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兔兔辞职后,神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贫穷使人上进
    小刀摆摊三小时,收入共计二十元。

    他扒拉着零钱罐罐里的小硬币,发出了“好穷”的声音。

    对面的肉铺收入是他的一百倍,每天都要大排长龙。

    小刀托着下巴望着对面,婴儿肥的脸颊被手掌压出了一点忧愁的肉肉。

    这几年家里的田地收成都不行,再这样下去连吃饭都成问题。

    “水果萝卜怎么卖?”

    小刀摊位前来了一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类男子,他看着新鲜水灵的水果萝卜,要是不太贵可以买点回去做沙拉。

    “三个星际币一斤。”小刀竖起三根手指。

    好在这个客人不爱讲价,爽快地给了钱,拿起包好的萝卜就要走。

    可那人刚走没两步,手上的萝卜就被一条黑色的绳索勾住,唰地一下勾入了地面的小洞里。

    “嘿!小偷!”

    客人怒吼一声,就要伸手去洞穴里抓,被人一把攥住手腕。

    “干什么!”

    客人恼火地抬头,却看到来人穿着一件胡萝卜围裙,像是刚才那个被蔬菜摊位挡板挡住的摊主。

    在这里他才看到了这少年摊主的全貌。

    他像是刚成年,生着一头棕发,长着一双小鹿眼,睫毛浓密,下巴尖尖的,笑起来脸颊软乎乎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就像一粒甜滋滋的琥珀色软糖。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对方还笑得这么甜。

    小刀拍拍客人的肩膀,往四周一指。

    “你要是真的伸手下去就麻烦罗。”

    客人愣愣地随着小刀的手势看向四周。

    原本热闹的市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天空和地面全都变成了白色,他就像突然被隔离在一个四地落白的正方形房间里。

    地上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孔洞接连不断地发出诡异的嗡响,像是有谁在里边说话。

    “……是恶魔?”

    客人手指微颤地指着那个小小的孔洞,就像见到这个世界上最凶恶的东西一样,发出了尖叫。

    小刀立刻抬手捂住耳朵,等客人叫够了,才蹲在瘫坐在地的客人身边。

    “放心啦,这只是最低级的小恶魔,只要听清楚它在说什么,再复述一遍就好了。”

    客人却连连摇头,刚才没认出来,现在他可是记起这种叫做“细听”的小恶魔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魔力较低,这类小恶魔能够避过神明的结界进入星球内部。

    它们时常拿走路人的东西,收到自己藏身的黑洞里,如果有人不知道规则伸手入洞,或者附耳去听,超过五分钟就会被它们取走一只手或一只耳朵。

    可是除非能钻到洞里,又有谁能听到呢?

    他们手上也没有探测器一类的东西能伸到洞穴里。

    “既然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交给我吧!”小刀热心地一拍胸口。

    客人还想这好像才刚成年的蔬菜摊主能干嘛,随后小刀就在客人震惊的视线里……噗啾一声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像棉花糖似的棕色小兔。

    小兔的毛发和眼睛的颜色,都与之前的小刀一模一样,两只精神的兔耳朵立在头顶。

    小刀看着客人吓到失语的状态,软乎乎的兔脸一扬,照样用小兔拳拍拍自己毛绒绒的胸口。

    “我出发啦嗨哟!你等着!”

    “等等等等!很危险,你不要去!”客人这才从活人变兔的惊吓里反应过来。

    可小刀已经蹬蹬跑到洞穴边,一下就跳到了洞里。

    棕色的小兔嘿哟嘿哟地在洞中奔跑,这条隧道很长,那狡猾的小恶魔这次把自己藏得很深,确保没人能伸手勾到它。

    可惜……它没想到站在地面的两个人类里,有一个居然能变成兔兔!

    棕色小兔跑得很快,很快就到达了一扇金色的雕花门前。

    长着六只耳朵,只有人/拳/头大小的类人型小恶魔坐在自己的巢穴中,像数着自己财宝一般念着器官的名字。

    “手臂?耳朵?眼睛?舌头?真想全都要啊……真想……”

    “咚咚咚”。

    小恶魔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它紧张地看着门口,该死的怎么会有兔子来到这里?!它留在领域里的明明只有人类!

    “滚开!滚开!”

    门外传来小刀的声音。

    “需要复述的话是‘滚开’吗?好,我明白了。”

    “不是!”小恶魔生气!

    “那是什么?请在时限内告知我。不要拖延,这是规则。”小刀强调了一遍。

    小恶魔在巢穴里把自己的家具砸了个稀巴烂,才骂骂咧咧地说了一句话,小刀忍不住扒着自己的兔耳朵,有些害羞地朝地面跑去。

    嗨呀嗨呀,居然要说这个,这些小恶魔真会为难人啊。

    终于在规定的五分钟时间里,那位客人克服心理障碍对着地洞喊出了那句会被电视台消音的话之后,世界恢复了原状。

    纯白的房间像肥皂泡一样裂开,小刀和客人眨眼便在市场里。

    同样,那句喊话也被市场里的所有人听到了。

    众人都含笑不语地看着那位五十岁的中年男子,不过视线中都透露出一样的意思——“原来如此,您的性癖好几把怪啊”。

    洞穴在这一声后也迅速消失,从中吐出了客人的水果萝卜。

    萝卜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他失去的可是五十年来的风评啊!

    “呜呜呜,这样别人都要当我是变态了!”客人抱着萝卜嚎泣。

    “看开点,会过去的。”

    小刀无奈地拍拍客人的膝盖,觉得今天也到点收摊了。

    “那,那个,谢谢你,”那人吸溜着鼻涕,看着小刀,“不过,你,你到底是人类还是小兔族啊?”

    小刀跳入摊位里,穿上了放在摊位中的兔兔用t恤和背带裤,将零钱罐顶在头上走了出来。

    “我是人类,能变成兔子是神明实现了我的愿望啦。拜拜~”

    小刀挥着兔爪爪与人道别,就甩着兔耳朵一蹦一跳地走了。

    可惜今天的磁悬浮公车也大排场龙,小刀决定今天也走路回家。

    反正兔农庄离市场也不远。

    “小刀,回家啦?”

    “今天生意好吗?”

    路上有几个小刀认识的邻居正和他打招呼,小刀也一一回应。

    这些邻居有的一嘴獠牙,生着两只角,有的则是穿着衣服的蛇绅士,还有的甚至只是一团透明的水。

    这一切在小刀六岁之前都是难以想象的。

    小刀记得那天他在福利院外边抓蚂蚱,却不小心掉到一个地洞里,眨眼间他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来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车子全都没有轮胎,房子也像长脚一样可以自己移动。

    空中有飞艇穿梭来去,播放着“不要忘记信仰神明”一类的广播。

    无数过往在地球上只是小动物的种族,穿着衣服在这里穿行而过,个个都能说人话。

    天空中一大一小两轮烈日正徐徐转圈,小刀站在一片金色的麦田里,难以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在小刀穿越的地方是兔爸爸和兔妈妈的农庄,天性善良的小兔族收养了在这个世界孤苦无依的小刀,成为了这个人类幼崽的爸爸妈妈。

    兔爸爸和兔妈妈对小刀当然非常好,可是小刀看着自己和爸爸妈妈截然不同的外貌,人类幼崽时期的小刀还难以准确地表述自己的心情,总觉得自己的心痛痛的。

    他只知道他不想爸爸妈妈因为他日渐长大,而要把家里改建成对他们来说过大的规模,也不想走在路上的时候,旁人嘲笑爸爸妈妈居然有一个人类幼崽。

    小刀知道这个世界和地球不一样,这里是有真正的神明的。

    虽然不是孙悟空或者观音,而是十二主神什么的,小刀叫不出全部的名字,也不知道谁能实现他的愿望。

    因此每次他都这么祈祷。

    【最最最厉害的神明,求求你实现我的愿望吧!】

    【除了爸爸妈妈,我什么都可以交换!】

    但学校的同学总嘲笑小刀,不行的,神明回应星际间智慧生命的愿望,数千年来只有寥寥数例。

    就算真有谁回应了小刀的祈祷,一定是哪个低级神明要冲业绩才会来啦!

    那也很好啊!

    小刀继续虔诚地向神明祈祷。

    直到有一天夜里,小刀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的窗外似乎站着一个人。

    那人看不清样貌,身上闪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天上的月光明明皎白又美丽,可那人身上的光芒却使月光都黯淡了。

    风停了,云也不动,室外的虫鱼雀鸟都像是睡着了一般,没有一点声音。

    好像时间也停止了。

    ……这一切,就像课本里说神明的分/身降临时的场景。

    有神明来冲业绩了!

    小刀一个激灵急忙打开窗户,先是抬头看着那位看不清面目的神明,然后就用比对老师态度更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您好!神明大人!您冲业绩辛苦啦!请您等等我!”

    随后小刀不等回应就蹬蹬蹬跑出房间,乖小孩不能爬窗,他要快点呀!

    只是小刀全然不知外边的神明因为“冲业绩”三字发出了一声动听的轻笑。

    大门打开,小刀手上还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胡萝卜果汁,这是用来招待神明的。

    那位隐于光芒中的神明,看着那杯胡萝卜果汁,沉默着接了过来。

    “您请坐!”

    小刀请神明在室外的蘑菇造型的椅子上坐下,神明看着那张椅子,沉默着坐下。

    小刀自觉已经招待好神明了,就紧张地说……说之前还咬了舌头。

    “神明大人!窝!窝有一个愿望!”

    亮闪闪的神明微微低头,似乎在等待倾听这人类幼崽准备说出什么要统治全宇宙或者成为宇宙首富之类的愿望。

    小刀舔了舔嘴,努力地说。

    “窝!窝想变成小兔纸!”

    小刀鼓起勇气说完了,可神明还是不吭声。

    啊……这位冲业绩的神明大人可能做不到叭!小刀觉得自己为难了神明。

    神明沉默了半晌,一道圣洁空灵的声音突然响起。

    【……就这?】

    小刀猛点头,巴拉巴拉说着他太大了,房子太小要住不下了,会给爸爸妈妈加重负担……

    神明像是在处理小兔族和人类幼崽之间的关系,随后他喝了一口胡萝卜果汁。

    【种族之间不能互相转化,这是规则。】

    【我可以让你拥有切换成小兔族形态的能力,但你本质还是人类。】

    【这是规则。】

    小刀没有去理解什么是“规则”,他只愣愣地问。

    “那,能变吗?”

    神明把喝光的杯子放到小刀手上,看着小刀肥嘟嘟的脸颊。

    【能。】

    那一晚之后,人类小刀变成了兔子小刀。

    第二天兔爸爸和兔妈妈看到家里的小小兔差点没晕过去。

    小刀身上的神迹也上了一段时间地方新闻“被神宠爱的孩子”,但因为神迹只能让小刀变兔兔,这热度三天就退了。

    直到小刀成年,小刀依然每天都在对实现了他愿望的神明感谢——给您胡萝卜汁,祝您早日升职!

    小刀顶着零钱罐总算回到了自家农庄,他一打开门,就有三四五六七八只只有小刀咯吱窝高的小兔子扑到他身上,啾咪啾咪甜甜蜜蜜地喊。

    “哥啾~哥啾~你回来啦!”

    小刀艰难地从毛绒绒海洋里爬起来,护着零钱罐,随手给还在脚边爬的毛绒绒塞了个奶嘴。

    “嗯,哥哥回来了!今晚吃什么啊?”

    “那个!那个!绿色哒!”

    弟弟妹妹叽叽喳喳地喊着,小刀步入房门,与正在端菜上桌的兔爸爸和兔妈妈打了招呼。

    他低头一看,餐桌上绿油油一片。

    得!又是炒萝卜缨子!

    小刀看着手里叮当乱响的零钱罐,悲愤地想。

    他得弄点钱,必须弄点钱。

    “爸,妈,我想去神殿搞点钱,不,打工。”小刀坚定地说。

    ※※※※※※※※※※※※※※※※※※※※

    新文是惯例的一点点童话沙雕文风+一点点怕怕元素+一点小单元剧式幻想打怪元素+以及一点赤鸡

    请和我一起开始新的旅程吧~啾咪!^_^