了世间的安定,他才藏身于法神塔内。”

    风神费拉德拿着一本民间流传的《五分钟内认识所有上位神明》,念着寻常人都不好意思念的话,走入了法神塔的内部。

    啊……这里比冬日女神的宫殿更像冰天雪地,费拉德有时候都怀疑自己会不会得雪盲症。

    “冷漠美丽的法神啊,今年你需要神侍吗?”费拉德站在白色的屏障外,抬手敲了敲。

    但过了许久也没有回应。

    费拉德也不介意,只是提高音量。

    “你最好快点回答我,我可不介意在你家外边多玩两天。”

    费拉德看着大殿内那些拳头大小的光团,都是下界信徒向自己信仰的神明祈祷时的反应。

    可惜因为法神不会搭理信徒的要求,因此这些光团都已发灰。

    不……好像还有一个纯白的光团,像是日日夜夜都在与神明说话似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费拉德有些好奇地走过去,但行到中途,就有一道冰冷的声音叫住了他。

    “费拉德,我只喜欢有礼貌的孩子。”

    话音刚落,阻挡他的白色屏障骤然发出几道光束,最快的神明费拉德连逃跑都来不及,便被大卸八块扔到了神殿的广场上。

    费拉德“啧”了一声,让遍布广场的血迹回流,断掉的四肢和洞穿的内脏重新粘合,费拉德缓缓站起身,弯腰捡起还在地上的头颅,重新摁回自己的脖子上。

    “好吧,那就给你找个礼貌的孩子。”费拉德笑着抹去脖子上的血痕,像是一点也不生气。

    ※※※※※※※※※※※※※※※※※※※※

    冲业绩的神明大人在欺负同僚

    小刀出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